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杀人灭口 神鬼将军

神鬼探 +A -A

    张浩瞳孔剧缩,惊道:“自爆?神魂消散?”

    秦广王点点头,道:“是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训练这般有素。”

    张浩脸皮抽搐,看向被地狱三头犬冰冻住的黑衣人,道:“现在所有的谜底都在他身上了。”

    秦广王也是点点头,慢慢的往黑衣人处走去。

    “咔擦!”

    细微的声音响起,众人都是一惊,定睛看时,见那冰雕上竟有裂纹出现,兀然间,裂纹如蛛丝一般越窜越多。

    “轰”的一声大响,裂纹轰然爆裂开来,冰屑溅向四周,众人不由掩面,护住周身。

    黑衣人得空,趁机身形闪烁,抓向朱九。

    朱九不防,霎时被捉了个正着,骇的肥嘟嘟的胖脸直抖动,惊叫道:“兄弟,小心点,这……这剑跑歪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黑衣人气急,一脚踹在朱九腿上。朱九怪叫一声,跪在地上,哭丧道:“浩哥,救俺,救俺。三黑子,快救救俺……”

    张浩大惊,急道:“你放开他,我们放你走!”

    黑衣人连连冷笑,大喝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吗,快让开,否则我杀了这死胖子!”

    地狱三头犬虽然和朱九不对头,但值此关键时刻,也是虎视眈眈,看着黑衣人,准备找机会下手。

    那黑衣人仿佛发现了地狱三头犬的不俗,骇然道:“那条狗……呃,三黑子,退后,否则休怪我杀了这胖子!”

    地狱三头犬狂翻白眼,“三黑子”这别名恐怕是这一世都贴在自己身上了,当下怒气连连,恨声道:“哼,你杀了这胖子,干我什么事!”说着,又往前逼近了几步。

    黑衣人一听,身形一紧,道:“别再过来,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说着,长剑用力,朱九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一道血痕。

    朱九只感觉脖间疼痛传来,直骇的“哇哇”乱叫,哭丧道:“好你个三黑子,你是纯心要害死俺老朱啊,别……别过来,别过来啊。”

    地狱三头犬身形顿住,转头看向张浩。

    张浩此时双目微眯,慢慢的上前。

    黑衣人一看,忙道:“还有你,你也别过来!”

    张浩身形顿住,道:“你不是恨我吗,放了我朋友,我当你的人质!”

    黑衣人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道:“好,好,好,你既然要充好汉,当大头,那么我就成全你!”

    张浩双手举开,缓缓的朝黑衣人走去。快到近前时,黑衣人一把将朱九推开,同时一剑刺向张浩的心口。若是这一剑刺中了,张浩必定是十死无生。

    兀然间,一声尖锐的嘶鸣声响起,众人只觉脑中轰然一下,仿若雷击,霎时间一片空白。黑衣人的身形也是一顿。

    地狱三头犬身形一闪,便跳到张浩跟前,与此同时,前爪急速拍出。黑衣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被地狱三头犬一爪拍的倒飞而出。

    秦广王一看,哪能放过如此机会,手中大黑剑翻转,径直刺出,一道黑色的灵刺直逼向黑衣人。黑衣人人在空中,眼见灵刺刺来,心下骇然,随即脸现拼命之色,手中的长剑一翻,挡在胸前。

    “当”的一声大响,光华一闪,灵波微动,黑衣人的长剑应声而断。

    黑衣人“哇”的吐出一口绿色的血液,借着冲力,身体激射倒飞而出,嚣张的哈哈大笑道:“哈哈……秦广王,你奈何不得我的!”

    张浩眼见黑衣人便要逃走,大急之下,伸入怀中摸出一个青色的瓶子,往空中一抛,手掐印诀,口中念念有词。八宝琉璃净瓶在张浩的催动下迎风渐长,一股吸力凭空产生,吸向黑衣人。

    黑衣人大惊,此时身受重伤,生死关头,只得拼命挣扎。秦广王一看,身形暴射而出,手掌平伸,一把抓向黑衣人。

    众人不由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是将这黑衣人给抓住了,没有白忙活一场。

    突然,后方黑芒暴动,一道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一剑刺出,正中黑衣人后心。

    到嘴的鸭子飞了,秦广王顿时大怒,身形一转,一掌奋力拍向突然出现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桀桀”怪笑一声,另一只手黑芒暴动,形成一个小型的黑色漩涡,一掌迎向秦广王。

    “轰”的一声大响,华光大动,余波如潮水一般四散暴动开。

    秦广王只觉神魂竟是一阵颤动,差点坚持不住,关键时刻,猛然大喝一声,强提一口灵气,奋力顶出。

    二人手掌交界处霎时间又爆发出猛烈的光华,黑芒滚动,声势浩大。受气息牵引,二人不由都向后退去。

    秦广王落地,“噔噔噔”的倒退出几步,这才稳住身形,最后竟是“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黑衣人“桀桀”怪笑,身形闪烁,只是几个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张浩急忙上前扶住秦广王,关切的道:“秦老哥,你……你没事吧?”

    秦广王眉头深皱,盘膝而坐,闭目聊起伤来。

    大约一顿饭的功夫,秦广王身上乱窜的黑芒渐渐稳定下来,慢慢睁开眼,看向张浩,道:“张浩兄弟,我没事了,这黑衣人修为深厚,实属罕见,而且刚才他所使的神通能够摄人神魂,当真是狠辣诡异。”

    张浩眉头大皱,突然,眼中神光大动,道:“秦老哥,那黑衣人定是修炼了某种歹毒的法术,才能摄人神魂,恐怕地府屡次丢失的灵魂便跟他有关。”

    秦广王大惊,道:“张浩兄弟是说此人修炼邪恶法术,靠吞噬灵魂,来增强修为?”

    张浩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道:“恐怕是这样了!”心中却是暗暗着急,唯恐金昭容也遭了这黑衣人的毒手。

    秦广王暗暗心惊,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正在这时,一名鬼将捧着一个黑色的令牌,跑到秦广王跟前,拱手道:“大王,这是刚才被杀的黑衣人掉下的。”

    秦广王接过令牌,一看,双眼都瞪了出来,惊道:“怎么会是秦林,不可能啊,本王一向待他不错,他怎么可能反叛本王……”

    张浩眉头一皱,看向那鬼将,问道:“秦林是谁?”

    那鬼将拱手,道:“张公子,秦林是大王的爱将,没想到他会背叛大王。”

    张浩点点头,道:“这就对了,定是这秦林奉了那黑衣人的命令,悄悄的偷出秦广王令,嫁祸于秦老哥,此次被我们用计擒住,那黑衣人唯恐事情败露,在杀人灭口。”

    众将点头称是,感觉事情不简单起来。

    秦广王思量良久,看向张浩,道:“张兄弟,此事事关重大,老哥得去一趟幽冥宫,向鬼王禀明此事了。不知兄弟要往那里去,可否与老哥同行?”

    张浩心中寻思:“这昭容不知身在何处,是凶是吉,如今又出现这修炼邪恶法术,吞噬灵魂之事,得尽快找鬼王求得神通‘天心通’,来找昭容了,否则昭容如果有什么不测,那可真就是后果不堪设想了。”

    想到此处,张浩点头道:“正好我也有事要找鬼王陛下,那我们便一起去吧。”

    秦广王看着张浩,轻轻点点头,道:“张兄弟,我知道你思念妻子心重,只是这‘天心通’修炼起来的痛处超出了常人的忍受力,而且每进一层,更是难如登天,兄弟要考虑仔细了。”

    张浩嘴角翘起,勉强一笑,道:“没事的,多谢秦老哥关心了。”

    秦广王微微摇头,虽然他也不认为张浩能忍受住修炼“天心通”的痛苦,但张浩对妻子的那份矢志不渝的爱还是让他非常感动的。

    秦广王知道张浩决定的事,很难再改变,当下也没再多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看向那鬼将,道:“秦雷,你带大军回去,本王去见见鬼王陛下,去去就回。”

    那叫秦雷的鬼将拱手,振声道:“大王自去,末将遵命。”

    秦广王和张浩二人当先走在前面,后面朱九刚历经生死,此时还心有余悸,有意无意的跟紧地狱三头犬。

    地狱三头犬怎能不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道:“哼,怎么,胖子,怕了?”

    朱九被问的老脸一红,怒道:“什么俺怕了,他若再敢来,俺老朱一锤子砸他个魂飞魄散。”

    地狱三头犬嗤笑一声,三颗脑袋夸张的齐齐摇动。

    朱九吃旮,讪讪而笑,紧紧跟上,故意转移话题道:“三黑子,俺知道你那颗脑袋的神通了,乱叫是吧?”

    地狱三头犬身形一个趔趄,差点脚下不稳,一头栽倒在地,回过头来,没好气的怒道:“死胖子,不懂就不要乱说,那是精神攻击。”

    朱九好奇道:“精神攻击?”

    张浩和秦广王也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地狱三头犬,满脸的不可思议。这攻击手段分多种,其中尤以灵魂攻击和精神攻击最为诡异,可是伤人于无形,没想到地狱三头犬竟然会此术。

    地狱三头犬见众人看它,更是得意的扬着脖子走路,那精神劲十足。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和秦广王对视一眼,相视苦笑,慢慢的往前走去。

    ……

    幽冥宫,森罗殿,在上次的一场惊世大战中早已毁于一旦,此时早已被修好,反而更加气派,更加显得恢弘大气,只是偌大的森罗殿中只有寥寥数人,又显得有几分冷清诡异。

    鬼王依旧是一身书生打扮,青袍折扇,显得分度翩翩,见众人前来,哈哈大笑道:“秦广王、张浩小哥,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秦广王拱手施礼,回道:“回禀陛下,臣很好。”

    张浩也是拱手道:“鬼王陛下,我很好!”

    鬼王轻轻一笑,道:“上次将臣那贼子犯上作乱,张小哥以身护驾,本王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张小哥呢。”

    张浩一鄂,想想鬼王当日大战将臣的风采,不禁汗颜,自己当初可真是自不量力,老脸不由一红,道:“鬼王陛下神通盖世,我只不过是多余的。”

    鬼王潇洒的挥了挥手,道:“哎,怎么能这么说呢,对就是对,过就是过,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也是我的一贯作风。”

    突然,鬼王面色一正,道:“张浩听封!”

    鬼王的话音中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张浩虽然心中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单膝跪地,拱手道:“张浩在!”

    秦广王眉头一皱,看了一眼鬼王,想要说些什么。鬼王对其轻轻摇头,又开口道:“封张浩喂地府幽冥神鬼大将军。”

    秦广王大惊,这鬼王为了拉拢张浩,竟然不惜使用“**术”,而且更是封张浩为神鬼大将军,虽说没有什么实际兵权,但名声却是甚是显赫,一朝拜将,此事还是地府的先例。

    张浩迷迷糊糊的道:“遵旨,谢鬼王陛下!”

    鬼王嘴角翘起,轻轻的点头,眼中满是欣赏之意。

    突然,张浩胸口发出淡淡的紫芒,似有似无的阵阵龙吟声响过,张浩双眼复现清明,看着鬼王惊愕的表情,脑中刚才的画面不停的闪过。

    鬼王仅仅是一愣,便反应过来,轻声道:“神鬼大将军,快快请起!”

    张浩眉头深皱,不知道想什么,突然,嘴角翘起,拱手道:“多谢陛下抬爱,只是我寻找内子心切,恐怕要辜负了陛下的好意了。”

    鬼王哈哈一笑,道:“无妨,神鬼大将军用情之专一,令人敬佩,我准你听调不听宣,如何?”

    话已至此,张浩要是再推脱,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只得拜谢道:“多谢鬼王陛下。”

    秦广王扶起张浩,拍了拍张浩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恭喜神鬼大将军了!”

    张浩脸一红,道:“秦老哥,你也来取笑于我!”

    二人相视哈哈一笑,好不欢畅。

    秦广王突然“咳咳”的咳嗽了几声。

    鬼王眉头一皱,道:“秦广王可是重伤刚愈?”

    秦广王也不相瞒,哀叹道:“臣与一黑衣人对拼掌力,不敌受伤。”

    鬼王双目中精光暴射,不可思议道:“什么?有人竟然以掌力将你重伤?”

    秦广王贵为幽冥地府十王之一,修为高深,自不必说,竟然与人比拼掌力落于下风,这也难怪鬼王大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