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喜极沉沦 七杀心境

神鬼探 +A -A

    张浩再一次老脸通红,眼看雪狼马上便要攻了过来,再不敢犹豫,弯身便向洞内钻去。

    七杀女见张浩钻进洞中,回头冷冷的看着雪狼,红色的妖艳大弓再现,美目中精光闪动,长发飞舞,弯弓,一枝红色的妖艳箭矢出现在大弓之上,可是接着诡异的事发生了,红色的妖艳剪枝红芒闪烁,慢慢的分离开来,“嗡嗡”颤抖着悬浮在她跟前。

    “杀!”

    七杀女见群狼似有惧怕之意,猛然暴喝一个“杀”字,一股冷冽的杀意弥漫开来,数十道红色的箭矢划破长空,势如破竹的冲向狼群,所过之处,群狼尽皆哀鸣倒地,化作飞灰。

    张浩看的暗暗咂舌,暗想道:“这七杀女竟只是看了一遍杨彼所使的大衍剑诀,也不知道心法口诀,竟然能从大衍剑诀中推演出此种分离箭术,资质可谓是上上之佳!”

    七杀女转过头来,见张浩正愣愣的看着自己,不明所以,美目闪着光华,也盯着张浩看,似乎想要看出一些端倪来。

    被一双冷艳的眼睛盯着,张浩浑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嘿嘿一笑,知道自己堵住了洞口,当下起身往后面退去。

    七杀女似乎有些失望,回头冷冷看了群狼一眼,也弯身进了山洞。

    这洞口狭小,狼群倒是钻不进来,只是狼群损伤惨重,似乎又不愿意离去,就这般守在洞口,双方又再一次僵持下来。

    狼群攻不进来,山洞中黑乎乎的一片,张浩四下张望,不由浑身一哆嗦,有意无意的向七杀女靠了靠,熟悉的醉人美人香又传入鼻孔当中,张浩心情慢慢的稳定下来,一股困意传来,渐渐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七杀女黛眉轻皱,也没说什么。

    张浩沉沉的睡去,身体倾斜,慢慢的靠在了七杀女娇躯之上。七杀女娇躯明显一颤,素手伸出,欲将张浩推开,但手伸到半空中,顿住了,再也不忍前伸。

    张浩眉头紧皱,似乎又在做噩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不停的涌出,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中。

    “昭容,昭容……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七杀女心中似有触动,手一翻,一个黑色的手帕出现在她手中,鬼使神差的在张浩额头上慢慢的擦起细汗来。

    张浩鼻子抽了抽,慢慢的平静下来,嘴角咧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笑容。

    七杀女看着张浩清秀的面庞,见其笑了,嘴角竟是无意间也跟着翘起,难得的也露出了少女般天真的笑容。

    “你在笑什么呢……”

    “或许你梦见了金昭容吧……”

    呢喃的声音若隐若现的漂浮着,流逝在漫漫长夜中,这一夜过的很平淡,狼群似乎也不愿意再打扰这对人儿,更像是在为二人把守洞口……

    “嗷呜……”

    凄厉的狼嚎声响起,张浩一惊,双眼豁然张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绝美的精致脸蛋,冷艳的面庞上罕见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轻笑。

    “呃?”张浩突然发现七杀女紧闭着的双眼睫毛正在抖动,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老脸通红,慢慢的抽身出来,一脸尴尬的看着七杀女,原来自己一晚上竟是躺在七杀女的腿上睡着了。

    张浩起身,七杀女浑身一颤,黛眉抖动,双眼慢慢的睁开,想要直起身来,却是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你……你没事吧?”张浩眼疾手快,赶忙上前扶住。他知道这是自己枕了人家一晚上,导致血气不通所故,所以甚是不好意思。

    七杀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寒声道:“不用你管!”说着,一把推开张浩。

    张浩一愣,只得苦笑的摇摇头,暗道:“这女人心思可是捉摸不定,阴晴难测啊。”

    就在张浩愣神之际,七杀女早已出了山洞。张浩反应过来,大急,急忙也出了洞口,映入眼帘的确实一场恐怖的屠杀。

    只见一帮大概百余人,手持长刀,出手狠历,将一头头雪狼砍杀。

    “胖子?”张浩发现了一个胖乎乎的身影,手持一柄黑色的巨锤,每每挥动之间,便有一头雪狼被他砸的倒地不起。

    张浩眉头一皱,大喊道:“胖子,我在这……”

    朱九一柄铁锤舞动,又砸死一头雪狼,大叫道:“赶尽杀绝!”随即向张浩跑来,嘿嘿一笑道:“浩哥,俺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张浩见了朱九,心中一暖,心中疑虑尽去,拍了拍他肥硕的肩膀,笑道:“胖子啊,你死哪去了,害我一通好找!”

    朱九憨厚的“嘿嘿”又一笑,道:“浩哥,俺无意中来到此地,也是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二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笑毕,朱九转头看向七杀女,圆溜溜的眼睛一亮,嘿嘿笑道:“七杀姑娘,好久不见,俺老朱可是想死你了!”说着伸出一只肥硕的大手,欲抓七杀女的素手。

    七杀女眉头一皱,冷哼一声,避开朱九,冷冷的看着他。

    朱九未能得逞,见七杀女如此模样,也是冷哼一声,二人倒是一时之间抝上了。

    张浩眉头轻皱,道:“胖子,你怎么在这里,还有,这是哪里?”

    朱九看着张浩,又笑呵呵的道:“浩哥,那日我与你分离,便来到此间,俺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俺在这里却找到了一个人!”

    张浩无语,这朱九倒是卖起关子来了,不由笑道:“你找到了谁?”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张浩,一字一句的道:“嫂……子……金……昭……容!”

    张浩浑身大震,一把抓住朱九的胳膊,惊叫道:“什么?胖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朱九看着张浩急切的目光,浑身似乎都在颤抖,不由咧嘴道:“浩哥,你不要这么激动嘛,俺说俺找到了嫂子金昭容!”

    张浩抓着朱九的双手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眼中似有雾水滚动,哽咽道:“胖子,快……快带我去,快……”

    朱九嘿嘿一笑,道:“就在前面不远的山庄,浩哥,走!”说着,一把拉起张浩,往前便走去。

    张浩一顿,心中念着早点见到朝思暮想的妻子,也未多做考虑,急忙跟上。

    七杀女微微一顿,黛眉轻蹙,美目中精光闪动,跟了上去。

    朱九一行人爬过雪山,又行了大约五十里路,见一山庄,以白色琉瓦所筑,在阳光的照射下,通体闪着白色的光晕,显得大气恢弘。

    张浩顿住,看着朱九,疑惑道:“胖子,你说昭容在……在这山庄里?”

    朱九嘿嘿一笑,道:“嗯,嫂子可了不得了,现在是山庄的庄主,手下有数百人哩!”

    张浩一喜,道:“真的?昭容这么厉害啊!”

    朱九贼笑一声,拉起张浩,径直往庄内走去,这庄园却是很大,沿路走来,尽是阁楼、廊道,四周还有一个小湖,湖中鱼儿欢快的游动,不时的跳起来,似乎也在欢迎着新主人的到来。

    不多时,张浩随着朱九来到前堂,在朱九的吩咐下坐定,焦急的等待起来。

    “浩,你来了!”后堂之中转出一丽人,绝美的面庞,五边花裙,三千青丝摇曳,尽显一股雍容华贵之感。

    张浩身躯明显又是一震,看着眼前的丽人,一时之间,热泪狂涌,状若疯狂的扑向金昭容,一把将其抱住,抱得很紧,仿佛怕她又再次失踪一般。

    金昭容动容,两行清泪流出,也是环手轻轻的抱住张浩。二人就这般半晌无言,相拥哭泣,用泪水表达着对彼此的深深思念。

    半晌,二人分开,张浩从怀中摸出手帕,慢慢的为金昭容拂去脸颊的泪水,轻声道:“昭容,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金昭容破泣为笑,轻轻一笑之间,百花失色。张浩只觉眼前一亮,至于金昭容说什么,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七杀女见张浩拿出手帕,不由的手紧了几分。

    “啪!”的一声,上好的木头扶手竟是被七杀女给硬生生的扳下了一块。

    张浩一惊,回头望去,道:“七杀姑娘,你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七杀女美目死死的盯着金昭容,冷哼一声,径直往外走去。

    张浩正欲呼喊,金昭容抢口道:“朱九,你出去看看,外面雪狼很多,别让七杀姑娘有什么危险!”

    朱九得令,嘿嘿一笑,拱手便往外面走去。

    张浩微微摇头,转头又看向金昭容。此时金昭容也正在看着他,二人彼此四目相接,又是微微一笑。

    “来,昭容,我有很多话对你说!”张浩满目的柔意,轻声道,拉着金昭容往太师椅走去。

    “我也有很多话对你说!”雍容华贵的金昭容小鸟依人般的任由张浩拉着她的手,往太师椅走去。

    二人坐定,彼此相视,话枷展开,仿佛又说不完的话一般,不停的细语起来。张浩说的是眉飞色舞,将自己如何破头七无尸案,如何进酆都,如何结交转轮王,闯地府的事情一一说与金昭容听。

    金昭容听得玉面几次变幻,惊叫出声。

    “哎呦!”

    突然,一个圆滚滚的肉球被飞了进来,直接撞向二人。

    张浩一惊,手一拉金昭容,抱着她一个转身,将肉球避了开来,怒道:“胖子,你做什么?”

    “轰”的一声,朱九瞬间将二人原来坐的地方砸了个粉碎,捂着老腰,怪叫着起身,指向外面,怒叫道:“哎呀,你……你个毒妇,痛死俺老朱了,不就摸摸小手嘛,至于这样不?”

    门口走进一道黑色的倩影,盯着朱九,怒道:“死胖子,姑奶奶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朱九大怒,厉声喝道:“蛇蝎女,你以为俺老朱怕你啊,不要忘了,这可是嫂子的地盘,你休要放肆!”

    七杀女转头冷冷的看着金昭容,美目中精光闪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浩眉头一皱,道:“七杀姑娘,够了!”

    七杀女浑身一颤,兀然间浑身腾起一大片黑气,杀气凛然,冷冷的看着众人。

    张浩一惊,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七杀姑娘陪自己历经多少磨难,怎么能如此呵斥她呢。”

    想到此处,张浩再不犹豫,轻轻拍了拍金昭容,松开她的小手,慢慢的走向七杀女。

    七杀女看着慢慢走近的张浩,美目之中精光暴动,双手之中更是有黑芒闪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给予张浩致命一击。

    所庆幸的是七杀女并没有攻击张浩,在众人提心吊胆中,张浩慢慢的走近七杀,轻轻一笑,道:“七杀姑娘,对不住了,我并不是有意的,只是……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七杀女美目死死的盯着张浩,身上黑芒乍涨乍退,最后还是平静下来,慢慢的收敛回去,红嘟嘟的小嘴撅了撅,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张浩眉头一挑,眼中精光暴动,慢慢的靠近七杀女,轻声在其耳旁低语了起来。七杀女黛眉慢慢的舒展,看着张浩,一句话也没说。

    “好了,一切都是误会,这位是七杀姑娘吧,多谢你对我相公的照看。”金昭容莲步轻移,走近二人,轻声道。

    七杀女眯着眼看向金昭容,也许是她也在惊叹金昭容的绝世容颜,竟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朱九,吩咐下去,摆宴庆祝,我要隆重的欢迎浩的回来!”金昭容看了一眼七杀女,似乎有不屑之意闪过,又回头看向朱九,声音之中似乎有一股威严,不容人所抗拒。

    朱九点点头,躬身退下。

    张浩眉头又是一皱,看了一眼金昭容,似乎有话要说。

    也许是大庄园效率高,不一会儿,便有下人将朱九撞碎的事物清扫个干净,又抬来一张硕大的桌子,摆了满满的宴席。

    张浩看的暗暗咂舌,几人分主宾坐定。

    金昭容挨着张浩坐下,不时的为张浩夹菜。

    “浩,多吃点肉食,对身体有好处!”金昭容热情的道。

    张浩眉头深皱,看着金昭容,慢慢的点了点头。

    “哼!”

    七杀女突然冷哼一声,起身直往房间走去。

    众人一窒,互相看看,不知道该说什么。

    朱九嘿嘿道:“定是这蛇蝎见不惯浩哥你和嫂子卿卿我我,气饱啦,哈哈……”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