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秦广蒙冤 引蛇出洞

神鬼探 +A -A

    众人一听是天地灵兽,不由信了几分。这天地灵兽有一些超凡入圣的本事,那是在正常不过了。

    朱九张了张嘴,道:“真的假的,天地灵兽会是你的兄弟?”

    地狱三头犬就知道朱九不会信,嗤笑一声,道:“你这死胖子知道什么,我这兄弟叫谛听,虽说是天地灵兽,但不善于争斗,受我庇护,我可是狗头岭的大王。”

    朱九可能是与地狱三头犬互掐惯了,地狱三头犬说什么,他都总要抬杠子。一个肥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显然还是不信。

    地狱三头犬恶狠狠得瞪着朱九,道:“死胖子,要不要我那兄弟听听你都干了些什么龌龊事?”

    朱九一听,大急,忙摆手道:“得得得,俺老朱信了,信了还不行吗?”

    张浩白了一眼朱九,转头看向秦广王,道:“秦广王可愿意跟我们走一趟,好澄清事实呢。”

    张浩话落,一鬼将为了巴结秦广王,“噌”的一声拔出宝剑,怒道:“大胆,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让大王陪你走一趟?”

    秦广王眉头一皱,道:“哼,元奎退下,本王清清白白,与你们去一趟又何妨?!”

    张浩皓目一亮,拍手道:“秦广王果然好气魄!”

    秦广王哈哈一笑,道:“走吧!”

    张浩一拱手,当先跳上地狱三头犬,在前引路。

    地府浩瀚,张浩一行人历经跋涉,终于来到了三头犬所说的狗头岭。

    狗头岭,在地府也是颇为有名的地方,此地多聚集狗类灵兽,俨然已经自成一体,成了名副其实的“狗国”。

    而地狱三头犬明显是狗头岭的老大,走起路来,那叫一个雄赳赳,气昂昂。众狗灵兽匍匐于两旁,仿佛朝拜他们的王一般。

    这时,迎面摇晃着走来一兽,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似麒麟非麒麟,浑身有股祥和之气,一看便是一头瑞兽,正是谛听。

    谛听摇晃到地狱三头犬跟前,憨态可掬的道:“谛听拜见大王。”

    地狱三头犬挑悻似的看了一眼朱九,回头看向谛听,道:“谛听,杨彼指证秦广王打伤他妻子,秦广王又说不是他做的,你来听听,秦广王是否说谎?”

    秦广王阔步走到谛听跟前,大声道:“本王没有说谎,你来听!”

    谛听摇头晃脑的将耳朵贴于地面上,仔细聆听起来。半晌,谛听起身,摇了摇头,对地狱三头犬道:“大王,秦广王没说说谎,的确不是他做的。”

    秦广王哈哈一笑,道:“本王都说了不是本王做的。”

    张浩点点头,其实他早就知道不是秦广王做的,他来找谛听,还有别的事,也不管其他人,闪身来到谛听跟前,道:“谛听,你可会找人?”

    谛听见张浩骑于地狱三头犬身上,知道张浩与地狱三头犬关系非浅,但还是摇头道:“小兽不知,这三界何其浩瀚,若想找人,太难,除非……”

    张浩听得谛听前半句话,本来已经绝望,但听的谛听话锋突然转了,重生希望,眉头一挑,双眼大亮,道:“除非什么?”

    谛听看着张浩,直言道:“除非你能练成神通天心通,便可眼观三界,三界虽茫茫,但要找一人,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天心通?”张浩眉头轻皱,默念道。

    谛听见张浩神情坚决,不由泼冷水道:“这天心通修炼异常艰辛,需要忍受莫大的痛苦,遍观三界之内,也很少有人练成此术。”

    “这么难?”朱九瞪大了眼睛,惊道。

    张浩却是未做犹豫,直接道:“在哪里可修行此术?”

    谛听道:“此术倒是不难找,幽冥宫便藏有此术。”

    张浩轻轻点头,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杨彼见秦广王不是重伤他妻子的凶手,此时又现茫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上仙,求求您帮帮我,帮帮我。”

    张浩心烦意乱,一时之间,倒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看向秦广王,道:“殿下,既然秦广王令会出现在黑衣人,此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秦广王眉头一挑,道:“张兄弟的意思是有人欲陷害本王?”

    张浩不置可否的点点,道:“恐怕是这样了?”

    秦广王双眼湛着精光,道:“哼,陷害本王,找死。可是谁要陷害本王呢?”

    朱九听的不耐烦道:“还能有谁,定是你平时得罪人了。”

    张浩瞪了一眼朱九,看向秦广王,道:“殿下,朱九无心之言,还请恕罪。”

    秦广王摆了摆手,道:“无妨无妨,既然证实本王此事不是本王做的,那本王便先告辞了。七琅界有一村落山体滑坡,一个村四百户千余人尽数要身死,本王有得忙了。”

    张浩听得双目一凝,道:“一个村子的人都要死,是不是太残忍了,就不能想办法救救他们吗?”

    秦广王微微摇头,道:“生老病死,天灾**,皆有其定律,我们不可妄加干涉,扰乱三界秩序。”

    张浩无奈的摇摇头,道:“哎,只是可惜了这些无辜的百姓了。”

    秦广王轻轻一笑,道:“他们当中多质朴百姓,死后会重新投入六道轮回,生在富贵人家,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补偿。”

    张浩轻轻点头,突然双目中精光暴动,道:“有了?”

    秦广王一愕,道:“什么有了?”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迷人笑容,走到秦广王跟前,在其耳旁低语起来。

    秦广王的双眼也是渐渐亮了起来,最后,豪爽的拍了拍张浩的肩膀,道:“张浩兄弟果然足智多谋,难怪转轮兄对张兄弟另眼相看,更是赐予了转轮令。”

    张浩毕竟还是年轻,被秦广王这一通好话说的晕晕乎乎,老脸一红,拱手道:“殿下过奖了!”

    众人听的云里雾里,不明所以,跟着二人往秦广王的封地赶去,只是队伍中又多了一兽,谛听!

    ……

    七琅界,酆都鬼城,城隍爷看着过往的鬼差押着,摇摇头,道:“哎,一个村子的人都死了,真是可怜。”

    数千鬼魂在鬼差的押解下过了酆都、鬼门关、走在了漫长的黄泉路上。

    “走,快点走!”一名人身马面的鬼差一鞭子抽打在一个鬼魂身上,那鬼魂瞬间被抽的稀薄了几分。

    众鬼魂大惊,才知道他们果真是死了,成了鬼魂,就连村保都被打成这样,他们怎么敢再多言,畏畏缩缩的跟着鬼差走……

    地府黄泉路通向各界,漫漫长长,荒凉凄苦,灰色和土黄色交辉不变。

    “啊!”突兀的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响起。

    一名鬼差胸口处透过一柄名晃晃的宝剑,诡异的没有流下血,胸口的窟窿慢慢的扩大,最后整个身体也化作屡屡黑烟消散。

    众鬼差大惊,抬头看时,只见不知何时前后去路都被一群黑衣人堵死。慌乱声四起,一时之间,乱做一团。

    “不要乱,不要乱!”这时,一声大吼响起,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鬼差和被押解的鬼魂竟慢慢的稳定下来。

    “你……你是什么人?”黑衣人中的领头人望着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两个人。

    “胖子,他们问我们是什么人,你说呢?”一名略显消瘦的鬼魂问着身旁的一个胖子鬼魂。

    “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是人呢?”胖子鬼魂贼笑一声,从身上揭下一张赤色的符篆。

    与此同时,那消瘦鬼魂也同样从身上揭下一张赤色的符篆。二人的气息明显一变,竟现出实体。

    “你们……你们居然是人?”那黑衣人头领惊道。

    “我们本来就是人啊,哈哈……”胖子朱九嚣张道。

    “你是张浩?”那黑衣人头领认出了张浩,惊道。

    “你居然认识我?”张浩皱着眉头道。

    “哼,张浩,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放你走,如何?”黑衣人头领道。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笑容,道:“你放我走,但是我还今天偏不走了。”

    黑衣人双目一凝,寒声道:“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既然不想走,那就不要走了。”

    张浩冷然相对,道:“哼,你私掳鬼魂,到底有何目的?”

    “哼,你问了有何用,还是死吧!”黑衣人冷声道。

    “谁死还说不定呢!”张浩却是一点也不慌张,嗤笑道。

    张浩话刚落,兀然间黄泉路两旁涌现出大量的鬼兵,黑衣黑甲,手持勾镰鬼枪,将黑衣人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

    众鬼兵如水一般分开,让出一条路,众鬼将拥簇着一人走出,身穿黑色的王服,手持一柄黑色的大剑,正是秦广王。

    黑衣人一看秦广王,顿时大惊,颤声道:“秦广王,你……你怎么会?”

    秦广王冷哼一声,寒声道:“你是何人,为何要陷害本王?”

    黑衣人不敢对视秦广王,回头恶狠狠的看向张浩,森然道:“是你,一定是你!”说着,手中长剑“刷刷”的直刺向张浩心口。

    张浩却是不闪不避,看着黑衣人,仿佛是在看死人一般。

    张浩这般淡定,朱九却是急了,大叫道:“三黑子,你再不出来,浩哥就要挂了。”

    黑衣人莫名,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吼”一声震天的怒吼声传来,伴随着一股腥风出来。张浩身前黑气滚动,出现一头似犬非犬,似狼非狼的三头恶兽,正是地狱三头犬。

    地狱三头犬见黑衣人攻来,中间头的巨口张开,火光乍现,一股火焰便要吞吐而出。

    张浩一看,大急,忙大叫道:“三黑子,留他一命!”

    地狱三头犬到口边的火团被它硬生生的给吞了下去,左边的脑袋口一张,白芒大动,猛然一道白光急射而出。

    黑衣人只觉迎面一股寒气传来,身形一阵哆嗦,眼看着冰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上了自己的身体。

    终究,黑衣人还是动不了,在地狱三头犬一丈左右的距离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确切的说是被冻住了,成了一座冰雕。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惊骇的看着地狱三头犬。

    秦广王双眼大放,暗想道:“这地狱三头犬如此凶焰,竟然会听命于张浩,张浩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朱九双眼张的老大,艰难的看着地狱三头犬,道:“乖乖,三黑子,你……你竟然除了喷火,还能吐冰啊,那你剩下的那颗脑袋还有什么手段?”

    地狱三头犬不屑的看向朱九,道:“哼,我的手段还多着呢。”

    秦广王见众黑衣人愣住,暗道一声好机会,大叫道:“上,抓活的!”

    众鬼兵听令,蜂拥而上,冲向众黑衣人。黑衣人虽然修为深厚,但鬼兵胜在于多,倒下一个又一个,仿佛无止尽一般。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黑衣人尽皆被制服,生擒活捉。

    秦广王一看,大喜,哈哈大笑道:“张浩兄弟,你这招引蛇出洞妙啊,真妙!”

    张浩淡淡一笑,道:“殿下过奖了。”

    秦广王双眼转动,有心结交张浩,对张浩道:“张浩兄弟,不要这么见外嘛,以后我们便以兄弟相称,兄弟若看得起我,便叫我一声秦老哥。”

    张浩也不是娇作之人,也是哈哈一笑,道:“那我便不客气了,秦老哥,准备怎么处置这些黑衣人?”

    秦广王正要说话,突然脸色大变,道:“不好,他们要自杀!”

    仿佛应验了秦广王的话一般,一众黑衣人身上突然“轰轰……”炸裂开来,仿若烟花爆裂,响声不断。

    一众鬼兵不防,顿时连带被炸的魂飞魄散,惨叫声连连。

    半晌,一众黑衣人尽皆爆裂,鬼兵死伤惨重。秦广王的脸猝然变成了黑色,气的浑身发抖。

    地狱三头犬浑身湛着黑芒,形成一个黑色的光罩,将张浩等人牢牢护住。

    爆裂的声音止住,张浩也是心下骇然,望向秦广王,道:“秦老哥,他……他们这是怎么了?”

    秦广王缓了一会,平静了下心情,道:“他们这是都自爆了,神魂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