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三头恶犬 不见阴气

神鬼探 +A -A

    张浩见鬼王没事,终于放下心来,摸了摸怀中的令牌,偷偷拉了朱九,趁着混乱,往出走去。

    二人一路走来,朱九不由埋怨道:“浩哥啊,我们帮了鬼王那么大的忙,怎么说走就走,总得捞点好处再走吧?”

    张浩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胖子,好像是我帮鬼王,不是我们吧?”

    朱九讪讪一笑,道:“浩哥,咱俩谁跟谁啊,你帮忙,便是我帮忙嘛!”

    张浩无语,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扯,拉着朱九往前走去。

    “浩哥,我们去哪里啊?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就不能歇一会吗?”朱九不满的嘀咕道。

    张浩佯怒道:“胖子,我看你是懒病又犯了,走了,阴大哥托我们找的四绝阴气还没有找到呢。”

    朱九表情一僵,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抬头看时,见张浩已经走远了,急忙追去。

    时间不长,二人又重新回到了四绝聚阴之地,见有一道人打扮的人正围着一黑衣女子,出言轻薄。

    张浩双目微眯,沉声道:“苍云子!”

    朱九可不管什么苍云子,不苍云子的,此时满眼都是星星,流着哈喇子,呢喃道:“七杀女,是鬼王跟前的那个漂亮小侍女……”

    张浩一看他这副模样,便知道他又是老毛病犯了,正要出言相劝。

    朱九却是脸色一变,怒道:“好你个牛鼻子老道,竟敢调戏俺老朱的女人。”说着,黑着一张老脸,根本不管张浩,便跳了出去。

    朱九一手叉着老腰,一手指着苍云子,大骂道:“好你个淫道,整天干些伤天害理的事,小心天打雷劈吧你!”

    朱九突兀的跳了出来,苍云子也是一惊,待看清楚人时,不由松了口气,怒道:“死胖子,原来是你,上次搅了贫道的好事,贫道还没找你二人报仇呢,这次又来坏贫道好事,找死不成?张浩呢?叫他出来!”

    “哼,浩哥,出来吧,我们兄弟两今天就替天行道,教训教训这个淫道!”朱九回头朝着大石后吼道。

    张浩老脸一黑,只能从大石后走出来,心中却是大骂朱九蠢猪,本来他还心中暗想着,这苍云子修为深厚,趁他不备,偷袭一下,还可能挫败苍云子。这下倒好了,被这朱九这么一叫,暴露了行踪,不出也得出来了。

    朱九见张浩走了出来,心中更有了底气,怪叫一声,挺着锤子,当头便砸向苍云子。

    苍云子眉头一皱,随手一挥,一道青色的匹练打出。

    朱九大骇,生死关头才反应过来,这苍云子可是能力敌转轮王而不败的高手。

    张浩眼见朱九危急,脚下连连闪动,挡在朱九面前,手一翻,鬼泣出现在手中,准备硬受苍云子一计硬攻。

    “吼”一声惊天巨响,一道火光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正中苍云子的青色匹练。

    “轰”的一声巨响,华光大动,余波如水波一般,将张浩和朱九推倒。

    张浩大骇,抬头一看,见一恶兽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恶兽有丈许高,三颗脑袋,满嘴獠牙,似狼非狼,似狗非狗,通体漆黑,浑身缠绕着滚滚的黑气,煞是凶恶。

    朱九一看这恶兽,立时炸毛,“妈呀”怪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往后跑去。

    张浩吞了吞口水,一把将朱九拉住,对朱九轻轻摇了摇头。据他了解,这狗类型的怪兽,你若跑,更激起它的凶性,势必将追你。

    朱九顿住身形,骇然的正要问张浩缘由,却见那恶兽反过身来,恶狠狠的看向苍云子,“吼”的狂吼一声,便扑向苍云子。

    苍云子大惊道:“地狱三头犬!”与此同时,身上青芒闪动,直飞冲天,避开三头犬的攻势。

    地狱三头犬一击不中,登时大怒,左侧的一颗脑袋血盆大嘴张开,赤芒乍现,一个硕大的火球脱口而出,径直冲向苍云子。

    苍云子眉头大皱,手一翻,一面古朴的镜子出现在手中。镜子边缘镶嵌着七颗各色的宝石,随着苍云子的吟唱,七颗宝石猝然亮起,各色光华涌动,汇聚于镜面之上,猛然反射而出,迎上大火球。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各色光芒大动,光华耀眼至极。

    苍云子眼见地狱三头犬如此威势,而它却发疯似的专门攻击自己,心中骇然,再不敢停留,身形闪动之间,化作一道青光逃之夭夭。

    苍云子逃了,地狱三头犬也不追赶,返过身来,看向张浩和朱九二人。

    朱九大骇,跳起身来,躲到张浩身后。张浩顿时无语,面对如此恶兽,他是毫无还手之力,“嘿嘿”的干笑两声,对着地狱三头犬摆了摆手。

    地狱三头犬眼中流露出人性化的光芒,慢慢的逼近张浩,俯下身,低着头在张浩的周身仔细的嗅了起来。

    此时张浩和朱九二人都明显的能感觉到对方“扑通扑通”跳动极快的心跳声,二人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中。

    地狱三头犬从前到后,慢慢的仔细嗅起来,到后面时,碰到了朱九,鼻子抽动,喉见发出低沉的吼声,一口咬住朱九的衣服,头一甩,将朱九扔了老远。

    “扑通”一声,朱九跌落在地,反常的并没有发出惨叫声,而是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捂着嘴,顾不得疼痛,激动的“嘿嘿”偷笑了起来。这地狱三头犬没有吃他,而是把他甩出来了,侥幸逃过一劫,他岂有不笑之理。

    张浩看着朱九的模样,心中恨的发痒,暗道:“你个死胖子,不来救我也救算了,却还在幸灾乐祸的偷笑。”

    朱九看着张浩吃人的目光,像是突然意识到张浩还没有脱离危险,心中一惊,但却毫无办法,急的来回踱步起来。

    地狱三头犬在张浩身上嗅了半晌,就在张浩准备暴起攻击,搏命一逃的时候,地狱三头犬竟是脸现狂喜之色,摇着巨大的尾巴,前腿弯曲,讨好似的口吐人言道:“小主人,果真是你!”

    张浩手中的鬼泣举到半空中顿住,看着眼前这巨大的恶兽,不可思议的道:“你……你叫我什么?”

    地狱三头犬三颗脑袋,六只眼看着张浩,凶恶之意尽去,满是柔意,讨好似的道:“小主人,你没有见过我。我本是古玉界青玉镇张家养的一条狗,只因那时灵智未开,误食了小主人的胎盘,没想到尽是暴体而亡。魂魄飘荡到地府幽冥,竟生变异,才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张浩听的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

    误食了自己胎盘,爆体而亡?

    变异成地狱三头犬?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张浩砸吧砸吧了嘴,道:“我之前被黑衣蒙面人追杀时,发现两股很强的气息,其中一道是阴大哥,另一道想必就是你吧?”

    地狱三头犬三头奇点,中间的头开口道:“嗯,其实在小主人刚进地府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只是小主人身边一直有高手,我不得现身而已。”

    张浩脸皮抽搐,缓了半晌,转头叫道:“胖子,你过来!”

    朱九看了一眼地狱三头犬,嘿嘿干笑两声,道:“浩哥,这……这个还是你过来吧!”

    张浩还未说话,地狱三头犬豁然转向朱九,作凶恶状,怒喝道:“胖子,没听到我小主人的话吗?是要我请你过来吗?”

    朱九一听,一个激灵,忙摆手道:“不牢三头狗哥动……口了,俺老朱这就过来,俺和浩哥可是好兄弟,好兄弟,嘿嘿……”朱九故意的把“好兄弟”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朱九来到张浩跟前,有意无意的避开三头犬,对着张浩“嘿嘿”一笑,道:“浩哥,找俺老朱什么事啊?”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笑容。只是这笑容看在朱九眼里,却是有些毛骨悚然。果不其然,张浩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来回一拧。

    顿时,一声响彻云霄的惨嚎声响起。朱九抱着耳朵,痛呼道:“浩哥,疼……疼,你干什么啊?”

    张浩慢慢的松开朱九的耳朵,咧嘴嘿嘿一笑,大声道:“哈哈,我不是在做梦,胖子,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怕东怕西了。”随即又转头看向地狱三头犬,越看越是喜欢,他们来了地府幽冥以后,走哪都得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走,这下可好了,有了地狱三头犬,真是可以横着走了。

    地狱三头犬看着张浩嘿嘿的傻笑模样,没来由的身子一个激灵……

    张浩正自闷想,抬头看时,却见朱九一脸猪哥象的往七杀女处走去。张浩老脸一黑,定是这胖子又是老毛病犯了,去七杀女跟前献殷勤。

    果不其然,朱九腆着脸走到七杀女跟前,笑呵呵的道:“七杀……七姑娘,坏人被俺老朱打跑了,你别担心。”说着还往七杀女跟前靠了靠。

    七杀女秀眉轻皱,根本没有看朱九一眼,一双冰冷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地狱三头犬。见朱九还无耻的往过靠,顿时冷哼一声,道:“多事!”与此同时,体内猛然暴出一团黑芒。

    朱九不妨,冷不丁受大力所冲,“哇”的一下,仰面朝天便摔倒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怪叫起来。

    张浩双目一凝,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了一眼化作一道黑芒消失的七杀女。

    “此女不简单!”地狱三头犬望着七杀女远去的方向,突然道。

    张浩一愣,看了一眼地狱三头犬,心中暗暗想到:“鬼王可真高深莫测啊,不仅自身修为通天,而且身边小小一个侍女,修为就有这么高。”

    朱九此时捂着屁股一瘸一拐的往张浩跟前走来,哭丧道:“浩哥啊,你怎么也不帮忙,疼死俺老朱了。”

    张浩白了朱九一眼,没好气的道:“帮忙?怎么帮?帮你泡妞?”

    朱九一时语塞,尴尬的一笑,道:“哪有,俺老朱……俺老朱是侠骨心肠,见不得别人受欺负,挺身打跑了……”说到这里,朱九看了看地狱三头犬,讪讪的点头干笑几声。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四下寻找起来。

    地狱三头犬人性化的眉头一皱,道:“主人在找什么?”

    张浩动作一僵,回头看向地狱三头犬,眼睛一亮,大喜道:“狗鼻子不是很灵吗?何况你有三个鼻子呢,快给我找找四绝聚阴之气!”

    地狱三头犬听得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什么叫“狗鼻子很灵”?

    “何况你有三个鼻子呢?”

    虽然无语,但地狱三头犬还是俯身慢慢的嗅起来,半晌,对张浩轻轻摇了摇头。

    张浩眉头一皱,手托着下巴,嘀咕道:“莫非这四绝聚阴之气都被将臣给吸完了?不可能啊?”

    地狱三头犬都找不到的东西,张浩自不会再多费力气,当下无奈的往外信不走去。

    只是他们谁也没注意到朱九将衣袖紧了紧,满脸的贼笑……

    张浩寻不到四绝聚阴之气,也不强求,信步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抬头看时,正走到奈何桥旁。

    这奈何桥旁乃是老样子,众鬼魂在鬼差的押解下秩序紧紧的过着河,眺过望乡台,看了三生石,饮了孟婆汤,投入六道轮回。

    每每看到此,张浩便不觉想到金昭容。自己到地府也算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连金昭容的一点消息也没有?

    莫非她已经转世投胎了?

    又或者是她被坏人抓去,吞噬了灵魂,魂飞魄散?

    想到此处,张浩不由又紧张起来,浑身抖动,手上青筋暴起。

    这守卫奈何桥的鬼差显然认识张浩,张浩一干人过奈何桥,也没做阻拦。

    “救救我娘子,求您救救我家娘子!”

    “只要您能救得我家娘子,我什么都愿意,什么都愿意!”

    “实在不行,您送她去投胎,也没什么,只要能保住她便好!”

    一声声的哀嚎声惊醒了张浩,张浩不由眉头一皱,抬头望去。

    奈何桥旁,孟婆依旧不停的为过往的鬼魂舀着**汤。

    一男一女两个鬼魂跪于孟婆旁,不停的哀嚎求救。只是那女鬼的魂魄稀薄如纸,仿佛随时会消散一般。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