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魍蛛挡路 七杀问情

神鬼探 +A -A

    朱九前后不讨好,嘀咕一声,道:“有异性没人性,帮外人也不帮兄弟。”说完,捂了捂嘴,然后撒开腿便往前跑去。

    朱九虽说的声音很小,但张浩和七杀女他们都不是凡人,自是听得明明白白。张浩老脸不由一红,尴尬的对七杀女讪讪一笑,大声道:“胖子,你给我站住。”然后气呼呼的追朱九而去。

    朱九回头一看,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胖乎乎的身体来回跳动着,以与身体不成反比的速度急速跑去。

    七杀女黛眉一皱,嘀咕道:“他为什么会脸红?”

    “啊”一声怪叫声回荡在黄泉路上。

    七杀女一惊,身形如流星一般,急速向前方掠去。

    七杀女赶到时,但见眼前一个巨大的蜘蛛网挡住去路。蜘蛛网上趴着一只硕大的五彩斑斓的蜘蛛,只是这蜘蛛张的有些怪异,竟是人头、蜘蛛身,八条腿攀伸,此时正抱着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在啃着,那东西已经被啃的血肉模糊,森森的白骨露出,让人看的直倒胃口。

    也是七杀女冷清,强行忍住。张浩和朱九此时已经吐的不成人形,在旁边直干呕着口水。

    蜘蛛怪发现了众人,转过身来,将头抬起,看向众人。众人看时,不由又是大惊,这蜘蛛怪的人头之上,竟是整齐的罗列着两排八只眼,塌鼻、尖耳,嘴巴撑开,露出参差不齐的三排尖牙,“滴滴”的绿色鲜血从嘴中一滴一滴的滴下来,似乎还在咀嚼着东西,“咳哧咳哧”的怪声,牵动着人的心脏。

    “嘎嘎,竟然是新鲜的活人!”那蜘蛛怪一看张浩和朱九,两排八只眼睛闪着青色的幽光,声音沙哑的兴奋道。

    杨彼和地狱三头犬随后赶到,一看这蜘蛛怪,也是一惊。

    杨彼双眼闪着警惕的光芒,惊道:“魍蛛怪!”

    张浩只感觉胃中翻腾,强行提了一口灵气,堪堪稳住,问道:“杨大哥,什么是魍蛛怪?”

    杨彼道:“地府幽冥,有四类精怪最是难缠,魑魅魍魉,这魍蛛怪便是魍的一种,极其难缠,拦路生吞过往生灵的血肉和灵魂。”

    张浩听的不由吞了口口水,骇然道:“这……我们要从此经过,这可如何是好?”

    杨彼摇摇头,脸现绝然之色,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张浩心中发毛,暗想道:“此类蜘蛛怪,定是吐丝缠人,千万莫让缠上了,否则……”

    突然,张浩神情一凛,脸旁似有柔弱的东西扫过,回头看时,不由松了口气,讪笑道:“七杀姑娘,你的头发可真柔。”

    却原来是不知何时,七杀女身形已经闪到张浩旁边,发梢不经意间拂过张浩的脸颊。

    七杀女看了一眼张浩,没有说什么,转头又冷冷注视着魍蛛怪。

    张浩又是老脸一红,暗道:“真丢人!”闻着七杀女身上隐隐飘来的清香气息,不由蹙了蹙鼻子,闭上了双眼,心情慢慢的平静下来。

    柔弱感再次传来,张浩嘴角翘起,暗暗想到:“七杀姑娘的秀发可真好闻,这风可来的真好。”

    “风?地府幽冥深处哪来的风?”

    张浩突然双眼暴睁开来,面色大变,只见众人周围不知何时布满了彩色的迷雾,朱九、七杀女、杨彼,甚至连三头犬都迷迷糊糊,闭上了双眼,只是自己胸前的玉佩闪着紫色的光芒,将跟前的迷雾尽数分解,护住了自己。

    “不好,迷雾有毒!”张浩大惊失色,再看周身时,根本不是七杀女的发梢拂过自己的脸庞,而是一缕缕白色的蛛丝不知何时已经缠上了自己,此时已经攀到了自己的脸上。

    蛛丝越来越紧,张浩有些出不上起来了,急叫道:“醒醒,快醒醒,七杀姑娘,朱九……呃……”

    “咦”魍蛛怪看着张浩,轻咦出声,沙哑道:“小子,不错嘛,竟然能化解我的**烟雾。”

    细细的蛛丝一根可能不足为惧,一挑就断,但是千根、百根拧成一条如婴儿手臂的粗的蛛丝,那就太可怕了,何况这蛛丝明显不是普通的蛛丝,蛛丝上隐隐闪着白光,一看就是这魍蛛怪祭炼过的宝物,坚韧十足。

    张浩此时已经被缠的喘不过气来了,心思急转,额头天眼豁然张开,“嗖”的一道金光径直射向缠着七杀女的蛛丝。

    “砰”的一声,金光射在蛛丝上,竟是反弹开来,打在一旁,激起一片尘土。

    这是张浩第一次遇见如此凶险的怪物,此时慌了神,兀然间,仰天长啸一声,胸前的紫芒大涨,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响起,一条紫色的小龙摇曳着身躯慢慢的游了出来。白色的蛛丝遇着小龙,仿佛惧怕一般,竟是颤动着慢慢退去。

    “啊!”

    张浩得脱,身形一阵虚弱,差点栽倒在地,摇晃了下身躯,抬头看时,只见朱九、七杀女他们已被魍蛛怪用蛛丝托着往前走去。

    张浩大骇,来不及思索,脚下连连闪动,径直扑向七杀女,一把将其抱住,拼命的催动着胸口的玉佩。灵力灌注,玉佩再次亮起紫光,龙吟声响过,紫色的小龙游曳而出,将蛛丝撵退,紫芒将**烟雾消散。

    “嗯吖……”七杀女低吟一声,双眼慢慢张开,舒醒了过来,只感觉迎面一股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娇躯被人从后往前牢牢抱住,隐隐有紫芒闪现。

    七杀女本能的生出一股厌恶感,冷哼一声,娇躯内猛然爆发出一团黑芒,周身劲气大起。张浩不防,只觉一股大力突然传来,不由“啊”的大叫一声,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点点鲜血洒下……

    七杀女一听声音,顿时一惊,回头看时,正看见这凄美的一幕,不由小嘴张大,急叫道:“张……”不防之下,扑鼻一股迷烟吸入,头脑顿时晕晕沉沉,身形不稳起来。

    “扑通”一声,张浩跌倒在地,眼看众人已经被拖到了魍蛛怪的大网跟前,顿时大骇,顾不得疼痛,双手奋力向后拍去,受其反冲,张浩急速又向七杀女掠去,一把将其抱住。

    “吼!”龙吟声再次响起,一条紫色的小龙再次从张浩胸口的玉佩摇曳而出,紫色的光芒大盛,将二人周围的迷雾分解。

    七杀女迷离的双眼渐渐恢复清明,一看张浩又抱住了自己,顿时大怒,正要发作。

    张浩“哇”的又吐出一大口鲜血,艰难的大叫道:“小心,迷雾有毒,快救他们!”

    七杀女动作一僵,看着周身的紫芒,明白过来张浩是在救自己,回头看时,见那魍蛛怪已经将众人用蛛丝捆绑了,拖向大网的中间,看其模样,正是要活啃朱九。

    七杀女虽然讨厌朱九,但闻着身前温热的男人气息,秀眉一皱,左手一翻,妖艳的红色大弓再次出现在她左手,纤细修长的右手手指并拢夹住弓弦,奋力拉开,一根红色的羽箭出现在弓上,“嗖”的一声,血红色的羽箭划破天际,急速射向魍蛛怪。

    魍蛛怪正要享受到嘴的美味,突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传来,八只绿油油的眼睛齐动,如磨盘大小般的身体竟是灵活的往后一跳,将羽箭避了开来。

    七杀女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嗖”的又是一箭射出。

    魍蛛怪在大蛛网上来回跳动,堪堪又避了开来,这时红芒一闪,不及躲闪,被一枝红色的羽箭一穿而过,顿时凄厉的惨叫起来,再不犹豫,跳下蛛网,八脚齐动,迅速的消失在灰蒙蒙的黄泉路上。

    魍蛛怪逃去,张浩不由松了口气,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痛的张浩不由直咧嘴。

    七杀女黛眉轻皱,看着张浩,轻声道:“你……你没事吧?”

    张浩手捂胸口,强自一笑,道:“没事。”

    七杀女朱唇蠕动,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张浩却是一惊,原来此时他还双手紧紧的从后环抱着七杀女,不由讪讪而笑,道:“这个……这……对不起啊。”说着,放开七杀女,只余一只手掌轻拖着七杀女的香肩。

    魍蛛怪虽然逃去,但迷雾一时半会还散不去,二人一前一后背对着无言,场面一时安静的有些诡异。

    温热的感觉从肩膀处传来,七杀女没来由的心脏跳动快了几分,轻声道:“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张浩老脸一红,尴尬的道:“这……这个我们人世间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亲’,男女之间是不能……不能轻易有接触的,除非……”

    七杀女眉头深皱,像是很疑惑的样子,道:“除非什么?”

    张浩脸皮抽动,道:“除非夫妻之间……”

    七杀女冷艳的面庞更显疑惑,转过身来,问道:“那……那这样我们现在有了肌肤接触,是不是你就得娶我?”

    张浩老脸一黑,忙道:“不……不可以。”

    七杀女美目中寒芒一闪,道:“为什么不可以?”

    张浩见七杀女眼中寒芒闪动,一惊,道:“我……我已经有妻子了。”

    七杀女美目中的寒芒隐现,冷声道:“可是我怎么办?”

    张浩脸皮抖动,讪笑道:“七杀姑娘,我……这个……你我二人有……肌肤接触是迫不得已,情况特殊,所以你也不用嫁于我。”

    七杀女眼中的杀意慢慢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少许的迷茫之色,慢慢的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张浩紧绷的心终于舒缓过来,暗中出了口气。

    突然,七杀女抬起头,看向张浩,道:“那你和你娘子是怎样结为夫妻的,也是先有肌肤接触的吗?”

    张浩瞪大了眼,忽闪忽闪的看着七杀女,半晌,脸现温柔的笑意,道:“我……我和我娘子的认识说来还得感谢胖子呢!”

    七杀女似乎是来了兴趣,又问道:“胖子?是朱九?”

    张浩轻轻点头,眼中空洞,似乎又回到了那日三人初见的时分,回忆道:“那一日风和日丽,我行走于琥珀川上去赶庙会,突然听见几声尖锐的女叫声,我急忙跑过去,却见……”

    七杀女美目中异彩连连,竟是出奇的笑了一声,道:“不会是那胖子在调戏你娘子吧?”

    美!

    真美!

    这是这一刻张浩的真实想法!七杀女其实是个绝色的美女,只是她平时一脸的冷意,动不动就要杀人,才使得人们不敢有别的想法。此时展颜一笑的七杀女,犹如初次绽放的玫瑰,让人眼前一亮,美的惊心动魄。

    张浩看的不由一呆,嘴巴张的老圆,一副猪哥模样。

    七杀女也发现了张浩的变化,美目盯着张浩,道:“我和你娘子谁更漂亮?”

    张浩浑身一个激灵,惊醒过来,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尴尬道:“这……这个不能比的?”

    七杀女笑容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寒意,道:“是不是我没你娘子漂亮?”

    张浩一急,忙摆手道:“不……不是的,七杀姑娘明艳动人,绝色姿容,自是不输于他人,只是……”

    七杀女听得张浩夸自己漂亮,脸上又不自觉的浮现笑容,听见张浩话锋一转,脸色再度转寒,道:“只是什么?”

    张浩将七杀女的变化看在眼里,不由暗暗咧嘴,嘀咕道:“女人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

    “你说什么?”冰冷的声音响起,七杀女寒声道。

    “没……没什么!”张浩尴尬的道。为了缓解气氛,张浩故意撇开话题,道:“其实我也不太懂啦,我只是知道男女之间交往,容貌其次,最重要的是交心,心心相印便是这个道理。”

    七杀女听的似懂非懂,疑惑道:“心?是这里吗?你来看看我的心!”说着摸向自己饱满的胸脯。

    张浩暗中吞了吞口水,不得不说,七杀女不仅容貌绝美,身材也是完美之极,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此时说出这样的话,绝对是诱人犯罪。

    费了好大的力,张浩才将自己的目光从七杀女身上移开,尴尬道:“心是看不出来的,只能用心去感受!”

    “感受?”七杀女疑惑道。好像这个问题对她而言真是难如登天。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