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半夜黑影 真假朱九

神鬼探 +A -A

    一天的卿卿我我,张浩圆了自己许久的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房中,刚一关上房门,脸色大变,眼中精光闪动,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谁?”

    突然,张浩看见窗户跟前有黑影闪动,大叫一声,开了门,便往外追去。

    张浩一路追黑影前来,那黑影似乎有些熟悉,肥嘟嘟的像个肉球在来回跳动。不一会儿,二人便出了山庄,张浩眉头一皱,从怀中摸出一个黄符,往腿上一贴,脚下生风,急速的掠去,挡住黑衣人的去路。

    “你是谁?为何要引我出来?”张浩看着黑衣人,问道。

    黑衣人正欲摘下面巾,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大胆毛贼,竟敢来我山庄来捣乱!”金昭容不知何时出现在张浩身后,娇叱道。

    黑衣人圆溜溜的眼睛深深的看了张浩一眼,再不犹豫,夺路像一个皮球一般跳动着逃向远方。

    “浩哥,有贼人进庄了,在哪里,看俺老朱不一锤子砸死他!”朱九领着一帮人,手持黑色的大铁锤,跑到张浩跟前,怒吼道。

    张浩似有所想,轻笑一声,道:“胖子,我没事,走吧,可能只是个偷东西的小贼!”

    金昭容款款上前,道:“浩,走吧,快回去睡吧,明天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张浩轻轻一笑,随即跟上,只是不由的又回头看了几眼。众人走后,一个黑影闪现,正是七杀女。七杀女美目看了一眼张浩远去的身影,然后转身往黑衣人掠走的方向而去。

    一夜无话,清晨的阳光撒进窗户,照在了张浩脸色,张浩慢慢睁开眼,舒展了下身腰,往外走去。

    刚一开门,便有一个侍女端着洗漱,脆声道:“公子,奴婢伺候公子洗漱!”

    张浩轻轻一笑,接过脸盆,道:“不用了,这些我自己能处理,你走吧?”

    那侍女乖巧的点点头,慢慢的退下。

    张浩洗漱完毕,往大堂走去,却见金昭容端坐在主座上,正自悠闲的品着茶。

    “浩,你来了!”金昭容见张浩来到大堂,音容一展,放下茶杯,轻笑道。

    张浩走近金昭容,坐于其旁边,看向茶杯,轻声道:“咦?这红茶好喝吗?”

    金昭容一愣,不明所以,轻轻笑道:“好喝,当然好喝!”

    张浩双目中精光闪动,自顾自的道:“红茶不错,不错……”

    金昭容见张浩眉头深皱,不由上前道:“浩,你……你怎么了?”

    张浩一鄂,随即轻笑一声,道:“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哦,对了,你不是说今日带我去一个地方吗,去哪里?”

    金昭容轻笑道:“走吧,你一定会喜欢的。”说着,去拉张浩的手,二人往外面走去。

    二人出了山庄,绕过一个小丘,呈现在二人眼前的却又是另一番迷人的景色。

    杨柳垂岸,晶莹洁白的琥珀石,清澈见底的河水!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张浩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惊叫道:“琥珀川?怎么会在这里?”

    金昭容款款来到张浩身旁,脆声道:“此地乃是我多年精心培育而成,这杨柳死了一批又种一批,费了好大的力,才能和琥珀川神似!”

    张浩动容,不由回头抱住金昭容。

    “浩哥,小心!”突然,朱九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手提着大黑铁锤子,冲向二人身后。

    “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朱九来的快,去的也快,被水中突然冲起的大蛇一尾巴抽到身上,倒飞出去,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今天的朱九不知怎么的特意穿了一身白衣,点点鲜血洒在白衣上,显得特别的刺眼。

    “胖子,你没事吧?”张浩大惊,叫道。

    “浩哥,小心!”朱九捂着胸口,顾不得自己,指着张浩身后叫道。

    张浩回头一看,见一条足有三丈长的水蛇突兀的出现在水中,“嘶嘶”的吐着信子,盯着二人,当头一口咬下。

    眼见这大蛇怪张着血盆大口咬下,张浩大急,一把将金昭容推开,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出现在他跟前,迎风渐长,滴溜溜的旋转着迎向蛇怪。

    “轰”的一下,蛇怪迎头撞向太极图,被弹飞出去。

    张浩身形一抖,眼见蛇怪吃痛,仰天嘶吼发狂似的又向自己冲来。张浩手一翻,鬼泣剑出现在手中,奋力向前一挥,一道玄青色的匹练脱离剑刃,急速的冲向蛇怪。

    蛇怪眼中露出人性化的恐惧,诡异的一扭身躯,化作一团黑雾,等再出现时,已经出现在金昭容的右侧,张开血盆大口,径直向金昭容咬去。

    金昭容顿时骇的花颜失色。

    张浩一看,大惊,身形连连闪动,一把抱住金昭容,背朝后,准备硬受蛇怪一击。

    金昭容眼中异彩连连闪动,看着张浩清秀的面庞,似乎有些迷醉,又似乎是想永远记住眼前的这张脸。

    “嘶吼……”凄厉的声音在张浩身后响起。

    张浩来不及思考,唯恐金昭容受伤,关键时刻,身体一翻,“扑通”一声,自己当了垫背,免去了金昭容的痛苦。

    “浩,你没事吧?”金昭容脸现动容之色,急道。

    张浩此时却是双眼瞪大,看着眼前轰然掉落下的蛇怪,怔怔发呆。蛇怪七寸的地方一枝红色的箭矢慢慢的消散,不远处七杀女弯弓凛然看着张浩处。

    张浩慢慢的起身,拍了拍金昭容的香肩,转头看向七杀女,道:“七杀姑娘,你去哪里了,今天早上却是不见你的踪影。”

    七杀女冷冷看着张浩身旁的金昭容,脆声叫道:“出来!”

    七杀女身后慢慢的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胖子,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躲躲闪闪,肥头大耳,不是朱九,还有何人?

    “浩哥,是我,他是假的!”朱九一出现,便指着地上的另一个朱九,叫道。

    地上的白衣朱九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般,“腾”的一下跳起,惊叫道:“你才是假的,是你假冒我!”

    “你是假的,我是真的!”

    “我才是真朱九,你是假的!”

    “好你个龟儿子,竟敢冒充俺老朱,找死!”

    “哼,是你冒充俺老朱,你找死!”

    两个朱九,话不投机半句多,各自提了大铁锤,便冲向对方。

    这一黑一白朱九二人手持铁锤,一通乱锤,同样的打法,同样的神通,同样滑稽搞笑,两团肥嘟嘟的头球跳动,晃动人眼。

    “霹雳啪啦”的打斗声不绝于耳,黑白朱九从地上打到河里,又从河里打到地上,却是谁也战不下谁,谁也奈何不了谁。

    “住手!”张浩眉头大皱,大吼道。

    黑白朱九双锤相抵,“轰”的一声,华光闪动,二人分开,冷冷的看着对方。

    张浩踱着四方步,慢慢的走到黑白朱九中间,看了一眼白衣朱九,又转头看向黑衣朱九,道:“昨晚树林中的人是你吧?”

    黑衣朱九点头,兴奋的道:“是俺老朱,浩哥,我本来想与你相认来,只是……只是……”

    张浩点点头,道:“嗯,我知道。”随即转头看向七杀女,道:“我本来想多与昭容相处一会,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七杀女红色的嘴唇蠕动,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金昭容眉头轻皱,凤目中精光闪动,看着张浩,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道:“浩,你……你是在怀疑我,怀疑你的妻子?”

    张浩苦笑一声,道:“我……我也很希望你是真的昭容,可……可你终究不是,代替不了她!”

    金昭容面色一变,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张浩脸色微变,身形一阵摇晃,惨笑道:“果然是假的,即使我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了。”

    金昭容红唇蠕动,凤目中竟是闪着兴奋的光芒,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张浩微微摇头,道:“其实我根本就不愿意怀疑你,一直也没有怀疑过你,这个朱九是假的,你……自然也是假的。”说着,指了指白衣朱九。

    白衣朱九眼中厉色一闪而逝,道:“浩哥,俺才是真的朱九,你……你怎么能怀疑俺呢?”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道:“不仅如此,昭容,你还记不记得我问你红茶好喝吗?你说很好喝!”

    金昭容抿了抿嘴,还是没有说话。

    张浩叹息一声,道:“昭容从来不喝红茶的,因为她说喝了红茶会胖,而你……”

    金昭容一鄂,惊道:“你居然试探我?”

    张浩嗤笑一声,道:“还有你,假朱九。其实从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朱九,只是我想顺藤摸瓜,找到真正的朱九而已,可是……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是你们居然幻化成昭容的模样,我内心不愿意道破而已。”

    金昭容看着张浩,眉头似乎挑了挑。

    白衣朱九一鄂,道:“难道俺露出什么马脚了吗?”

    张浩叹息一声,道:“不得不承认你做的很好,但要模仿一个人,确实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所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最难测。胖子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但他心终归是善的,绝不会追着狼群不放,心狠手辣,赶尽杀绝的!”

    白衣朱九撇了撇嘴,不以为意。

    张浩又看向七杀女,道:“还有一点,胖子叫七杀姑娘为蛇蝎女,可谓是畏之如虎,避之犹有不及。”

    随即张浩又转头看向白衣朱九,道:“而你,你却竟然敢顶撞于她,甚至还敢和他动手,你不觉得反常吗?”

    白衣朱九圆溜溜的眼睛瞪得老大,怒道:“这蛇蝎女,俺早就受够了,难道只能让她欺负我,俺不能反抗吗?这也在情理之中啊。”

    “胖子胆小,你竟然敢搏斗那蛇怪,这可有些不合情理啊!”张浩看了一眼黑衣朱九,摇头道。

    “浩哥,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俺,俺胆子可大着呢。”黑衣朱九摸着脑袋,不好意思道。

    张浩嗤笑一声,道:“得了吧你,见了妖魔鬼怪,你比谁都跑的快!”

    白衣朱九怒道:“俺……俺那还不是怕你和嫂子受伤,这才奋不顾身冲上前的。”

    张浩摇摇头,道:“好一个奋不顾身,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白衣朱九看着张浩,争锋相对道:“浩哥,俺没想到你会怀疑俺,就凭这一点,俺不服。”

    张浩点点头,道:“好,我还有证据。”

    事已至此,白衣朱九不服道:“你有何证据,尽管拿来!”

    张浩摸着下巴,嘴角翘起,露出自信的笑容,在黑白朱九跟前来回踱步,道:“麻烦你二人将手掌亮出来,对着大家。”

    黑衣朱九想都未想,摊出一双肥嘟嘟的手掌,道:“看吧,浩哥你随便看。”

    白衣朱九不甘势弱,也摊出一双大手,道:“哼,看吧,俺倒是想看看你能看出什么端倪!”

    张浩皓目中精光闪动,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自信笑容,道:“嗯,你们看看,他俩的手有什么不一样?”

    七杀女和金昭容二人走到黑白朱九跟前,看着黑白朱九二人的手,不由皱起了眉头,看她二人的模样,倒是非常细心。

    半晌,二人双眼都是异彩连连,各有所思。

    张浩淡淡一笑,道:“想必二位也看出了什么端倪,黑衣朱九手掌白嫩,而白衣朱九手掌上有厚厚的老茧。”

    金昭容脸色一变,道:“朱九乃是习武修行之人,手上自是有老茧,这说明白衣朱九是真的。”

    张浩哈哈一笑,道:“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但也是你的聪明使你露出了破绽。你不知道的是朱九虽然是修行者,但这胖子好吃懒做,根本就没有好好修行,他能有今日的修行,全是靠的是他的小聪明!”

    金昭容脸色大变,“噔噔”后退几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浩,道:“这……这都是你一家之言,做不得信。”

    黑衣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上前,嘿嘿笑道:“俺老朱倒是有一法,定可分出个真假!”

    张浩眉头一挑,来了兴趣,道:“哦?你有办法?”

    黑衣朱九点点头,随即蹲了个马步,双手自从外到内环抱,沉及丹田处,脸色涨红。

    “噗……”一声怪响从朱九身后响起,响亮异常,接着便是一股让人窒息的恶臭弥漫在空中。

    众人脸色不由大变,捂着鼻子,身形闪动,急速的与朱九保持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