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幽冥鬼蜂 收服鬼蜂

神鬼探 +A -A

    红色的箭枝在众人的惊骇中贴着朱九的头皮划过,径直往后面射去。

    “叮”的一声,箭枝钉在一颗大树上,嗡嗡颤动。

    朱九此时反应过来,一跳老高,破口大骂道:“好你个七杀,你……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七杀女面色一寒,冷冷的看向朱九。朱九如堕冰窟,浑身一个激灵,再不敢多言。

    张浩眉头深皱,定睛望去,但见钉在大树上的红色箭枝慢慢消失,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色事物缓缓掉落下来。

    其他人好像也发现了不对,看着张浩慢慢的往前走去,弯腰捡起那黑色事物。

    “马蜂?”张浩看着这黑色的昆虫,轻咦道。

    这黑色的昆虫形似马蜂,只是通体黑色,个头比马蜂大了不止一倍。

    “这可不是马蜂,恐怕是传说中的鬼蜂!”杨彼缓缓上前,皱着眉头道。

    “鬼蜂?是何物?”张浩疑惑道。

    突然,杨彼两色大变,道:“不好,鬼蜂群体生存,等级森严,分工明确,这只鬼蜂恐怕是侦查蜂,说不好我们已经被鬼蜂团团包围了。”

    朱九一听被包围,脸色一变,怪叫道:“那还等什么,快……快跑啊!”

    张浩眉头大皱,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张浩话音刚落的瞬间,林间“嗡嗡”的声响大作,又有无数红芒闪烁。

    众人大骇,朱九更是夸张的跳起来,大叫道:“这……这些鬼蜂的眼睛怎么都是红色的,这……这么多!”

    众人脸色发苦,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

    杨彼惊道:“大家小心,这鬼蜂毒刺惊人,中者浑身乏力,提不起真元,就只能任其宰割了!”

    张浩心思急转,小声道:“杨大哥,这……可有什么办法吗?”

    杨彼苦笑道:“一两只鬼蜂,甚至上百只鬼蜂,以我们的实力,倒是也不足为虑,可是……可是这鬼蜂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就是先前的单足飞龙见了也只有逃跑的份。”

    “呖……”的一声尖锐的嗡鸣声响起。

    众人一惊,只见无数鬼蜂跳转身形,尾上毒刺已露出半根,寒光闪闪,对准了众人,蓄势待发。

    张浩心思急转,突然灵光一闪,转头看向七杀女,道:“七杀姑娘,可有红色衣服?”

    七杀女不明所以,眉头轻皱道:“红色?我只喜欢黑色!”

    张浩一噎,道:“凡间马蜂都看不清红色,如果有红色东西,我们可以此作为掩护,偷偷溜走啊!”

    七杀女黛眉一挑,随即不再说话,但是有意无意的又撇了张浩几眼。

    眼看无数鬼蜂要射下毒刺攻击,张浩大急之下,一脱宝衣,往前一抛,宝衣迎风渐长,绽出无数紫芒,将众人护住。

    “叮叮叮”的声音响起,无数毒刺打在宝衣之上,竟是发出金铁交鸣声,一时之间,双方僵持了下来。

    只是一会的时间,张浩鬓角额头都是冷汗,气喘吁吁,众人看的也只能是干着急,而毫无办法。

    地狱三头犬眼看自己的主人这般,怒急,再也不管其它了,转身跳了出来,“吼”的大吼一声,三头并开,尖锐的历啸声猝然响起,众人神情都是一阵恍惚,鬼蜂也似有停滞,接着,便真是水火二重天,漫天大火和呼啸的寒气迎面便向鬼蜂扑去。

    鬼蜂遇到大火和寒气,这一冷一热之间,瞬间伤亡无数,“嗡嗡”的哀鸣声响起,无数鬼蜂掉落,或被烧成灰烬,或被冻成冰块不一。

    鬼蜂一时之间被地狱三头犬搅的大乱,仿佛军队乱了阵型,到处乱飞。

    “呖呖……”的声声尖锐的嘶鸣声又再度响起,众鬼蜂听到这声音,仿佛接到了将令一般,迅速归整,开始集结,并反击起来。

    “嗖嗖……”的无数毒刺疯狂的刺向地狱三头犬,地狱三头犬体型庞大,眼看毒刺刺来,却毫无办法,只得大吼一声,浑身腾起大片的黑气,欲抵住毒刺。

    只是扑面而来的毒刺仿佛没有受到任何抵触一般,没过地狱三头犬的黑气,直接穿了进去。

    “吼……”一声震天的哀鸣声响起,地狱三头犬狂怒,眼中露出惧怕的神色,再不敢停留,身形一扭,跳入了宝衣的防护范围内。

    “三黑子!”张浩眼见地狱三头犬倒下,浑身黑芒乱窜,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顿时双眼通红,恶狠狠的向外看去。

    “咦?”张浩突然见群蜂之中,似乎有一个个头特别大的家伙存在,显然是他们的王,蜂王!

    七杀女似乎也有发现,轻声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张浩微微一鄂,转过头来,艰难的道:“看见那个大家伙了没有,又没有把握干掉它!”

    七杀女黛眉轻皱,美目之中寒芒闪烁,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兀然间,张浩一拍胸口,一个青色的瓶子出现在空中,随着张浩的咒语念出,八宝琉璃净瓶青光大盛,一股吸力凭空产生。顿时鬼蜂群又大乱,无数鬼蜂被吸入瓶中。

    七杀女再不犹豫,趁此机会,一跳而出,与此同时,手中妖艳的红色大弓出现,动作一气呵成,一枝红色的剪枝划破长空,径直往蜂王射去。

    “呖呖!”的两声尖锐的哀鸣声响起,红色的剪枝正中蜂王,被射出了老远,然后便再没了动静。

    射中了!

    蜂王死了!

    众人大喜,突然七杀女浑身一震,一头径直栽落下来。

    张浩再顾不得其它,“嗖”然直上,一把将七杀女抱住,宝衣随之护住张浩的周身。

    张浩这一撤不要紧,这可苦了朱九和杨彼,二人瞬间被鬼蜂蛰得跳了起来,嚎啕着往张浩跑去。

    “浩哥,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疼,疼死俺老朱了!”朱九跑着,浑身一软,竟是无力的倒了下去。

    张浩一惊,将宝衣一抛,宝衣旋转着飞向二人头顶,绽出紫光,将他们护住。

    张浩拦腰抱着七杀女缓缓降了下来,只是这瞬间,他失了宝衣的防护,便被鬼蜂的毒刺刺中了许多下,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

    七杀女眼见张浩为自己挡下了许多毒刺,古井不波的心似乎有些荡漾,看着张浩清秀的面庞,一时之间,竟是有些着迷了……

    七杀女的一切,张浩没有看见,他此时身中毒刺,浑身发软,一身的神通使不出来,眼看便要成为无数鬼蜂的腹中餐,突然,胸口的玉佩发出淡淡的紫芒,将张浩包裹,张浩额头的黑气遇到紫芒,似乎很惧怕一般,尽数被驱逐消散。

    落地了,张浩抱着七杀女落地,浑身紫芒跳动,眼瞅见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黑色蜂巢挂在树上,不停的有鬼蜂涌来,心想这下恐怕真要命丧于此了。

    昭容,永别了!

    古玉界,青玉镇的种种呈现在他的眼前。

    不甘心,张浩非常不甘心就这般死了!

    兀然间,张浩双眼神芒大放,将七杀女放下,双手上下翻飞,结起了手印,越快,到最后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虚影。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从张浩的口中一一飞出,来回绕着张浩急速的转动,最后一头扎进手印当中。

    “不动明王印,破!”猛然间,张浩又大喝一声。

    “破”字出口,一个金色的金刚虚影从张浩的双手手印上迅速扩大,急速的向四周扩了开来。

    “轰”的一声巨响,鬼蜂遇着金色的金刚虚影,顿时“嗡嗡”的嘶鸣怪叫起来,掉落一大片。

    张浩单手托地,“呼哧呼哧”的喘起粗气来,来回两次使用这大神通,张浩只觉浑身乏力,提不起真元,再无半点反抗之力。

    七杀女眉头大皱,正要有所动作。

    张浩大叫道:“七杀姑娘,快去将蜂巢夺来!”

    七杀女一听,趁着众群蜂混乱之际,身形化作一道黑影,急速的向蜂巢掠去,与此同时,素手一翻,一个彩色的袋子出现在她手中,七彩光芒大盛,向蜂巢吸去。

    动了!

    蜂巢终于晃动了!

    “嗖”的一声,蜂巢被吸入百毒袋中,七杀女再不犹豫,身形调转,急速的退回张浩的身旁,口中念念有词,蜂巢从百毒袋中“嗖”然而出。

    张浩强提一口真元,一把将蜂巢握住。

    众鬼蜂刚失了蜂王,正自群龙无首,此时又失了蜂巢,顿时大怒,可谓是众志成城,齐齐调转身形,准备再度放毒刺,刺死这些该死的入侵者。

    张浩双眼神芒大动,一只手握蜂巢,隐隐有青光跳动,另一只手抵于太阳穴处,空气中似乎有波折,似乎有什么传出。

    “天心通!”七杀女动容,惊叫道。

    张浩此时使用的神通确实是天心通,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只是初窥门径,登不得大雅之堂,说白了,只能靠念力与其它生灵沟通而已。虽然只是初窥门径,但张浩修炼天心通可谓是费尽心神,精神力每每透支,甚至都伤及到了他的神魂,幸亏有神秘玉佩护住神魂,才不至于神魂破碎,可见天心通修炼之难!

    念力源源不断的传出,传递着张浩的信息。

    “你们别过来,在过来我就毁了它!”

    “我们并无恶意,只想平安的渡过此地!”

    众鬼蜂似乎投鼠忌器,一时之间,都停止了动作,好像很是惧怕的样子。

    一时之间,双方倒又是僵持了下来。

    张浩眉头深皱,心中急速的思索道:“这蜂巢虽说是鬼蜂的老巢,但也不至于让它们这般投鼠忌器啊,肯定是有猫腻!”

    突然,张浩眉头舒展,双眼神光跳动,嘴角翘起,露出迷人的自信心。

    仿佛印证了张浩的猜想一般,“嗡嗡嗡”的微弱声音响起,从蜂巢之中钻出一个小小的暗红色鬼蜂。

    暗红色鬼蜂忽闪着翅膀飞出,跳上张浩肩头,用脑袋摩擦张浩的颈部,一副亲昵的样子,众人顿时惊的眼珠子掉了一地。

    其实他们不明白的是,这只鬼蜂乃是鬼蜂的幼王,本来出身便是悲惨的命运,要被蜂王所杀死。凡属蜂类群体,都等级森严,蜂王只能有一个。幼王的出生,会影响到蜂王的地位,蜂王便会将他们扼杀在摇篮之中,不让他们有同它抗衡的能力。

    巧合的是,这只幼蜂王出生,蜂王正要杀死它,它也准备放弃抵抗,但正好赶上张浩一行人来到了他们的领地,蜂王便暂时放过它,带领群峰抵抗张浩他们,只是没想到的是蜂王居然会被七杀女杀死,幼蜂王因此也对张浩特别的亲昵。

    幼蜂王的出现,还有如此动作,让群峰再不敢动作。

    亲昵一会,幼王蜂“嗡嗡”的飞出,在空中可谓是六足大动,一番指手画脚,“嗡嗡……”的怪叫声不断。

    就在张浩左右思量该如何的时候,众鬼蜂动了,“嗡嗡”的飞在一处,列成整整齐齐的一个个方阵,彷如人间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如果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它们的头都在微微下低,像在参拜它们的新王。

    又过了一会,幼蜂王仿佛得胜的将军一般,“嗡嗡”的飞回,停留在张浩的肩头上,像是讨好一般,又亲昵的拱了拱张浩。

    张浩嘴巴张的老大,半晌,砸吧砸吧嘴,才反应过来,干笑几声,对这幼蜂王指了指朱九他们。

    幼蜂王像是明白了张浩的话一般,“嗡嗡”的再度飞出,对着众鬼蜂又是一阵“嗡嗡嗡……”的乱语,一番指手画脚。

    众鬼蜂接令,“嗡嗡”的飞出二十来只鬼蜂,口中一阵蠕动,像是在吐出什么东西,最后一滴滴晶莹的乳液似的液体滴出,掉在众人的口中。

    张浩脸皮抽搐,暗想道:“这……这不会是蜂蜜吧?”

    晶莹的乳液掉入几人嘴中,众人慢慢转醒。

    睁眼一看空中飞着几只鬼蜂,正要动手攻击。

    张浩大叫道:“慢着!”

    众人一鄂,不明所以的看向张浩。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瞪老大,看着张浩,一跳老高,怪叫道:“浩……浩哥,你肩头有只鬼蜂!”

    张浩翻了翻白眼,道:“我知道!”

    朱九回头看了看“嗡嗡”飞动的鬼蜂,密密麻麻,不知其数,想想便头皮发麻,不由吞了口口水,回头道:“浩哥,你不会和这些鬼蜂同流合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