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秦广疑案 灵兽谛听

神鬼探 +A -A

    孟婆好像发现了有人在注视她,抬头看去,满脸的皱纹簇起,对张浩轻轻的笑了笑。

    张浩一愣,接着也报以微笑。孟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为天下苍生尽自己所能,不求回报,实在是令人敬佩。

    孟婆回过头来,指着张浩,对那两鬼魂说着什么。张浩心头“咯噔”一下,暗道一声:“麻烦来了。”

    果不其然,那两鬼魂看着张浩,双眼发亮,对孟婆拜了几拜,嗖然飘向张浩。

    朱九见二鬼飘来,立时大惊,跳将起来,转头对地狱三头犬道:“三黑子,快将那两个鬼拦下!”

    地狱三头犬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回头三颗脑袋六只眼睛恶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道:“你再叫我三黑子,信不信我一口吃了你。”虽说如此,但它唯恐张浩有失,后腿一用力,跳到张浩跟前,挡下二鬼。

    这“三黑子”是朱九强加给地狱三头犬的外号,因其浑身漆黑,又有三头而得名。只是地狱三头犬却对这个名字不感冒,时常威胁朱九。刚开始时朱九还有些害怕,时间一长,朱九也知道地狱三头犬不会对自己下黑手,也就放心了下来,反而变本加厉的叫了起来。

    朱九见地狱三头犬跳了出去,嘿嘿一笑,大叫道:“三黑子,快将这二鬼给拿下!”俨然一副命令自己手下的模样。

    地狱三头犬气的浑身发抖,三头六个鼻孔“哼哼哼”的打着响鼻,愤怒之下,便要将气撒在二鬼身上。

    眼看地狱三头犬便要扑向二鬼,张浩眉头大皱,叫道:“三黑子慢着!”

    地狱三头犬身在空中,明显身上黑气一阵抖动,直落落的“扑通”一声跌落在地,回头看着张浩,“呜呜呜”的哀鸣起来,以示不满。朱九叫它“三黑子”,它还可以威胁,但对于张浩,它的小主人,它却是无能为力,只能低鸣。

    张浩慢慢上前,摸了摸地狱三头犬的脑袋,然后看向二鬼,道:“你二……鬼要做什么?”

    二鬼慌忙跪下,那男鬼拉着女鬼,道:“二位公子,我叫杨彼,这是内子兰岸,内子受了很严重的伤,还请公子能出手救救内子,求求您了……”说着,如小鸡啄米一般,不停的磕起头来。

    张浩眼见杨彼为了妻子苦求自己,不由又想到了金昭容,于心不忍,道:“我是很想帮你,但却真是无能为力,你还是另寻高明,免得耽误了。”

    杨彼着急,哭道:“求公子帮忙,杨彼愿付出任何代价!”

    张浩看了看远处的孟婆,道:“你妻子受伤太重,想要救治,恐怕难了,不若投入六道轮回,重新投胎……”

    张浩的话还未落,兰岸便坚决的道:“我不去投胎!”

    杨彼一急,唯恐惹怒了张浩,忙道:“公子有所不知,孟婆神说内子伤势过重,恐怕未过六道轮回,便早已……”

    张浩皱眉,一时之间倒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此时,朱九上前,问道:“我看那鬼差都不管你二……鬼,是怎么回事?”

    杨彼恭声道:“公子有所不知,我夫妻二人彼此深爱对方,死后到了地府,不愿忘记彼此,宁愿跳入忘川河中,受弱水冲刷千年之苦。日盼夜盼,千年之苦终于满了,我二人逃脱弱水之困,以为可以从此相守,谁知……一日我见一故人回去,内子便……便被一群黑衣人伤成这样……”说到这里,杨彼已经泣不成声。

    不投胎,跳入忘川河,受弱水冲刷千年而不朽者,鬼差便再不会管你。只是弱水号称世间最柔之水,跳入以后,再想出来,却是难如登天,看来这杨彼和兰岸二人也着实不简单。

    张浩等人听的目瞪口呆,皆感二人倾世之恋。

    “有了!”张浩突然眼睛一亮,大声道。只见其从怀中摸出一个青色的宝瓶,嘴中念念有词,瓶口对兰岸,一股吸力凭空产生,兰岸身形急速缩小,被吸入宝瓶。

    杨彼一看,大惊,道:“公子,这……”

    张浩止住杨彼,轻声道:“不要急,此瓶乃八宝琉璃净瓶,可暂时保尊夫人神魂不散,然后我们再想想其它办法。”

    杨彼点点头,道:“为今之际,也只有如此了。”

    张浩此时也是心中颇为烦躁,自己的妻子到现在为止半点消息也没有,答应了阴长生的事,也是没有完成,现在又摊上这一码无头绪的事。

    杨彼见张浩不言语,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的令牌,递于张浩,道:“此令牌是从攻击内子的黑衣人身上掉落下来的。”

    张浩接过令牌,一看,眉头一挑,惊道:“秦广令?”

    朱九一把从张浩抢过令牌,道:“浩哥,那还等什么,说不定嫂子也是被秦广王所掳去了,咱们去找秦广王要个说法去!”

    张浩心中惊骇,一提到金昭容,便方寸大乱,当下也没什么好主意,只得往秦广王封地而去。

    张浩身怀转轮王令,沿途的鬼兵倒也不多做为难,其它各种恶鬼见他们身边有地狱三头犬这等恶兽,也多躲了起来。

    尽管如此,地府幽冥之大,张浩等人也是赶了一个多月的路,才好不容易来到秦广王的封地。

    早有鬼兵报与秦广王所得知,秦广王为人谨慎,上次在森罗殿便见过张浩等人,就暗中留了个心眼,想要交好此人。

    突然闻张浩来到自己的封地,当下便出了王宫,径直迎出来,一见张浩,仿佛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哈哈大笑道:“张浩兄弟,老哥刚才还念叨你呢,想不到你就来了。”

    张浩眉头深皱,面色发寒,一言不语。

    秦广王也感觉到不对了,想了半晌,也不知何时得罪了张浩,当下疑惑道:“张浩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一旁的杨彼显然是个急性子,此时再也忍不住了,跳了出来,手一抖,一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怒道:“秦广王,你个伪君子,拿命来!”说着,身形闪动,一剑直刺向秦广王。

    秦广王面色一冷,他给张浩面子,却不代表受其他人的气。不用秦广王动手,便有他手下的鬼兵将杨彼拦住。

    果如张浩所想,那杨彼修为深厚,左突右挡之间,便将众鬼兵尽数避过,直扑秦广王而来。

    秦广王见杨彼向自己扑来,心中暗暗惊叹杨彼好功夫,手下也不慢,袖袍一挥舞,一柄黑色的大剑飞出,迎上杨彼。

    “当”的一声大响,华光暴动,秦广王的大剑被弹回。

    秦广王身上黑芒闪动,飞身直起,一把接住大剑,一个力劈华山,当头便向杨彼砍来。

    杨彼一惊,回剑格挡。

    “当”的一声大响,光华跳动,秦广王一脚正中杨彼胸口。

    杨彼被踢的倒飞而出,手中长剑抵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响声,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冷冷的看向秦广王。杨彼认为兰岸身受重伤与秦广王有关,心中怒气横生,刚稳住身形,长剑便“刷刷”的刺向秦广王。

    秦广王眉头大皱,手中大剑一一将杨彼的招式化解,大声道:“你再得寸进尺,休怪本王客气。”

    杨彼心中发狠,此时哪听得进去,只是一味的进攻。

    泥菩萨还有几分火气呢,更何况是堂堂掌管地府偌大之地的秦广王。秦广王见杨彼根本不听自己的,反而变本加厉的攻击更凌厉了,当下大怒,剑锋一转,转守为攻,一剑向杨彼劈来。

    杨彼一惊,但他此时已经抱了必死志,眼见重剑劈来,也不阻挡,身体下曲,长剑“刷”的一下刺出,要与秦广王来个两败俱伤。

    如果二人就这般硬拼,杨彼定是被当场劈的魂飞魄散,而秦广王也不好受,不死也会重伤。

    秦广王暗道一声“疯子”,身上黑芒乍现,身形翻转,避过长剑。杨彼一击不中,手中长剑青芒闪烁,仿若一条青色的毒蛇一般,直逼秦广王而来。

    秦广王手中大剑一挥,一道黑色的灵波脱离剑刃,打向杨彼。杨彼怒喝连连,周身青光大盛,也不避让,径直冲向灵波。

    “轰”的一声大响,杨彼一穿而过,身形微晃,灵魂体一阵抖动,但也只是稍做停顿,便又发疯似的冲向秦广王。

    秦广王见杨彼又冲了过来,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打到此处,怒火也渐渐消了下去,边接下杨彼的攻击,边暗暗想到:“这小鬼修为深厚,定非普通的凡鬼,而且见了自己的面,便是这般不要命的攻来,定是有什么原因。”

    想到此处,秦广王大叫道:“停手,有什么事先说清楚再动手也不迟。”

    杨彼根本就是听不进去,还是不管不顾的攻向秦广王。秦广王怒急,左手黑芒暴动,形成一个黑色的能量球,往杨彼身上拍去。

    杨彼挺剑直刺而来,正中能量球。

    “呲呲……”的令人牙疼的声音传来,二人短暂的僵持了下来。

    秦广王眉头大皱,暴喝一声,右手大剑黑芒暴动,直刺向杨彼。

    杨彼大惊,被锁定气息,根本躲不开,眼看便要丧命于秦广王剑下。大剑在离杨彼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在秦广王的控制下,以剑面拍打在杨彼身上。

    杨彼倒飞而出,等再起来时,身形明显淡薄了许多。

    秦广王和杨彼打斗的声惊动了鬼兵,只是这一会的时间,鬼兵越聚越多,将张浩等人团团围了起来。

    杨彼早已不在乎其它,起身又要向秦广王冲去。

    张浩脚下连连变换,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成形,滴溜溜的旋转着将杨彼抵住,叫道:“杨彼,住手!”

    杨彼一看是张浩,这才堪堪止住长剑的去势,疑惑的问道:“公子,你怎么帮他呀!”

    二人都收了神通。张浩看着杨彼,微微摇头,道:“秦广王应该不是害你妻子的凶手!”

    秦广王一听,纳闷道:“怎么?你怀疑本王害你妻子?”

    杨彼冷哼一声,怒道:“哼,敢做就敢承认,何况你还是一地之王,真是令地府蒙羞。”

    秦广王一怒,道:“你……”

    张浩双手举起,止住二人,道:“秦广王若是凶手,他刚才完全有机会可以将你打的魂飞魄散,而且我们被重重鬼兵围堵,想要冲出去,也是难上加难。”

    杨彼怒视一眼秦广王,又看向张浩,道:“公子,可是这秦广王令又作何解释?”说着,拿出秦广令,让秦广王看。

    秦广王一看,心中也是一惊,道:“不错,此确实是秦广令,可是本王当真没有派人去抓你妻子。”

    张浩长长舒了口气,心中暗想道:“虽然灵魂丢失的案子线索断了,昭容也不知去向,但若是真查到秦广王身上,必定要引起地府动荡。”

    杨彼和秦广王各持己见,双方僵持不下。张浩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一时之间,双方互不相让,就这般僵持了下来。

    地狱三头犬听的也是不耐,本来匍匐着的身体慢慢的起身,缓缓走到张浩跟前,道:“小主人,我倒是有个好办法。”

    张浩一听,眉头一挑,道:“哦?你有办法,快快说来。”

    地狱三头犬正要说话,朱九却抢口道:“三黑子,你能有什么办法,莫不是你用鼻子闻,就能判断出他们两个谁说假话了?”

    地狱三头犬低吼一声,以示反抗,三个鼻子“哼哼”的打着响鼻,怒道:“死胖子,我是闻不出来,但我有个兄弟却可以听出来!”

    “听出来?”朱九嗤笑一声,道:“你笑死俺老朱了,怎么可能听出来,哈哈……”说完,竟是夸张的仰面朝天笑了起来。

    地狱三头犬强忍住上去一口咬下朱九脑袋的冲动,怒气哼哼的道:“死胖子,你孤陋寡闻,知道个什么。我的兄弟,那可是天地间灵兽,虽然性情温和,但一双耳朵可上听五百年,下听五百年,辨识真伪,无所不能。”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