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鬼王指路 六道轮回

神鬼探 +A -A

    秦广王趁此机会,将之前如何有人嫁祸他,张浩如何引蛇出洞,抓住秦林,然后秦林又被神秘黑衣人所杀的惊心动魄的事说与鬼王听。

    鬼王听的啧啧称奇,大笑道:“朕的神鬼大将军果然才思过人,哈哈……”

    这鬼王对张浩可是赞不绝口,张浩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了,尴尬的一笑,道:“鬼王陛下过奖了,我……我其实还有一件事要麻烦鬼王陛下!”

    鬼王来了兴趣,道:“哦,什么事,只要不是太过火,朕通通答应。”

    张浩心存感激,恭声道:“陛下,求陛下教授‘天心通’。”

    鬼王眉头一挑,半晌道:“你修炼此神通,是想找到你妻子吧,可是此术修炼异常艰难,朕也只是小成,却是教不得你!”

    张浩大急,忙道:“鬼王陛下,那……那谁会此术?”

    鬼王摇了摇头,道:“三界之内,会此术者很多,但能将他修炼到大成者,却是少之又少,不超过十人!”

    张浩双眼迷离,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嘀咕道:“这……这么难!”

    鬼王看着张浩,手一翻,现出一本黄皮古卷,上书“天心通”三个大字。

    张浩双眼顿时一亮,激动道:“鬼王陛下,这……”

    鬼王淡淡一笑,道:“此术本王要之也无用,何况又不是什么珍惜之术,今日便赐予你了,只是你千万要量力而行。”

    张浩激动的接过“天心通”,浑身竟是颤抖起来,兀然间单膝跪地,双手上举,大声道:“多谢鬼王陛下赐下此神通秘籍,张浩必定效忠于鬼王陛下,万死不辞!”

    鬼王哈哈大笑,双手虚扶起张浩,道:“朕要的便是你这句话。”

    正在这时,外面有嘈杂声响起。

    鬼王眉头一皱,道:“什么事!”明明说话声不高,声音却极具穿透力,滚滚向外传出。

    不一会儿,有一身穿黑甲的鬼将进殿,拱手,大声道:“回鬼王陛下,此鬼在殿外大吵大闹,已被拿下!”说着,指着后面被押进来的杨彼。

    张浩一惊,忙道:“陛下息怒,这是我的一个朋友。”

    却原来是杨彼身份太低,进不得森罗殿,只得在殿外等候,却是左等右等,怎么也等不到消息,这才一急,在森罗殿外吵闹起来。

    鬼王眉头舒展,哈哈一笑,道:“原来是神鬼大将军的朋友,放人!”仿佛只要跟张浩有关系的事,他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见鬼王对张浩的器重。

    杨彼得放,“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哭泣道:“求鬼王陛下救救我家娘子,救我家娘子!”

    鬼王轻轻喝了一口茶,像是随意的问道:“你是何人,你娘子又怎么了?”

    杨彼匍匐在地上,颤声道:“回禀鬼王陛下,小的叫杨彼,内子兰岸,内子被黑衣人偷袭,受重伤,还请鬼王陛下仁慈,能救内子一命,小的愿做牛做马,肝脑涂地。”

    鬼王重新坐回龙椅上,看着杨彼,淡然道:“你便是杨彼,经受弱水冲刷千年而神魂不朽,不错不错,你妻子呢?”

    张浩拱手道:“陛下,在这呢。”说着,张浩从怀中摸出一个青色的瓶子,将其底朝天,瓶口朝下,口中念念有词。兀然间宝瓶青光一闪,一道稀薄的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的鬼魂出现在森罗殿。

    鬼王双目一凝,随即脸现笑容,道:“神鬼大将军好手段,好宝瓶啊。”

    张浩眼中精光一闪,道:“陛下客气了。”

    杨彼见了自己的妻子,急忙上前抱住兰岸,哭泣道:“岸儿,你受苦了。”

    兰岸仿佛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虚弱的对杨彼轻轻的笑了笑。

    鬼王转头看向兰岸,微微摇头道:“她受伤太重,而本王前番与将臣一战,伤势至今未痊愈,实在是有心无力,救不得她。”

    杨彼一听,顿时大急,跪倒在地,以头抢地,磕头如捣蒜,泣不成声道:“求……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救救内子,求求您了……”

    不知何时,鬼王身后转出一黑衣女子,正是七杀女。七杀女看着杨彼和兰岸,一成不变的眉头竟是微微蹙了一下。

    张浩看着二人,心中却是想着金昭容,终究不忍,对鬼王拱手,道:“陛下,还请救救他二鬼的性命!”

    鬼王嘴角翘起,微微一笑,不解道:“大将军何解?明明只有一个鬼受了重伤,为何你要说救他二鬼的性命?”

    张浩看了一眼杨彼和兰岸,叹息道:“如果兰姑娘神魂消散,我想杨大哥必不会偷生,定会殉情而死。”

    “殉情?”鬼王摇摇头,道:“这一‘情’字最是难理解,他们夫妻二人生死相许,也算是不易。好吧,朕便再指引你一条明路。”

    杨彼大喜,拜服道:“多谢鬼王,多谢张公子,多谢……”

    鬼王像是在回忆,道:“本王很久以前,在黄泉路的深处遇见一异人,神通广大,不下于本王,你去求他,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杨彼大喜,再次拜服。

    张浩仿佛着了魔似的,对鬼王拱手道:“多谢鬼王陛下!”

    鬼王一愣,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张浩这个爱管闲事的性格颇为无奈。

    事情紧急,张浩以八宝琉璃净瓶收了兰岸,拱手对鬼王拜别道:“陛下,我等告退了。”

    鬼王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身旁的七杀女,道:“你们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朕派七杀送你们去。”

    张浩一听,忙对七杀拱手道:“有劳七杀姑娘了!”

    七杀女淡淡点头。

    朱九一听七杀女也去,立时双眼光芒大放,笑嘻嘻的看向七杀女,学着张浩的样子,也有模有样的道:“有劳七杀姑娘了!”

    七杀女却是脸色一冷,俏脸撇了过去。

    朱九面色一僵,尴尬的讪讪一笑。

    张浩老脸一红,小声道:“胖子,别丢人,快走!”

    朱九在张浩的半拉半扯下向外走去,七杀女冷然跟上,一行人出了幽冥宫,慢慢走去,一路相对无言,各有心事,不觉已经来到奈何桥旁。

    孟婆,依旧是那副苍老的模样,慢慢的给过往的鬼魂舀着**汤。

    “人生在世,多苦多难,喝吧,喝了这碗**汤,便与前世做了个了断,是一种释然,也是一种解脱。”孟婆苦口婆心劝说着不愿喝**汤的鬼魂。

    “不,本王不喝它,本王乃大夏王朝的王爷,本王不想忘记前世,本王……”一个自称是王爷的鬼魂顽抗的拒绝道。

    “啪”的一声,伴随着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条皮鞭便抽了上来,打的他身形一阵摇晃,神魂稀薄了几分。

    “你……你敢打本王,本王手下有三十万铁骑,本王要你……”王爷鬼魂指着跟前一个牛头鬼差历吼道。

    “啪啪啪……”的连续十几皮鞭抽来,直打的他神魂稀薄如纸,随时都有可能消散,牛鬼鬼兵怒吼道:“哼,你生前作恶多端,不忠不义,陆判已判你入畜生道,去吧!”说着,强行灌下他**汤,径直往畜生道投入。

    可怜前世王爷欺霸一方,耀武扬威,下一世已成畜生。

    六道轮回者,天人道,人间道,修罗道,畜生道,恶鬼道,地狱道。此中上三道为三善道,因其善恶二业较为优良故;下三道为三恶道,因其善恶二业较惨重故。一切沉沦于分段生死的众生,都要投入六道轮回。

    六道轮回如同六架巨大的轮盘,往复循环,来回运转,其中芸芸众生,生死流转,不能出离,皆要承受轮回之苦。

    “别打我,别打我,我喝,我喝!”一小鬼害怕的颤声道,接过**汤,一口灌下,顿时神情一僵,无喜无悲,呆呆的随鬼差往六道轮回中的人间道而去。

    ……

    朱九看的缩了缩脖子,嘀咕道:“这……这也太不近人情了,俺老朱也没做啥坏事,应该……应该在上三道吧!”

    地狱三头犬嗤笑一声,道:“胖子,你偷看女人洗澡,好吃懒做,不入下三道才怪了。”

    朱九一听,急了,怒道:“哼,那也比你个畜生强,你前世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了。”

    地狱三头犬三颗头六只眼睛瞪的老大,怒道:“死胖子,你说什么!”

    “切,难道不是吗?”朱九得胜,抱着胳膊,黑黑的直笑起来,一时早已将六道轮回之事忘了个干净。

    地狱三头犬冷哼一声,别过眼看向其余人。

    杨彼黯然伤神,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牙关却是咬得紧紧的,显然很是犹豫。

    张浩虽然见过不止一次六道轮回的情形,此时也不免心下伤怀,暗想道:“昭容是不是已经也投入了六道轮回,是不是早已经将我忘了,是不是……”两行清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七杀女看着张浩,不明所以,黛眉轻皱,道:“你怎么了?”

    张浩痴痴的,只是不理。

    朱九笑嘿嘿的凑过来,道:“七杀啊,你不知道,浩哥肯定是想嫂子了呗。”

    七杀女似懂非懂的轻轻点点头,随即冷哼一声,当先走向奈何桥。

    朱九吃旮,讪讪而笑,拉了拉张浩的衣袖,道:“浩哥,走了!”

    张浩双目渐渐恢复清明,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往孟婆旁走去,道:“婆婆,张浩有理了。”

    孟婆看了看张浩,手下的动作也不停,边舀**汤,便对张浩一笑,道:“原来是神鬼大将军啊,老婆子还礼了。”

    张浩暗暗称奇,想到:“自己刚刚受封,孟婆便知道了,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孟婆见张浩一副惊容,微微摇摇头,道:“鬼王早已昭告地府,老婆子知道此事也不奇怪。哦,对了,神鬼大将军这是要去哪呢?”

    张浩微微咧嘴,拱手道:“婆婆不必多礼,叫我张浩便行了,我们此行去黄泉路深处寻一叫张九华的前辈。”

    孟婆的手突兀的一抖,溅出几滴汤水,摇了摇头,道:“哎,该来的总会来的,天意啊天意。”

    张浩听的懵懂,皱眉道:“婆婆,此何解?”

    孟婆继续为过往的鬼魂舀着**汤,道:“神鬼大将军此去多凶险,最好还是不要去的好。”

    “不要去?”张浩一惊,问道:“为什么?”

    孟婆摇头道:“将军此一去黄泉路深处,恐怕又会引出诸多事端,地府从此便没了安宁。”

    张浩脸皮抽搐,见孟婆不明说,也不强问,拱手道:“婆婆,我答应了别人,无论多凶险,也会去做,张浩告辞,日后再见!”说完,当先走向奈何桥。

    七杀女身形顿了顿,紧跟而上。

    朱九腆着脸道:“等等俺老朱。”说着,追七杀女而去。

    杨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对孟婆拱了拱手,无言跟上。

    地狱三头犬鼻子嗅了嗅,回头看了看,走在了最后。

    “七杀,你是鬼王养大的吗?”朱九圆溜溜的眼一转,故意找话题道。

    七杀女不言不语,只管赶路。

    朱九吐了吐舌头,嘿嘿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是鬼王养大的,对了,你平时都做些什么?”

    “喜欢做些什么?”朱九有着不放弃的精神,喋喋不休的道。

    七杀女身形一顿,面色一冷,回头看向朱九,寒声道:“杀人!”

    朱九一鄂,肥嘟嘟的胖脸来回抖动,道:“杀……杀人,这……这嗜好可不太好!”

    七杀女眼中寒芒一闪而逝,左手一翻,多了一把妖艳的红色大弓,右手便要去拉弓弦。

    朱九一看,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哇”的怪叫一声,化作一溜烟,凄厉的惨嚎道:“浩哥,七杀要杀人了。”

    张浩被朱九没来由的一声怪叫给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转身看向七杀女。

    七杀女眉头一皱,手中的红色妖艳大弓已经不见了踪影,迎向张浩的目光。

    张浩对七杀女点点头,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朱九,没好气的道:“胖子,别没事找事,七杀姑娘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杀你?”

    朱九无言以对,尴尬的挠了挠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