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大衍剑诀 彼岸花开

神鬼探 +A -A

    七杀女看着眼前的情形,双眸寒芒闪烁,素手一挥,将一块大石瞬间击的粉碎。

    朱九正自看的出声,兀然听见炸裂声,吓得浑身一哆嗦,暴跳起来,警惕的看着七杀女,嘴里嘀咕道:“这女人又在发什么疯……”

    朱九的话音刚落,便见七杀女霍然回头看向自己,**裸的杀意毫不掩饰。朱九大骇,再不敢多言,身形如圆滚滚的皮球一般,跳到张浩跟前,警惕的看着七杀女。

    七杀女冷哼一声,回头看向张浩,却见张浩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此时正痴痴的盯着青烟中的画面,怔怔的发呆。

    虽然张浩对杨彼和兰岸的故事很感动,但他此时却是被杨彼和苍云子所使的“大衍剑决”给吸引住了。

    “心念成分,神魂为引,仙剑为媒,化气成形,大衍神通……”

    一个个白影,在张浩的脑海中演练着,剑气纵横,呼啸而出,这是一个剑的世间,剑气的世界!

    “张兄弟,这是我送你的最后礼物了,我绝情门的神通‘大衍剑决’,传说乃是从天界流落而出……”杨彼的话音回荡在张浩的脑海中。

    金龙呼啸,震天的龙吟声响彻天地。杨彼和兰岸的身形已经慢慢重合,分不清彼此。

    “合!”张浩反应过来,双眼神光大放,猛然大喝道。

    “永别了,杨大哥,杨大嫂!”张浩心中默念道。多日的相处,杨彼和张浩已经无形之中成为莫逆之交,杨彼此次离他而去,自是让他心中震动。

    一个“合”字出口,游龙又是一声震天的怒吼,金光大盛,将周围都映成了金色,须臾,游龙摇曳而回玉佩,刺目的金光慢慢的敛去。

    张浩此时拼尽全力,一口灵气没提上来,身形晃动,竟是直直的栽落了下来。

    七杀女黛眉一挑,鬼使神差的竟是飞身直起,一把将张浩接住,轻声道:“你没事吧?”

    张浩瞪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她一般,半晌没有说话。

    这还是他们所熟知的七杀女吗?那个冷酷无情,不知情为何物,一言不合,便要拔剑相向的七杀女吗?

    七杀女抱着张浩,二人旋转着慢慢的落地。七杀女好像也发现了什么,黛眉一皱,回头冷冷看了一眼嘴巴张的老大的朱九。

    朱九一个激灵,赶忙捂着眼,讪讪道:“俺是青光眼,青光眼,什么也看不见。”

    七杀女冷哼一声,回头看向张浩,莫名的脸一红,将张浩扶起。

    张浩显然灵气消耗过大,脸上几度变化,终于稳定下来,对七杀女一拱手,道:“多谢七杀姑娘!”

    七杀女红唇蠕动,正欲说话,兀然间,半空中金光大作,几度膨胀收缩,最后慢慢的敛去,一颗火红色的种子出现,慢慢的飘落在张九华的手中。

    张九华两次跟黑衣人恶斗,此时又拼尽全力施法,体内灵气早已枯竭,身形一阵摇晃。

    张浩一看,身形一闪,将张九华扶住,惊道:“前辈,你没事吧?”

    张九华也不说话,闭上眼,慢慢的盘膝而坐,身上金芒闪动,就地调息起来。

    半晌,就在众人等得急不可耐的时候,张九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一脸的疲惫之色,看着张浩慢慢的道:“让张小兄弟担心了,我没事。”说着,面色一阵潮红,竟是“咳咳”的剧烈咳嗽起来。

    张浩一惊,道:“前辈,你……”

    七杀女不知何时走到了张浩跟前,声音中听不出一点感情,道:“他受了很严重的伤,急需要休息。”

    张浩眉头深皱,点点头,道:“前辈,你受伤太重,依我看还是先找个隐蔽的地方疗伤要紧。”

    “吼!”

    地狱三头犬四蹄踩着乌云慢慢的落下来,听到了张浩的话,道:“小主人,谛听找最擅长躲避吉凶,不如我带前辈去找谛听,只是小主人你……”

    张浩一听,顿时一喜,道:“三黑子,你别担心我的安危,我与小金豆和七杀姑娘保护,不会出什么事的。”

    地狱三头犬一听也有理,便点头道:“小主人,那我便先带前辈去寻谛听了,你万事小心。”

    张浩心中一暖,嘴角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道:“放心,去吧,记得照顾前辈周全!”

    地狱三头犬点点头,看向七杀女,道:“七杀姑娘,那便有劳你了。”

    七杀女眼中异色一闪而过,轻点起头,道:“我奉了鬼王令,自会护得他周全,不用你操心!”

    地狱三头犬一愣,三头齐摇,再不犹豫,中间的脑袋一晃,张九华身下腾起一片乌云,载着他飞向地狱三头犬的背上。

    张九华坐于地狱三头犬的北上,手一翻,一颗红色的妖艳种子出现在手中,正是杨彼和兰岸二人神魂所化那颗种子。张九华手中金光闪动,红色的种子慢慢漂浮起来,飞向张浩。

    张浩伸手接住,轻声道:“前辈,这是?”

    张九华看着张浩,眼中满是赞许之意,道:“此乃杨施主和杨夫人二人神魂之精华所化。他们二人彼此交融,共用三魂,得你异法所助,化作这种子,你将它种下,看看能长出什么!”

    张浩看着手中的红色种子,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激动,仿佛杨彼和兰岸在与他交谈一般。

    张九华又从怀中取出一土,淡淡的黄色光晕流转,正是那九天息壤。张九华虚空一递,九天息壤飘飘而起,慢慢的飞到张浩的手中。

    张浩一惊,道:“前辈,你这是……”

    张九华轻笑道:“此土乃土之精华,万土之精,拥有莫大造化功能,我观张小兄弟宅心仁厚,定可以此来造福天下苍生。”

    张浩看着手中的九天息壤,第一次感觉肩上有压力,但他也不是侨情之人,手一翻,将九天息壤收起,拱手道“前辈一切小心,后会有期!”

    张九华淡淡的一笑,双手合十,道:“张小兄弟,后会有期!”

    地狱三头犬又看了看张浩,“吼”的扬天狂吼一声,身下乌云涌动,径直往远处飞去。

    地狱三头犬载着张九华而去,原地只剩下七杀女、朱九和张浩三人。一时之间,三人相对,彼此无言,但目光都集中在了张浩手中的红色种子身上。

    最后,还是朱九打破了沉默,道:“浩哥,你说种下它之后,会长出什么?”

    张浩轻轻一笑,摸着下巴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朱九嘿嘿一笑,道:“试试!”

    张浩对七杀女轻轻点点头,并手一指地面,地面黄土翻滚,破裂开来,形成一个小洞。怀着激动的心情,张浩的手甚至有些颤抖,慢慢的将红色的种子放进洞中,然后在用土轻轻的掩埋。

    做完这一切后,张浩终于松了口气,直起身来,咧嘴笑了,笑的很舒心,很开心。

    七杀女抬头正好看见张浩的笑容,黛眉轻皱了起来。张浩的笑容很美,很迷人,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是一种天然的笑容。

    张浩无意间抬头,却见七杀女愣愣的盯着自己猛看,不由老脸一红,讪笑道:“七杀姑娘,你……”

    七杀女反应过来,俏脸也是一红,第一次感觉心跳的很厉害,甚至她以前斩杀妖兽、恶鬼时,心也没有跳的如现在这般厉害。

    七杀女微微一躲闪,灵光一闪,道:“大将军,你可用九天息壤试试!”

    张浩一听,炎将顿时一亮,轻笑道:“有理!”说中,手一翻,取出九天息壤,慢慢的分出一小块,然后又轻轻的将地面抛开,将九天息壤放入其中。

    九天息壤放入的一瞬间,淡黄色的光华大动,伴随着妖艳的红色光华,彼此闪烁交替,慢慢的交融起来。最后光华慢慢的敛去,原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个嫩绿色的花颈,花颈慢慢的蜿蜒伸展,两片嫩绿的叶子从两个个凸起,慢慢的舒展开来,越展越大,两片、四片、六片,轻轻的舒展,仿佛初生的婴儿一般,尽情的伸展着自己的身躯。

    “咦,浩哥,你看,不好了,这叶子怎么在枯萎啊!”朱九眼睛瞪的老大,指着叶子,惊叫道。

    张浩看去,可不是嘛,嫩绿色的叶子慢慢的变黄,掉落下地,仿佛它的生命就此要结束一般,揪着在场三个人多的心。

    “咦,快看,好像又有东西要长出来!”七杀女美目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一举一动,彷如一个小女孩,在得到一枚糖果时,发自内心的一种喜悦,惊喜的叫道。

    七杀女无意中流露出天真的笑容,朱九早已看的两眼发直,哈喇子流了一地而不自知。

    张浩无意间瞥见,不由看的一呆,无意识的道:“好美!”

    七杀女一鄂,道:“什么?”

    朱九却是为了讨好七杀女,抢口道:“浩哥说你好美!”

    七杀女明显身形一震,美目之中异彩连连,盯着张浩,道:“是吗?”

    张浩脸皮抽搐,一下子连耳朵都红了,回头恶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怒道:“滚!”

    朱九被张浩没来由的这一嗓子吼的一惊,跳了起来,嘀咕道:“干什么嘛,明明是你说的,再说七杀姑娘本来就很美嘛……”

    张浩心中又气又好笑,双眼之中怒火仿佛要喷涌而出,直勾勾的盯着朱九。

    朱九砸吧砸吧嘴,再不敢多言,有意无意的往后退了退,嘴中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头对七杀女尴尬的笑了笑,道:“我……我是说这花很美。”说着,指了指地上。

    七杀女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转头一看,不由顿住了,惊叫道:“好美,确实好美!”

    原来不知何时,原地出现两团火红的妖艳大花,这花红的似火,仿佛在跳动,呈伞状平铺开,花瓣倒披针形,向后开展卷曲,边缘呈皱波状,花被管极短;花蕊和花柱突出,花型较大,如脸盆一般大小,妖艳欲滴,美的惊心动魄。

    须臾,火红的大片花慢慢的褪去,无数红色种子散落在地上,种子遇地即入,钻入地中,不一会儿,便又长出许多根茎,嫩绿的叶子舒展而出,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张浩三人便处于一片绿色的汪洋之中;随即,绿色的叶子又慢慢的褪去,美的惊心动魄的大红花长了出来,一朵一朵,仿佛一片跳动的火海……

    就这般,叶子褪去,红花长出,红花褪去,叶子长出,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不知何时,张浩望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红色花朵,早已泪流满面,心中暗暗可惜:“杨彼和兰岸二人终究还是不能相见,即使化成了花和叶……”

    张浩望着这来回变化的红绿之色,明白杨彼和兰岸二人想见到彼此的心情,当下大喝道:“杨大哥、杨大嫂,你们不要急,千年之后,你们会见到彼此的!”

    张浩鼓足了灵气,他的声音滚滚传出,回荡于天地之间。

    杨彼和兰岸仿佛听到了张浩的声音,最后慢慢的平静下来,火红的大花开遍整个黄泉路,却是看不到一片嫩绿的叶子。

    七杀女微微一怔,美目中异彩连连,看着张浩,不明白张浩为何要骗他二人,让二人苦等千年之久。

    张浩感觉到了七杀女奇怪的目光,慢慢的近前,在其耳旁轻语道:“其实有时候谎言也是好的,最起码给了他二人一个盼头,千年虽久,但我坚信他二人会为了彼此等下去的。”

    七杀女听得似懂非懂,黛眉轻皱,看着地上开满的火红色花朵,怔怔出神。在她的世界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谎言怎么还能成为好的,张浩的话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

    良久,七杀女回过身来,轻声道:“这花真的好美,可惜还没有一个名字。”

    张浩一听也是,皱着眉头,摸着下巴,慢慢的思索起来,突然,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自信的笑容,道:“有了。我们便以杨大哥和杨大嫂的名字来命名,就叫彼岸花,如何?”

    七杀女默念道:“彼岸花,彼岸花……”随即难得的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自此,彼岸花开,让凄冷的黄泉路上不在那么凄凉,彼岸花也成了黄泉路特有的景象。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