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偷梁换柱 黑衣迷踪

神鬼探 +A -A

    地狱三头犬三头齐动,狂吼三声,便向黑衣人扑去。黑衣人见此恶兽,心下也是大惊,不敢停留,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张九华,身形翻转,急速往远处掠去。

    地狱三头犬哪肯放过,四蹄撒开,黑气滚动,径直追黑衣人而去。这一追,一前一后,速度相当,都是快如闪电,几个呼吸之间便奔出百丈距离。

    地狱三头犬速度快,那黑衣人速度也是不慢,一时之间,地狱三头犬倒是也追不上。突然,黑衣人身前又闪出一个浑身腾着浓郁黑气的人,手一翻,黑气滚动,如一条恶龙一般,直直翻滚着冲向黑衣人。

    黑衣人大惊,左手黑芒暴动,黑色的漩涡急速成形,越转越快,迎向黑气。

    “呲呲”的怪声响起,黑气遇着黑色的漩涡,竟是一头栽了进去。

    黑衣人浑身大震,收了神通,满眼骇然的看着那黑气缠绕的人,冷哼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桀桀”怪笑,身形闪动,几下便消失了踪影。

    黑衣人长舒一口气,突然背后恶风扑来,心头悸动,身形闪动,往侧面避了开来。

    就在黑衣人刚避开的瞬间,一团赤红色的火球从他刚站的地方打去,“砰”的一声,击在地面上,火球四散开来,原地焦黑一片。

    “吼吼……”的怪啸声传来,地狱三头犬浑身腾出大片的黑气,追黑衣人而来。

    黑衣人一凛,双眼之中寒芒暴动,手中长剑“刷刷”的横扫两下,两道黑色的灵波飞出,直打向地狱三头犬。地狱三头犬怡然不惧,三头齐仰,浑身黑芒抖动,两团黑气从其身上卷出,往灵波涌去。

    “轰轰”的轰鸣声响起,黑芒闪动,爆裂开来,余波四散开来。

    一人一狗早已战在一处,长剑飞舞,利爪翻腾,黑气滚动,一时之间,倒是谁也战不下谁,两相僵持了下来。

    他们没注意的是一道近乎虚化的黑影悄悄的从二人侧面慢慢的向前方掠去,看其身形,正是前番拦下黑衣人的那人。不一会儿,此人便掠到了张浩他们所在的地方,定睛看去,嘴角翘起,露出阴冷的笑容。

    “前辈,那黑衣人为何要抢夺九天息壤?”张浩皱眉问道。

    “九天息壤拥有莫大的造化功能,生人活骨,复人身躯,想必那黑衣人乃是一鬼物,想抢夺九天息壤,恢复身躯。”张九华脸上看不出一点波动,淡然道。

    张浩点点头,道:“原来如此,想必这也是前辈避世于此的原因吧?”

    张九华微微摇摇头,道:“也不尽如此,这世间有……哎,我和你一个孩子说这些做什么,我们还是先救杨夫人吧!”

    只见张九华轻轻走向兰岸,伸手轻掐印诀,口中默念咒语,手中的九天息壤慢慢的散发出黄色的光晕,一圈一圈的往兰岸的身上涌去。杨彼靠近,慢慢的受黄光牵引,似乎两个身影要融合于一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九华显然是用功过度,鬓角处流下汗滴。

    黑影悄悄的注视着这一切,见张九华为兰岸施法,当下再不犹豫,急速的掠出,一掌便向张九华拍去,黑芒暴动,一个黑色的大手印成形,直直打向张九华的后背。

    “轰”的一声大响,黑色的掌印径直击在张九华的背上,华光一闪,张九华的身形慢慢消散,化作一滩闪着黄色光晕的泥土。

    黑影明显一愣,身在空中,一时呆住了。

    七杀女一看,眼中寒芒暴动,妖艳的红色大弓出现在手中,动作一气呵成,一箭向黑衣人射去。

    黑影双手一翻,黑气滚动,形成一个黑色的圆盘,将红色的剪枝抵住。

    突然,空间波动,在黑影的后方显现出张九华的身形,双手掐印诀,来回翻滚,重重叠叠,看不清动作,只能隐隐见一团团模糊的手印。

    “唵,、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生涩拗口的真言从张九华的口中涌出,涌向张九华的胸前,与手印结合,竟是形成一个金灿灿的法轮,法轮慢慢的旋转,仿佛亘古的神物一般,散发着道道金光。

    张九华眼中精光大动,大喝一声:“灭定咒,破!”与此同时,双手合十,奋力将胸前的法轮向黑影推去。

    张九华这一推,金色的法轮迎风渐长,周边真言滚动,金光大动,旋转着冲向黑影。

    黑影眉头大动,双眼之中寒芒暴动,这时躲也来不及了,只见其双手回曲,口中古朴拗口的咒语呢喃而出,往前一顶,黑芒暴动,仿佛流水汇聚一般,拼命的向内涌去,只是刹那间,便形成一个黑色的大漩涡,大漩涡黑气来回旋转,迎向金色的光轮。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响起,光华暴动,原地的空气扭曲,空间“呲呲”的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紧接着,光芒又急剧收缩,忽闪几下,“哗”的一下,如喷泉涌动一般,疯狂的向外喷涌而出。

    张九华和黑影浑身都是一颤,双手一翻,手掐印诀,稳固自己体内翻滚的气血。

    张浩一见,暗道一声好机会,手一翻,一个黑乎乎的蜂巢出现在手中,大叫道:“小金豆,上!”

    张浩肩上的幼王蜂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却原来是张浩见幼王蜂身形小,彷如一个跳动的豆子,又想起前番的胆小鬼“金豆”,便干脆给幼蜂王起了“小金豆”这个名字。但幼蜂王好像很不喜欢这个名字,每每反抗,但都被张浩无情的回绝。

    金豆虽然反抗,但迎敌却是毫不含糊,在张浩的一声令下,只见它飞动起来,手舞足蹈,同时发出“呖呖”的声响,指挥着众鬼蜂攻击。

    众鬼蜂听令,呼啸着便往黑影冲去,黑压压的一片,威势骇人。

    黑影一看,也是一惊,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张九华,用沙哑的声音道:“张九华,这次算你走运,有这臭小子帮你,设下这‘偷梁换柱’之计,下次可不会这么走运了。”说着,又回头瞪了张浩一眼,再不犹豫,身形化成一道道残影,急速往远方掠去,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没了踪影。

    张浩看着黑影的眼神,浑身一颤,随即双眼眯了起来,迸射出两道神芒。

    张九华慢慢的降下身形,捂着胸口,“咳咳”的咳嗽起来。

    张浩一惊,反应过来,忙道:“前辈,你……你没事吧?”

    张九华抬起头,看着张浩,轻轻一笑,道:“无妨,好了,我们开始吧!”

    张浩点点头,看着张九华有些发白的脸色,不由担心起来。

    张九华慢慢的走向杨彼和兰岸二鬼跟前,郑重的道:“你们可想好了,我施法以后,你二人从此以后,再无相见之日,有你无他,有他无你!”

    兰岸稀薄的鬼魂一阵抖动,明显很不愿意。

    杨彼轻轻的搂住她,平淡的道:“我不能没有你,但更不愿意看着你就这么神魂消散,我们共用三魂,其实也是另一种团聚,不是吗?”

    兰岸听了杨彼的安慰声,好像也是想通了一般,轻轻的点了点头。

    杨彼对张九华淡淡的点点头,道:“还请前辈成全!”

    张九华点点头,道:“哎,痴男怨女,那好,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于你二人。”说着,手一翻,闪着淡黄色光晕的九天息壤出现在他手中。

    张浩眉头一皱,道:“前辈请慢!”

    张九华一愣,道:“张小兄弟,什么事?”

    张浩眉头微皱,慢慢的走到张九华跟前,在其耳旁低语起来。张九华眉头舒展,双眼越来越亮。

    张九华对张浩点了点头,对着将手中的九天息壤一吹气,黄芒暴动,刺人眼目,一会儿,黄芒渐渐敛去,原地又多了一个张九华的身形。

    张浩看得啧啧称奇,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慢慢的划过额头的金色纹路,天眼慢慢的张开,绽着金光,看向两个张九华。

    “前辈,这……这怎么连天眼都分辨不出真假?”张浩吃惊道。

    张九华淡淡一笑,道:“九天息壤具有庞大的造化之力,所化之形,与真人几乎无异,天眼辨不清真假,也属正常。”

    张浩点点头,收了天眼,手中摸出八宝琉璃净瓶,瓶底朝上,瓶口朝下,默念咒诀,一股青气产生,将杨彼吸入净瓶之中。

    张九华双手合十,做慈悲状,身上光华涌动,须臾,化作杨彼的模样。

    九天息壤所化的张九华身形淡淡发出光芒,按在“杨彼”的身上,似乎在运用某种神通。

    半晌,也无动静,张浩不由松了口气,轻声道:“可能是我想多了!”

    张浩的话音刚落,后面黑芒暴动,跳出一个黑影,手掌之处黑芒缠绕,奋力印向张九华的后背。

    “轰”的一声大响,张九华应声而碎,光华闪动之间,化成一滩黄色的泥土。

    黑影大惊,瞳孔猝然剧缩,见一只手掌当前印到自己的胸口,却来不及躲避。

    “啪”的一声大响,“杨彼”猝然发难,一掌正中黑影的胸口。

    “啊”的一声惨叫,黑影被一掌打的倒飞而出。

    后面张浩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手中一把漆黑的剑直直刺向黑影的后心。黑影似有察觉,身形翻转,与此同时,一把握向鬼泣。

    鬼泣被黑衣人握住,“嗡嗡……”的抖动起来,冒出滚滚黑气。黑衣人轻咦一声,手中一加力,鬼泣哀鸣一声,停止了颤动。

    张浩大惊,慌乱之际,伸手一掌向黑衣人打去。黑衣人冷笑一声,眼中露出轻蔑的神色,正要出掌相迎,突然感觉背后有恶风扑来。黑影再不犹豫,回头一把握,正握住一枝红色的剪枝。

    张浩大喜,“砰”的一掌印在黑影身上,却彷如打在了铁板上一般,不由脸色大变。黑影受此一击,怒喝一声,双臂一张,浑身黑气滚动,向外冲去。

    张浩只觉迎面一股大力传来,不由“啊”的惨叫一声,倒飞而出。关键时刻,张浩变掌成爪,一把抓向黑影的衣服,“撕拉”一声,黑衣破碎。

    张浩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双眼暴睁,“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抬头满脸骇然的看向黑影。

    “杨彼”身上金光闪动,现出张九华的身形,张九华双手合十,口中默念生涩的咒语,庄严肃穆的呢喃之声响起,像是在使什么大神通。

    黑影手握红箭,冷冷的看了一眼七杀女,眼看张九华又要攻来,刚硬受了张九华一掌,身负重伤,也不在犹豫,身形闪动,几个呼吸之间,便逃了开去。

    张九华见黑影退走,浑身金光聚拢,收了神通,疾步走到张浩跟前,道:“张小兄弟,你没事吧?”

    张浩脸色几度变幻,最后才渐渐的平静下来,半晌,看了看黑衣人掠去的方向,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前辈,我没事。”

    张九华轻轻点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张浩眉头深皱,双眼直勾勾的看向张九华,道:“前辈,那黑衣人是谁,到底与前辈有何过节,几次欲置前辈于死地?”

    张九华淡淡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此人是谁……”说到这里,张九华明显顿了一下,又道:“我刚入地府幽冥,便遭遇此人偷袭,一直对我纠缠不休,而此人修为又极高,无奈之下,我才不得不避于此处。”

    张浩轻轻点点头,似有所想。

    正在这时,从大石后钻出一鬼头鬼脑的胖子,吞了口口水,跑到张浩跟前,关切道:“浩哥,你……你没事吧?”

    张浩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刚才黑衣人偷袭,你躲到哪里去了?”

    朱九“嘿嘿”干笑两声,挠了挠头,道:“哪有,哪有躲,俺老朱刚才肚子疼,方便方便,对,就是方便方便。”

    张浩嘴角暗咧,没好气的道:“我怎么交了个你这么的朋友。”

    朱九讪笑几声,道:“浩哥,俺这不……这不也没跑嘛,回来了!”

    张浩无语,强忍住将朱九打成猪头的冲动,撇过脸去,故意不去看他。

    朱九无语,一看张九华,圆溜溜的双眼一亮,嘴来回抽动,连连对张九华使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