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朱九失踪 雪狼之危

神鬼探 +A -A

    张浩看了看七杀女,道:“七杀姑娘,如今杨大哥和杨大嫂已经化为彼岸花,不知七杀姑娘有何打算?”

    七杀女一双美目看着张浩,眉头轻皱,朱唇蠕动,最后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径直转身往前走去。

    张浩脸皮抽搐,尴尬的砸吧砸吧嘴。

    “嘿嘿,浩哥,怎么样,你也吃亏了吧,最好还是离这个蛇蝎女远点。”朱九不知何时蹭到了张浩跟前,嘿嘿的贼笑道。

    张浩老脸一黑,狠狠瞪了朱九一眼,轻声道:“七杀姑娘其实人还是挺好的,她只是……”说着追七杀女而去。

    前面走着的七杀女明显娇躯一顿。

    朱九肥嘟嘟的脸抖动,撅了撅嘴,道:“好心当成驴肝肺,早晚有一天你会领教到蛇蝎女的厉害!”说着,极不情愿的往前走去。

    张浩快步跟上七杀女,二人并肩走着,相对无言,只是张浩好奇的不时偷看几眼七杀女。不知不觉中,二人已经过了小拱桥。

    七杀女似有察觉,突然顿住身形,美目中异彩闪动,道:“你在偷看我?”

    当面被点破,张浩瞬间便老脸通红,就连脖颈也红透了,忙摆手道:“没……没有,七杀姑娘,我只是好奇你……你的过去。”

    七杀女目光一凝,脸色瞬间转寒,道:“我没有过去!”

    张浩一鄂,疑道:“一个人怎么能没有过去呢,说说你以前都干什么了嘛!”

    七杀女冷哼一声,往前走去,寒声道:“杀……人!”

    “杀……杀人!”张浩吃旮,结巴道。

    七杀女看也不看张浩,径直往前走去。

    张浩嘀咕道:“怎么会只是杀人呢……”随即摇摇头,正欲抬脚走去,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静的有些可怕,有些诡异。

    “胖子,胖子,你去哪里了?”张浩看不见了朱九,顿时大急,忙喊道。

    七杀女身形一顿,反过身来一看,果然不见了朱九,眼见张浩急的往拱桥处跑去,黛眉大皱,身形闪动之间,也朝拱桥掠去。

    张浩蹬上拱桥,定睛朝四周望去,只见灰蒙蒙的一片,哪里有朱九的影子,不由急的大喊大叫起来。

    “胖子,你去哪了?”

    “胖子,你别吓我啊!”

    ……

    只是一会的功夫,张浩早已急的额头见汗,不由伸手擦了把汗,只是刚擦了,额头上便又有了汗珠。

    “咦?下雨了?地府幽冥哪来的雨?”张浩抬头看时,见空中不知何时飘着毛毛细雨,零零散散,越来越密。

    “不好!”七杀女突然脸色大变,正欲拉张浩,身形微晃,一头栽了下去。

    张浩欲上前搀扶,脑中一阵晕眩,身体也软了下去。

    模模糊糊张浩似乎又回到了古玉界青玉镇,琥珀川畔,初始朱九、金昭容,只是他却不如以前一般畅快,心头似乎有一些压抑……

    “啊!”

    梦中金昭容被鬼差勾走,张浩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席地而坐,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只是呼出去的气全是白的。

    “咦,怎么这么冷?”张浩眉头一皱,抬头看四周时,却是入眼满是白皑皑的雪,一望无际。

    这是一个银色的世界,雪的世界!

    张浩一惊,怪叫道:“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说着,“腾”的一下弹了起来,直愣愣的看着四周,一眼的迷茫之色。

    “你醒了?”

    冰冷的声音入耳,张浩却是一喜,回头一看,忙道:“七杀姑娘,我记得我们不是在那小拱桥上面吗,这……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七杀女黛眉轻皱,道:“不知道!”

    张浩无语,尴尬的一笑,转移话题道:“我刚才梦见昭容和朱九了,只是……只是这梦却是很不自然,仿佛……仿佛有一只眼睛在盯着看。”

    七杀女美目一凝,惊道:“我刚才也做梦了,也有被人盯着的感觉!”

    张浩一听,不由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七杀女轻轻摇了摇头,二人一时之间又沉默下来。

    “嗷呜……”的怪声响起。

    张浩一惊,双目中精光暴动,凛然道:“是狼叫声!”

    七杀女语气一寒,道:“不就是几只狼嘛!”

    可是接着,七杀女的脸色也变了。出现在二人眼前的确实是狼,只是这狼的数量多的有些骇人了,目测之下,至少也有三百头左右。而且一头头通体雪白,足有牛犊子般大小,一双双凶残的眼中闪着绿油油的光芒,那是兴奋的光芒,显然群狼是把二人当成了到嘴中食物了。

    张浩头皮发麻,艰难的扭动头,道:“七杀姑娘,你……你还是先走吧!”他知道七杀女少说也有天仙的修为,相当于九九玄功的三十七转以上,早已能腾云飞行,如果执意要走,群狼倒是奈何不了她。

    这带凡人,如背一座山一般沉重,除非有真仙的修为,也就是九九玄功五十六转以上,才能强行将凡人带起;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张浩达到十八转以上,也可以御剑飞行,冲出狼群,这也是常识。张浩明知此两点,前后都不可能实现,又不想连累七杀女,才这般说。

    七杀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她用她的行动证明了一切。只见七杀女手一翻,妖艳的红色大弓出现在手中,弯弓,红色的剪枝划破长空而去,是那样的坚决,没有半点的拖沓。

    “呜……”的哀鸣声响起,一头狼被红色的剪枝贯穿而过,钉在地上,哀鸣几声,浑身抽搐,一会便没了动静。

    “嗷呜……”

    “嗷呜……”

    群狼看着自己的同伴死去,顿时愤怒了,发出一声声骇人的低吼声,死死的盯着二人。

    狼群如潮水一般从两边分开,一只硕大的雪狼慢慢的迈着脚步出现在二人眼前。只见它仰天“嗷呜……”的长嚎一声,声音远远传出。

    张浩心头一紧,仿佛某根神经断裂了,眼见群狼攻来,却是直愣愣的呆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七杀女黛眉大皱,手中红色的妖艳大弓连连抖动,“嗖嗖”的破空声不断的响起,红色利箭一枝一枝的直射而出,接连成一条线,义无反顾的冲向狼群。

    “呜呜呜……”的哀鸣声不断的响起,一头头雪狼倒在七杀女的箭下,可是雪狼的数量太多了,七杀女能射杀一头、两头,立马又有其它的雪狼扑来。

    近了!

    更近了!

    只是转瞬间的功夫,群狼便冲到了二人跟前,张开血盆大口,便向二人咬去。

    七杀女眉头大皱,手一翻,红色的妖艳大弓消失。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捏定法决,左右来回变幻,兀然间双臂伸直,双手往上一顶,一个淡黑色的护罩以她为中心,急速的撑开,将她和张浩二人牢牢的护住。

    “呜呜……”的惨嚎声响起,一头头雪狼收拾不住去势,径直撞在淡黑色的护罩上,顿时撞的头破血流,哀鸣惨死。

    淡黑色的护罩被群狼撞的也是一阵阵荡漾,从最开始的方圆的一丈距离收缩到一尺的地方。七杀女见此,眼中寒芒暴动,拼命的催动灵气,将护罩撑开,一时之间,双方就这般僵持下来。

    群狼见冲不破黑色的护罩,只得恶狠狠的将二人围起来,盯着二人死死不放。

    “嗷呜……”的声音再度响起,群狼低首,那只硕大的雪狼出现在二人的眼中,这只雪狼显然是狼王。

    只见它满眼的怒意,“嗷呜”仰天再次嘶吼一声,大嘴一张,一道白芒急速射向护罩。

    淡黑色的护罩明显抖动了一下,七杀女冷哼一声,拼命的再次灌输灵力,淡黑色的护罩得七杀女的灵力,再次稳定住,双方又一次僵持了下来。

    半晌,雪狼停止了攻击,恶狠狠的看着七杀女,眼中满是寒意。

    张浩见雪狼攻不破护罩,总算是松了口气,无意间瞥见七杀女光洁的额头上似有细密的汗水。

    张浩左右思量:“自己修为太浅,也帮不上什么忙,咦,有了!”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块手帕,走近七杀女,轻轻的在其额头上将细汗抹去。一股醉人的美人香传进自己的鼻孔中,张浩不觉倍感清爽,一时之间竟是有一种迷醉的感觉。

    “你做什么?”七杀女美目中异彩一闪而逝,娇躯明显一颤,避不开张浩,羞怒的娇叱道。

    张浩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尴尬的道:“呃,没……没什么,我见你……”

    突然,七杀女浑身一颤,面色一变,顾不得张浩,双眼死死的盯着外面。

    张浩不由转头看去,这一看,直骇的三魂出窍,七魄离体。却原来是就在二人愣神之际,群狼之中又转出比这只雪狼稍小的数只雪狼,如雪狼王一般,口吐白芒,直攻向淡黑色的护罩。

    眼看七杀女越来越吃力,张浩心急如焚,突然眼中精光暴动,手一翻,鬼泣剑出现在手中,只见他一手掐剑诀,另一只手一抖,数十道漆黑的剑气迸射而出,漂浮在鬼泣的周围,“嗡嗡”的来回颤抖。

    “大衍剑诀!”七杀女眼角瞥见,惊道。杨彼在最后的一瞬间将绝情门的大衍剑诀传与张浩,关键时刻,张浩想到此大规模攻击的神通。

    “心念成分,神魂为引,仙剑为媒,化气成形,大衍神通……起!”一句句拗口的古朴咒语从张浩的口中念出,黑色的剑气越分越多,转眼间周围已经漂浮了二十道剑气,在张浩的调转下,剑锋慢慢的指向四周。

    群狼一惊,似乎也感觉到了危机,暂时停止了攻击护罩,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张浩。

    七杀女沉吸一口气,散去护罩,饱满的胸脯上下不定的起伏着,显然这一会的强撑使她耗费了许多灵气,但她此时却顾不得调息,一双美目死死的盯着张浩,满是异彩之色。

    “去!”

    猛然间,张浩双眼神光大放,暴喝一声。随着一个“去”字出口,二十道漆黑的剑气迸射而出,直直冲向狼群。

    “呜呜……”的惨嚎声响起,狼群太密,躲闪不开,顿时惨叫连连,被黑色的剑气直直穿倒一大片。

    那只硕大的雪狼王首当其冲,脸上被划出一道深深的雪痕,皮肉翻滚,配合着它凶狠的目光,更显得凶残十足。

    七杀女眼见狼群又要冲来,大急之下,娇叱一声,一把抓住张浩的肩头,将其抛起,随即素手上黑芒暴动,一掌往张浩脚底拍去,欲将张浩打出狼群的范围内。

    张浩眼见狼群攻上来,怎肯让七杀女独自面对狼群,关键时刻,只见其身在空中,身体诡异的一扭,故意避了开去,与此同时,将左手伸入口内,咬破手指,在鬼泣剑上急速的画了一个太极图,猛然向下刺去。

    鬼泣剑似乎明白主人的心意,兀然间鬼气大盛,隐隐有红芒相伴,一个赤红色的太极图自剑身而下,滴溜溜的旋转着越来越大,遇着地面时,猛然扩散开来,冲向狼群。

    七杀女一看,飞身直起,险险避了开来。

    七杀女修为深厚,能避开来,但群狼却是避不开来,被血红色的太极图撞上,顿时又是一片惨嚎声响起,群狼倒了一大片。

    张浩人在空中,前力用尽,后力未生,眼看便要掉下,七杀女身形闪过,也不知道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一掌正好打在张浩的屁股上,张浩受此大力,身形犹如炮弹一般,弹射而出。

    七杀女身形一顿,随即脚下黑气涌现,载着她急速往前面冲去。

    张浩突然受力,身形不稳,眼看便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一道黑色的身形将其一带,堪堪稳住他的身形,避免了张浩的悲剧。

    七杀女也不说话,一把抓住张浩的大手,急速的往前面的一个山洞跑去。张浩老脸通红,倍感没面子,这又是被人拍屁股,又是拉手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倒是先不好意思了。

    “快进去!”二人跑到山洞跟前,七杀女的声音冷的跟冰一样,娇叱道。

    张浩尴尬的向下看了看,却原来是二人的手此时正亲密的交叉,紧握在一起。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