第三十五章 为解心结 鬼新娘现

神鬼探 +A -A

    黑衣朱九得意的哈哈大笑,道:“跟俺老朱斗,你还嫩点,怎么样,你给俺老朱也放个屁看看。”

    朱九这是吃了空空果所致,可谓是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要白衣朱九放出这样的屁,那可真是赶鸭子上架,不可能的事嘛!

    只见白衣朱九气的憋的老脸通红,指着黑衣朱九,怒道:“你……你下流!”

    黑衣朱九哈哈大笑,挑悻道:“你……你什么你,假的就是假的,快说,你为什么要假冒俺老朱,到底有什么目的?”

    张浩走到朱九跟前,道:“你们可谓是漏洞百出,胖子从来不穿白衣服,原因是他懒。说吧,你们有什么目的?还有为什么连天眼也分不清真假朱九?”

    突然,狂风大起,刮的人眼睛也睁不开来,大约持续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浩哥,他们人呢?这……这是哪里啊?”朱九看着张浩,惊叫道。

    张浩盯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黄沙,心中疑惑,道:“胖子,恐怕我们有麻烦了!”

    朱九一听,顿时急了,惊叫道:“浩哥,我们有什么麻烦,你倒是说啊,别吓俺老朱!”

    七杀女不知何时到了二人身后,语气平淡道:“幻境!”

    张浩双眼微眯,湛出两道神芒,道:“对,而且还是非常厉害的幻境,陷于其中,不可自拔。”

    朱九一听,顿时沮丧着脸道:“浩哥,你……你快想办法啊,俺老朱媳妇都没有娶,不想死啊!”

    张浩脸皮抽搐,没好气的道:“只是被困于此处,又不会要你性命!”

    “哈哈……”

    突然,猖狂尖锐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但却又有一股难以掩饰的欣喜之意。

    “神鬼大将军果然才思敏捷,名不虚传,不错,你们确实是陷入了我的幻境当中。在这里,我便是神,我便是主宰!”

    张浩眉头大皱,抬头看向四周,不由大叫道:“我们无怨无仇,你这般戏弄于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神鬼大将军名声在外,小女子只是略施手段,想证实一番而已。”女声再次响起,飘飘渺缈,不可识别。

    张浩冷哼一声,道:“哼,莫要装神弄鬼,现在你可满意?”

    “非常满意,神鬼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飘渺的声音再度响起。

    张浩心思急转,暗道:“这神秘人通过朱九将自己引到这幻境当中来,又整了真假朱九这一出来试探自己,听其口音,倒是似乎有求于自己。”

    想到此处,张浩眉头舒展,自信重回,露出招牌势的笑容,从容道:“还请现身一见!”

    朱九藏在张浩身后,伸长脖子,怪叫道:“是啊,你到底是什么人?有种的出来!”

    “哼!胖子你找死!”

    “啪”一道脆声响起,朱九的胖乎乎的脸顿时又厚了几分。

    “哎哟,妈呀,鬼啊!”朱九无缘无故被扇了一巴掌,顿时大骇,再不敢多言,躲在张浩身后,瑟瑟发抖,怪叫道。

    张浩豁然回头,看向朱九后方,只见空中一阵蠕动,一道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火红色的惹眼喜服,喜冠凤霞,三千青丝飞舞,杏眼摄魂,红艳艳的嘴唇令人迷醉而神往,宽大的喜服也掩盖不住诱人的娇躯。

    “美女啊,绝对的美女!”朱九回头一看,顿时眼都直了,哈喇子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痴痴的道。

    “哼,胖子,我看你是想变成猪头,对吧?”突然出现的喜服美艳女子冷哼一声,面色变冷,盯着朱九道。

    朱九浑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吞了口唾沫,讪讪道:“呃,不不……”

    张浩双眼大睁,盯着这喜服女子,惊叫道:“鬼新娘!”

    鬼新娘转头看向张浩,竟是微微弯身,福道:“小女子名叫谢宛如,心中有不解之惑,怨气缠身,不得轮回,有幸得遇神鬼大将军,还请大将军为小女子做主!”

    张浩眉头一皱,道:“我如果不答应呢?”

    谢宛如杏目一寒,慢慢的起身,道:“这恐怕由不得大将军了,大将军可知道这玄水之精!”

    张浩一惊,双眼迸出两道神芒,暗想道:“玄水之精,竟然是玄水之精!这玄水之精乃是阴大哥要寻的五精一气之中的水之精,自己现在被困于其中,难以自拔,无怪乎自己的天眼也识不破真假朱九。”

    想到此处,张浩自由一番计较,故易怒道:“哼,你敢威胁我?”

    谢宛如一双杏眼毫无顾忌的迎上张浩德目光,轻笑一声,道:“小女子不敢,只是求大将军解开心中郁结而已。”

    张浩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谢宛如,半晌见谢宛如面不改色,不由轻笑一声,道:“我帮你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谢宛如一愣,不由开口道:“什么条件!”

    张浩慢慢的踱步走到谢宛如跟前,上下打量起来,还不时的点头,一副品头论足的模样。

    朱九看的老眼发直,嘀咕道:“还说俺老朱,你这样对得起嫂子嘛……”

    虽然朱九说的很小声了,但张浩还是听的清清楚楚,不由老脸一红,恶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又转头看向谢宛如,道:“我要这玄水之精!”

    谢宛如杏目中精光闪动,死死的盯着张浩,半晌才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得帮我解开心中的结!”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得逞的神色,道:“还请姑娘勿怪,我实在是需要这玄水之精啊!”

    谢宛如轻笑一声,道:“好,一言为定!”说着手一挥,只见场景一变,张浩几人出现在一座城外。

    朱九一看,嘿嘿一笑,道:“总算是摆脱那鬼新娘了,吓死俺老朱了。”

    张浩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抬头看去,只见这城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百里城”三个字,苍劲有力,一看便是出自名家之笔。

    张浩不由赞赏的点点头,也不犹豫,抬腿便往城内走去。

    “啊,浩哥,这才是人呆的地方嘛,你看这多么人,多热闹啊!”朱九腆着脸道。

    张浩回头一看,见朱九正自瞪着一双圆溜溜的贼眼四处猛愁,顿时无语,没好气的道:“我看不是人多热闹,是美女多热闹吧!”

    朱九一愣,尴尬的摇摇头,道:“哪有,浩哥,真是人多热闹嘛!”

    七杀女看着二人斗嘴,嘴角不由弯了弯。

    张浩无意中瞥见,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嘴巴张的老大,一时之间竟是呆住了。

    正在这时,一声惊慌的大叫将张浩拉回了现实。

    “不好了,不好了,杀人了,杀人了……”

    “杀人了,谢先生死了,谢先生死了!”

    张浩一惊,随手拉住一人,皱眉问道:“你说谁死了,谢先生又是谁?”

    那人一惊,奋力想挣脱,却是无论他如何使力,也挣不开半分,不由急道:“你是谁,拉着我做什么?”

    张浩轻轻一笑,道:“你只要如实回答我问题,我自会放了你!”

    那人摇头,无奈道:“怎么遇上个你这么不讲理的人,你连百里城的谢云谢老先生都不知道啊,你是外乡人吧?”

    张浩愕然,道:“小哥,我们确实是外乡人,还请相告!”

    “说起这谢老先生可是有名啊,可谓是德高望重啊,他创立的‘东华书院’闻名周边,甚至有学生不远百里、千里前来求学呢,这也是百里城的寓意。”

    朱九上前,嗤笑一声,道:“有这么夸张嘛,跑千里来求学,脑子进水了吧!”

    张浩无语,回头瞪了朱九一眼,放开那人,道:“小哥,多谢了!”

    那人拱了拱手,跑开去,大叫道:“不好了,谢老先生没了,被人杀了,不好了……”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边走边道:“走,我们去看看!”

    朱九满不情愿的跟上,七杀女也是无言跟上。

    张浩走近动画学院门前时,此地早已围满了人,人群熙熙攘攘,都在谈论着谢老先生生前的功绩。

    “东华书院,以博学而闻名,谢老先生门下曾出过五个一品大学士,十六个二品大夫,至于三品、四品以下的官吏,却是多的数不多来了,小生慕名不远千里而来,没想到谢老先生却……却……。”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人可怜兮兮的道,说着竟是自己倒先哭了起来。

    “就是啊,哎,谢老先生好不容易答应我入门的,怎么……怎么就平白无故的死了呢?”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更是夸张的捶胸顿足起来。

    “要是我也能入谢老先生的门,那该多好啊!”

    “你,你就别想了,你以为你是李岩啊!”

    “李岩?他……李岩有什么了不起!”

    “切,李岩可是谢老先生的首席弟子,文采韬略那是无人能比啊!”

    “这……这个嘛……”说到这里,连他自己都无话可说了,显然也是默认了。

    “李岩?”张浩微微皱眉,嘀咕道。

    “让开,快让开!”这时一道道嚣张的声音响起,一对家仆打扮的人径直推开众人,闯了进来。

    “你不长眼吗?说你呢,就是穿紫衣服,拿把破扇子摇啊摇的家伙!”一名家仆走到张浩跟前,指着张浩的鼻子大叫道。

    张浩双目一凝,怒道:“这路又不是你家修的,我为何要让?”

    那人冷哼一声,一挽袖口,做凶恶状,怒道:“你找死,竟然敢挡我家老爷,汤三爷的路!”

    有好心人上前提醒道:“公子,你是外乡来的吧,快让开,这汤三爷有权有势,我们惹不起。”

    七杀女明显脸上寒霜,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那家仆见七杀女眼前顿觉一亮,双眼现出淫秽的光芒,轻浮道:“呦,哪来的这么标志的小女子,火气不小嘛!”

    七杀女身上的杀气“腾”的一下激发出来,便要动手。张浩一看不妙,按住七杀女的胳膊,对她摇了摇头。

    “什么事?”这时一个身穿黑衣华服的人走了上前,冷声问道。

    “三爷,这小子竟然敢挡路!”这家仆恶人先告状,拱手道。

    黑衣人抬头看向张浩,双眼立时眯了起来。同时张浩也在看着他,不由双目微眯,眉头大皱。

    汤三爷看着张浩,冷笑一声,道:“来人呢,拿下!”

    汤三爷的话落,便有一众家仆要上前。

    “慢着!”就在张浩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后方传来一声轻浮中却又带有威严的声音。

    “李岩,是你,你最好不要管闲事!”汤三爷看着出来的人,怒目道。

    张浩看向李岩,见李岩一身白衣,手中持有折扇,脸上带着一股天然的玩世不恭,正对自己点头。张浩一鄂,不由也轻轻点头回礼。

    李岩走到张浩跟前,看着汤三爷,道:“汤三爷,你看清楚了,这可是东华书院,而且家师刚刚过世,请你不要在这里生是非!”

    汤三爷冷哼一声,看着李岩,突然猖狂的哈哈大笑起来,大声道:“李岩,你欺师灭祖,杀害自己的师傅,自身都难保了,还在这里替人出风头!”

    李岩脸色一冷,看着汤三爷,眯着眼道:“哼,姓汤的,你莫要当众胡说八道,我李岩怎么可能杀害自己的师傅!”

    汤三爷冷笑一声,看着李岩,道:“有人亲眼所见你杀了自己的师傅,难道这还有假!”

    众人哗然,乱作一团。

    “不可能吧,怎么回事?”

    “不可能,李岩师兄乃是谢老先生的首席弟子,怎么可能杀害自己的老师!”

    “就是,不可能……”

    “这也说不定,人心难测啊!”

    “我听说啊,李岩喜欢谢老先生的女儿谢宛如,可能是谢老先生不答应二人的婚约,李岩起了杀人之心。”

    “我不这样认为,这李岩和谢宛如两情相悦,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啊!”

    “嗯,有道理!”

    众说纷纭,李岩哂笑一声,道:“姓汤的,我倒要看看是谁看见了我谋害了自己的师傅!”

    “我!”李岩的话刚落,便有一道声音响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