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空空灵果 再遇凶险

神鬼探 +A -A

    张浩一行人被困在迷雾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月,迷雾终于消散。

    也不知道期间七杀女给几人吃了什么药丸,朱九他们终于转醒,几人脱困,心中暗暗庆幸。

    张浩也是高兴之极,终于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每天面对这个带刺的玫瑰了。被困的这段时间,七杀女除了前期问过张浩一些事情,之后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满脸的肃杀之意,好像随时都可能一掌毙了张浩。

    朱九大大咧咧的来到张浩跟前,道:“浩哥,多谢你救命之恩!”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对张浩鞠了个弓。

    张浩撇撇嘴,没好气的道:“胖子,这次可不是我救的你,全靠七杀姑娘打跑了那魍蛛怪。”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转头看向七杀女。但见七杀女满脸的寒意,一脸的杀意,朱九不由暗自吞了口口水,道:“多谢七杀姑娘!”

    七杀女冷哼一声,当先走去,手一翻,一个彩色的袋子出现在手中。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轻轻一吹,顿时那彩色袋子中飞出许多黑点,密密麻麻,撒向蜘蛛网。

    “呲呲”的怪声响起,蛛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屡屡白烟消散。

    众人一惊,不觉脊背发凉,不可思议的看着七杀女,都没看出来七杀女原来还是个用毒的行手。

    七杀女也不管众人,收了彩色的袋子,径直往前走去。众人相视,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惧之色,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和七杀女保持距离。这用毒之道,最为令人恐惧,可谓是防不胜防。

    “胖子,走了!”张浩见朱九愣在原地,不由回头叫道。

    朱九浑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刚要走,突然瞥见在蛛网处有一株黑色的植物,上面还挂着一个熟透了的黑色果实,煞是诱人。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转,暗想道:“一般仙灵之物跟前都有恶兽守护,既然那魍蛛怪被打跑了,这果子定是非凡。”想到此处,朱九不由吞了口口水,去摘了那黑色的果子。

    “胖子,干什么呢你?”张浩见朱九半晌没有动静,不由回头又催促道。

    朱九一惊,急忙将果子一口吞了下去,囫囵吞枣的道:“没……没什么,俺老朱这……这就来!”

    张浩见朱九似乎吞了个东西,以为这胖子又在偷吃什么东西,也没有在意,摇摇头,继续往前赶路。

    经过这一次魍蛛怪的事,张浩一行人可谓是走的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来到一片黑漆漆的树林旁停了下来。

    眼前这黑漆漆的树林,树木枝干弯曲,形状怪异,仿如一把把巨大的黑伞,将天空都遮的严严实实的。树的下面缠绕着一些不知名的怪草,藤蔓纠缠,隐隐可见尖锐的利刺,密密麻麻,仿佛锯齿一般,让人看的不由直打寒颤。

    “浩……浩哥,这里会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朱九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的老大,四处张望,有意无意的跑在众人中间。

    “说你是胆小鬼吧,你还不承认!”地狱三头犬扬着头,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嗤笑道。

    “你……你才是胆小鬼,你个三黑子,他们和你都是一家,都是妖怪,俺老朱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和你不一样!”朱九怎肯甘心,故意编排道。

    “噗……”的怪声响起,一股恶臭弥漫开来,朱九不由尴尬的挠了挠头,嘿嘿干笑。

    众人不由狂翻白眼,离开朱九一段距离。

    “死肥猪,你能不能少放点屁,这已经是你放的第一百零三个屁了。”三头犬夸张的跳开,鄙视道。

    “这……俺老朱也不想啊,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控制不住啊!”朱九拉着一张老脸道。

    张浩无语,见这两个冤家又吵了起来,故意假装怒道:“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一下!”

    这一人一狗才消停下来,各自冷哼一声。

    “噗……”这时,又是一声屁响起,顿时空气中的恶臭味更重,众人差点闭过气去。

    张浩也是微微侧目,捂着鼻子,嘀咕道:“人家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你这屁是又臭又响!”

    朱九干笑道:“这……这都怪那该死的果子!”

    张浩心中一紧,眉头一皱,道:“胖子,你不会是先前偷吃了什么东西吧?”

    朱九讪讪一笑,支支吾吾道:“呃……这……这个……俺老朱先前吃了一个黑色的果子,就一路……一路放屁了。”

    张浩心想道:“那果子该不会是有毒吧?”想到此处,张浩再顾不得恶臭,急忙跑到朱九旁边,上下打量道:“胖子,你可觉得有什么不适?”

    朱九此时也意识到不对,哭丧道:“浩哥,俺也没什么啊,只是……只是一直放屁。”

    张浩无语,正不知该如何,这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他没事,恐怕是吃了传说中的‘空空果’!”七杀女面色冷淡,道。

    “空空果?这……这是什么东西?”张浩奇道。

    七杀女嘴唇蠕动,最后还是开口道:“说起来这空空果也是一种天地灵果,人吃了以后,会增强体内的气,只是这胖子不会应用,当屁给放了。”

    张浩面色古怪,看着朱九,一时之间真是哭笑不得。

    “浩……浩哥,你看那是什么?”朱九突然一哆嗦,指着张浩身后,怪叫道。

    张浩被朱九这没来由的一叫,吓的也是一个激灵,豁然转过身来,果然见树林中似乎有黑影飘动,不由也瞪大了眼睛。

    那黑影飘飘忽忽,似乎还不止一个,越来越近,正在张浩他们围来。

    近了,更近了!

    出现在张浩他们眼前的是一个个飘忽的虚影,有头有脸,只是五官不全,只留一双绿油油的绽着幽光的眼睛,下半身如蛇尾一般,甚是骇人,更可怕的是它们密密麻麻,数不清有多少,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啊,浩哥,这又是……是什么鬼?”朱九炸毛,一跳,躲在张浩跟前。

    七杀女冷哼一声,手一翻,一张妖艳的红色大弓出现在她手中,左右手同时开弓,动作形如流水,一枝红色的剪枝猝然在大弓上,“嗖”的一声,划破长空,直射向其中一个虚影。

    红色的剪枝遇到白色的虚影,竟是一穿而过,没有血迹,也没有惨叫,仿佛剪枝对他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七杀女黛眉轻皱,冷哼一声,红色的大弓隐去,素手一翻,一个彩色的袋子出现在她手中。只见她口中念念有词,袋子上光芒闪动,轻轻一吹,一股白色的斑点撒向众虚影。

    白色的粉末遇着白色的虚影,也是一穿而过,令人畏惧的毒药竟是对这些虚影也造不成一点伤害。

    众人一看,不由大惊,瞳孔都是猛然收缩起来。

    “浩哥,这……这都是些什么鬼物啊,怎么不怕伤害,俺老朱可不想这么死的不明不白啊。”朱九抖动着一张胖脸,哭丧道。

    张浩此时心中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右手中指和食指双指并拢,在额头前慢慢划过,金色的纹路从两边慢慢分开,一只竖眼出现在他额头,天眼闪着金光看向众虚影。

    张浩越看越是急,脸色开始变得极度难看起来,收拢了天眼,对着朱九道:“胖子,天眼也看不出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

    朱九一听,顿时绝望了,吓的身体瑟瑟发抖,急的哭道:“看来……俺老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可怜俺老朱一世英名……呜呜……”

    地狱三头犬跳到众人跟前,怒道:“没用的死肥猪,管它们是什么东西,我自一力降十会!”说着,中间的脑袋口一张,一股烈焰喷向众虚影。

    身处烈火而神魂不损,这些虚影仿佛没知觉一般,还是慢悠悠的飘来。

    地狱三头犬一惊,收了神通,左边的脑袋口一张,一股寒气喷出,周围的温度都不由降了几分。树木之上被冰渣已眼见的速度成形,而那虚影却是毫无阻碍般的继续向众人飘来。

    眼见各种手段、神通都奈何不得虚影,张浩他们都是不由大惊,慌乱之中伸出手臂来,挡在前面。

    半晌,也没有痛楚传来,张浩不由放下手臂,抬起头来,看向四周,只见他们四周飘荡着无数的白色虚影,飘飘荡荡,竟是从他们的身体上横穿而过。

    张浩眼睁睁的看着一道虚影从自己的身体一穿而过,不由面皮抖动,道:“这……这些是什么鬼东西,好像对我们并没有什么伤害!”

    “咦?俺老朱没事,这是怎么回事?”朱九一喜,惊道。

    地狱三头犬瞪着六只眼睛,显然也是第一次见这鬼东西,脸上呈现出人性化的惊讶之情。

    七杀女俏脸寒霜,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

    杨彼双眼闪烁着精光,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声道:“他们可能是‘白魅’!”

    “白魅?什么东西?”张浩奇道。

    杨彼眉头深皱,道:“我也是偶然听孟婆神说起,白魅据说是生灵死后,残识所化,并没有形态,所以也没有什么攻击性。”

    众人一听这白魅没什么攻击性,不由都松了口气。

    朱九更是夸张的拍了拍胸脯,道:“吓死俺老朱了,原来竟是些残识所化,什么鬼东西嘛!”

    张浩拍了拍朱九的肩膀,道:“胖子,其实哪有那么多的魑魅魍魉,不要太担心了,自己吓自己。”

    朱九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道:“哪有,俺老朱哪有怕。”

    地狱三头犬嗤笑一声,道:“得了吧你个死肥猪,打肿脸充胖子。”

    朱九一听,顿时大怒,手指着前面,大声道:“哼,俺老朱有什么好怕的,让开,剩下的路由俺老朱在前开路。”

    地狱三头犬一愣,没想明白这胖子怎么突然胆大起来了。

    杨彼眉头深皱,道:“朱公子,我们还是小心点的好,一般白魅出没的地方都有什么凶兽恶灵,这林中这么多白魅,定是死了许多生灵。”

    朱九一听,也有理,不由脖子缩了缩。

    地狱三头犬脸现人性化的阴笑,阴阳怪气的道:“胖子,你是不是怕了,如果怕了,还是我来开路吧!”

    朱九被这么一激,顿时怒气直往上冲,头脑发热,大声道:“哼,俺老朱来打头,妖挡杀妖,鬼挡诛鬼!”说着,手一翻,黑色的大铁锤出现在手中,悻悻的往前走去。

    张浩瞪了地狱三头犬一眼,唯恐朱九有事,赶忙追上。其余众人纷纷跟上。

    一路走,除了一些长相奇怪的树以外,也没有发生什么。

    朱九不由胆子大了起来,回头挑悻似的看向地狱三头犬,哈哈一笑,边走边道:“怎么样,三黑子,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见了俺老朱,早已偷偷的躲了起来。”

    地狱三头犬冷哼一声,道:“可能是它们正在休息,你捡了空子,走了狗屎运而已。”

    朱九也不生气,嘿嘿一笑,道:“三黑子,我看你是吃不着葡萄,嫌葡萄酸吧?”

    地狱三头犬气的三颗脑袋直呲起了牙,一副大怒的模样,突然,地狱三头犬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变的怪异起来。

    朱九心中一突,吞了口口水,“腾”的一下,回过头来,一看,却是满眼不可思议,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原来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尽是一些漂亮的花朵,五颜六色,有的花苞长的老大,含苞欲放,有的开着硕大的花朵,鲜艳动人。

    “花,这么多的花!”朱九脸现喜色,道:“真是漂亮!”说着慢慢的往前走去。

    偶然遇见这么一片世外桃源,张浩也是欣喜万分,没想到地府幽冥还有这去处,当下也没多想,闻着醉人的花香,慢慢的往前走去。

    地狱三头犬和杨彼也是闻着气味慢慢跟上。

    七杀女虽然冷冰冰的,但女人天**美,遇见这么漂亮的花,也不由往前走去。

    “毒,有毒!”七杀女突然美目大睁,一把捂住口鼻,抽身急退,轻叱道。

    众人被七杀女的轻叱一惊,双眼渐渐恢复清明,也学着七杀女的样子,将口鼻捂住。

    “索索”的怪声突兀的响起,就在七杀女退去的一瞬间,那些妖艳的花朵兀然一变,漂亮的花瓣变成一颗颗整齐尖锐的牙齿,竟是活了过来,摇曳起来,与此同时,无数的藤蔓逼向众人。

    “喔!”突兀的,朱九凄厉的惨叫起来。一条藤蔓顺着朱九的腿上,慢慢的缠绕上来,藤蔓上带有尖刺,顿时扎的老朱怪叫起来。

    张浩一看,大惊失色,但他动作不慢,双手抱圆下压,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成形,滴溜溜的旋转着向地面。藤蔓遇见玄青的太极图,发出“呲呲”的怪响,一阵抖动,再不能近前。

    地狱三头犬和杨彼一看,他两倒好,身体下黑气乌云滚动,拖着他两漂浮起来。

    显然藤蔓上的尖刺带有麻醉毒素,只是这一会的时间,便听不见了朱九杀猪似的痛嚎声,却原来是他早晕了过去。

    张浩大惊,拼命的催动玄功,太极图迎风渐长,以他为中心,慢慢的扩散开来,径直撞向缠绕朱九的藤蔓。

    “呲呲”的怪声响起,藤蔓抖动着慢慢退去。

    张浩此时额头已经见汗,惊怒之下,大叫道:“快救我们!”

    正在这时,一个花竟是张开血盆大口,当头向二人上方咬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