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沉迷幻境 九天息壤

神鬼探 +A -A

    张浩老脸一黑,佯怒道:“说什么呢你!”

    朱九脸皮抽搐,道:“浩哥,那它是怎么回事啊?”说着,指了指张浩肩膀上的幼蜂王。

    张浩眉头大皱,道:“它?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比较招人喜欢吧!”说着,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当先走去。

    此时杨彼也醒了过来,看到张浩肩膀上的幼蜂王,也是吃惊,惊叫道:“蜂王!”

    张浩顿住身形,转过头来,道:“杨大哥,你知道它?”

    杨彼点点头,轻声道:“这鬼蜂有蜂王,又可进化,身体呈现金银铜铁四色,蜂王一出生便是红铜色。”

    张浩啧啧称奇,将幼蜂王抓到自己的手里,仔细的观察了起来,点点头,道:“小家伙,我是不是该给你起个名字呢?”

    幼蜂王仿佛听懂了张浩所说,兴奋的“嗡嗡”点头。

    张浩一鄂,随即轻轻一笑,道:“我看你浑身美轮美奂,不如就叫金焕如何?”

    “嗡嗡”的声音响起,幼蜂王仿佛回应张浩的声音,再次飞起来,绕着张浩来回转动,表示高兴。

    张浩哈哈一笑,将手中的蜂巢一抛,但见群峰飞舞,“嗡嗡”的尽皆钻入蜂巢中。张浩手一翻,收了蜂巢,继续赶路。

    众人跟上,也不知又走了多久,前面传来流水声。

    杨彼一喜,道:“那是忘川河回路,过了桥,恐怕便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了。”

    众人都是大喜,不由轻松下来,笑着往前方的小拱桥走去。

    “咦?怎么下起了雨?”张浩眉头一皱,轻声问道,再回头看众人时,不觉大吃一惊。

    只见朱九一副猪哥模样,留着哈喇子,痴痴的道:“美女……宫殿宫殿,哇……好多的钱啊,这么多好吃的……”

    杨彼也是神情僵持,脸现兴奋之色,痴痴的道:“呵呵,岸儿,我就知道你不会离我而去,青阳山是我们的出生之地,我们就在此住下,再也不管世间事了,如何?”

    杨彼跟前没人,但他却仿佛着了魔一般,自己跟自己说话。

    “岸儿,我们永远不分开了!”

    “无论生死,我们都不分开了!”

    “杨大哥……”张浩眉头大皱,不由出声呼喊道。

    拱桥之上仿佛下起了雨,尽管张浩身穿宝衣,还是被雨水给淋湿了。

    “这……这是哪里?”张浩只觉眼前的景色一变,皱眉道。

    “琥珀川?”张浩走了一会,不由大惊道。

    “小姐,你长的真好看,俺叫朱九,咱们认识一下呗!”

    “唉,别走啊,老朱对小姐一见倾心,小姐怎么这么狠心呢?”

    轻浮,但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张浩不由眉头大皱,身形化作一道紫影,往前方掠去。

    “胖子?”张浩见一胖子拦住一彩衣女子,不由轻声道。

    胖子转过身来,回头怒道:“哪来的毛头小子,竟敢坏你朱爷爷好事!”

    此情此景,张浩非常熟悉,不由轻声叫道:“胖子,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胖子朱九不由怒道:“好你个小白脸,是和俺抢食的吧?”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彩衣少女。

    张浩望去,不由浑身大震,惊叫道:“昭容,是你吗?”

    彩衣少女黛眉轻皱,道:“你……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

    张浩眉头一挑,急道:“昭容,是我啊,我是张浩啊,我们可是扶起,难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金昭容眉头一皱,冷哼一声,道:“哼,看你长得眉清目秀,却原来也是个登徒子!”

    张浩一鄂,双眼迷离起来,到最后竟是疯狂的傻笑起来,大叫道:“我为你不惜撇下双亲,闯酆都,入地府,你竟然不认识我了,不认识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转身便欲往琥珀川河中跳去。

    “汪汪……呜呜……”的声音响起。

    “啼……”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张浩浑身一个激灵,双眼恢复清明,往下一看,不由又是一惊,却是自己差一步便跳进了忘川河内,身后地狱三头犬紧紧的咬住自己的衣襟不放。

    张浩急忙收回迈出去的右脚,“扑通”一声,往后跌去,转头轻抚地狱三头犬,道:“多谢你了,否则我就掉进忘川河中,饱受弱水千年冲刷之苦了。”

    地狱三头犬亲昵的在张浩身上蹭了几下。

    张浩回头看时,却见七杀女正自回头看着后方,一阵出神。

    张浩不由问道:“七杀姑娘,怎么了?”

    七杀女慢慢的回过头来,轻轻摇了摇头,也没在说什么,径直往过拱桥而去。杨彼此时也恢复过来,神情有些没落,随着众人往前方而去。

    就在众人走去刚不久,“嗖嗖”的一前一后两道黑色的身影急速掠去,跟众人而去。

    小拱桥处,忘川河中竟是慢慢的升起一水泡,水泡中包裹着一个红衣女子,看着众人行去的方向,怔怔出神……

    黄泉路深处,有一巨石,巨石之上盘膝坐着一身穿黄袍的人,此人慈眉善目,豁然从入定中醒来,摇头道:“哎,该来的总会来的!”

    他的话音刚落,便见迎面走来一行人,正是张浩他们。

    张浩见此人,拱手道:“敢问可是张九华前辈?”

    黄袍人慢慢的起身,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身形便出现在张浩跟前,双手合十,道:“我正是张九华,不知你们找我有何事?”

    杨彼一听,大喜,忙上前道:“前辈,求您救救我家娘子!”

    张九华眉头一皱,道:“你娘子?”

    张浩从怀中摸出八宝琉璃净瓶,默念咒诀,将兰岸放出,道:“前辈,杨夫人受蒙面人重伤,我们历经千幸万苦来此地,就是寻求前辈救救杨大嫂。”

    张九华见张浩的八宝琉璃净瓶,也是一惊,接着点点头,上前打量起兰岸来,渐渐眉头开始深皱起来,道:“姑娘,得罪了!”说着,一手结印,一手按在兰岸的肩头,细细的观察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浩等人都是等的心急如焚,半晌,张九华才停下神通,慢慢的摇了摇头。

    杨彼急忙问道:“前辈,这……这内子可还有救?”

    张九华转头看向杨彼,道:“还请节哀吧,尊夫人被人伤了魂,现在是有魄无魂,如若不是这位小哥的宝瓶相护,恐怕早已消散。”

    杨彼浑身一震,一把抱住兰岸,大哭道:“岸儿,你……”

    张浩看的心酸,不由上前道:“前辈,晚辈张浩,恳请您救救杨大嫂!”

    张九华轻轻点点头,道:“原来是神鬼大将军,我们修行之人,本来应该慈悲为怀,只是杨夫人伤的太重,我也真是无能无力。”

    半晌,杨彼止住哭声,对张九华和张浩都是一拜,道:“多谢了!”说着,起身一掌便向自己的脑门拍去。

    张九华眼中神芒一闪,曲手一弹,一道金光划过,正中杨彼手腕。

    杨彼浑身一震,看向张九华,道:“前辈,内子不能救,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还请前辈成全!”

    张浩也是一惊,上前道:“杨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朱九也是惊道:“是啊,杨大哥,我们再想办法,嘛,也不至于自杀啊!”

    张浩回头狠狠瞪了朱九一眼,又转头对张九华道:“前辈,您看能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

    张九华眉头深皱,慢慢沉思起来,半晌,双眼一亮,道:“办法倒是有,只是……”

    杨彼一听有办法,瞬间转悲为喜,跪倒在地,求道:“求前辈救救内子,救救内子!”

    张九华单手虚扶杨彼,将其扶起,慢慢的开口道:“人有三魂七魄,身死之后魂魄聚于一处,称之为鬼魂,而尊夫人只有残魄,已失其魂,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为你续上三魂!”

    “续魂!”张浩惊道。

    “嗯,没错,就是续魂!”张九华淡淡一笑,对张浩道。

    杨彼却是不管其他,忙道:“前辈,要如何续魂,还请前辈指点!”

    张九华又道:“你二人痴恋千年,彼此心意相通,可共用三魂,只是……”

    杨彼一惊,忙道:“前辈,只是什么?”

    张九华微微摇头,道:“只是你二人从今以后,再见不得彼此,有你无她,有她无你,你可想好了?”

    杨彼一听,脑中一片轰鸣,不由轻退几步,神情呆滞,嗤笑道:“我们夫妻人间不得爱,死后受弱水冲刷千年之苦,以为可以从此长相厮守了,可是……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天意弄人,还是要分开……”

    杨彼就这般痴语,时间慢慢的过去……

    “就这么办!”仿佛过了很久,杨彼双眼恢复清明,斩钉截铁的道。

    张九华淡淡一笑,道:“人家大爱莫过于此,放弃才是最好的选择。既然如此,我便倾尽全力去帮你!”说着,张九华手一翻,现出一方泥土。

    只是这泥土有一股天然的清香气息,令人迷醉,隐隐竟有黄色的柔和光芒闪动,一看就知道必不是凡土。

    张浩惊道:“前辈,这是……”

    张九华轻轻道:“此乃九天息壤,后土娘娘乃土之祖巫,以身化轮回,补全天道,天道有感,降下莫大功德,凝聚于此土之上,遂成九天息壤。”

    张浩听的不由吞了口口水,道:“前辈,这九天息壤可是女娲娘娘造人所用之土?”

    女娲造人的传说早已传遍三界,张浩也是听着这样的故事长大的,对女娲娘娘可谓是推崇之极。

    张九华点点头,道:“女娲娘娘造人确实用的是此土,如今三界之内,恐怕也只有女娲娘娘与我有此土了,对了,是谁让你们来找我的?”

    张浩听的砸吧砸吧嘴,道:“是鬼王陛下!”

    张九华一听,浑身一颤,双眼迸出两道神芒,惊道:“是他,他竟然是鬼王!”

    张浩眉头轻皱,道:“怎么,前辈与鬼王陛下认识?”

    张九华轻轻摇头,道:“虽然不认识,但我们可是打过很多交道了。”

    张浩听的云里雾里,也没做多想。

    正在这时,一道黑影急速向张九华这边掠来,并手成爪,一股吸力凭空产生,欲吸走张九华手中的九天息壤。

    张九华眉头一皱,手中金芒暴动,将九天息壤牢牢护住。

    杨彼一看,顿时大惊,自己妻子的所有希望都在这九天息壤上了,竟然这时有人来抢夺此物,让他怎能不怒。

    杨彼神情若疯状,手一翻,一柄宝剑出现在他手中,与此同时,猛然大喝一声,跳将起来,一剑劈向那黑衣人,人未到,一道黑色的匹练便直冲而去。

    黑衣人明显身形一顿,眼见黑色的匹练携风雷之势打来,也不见其慌乱,手中黑剑一挥,也是一道匹练打出。

    “轰”的一声大响,两道黑色的匹练相撞,华光大动,余波四散开来。

    杨彼却是不管不顾,飞身一剑直取黑衣人的胸口。此时地狱三头犬也反应过来,仰天狂吼一声,张口便是一个大火球向黑衣人打去。

    黑衣人两处受敌,左手一剑劈向大火球,黑色的匹练打出,径直撞向大火球。

    “轰”的一声大响,火球被劈的四散分开,散了一地。

    杨彼的长剑刺到,黑衣人右手中黑芒暴动,一个黑色的小型漩涡成形,急剧的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将杨彼的长剑抵住。

    杨彼怒喝连连,拼命的催动体内的修为,宝剑绽出道道黑芒,竟是“嗡嗡”的抖动起来。

    黑衣人眉头大皱,暗道一声“疯子”,与此同时黑芒再次暴动,黑色的漩涡越转越快,黑色的光芒绕着杨彼的长剑攀沿而上。

    杨彼大惊,遇到黑芒,浑身一阵颤抖,似乎有被吸去的冲动。

    张浩眉头一皱,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慢慢的划过额头的金色纹路,一个竖眼显现,绽出道道金光,正是天眼。天眼中急速的射出一道金光,打向黑衣人。

    黑衣人左右受制,见金光打来,猛然大喝一声,浑身黑气再次暴涨,奋力逼退杨彼,身形翻转,暴退而出,将金光避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