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彼岸真情 绝情门秘

神鬼探 +A -A

    张九华慈眉抖动,双手合十道:“张小兄弟,朱施主心性纯善,非是不顾义气之人。”

    张浩脸皮一抽,回头瞪了朱九一眼,道:“前辈,晚辈知晓。”

    朱九嘿嘿一笑,道:“那是,那是!”

    张九华慈善一笑,道:“张小兄弟,你是怎么知道此人会去而复返的?”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笑容,道:“那人城府颇深,在前辈施法时突然下手偷袭,必是歹毒之人,去而复返也是常理之中的事。”

    张九华点点头,道:“张小兄弟真乃聪慧之人。”

    张浩拱手道:“前辈谬赞了!”

    张九华轻笑一声,道:“好了,恶人已走,那便施法吧!”

    张浩点点头,从怀中摸出八宝琉璃净瓶,默念咒诀,将杨彼和兰岸放出。

    张九华手一翻,散发着淡黄色光晕的九天息壤出现在他手中,对杨彼和兰岸二鬼道:“你们可准备好了,施法之后,便再无回头路,你们永无相见之日了!”

    杨彼回头看了看兰岸,对其温柔的一笑,道:“前辈,请您成全!”

    张九华再不犹豫,双目之中精光大盛,呢喃道:“唵,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

    随着咒语的念出,张九华手中的九天息壤光芒越来越盛,“嗦嗦”的动了,动了!

    九天息壤竟是慢慢的盘旋而起,散发出淡淡的柔和光芒,将杨彼和兰岸二人包裹,须臾,二人的身躯在九天息壤的包卷下飞上半空旋转起来。二人面对面,彼此相视,仿佛不是去面对生死,而是永远的交融。渐渐的,两道身影竟是慢慢的重合起来,杨彼和兰岸的面庞在一张脸上来回交替变化,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听的人毛骨损然,这种灵魂的交融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此时张九华额头早已见汗,他前番两度对战黑衣人,消耗了**力,没想到杨彼、兰岸二人虽然彼此心意相通,但还是难以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慢慢的,张九华的身躯竟是剧烈的颤抖起来,额头青筋暴起,身上明黄色的衣服无风自动,“哗哗”作响,显然张九华是拼尽了全力。

    张浩双目大睁,暗道:“不好,恐怕这融合魂魄之法太难,就连张九华也是吃力,看其状态,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情急之下,张浩左右思量,再顾不得其它,身形一纵,跳上半空,拼命的将灵气往胸前的玉佩注去。玉佩受张浩灵气,兀然间金光大盛,“吼”的一声惊天巨响,一条金色的小龙游曳而出,在张浩的催动下,慢慢的向杨彼和兰岸处游去,所过之处,事物尽皆聚拢交合。

    金龙游曳而过,在他们虚弱的身躯跟前盘旋两遭,金光柔和的散发开,将他们快要分开的身形硬生生又逼在了回去,两具形体慢慢的融合起来。

    一股青气从杨彼和兰岸的头顶冒出,一幕幕感人的画面呈现的众人眼前。

    “嘻嘻,师兄,你终于突破‘大衍剑诀’第八重天啦,恭喜恭喜!”青气中兰岸再不复憔悴之色,取而代之的是姣好、活泼的面庞,正自笑嘻嘻的对一旁刚收了剑招的杨彼说。

    杨彼睁开眼,两道剑芒迸出,见了兰岸,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柔色,轻声道:“师妹,你天资聪慧,不早就突破八重天了嘛!”

    兰岸轻轻一笑,尽显少女情怀,俏皮道:“师兄,我们来比试一番如何?”

    杨彼憨厚的摇了摇头,摆手道:“还是不要比了,每次都是师妹你赢!”

    兰岸红嘟嘟的小嘴一撅,刁蛮道:“师兄,你比不比?”

    杨彼轻轻一笑,道:“好吧,那师妹你可要手下留情,让着为兄啊!”

    兰岸素手一扬,并手成剑诀,一柄璀璨的紫剑呼啸而出,被他一把抓在手里,轻声笑道:“师兄小心了,师妹我可来了!”说着,手中紫剑一抖,剑身上青芒大动,硬生生的拨离出一道紫色的剑气,“嗡嗡”的颤抖着。

    “去!”兰岸轻叱一声,青色的剑气呼啸着径直冲向杨彼。

    杨彼嘴角露出似有似无的笑意,手中的剑一抖,也是分离出一道剑气,青色的剑气呼啸着迎向紫色的剑气。

    “轰”的一声,两道剑气相撞,华光闪动,余波四散开来,煞是好看。

    兰岸再次发难,轻叱一声,身形直冲向前,手中紫色的灵剑向前递出,一道剑气又冲向杨彼。

    杨彼不慌不忙,这次也不再进攻,手中长剑一翻,手掌向前平推,长剑竟是彷如黏在他手上,绕着他手掌急速的旋转起来,一道道剑气从长剑上分出,霎时间,杨彼的手上便多了一个剑盘。

    兰岸的剑气“砰”的打在剑盘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随即消散。

    兰岸两击不中,心中一气,再也不管不顾了,近身便一剑向杨彼刺去。杨彼轻轻一笑,剑盘随手往上动,但他动了一下,明显顿住,身形向后仰去。

    兰岸的剑“噌”的一声,从杨彼的上衣上一穿而过,贴着杨彼的鼻子划过,差一点便将杨彼的鼻子给刺掉。

    兰岸一惊,激灵灵反应过来,惊叫道:“师兄,你没事吧?”

    半晌,杨彼脸皮抽搐,尴尬的道:“师妹,吓死为兄了,快将剑拿开!”

    兰岸俏脸一红,情急之下,顺势一把将宝剑收回,“噌”的一声,杨彼的衣服应声而开,敞露出里面的内衣来,似乎有些许红色映出。

    杨彼脸色一变,看似尴尬的迅速将上衣一把盖住,捂着肚子,道:“师妹好剑法,师兄不如!”

    兰岸尴尬的道:“师兄……我……我不是故意的了!”

    杨彼轻笑道:“师兄没事,我们还是练剑吧!”

    兰岸看着杨彼,朱唇蠕动,最后也没说出什么,只是美目中异彩练练,举剑又向杨彼轻刺去。杨彼眼中满是柔色,手中长剑轻击,慢慢的将兰岸的剑挡下,二人就这般不使用神通,仿佛凡人般,甚至还不如凡人一样的“拼斗”起来,与其说拼斗,还不如二人在跳舞助兴,看其二人的神情动作,哪里有半分比斗的样子。

    就这般,杨彼经常会等在此处,一人闷闷的独舞剑时,剑法凌厉,道道剑气澎湃而出,“刷刷”的不绝不断,看其模样,比之前厉害了许多。

    “咯咯……师兄!”

    玉人未到,铜铃般的悦耳声音便早早传来。

    杨彼听到这声音,再不复之前凌厉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柔和之色。

    “师妹,你来了!”杨彼一见兰岸,顿时满脸的笑容,轻声道。

    “咯咯,师兄,我们练剑吧!”兰岸满眼的期望之色,看着杨彼,轻声道。

    杨彼想也未想,便轻轻点了点头。

    拔剑!

    出剑!

    二人的动作都非常的慢,而且是越来越慢,二人根本就不是在比剑……

    从此之后,山崖跟前,便总会出现一对男女,分明是高手,但总是在慢慢的比划着剑,那看似简单而又烦躁的动作,二人却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仿佛这便成了世界上最美的剑招……

    七杀女看的黛眉蹙起,轻声呢喃道:“杨彼分明修为比兰岸高出了不止一点点,为什么会输?还有他二人练的这是什么剑法,慢通通的,如此使剑,不是早被人给杀了吗?”

    “嘿嘿,七杀姑娘,你不懂了吧,这便是世间男女的情爱!”不知何时,朱九又凑到了七杀女跟前,上下打量着七杀女,笑呵呵的道。

    七杀女一愣,回头看向朱九,出奇的眼中没有寒芒,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迷茫之色,轻声问道:“什么是情,情……”

    朱九一怔,讪讪一笑,他哪懂什么情爱,但朱九着实有些小聪明,圆溜溜的眼睛一转,伸出右手,指着张浩,道:“诺,就比如说浩哥为了嫂子,可以不惜一切,闯酆都,入地府,尝尽心酸,为一个人生,为一个人死……”说到这里,朱九见七杀女双眼失神,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色心一起,嘿嘿一笑,四下看了看,伸手去碰触七杀女的素手。

    朱九脸现贼笑,仿佛已经感觉到了七杀女柔弱无骨的小手,温软细腻,光滑嫩洁。

    突然,朱九的神情僵住了,脖子僵硬的往下看去,只见一只闪着红芒的箭枝抵在了自己的小腹间,这手没摸到,倒是差点就此丧命。

    朱九敢保证,如果自己再进一步,肯定会被一箭洞穿,来个透心凉,想到此处,朱九不由一个激灵,讪讪而笑道:“那个七杀……七杀姑娘,你不是要体验情嘛,这情怎么能没有肌肤接触呢。”

    七杀女没有动,只是眼中的寒芒更盛了几分。

    朱九吓的浑身一个激灵,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灵光一闪,道:“快看,画面又变了……”

    七杀女抬头看去,双眼又复出现迷离之色,看着一幕幕变化的动人画面,时而咧嘴轻笑,时而皱眉思索。

    朱九见七杀女手中的红色箭枝慢慢消散,终于松了一口气,身形暴退,几个呼吸间,便远远躲开七杀女,满眼骇然的看着她。却见七杀女根本不理会他,只是呆呆的看着青气上的画面,双眼之中杀意涌动,气愤非常。朱九一愣,也不由抬头望去。

    画面当中,杨彼在悬崖旁边挺身护着兰岸,手持长剑,叫道:“师傅,你别过来,我和师妹情投意合,求您成全!”

    张浩看的清楚,被杨彼称作师傅的人他再熟悉不过了,是他一直忌惮的苍云子,那个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能通过七星镜找到自己的不定时炸弹……

    苍云子冷冷的看着杨彼,寒声道:“哼,我绝情门首重绝情,你二人既然已经动情,那便怪不得为师清理门户了……”

    杨彼眉头大皱,不知该说什么。

    突然,苍云子动了,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泛着寒芒的长剑,手一抖,数十道剑气分离开来,再一指,剑气直呼啸着往杨彼和兰岸冲来。

    杨彼一惊,略一犹豫,手中长剑一抖,也是数十道剑气分出,直直迎向苍云子的剑气。

    “轰轰……”的声音响起,华光闪动,余波散开之际,二人早已短兵相接,都在一处。

    二人每每出手之际,便有道道剑气冲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华光闪动之间,散出去的剑气将周围的巨石击的粉碎,碎石乱舞,洋洋洒洒,一时之间,仿佛下起石头雨。

    “轰”的一声大响,杨彼和苍云子二人硬拼一计,受冲力所致各自退退开,却是谁也斗不下谁,战了个半斤八两。

    苍云子冷视着杨彼,怒声道:“杨彼,你既然已背叛师门,为何还要使用我教你的‘大衍剑决’?”

    杨彼虽是苍云子的弟子,但天资聪慧,一身修为神通却是毫不输于作为师傅的苍云子。苍云子战不下杨彼,才故意这般激他。

    杨彼眉头深皱,显然内心在挣扎。

    突然,苍云子动了,身形一闪,跳到杨彼跟前,一剑向杨彼心口刺去。杨彼一惊,手中长剑奋力迎上。

    “叮”的一声金属交鸣声响起,二人剑尖相抵,双剑连接出光华闪动,劲气横生。

    苍云子暴喝一声,另一只手一掌拍出。杨彼无奈,只得相迎,“轰”的一声惊天巨响,二人身上衣物鼓动,劲气大涨。

    兰岸修为本来就不如二人,受此劲气一吹,身形不稳,“啊”的一声惊叫,径直向山崖下跌去。

    杨彼一看,顿时大惊,兀然间狂吼一声,周身劲气大起,一身修为全力涌出。苍云子一惊,也是鼓足灵气,疯狂的涌去。

    “轰”的一声大响,苍云子倒飞而出,嘴角溢血。杨彼受大力所冲,径直往山下掉去。

    “我杨彼对天起誓,再不用绝情门神通……”声音经久不息,滚滚的向上传来。

    众人看的惊心动魄,久久不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