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惊世大战 十八炼狱

神鬼探 +A -A

    受万箭临身而毫发无损,将臣仰天咆哮,兀然间双眼射出两道骇人的红芒,看向鬼王。

    鬼王双眼迸出两道神芒,低声道:“铜皮铁骨!”

    眼见将臣又要攻过来,沧寂一惊,大叫道:“护驾,护驾,列盾!”

    随着沧寂的军令下,无数鬼兵涌向鬼王跟前,“刷刷……”的列起无数黑色的盾牌,仿若一个坚固的黑色壁垒一般,闪着黑色的幽光。

    “吼!”

    将臣又是仰天一声大吼,双手前伸,双腿向后,面朝下,背朝上悬浮起来,兀然间,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仿佛炮弹出膛一般,直直的撞向黑色的盾牌壁垒。

    “轰”的一声大响,黑色的盾牌壁垒闪着黑色的光华,看似坚固无比,实则遇着急冲而来的将臣,仿佛纸糊的一般,瞬间破裂,众鬼兵犹如大石爆裂一般,纷纷惨叫着跌落于地面上。

    将臣一头撞烂黑色盾牌壁垒,去势不减,径直往鬼王冲去。

    鬼王眉头一挑,身形犹如鬼魅一般,避了开来。将臣一头撞向廊柱,森罗殿轰然一声,倒塌了半边。将臣一击不中,更是怒狂,身形化作一连串的残影,在出现时,手中已抓了沧寂和屠洪二鬼帅。

    二鬼帅大惊,拼命挣扎,却是无济于事。将臣的双手仿佛两柄铁钳子一般,死死的将二鬼帅夹住。

    二鬼帅的挣扎攻击没有起到效果,反而更是激怒了将臣。将臣双眼闪着摄人的红芒,口一张,白色的尸气凭空冒出,露出两颗足有正常成年人的一根中指长的森白色的狰狞獠牙。

    这个时候,二鬼帅才知道真正的害怕,但一切都晚了。但见将臣一口朝着沧寂的脖颈间咬下。

    “啊……”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猝然响起,纠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沧寂被将臣一口咬住,身形剧烈的抖动起来,黑烟滚动,竟是慢慢的干旮起来。让人看得毛骨悚然,众鬼兵大骇,再不敢上前。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众却灵仿佛历经了很久一般,浑身抖动,向避瘟神一般躲避着将臣。堂堂幽冥地府十大鬼帅之一的沧寂,连反抗也未反抗,便被将臣吸干了神魂精华而慢慢的消散。

    将臣双眼红芒暴动,显得更是疯狂起来,兀然回头看向屠洪。

    屠洪大惊,骇的手舞足蹈,不知所以,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叫道:“将大哥,我是屠刚啊,屠刚……”

    将臣的动作一僵,双眼中红芒闪动,似有减弱之势。

    屠洪一看有效果,大喜,再也不敢乱动,颤声道:“将大哥,我是屠刚,您的小跟班,屠刚啊……”

    鬼王听的眉头大皱,重重的冷哼一声。

    将臣猛然抬头看向鬼王,眼中红芒复又大盛,“吼”的扬天嘶吼一声,手一甩,将屠洪甩出。

    “轰”的一声大响,屠刚撞在廊柱上,大殿又倾了几分。将臣甩出屠洪,当下再不犹豫,又要冲向鬼王。

    这时,一道白影闪动,出现在鬼王跟前,大喊道:“住手!”

    朱九大骇,看着将臣狰狞的獠牙,通红的眼珠子,终究不敢上前,颤声道:“浩哥,你疯了?”

    张浩却是不管不顾,挡在鬼王跟前,大叫道:“将臣,我不管你和鬼王有什么过节,但你身为臣子,就不应该以下犯上,图谋造反!”

    将臣动作一僵,喉间发出“嘎嘎咕噜”的怪声,声音沙哑的道:“你是何人,速速让开!”

    张浩艰难的吞了口口水,从怀中摸出一道黄符,暗做准备,道:“是我放你出来,你若想伤害鬼王,就先杀了……”

    张浩的话还没有说完,将臣动了,化作一道残影,直向张浩扑来。张浩大惊,危急关头,三目皆张,额头天眼一道金光射出,正中将臣眉心。

    “嘎嘎……”将臣身形一顿,吃痛之下,怪叫出声,铜皮铁骨的他竟是被金光射的眉心出现焦糊状。张浩一喜,但紧接着脸色瞬变,惊的张大了嘴,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但见将臣额头眉心的皮肤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了起来,只是一小会的功夫,便完好如初,再也看不出有受过任何伤害。

    鬼王一看,双眼精光暴动,身形犹如鬼魅般的再次消失,等在出现时,已经在将臣跟前,伸手轻轻的一掌推出,正中将臣胸口。将臣的身影倒飞而出,“轰”的一声,撞进大殿之中。

    半晌也无动静,就在众人以为将臣被鬼王一掌打死的时候,一道黑影快若流星一般,留下道道残影,直扑鬼王而来。

    将臣的速度极快,但鬼王也不慢。将臣一头撞出,撞向鬼王,鬼王的身影竟是慢慢消散开来。

    是残影!

    居然是残影!

    不光是原地留有残影,连顺还有六个残影,呈北斗七星状分布。鬼王已经出现在十丈开外的地方,冷冷注视着将臣。

    “鬼影七星步!”正在这时,楚江王带人赶到,看见鬼王的身法,惊道。

    这鬼影七星步正是鬼王的成名绝技,使出时,鬼影重重,状若七星分布,这也是鬼影七星步名字的由来。

    将臣见鬼王闪开,攻击未果,顿时怒吼连连,状若疯魔一般,又径直向鬼王冲去。鬼王一惊,脚踩七星步,身形连连闪现,避过将臣攻击。

    张浩定睛看时,根本看不清状况,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虚影,来回纠缠,重重叠叠,分不清你我。

    兀然间,鬼王的身影暴射而出,嘴角似有绿色的血液流出。

    鬼王竟然受伤了!

    原来将臣以前跟随鬼王很久,自是熟悉鬼王的身形步伐,时间一长,将臣竟是依靠超一般的速度,以快见快,破了鬼王的鬼影七星步,击中了鬼王,将鬼王击飞。

    与此同时,鬼王也一掌击中将臣,将臣受重击,倒飞而出,撞在一黑色雕兽上面。那雕兽纵使是地府最坚硬的幽冥石所铸,也瞬间四分五裂,碎裂一地。

    将臣跌倒在地上,身体“腾”的一下,便又再次直起,竟是半点伤害也没有。

    鬼王大惊,瞳孔巨缩,眼见将臣又不管不顾的直冲而来,冷哼一声,手一翻,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出现在他手中,顺势一砍,一道黑色的匹练携风雷之势,径直撞向将臣。

    将臣不闪不避,径直迎上。

    “轰”然一声巨响,将臣的身形被黑色的匹练砍的顿住,抬头看时,但见胸口的幽冥战甲早已被轰碎,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自右肩处一直延伸到左腿处,皮肉翻出,看的让人毛骨悚然。

    将臣吃痛,怒吼连连,被砍开的皮肉慢慢的翻滚蠕动起来,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一向淡定的鬼王这时终于动容了,脸色发黑,首先发难,一剑又是劈出,黑色的匹练携无可睥睨之势,又打向将臣。将臣双眼闪着赤红的光芒,嘶吼一声,身形闪动,身影连连,避过黑色的匹练,又径直向鬼王冲来。

    鬼王一惊,眼中精光暴动,又是一剑砍出,黑色的匹练正中将臣。这次将臣却是像发狂了一般,身形只是略微一停顿,又再次双手前伸,十指长长的指甲闪着幽光直刺向鬼王。

    鬼王动容,百忙之间,横剑一挡。将臣转瞬即至,一把抓住鬼王的长剑,“呲呲”的火花溅出,竟摩擦出阵阵金属交鸣声。

    将臣手抓长剑,身形在空中诡异的一扭,双脚径直向鬼王腹部蹬来。鬼王断然弃剑,脚踩七星步,暴退而出。

    将臣双脚蹬空,轰然踩在地面上。地面以将臣所踩位置为中心,迸裂出道道蛛丝似的裂纹。将臣含怒一击,竟可碎裂地面,可见他这一脚力道之强。将臣再次击空,气的怒发冲冠,仰天嘶吼,双手来回撕扯,鬼王的长剑被他扯的顿时迸裂成几截,掉落在地上。

    鬼王见将臣处地面龟裂,眼中精光暴动,身形直飞冲天,手一翻,一把折扇出现在他手中,“藤啦啦”的折扇展开,上面画着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

    “山峦扇!”楚江王再次惊叫出声。

    但见鬼王奋力一扇扇出,一道黑光打出,黑芒滚动,一座小型的山岳出现,迎风渐长,转眼之间,便长成一座硕大的黑色石山,在鬼王的指挥下,当头轰然砸向将臣。

    “轰隆隆”的惊天巨响乍起,震得整个幽冥宫都晃动起来。

    在场的众灵脸色骇然,身形不稳,晃动起来。见将臣被大山压住,众灵都不由舒了口气,这将臣简直太可怕了,一人大闹幽冥宫,无人可挡,简直是耸人听闻嘛。

    鬼王也是暗自松了口气,身形飘落,慢慢的降落在山上。

    突然,大地又开始震动起来。鬼王大惊,眉头跳动,身形直飞而起。

    就在鬼王离开大山的一瞬间,“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大山轰然炸裂,幽冥宫顿时下起了石雨,众灵好不狼狈,来回躲藏。

    大山碎裂的瞬间,从中急速射出一道人影,直追鬼王而去。

    “轰”的又是一声惊天巨响,华光大动,黑色的能量波犹如水波一般,一圈一圈的向外扩散开来。中途所遇的事物、生灵等尽数化作齑粉,灰飞烟灭。

    好在鬼王和将臣在空中撞击,地上的众生灵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经此一吓,众灵做鸟兽四散,逃避开来。

    张浩眼见如此惊世大战,惊的目瞪口呆,被朱九拉起,直往外跑去。

    鬼王和将臣一碰即分,二人复又再次闪着黑芒,再次轰然撞在一处。几次过后,将臣越战越勇,仿佛根本未受半点伤害一般。

    “轰”的一声大响,鬼王和将臣双双跌落在地上。

    将臣不做停留,“嗖”然弹起,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又向鬼王撞去。鬼王双目剧缩,眼见将臣又再次冲来,手一翻,金光闪现,看不清是何物。

    但见鬼王对准将臣将手中之物奋力甩出,一道金色的流光急速撞向将臣。

    “轰”的一声大响,将臣这次却是出乎意外的被撞的倒飞而出,轰然撞破几根廊柱,才停下身形来。

    张浩皓目大睁,盯着鬼王手中的金色物件,惊叫道:“鬼王金印!”

    这鬼王金印正是阴长生拜托他找的其中的五精一气之一。只是鬼王和阴长生都对张浩有恩,一时之间,张浩倒是陷入了两难之地,左右为难起来。

    “吼”的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将张浩的心神拉回现实。张浩抬眼看时,不由又吞了口口水。

    但见鬼王身前虚浮着一枚金色的小印,这印四四方方,上面雕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色神龙。此时,鬼王双手结印,快速的上下翻转,越来越快,到最后双手渐渐模糊起来,只留下一连串模糊的手印。

    金印上的小龙在鬼王的操纵下,仿佛活了一般,竟是慢慢的摇曳出来,龙吟声阵阵,绕着鬼王盘旋起来。金光越来越盛,刺目逼人,游曳的小龙贪婪的吸噬着金光,身形暴涨,只是三圈,便长成一条十丈长的金黄色巨龙。

    与此同时,金印的四方台也慢慢长大,鬼王脚踩四方台,慢慢的融入在金色巨龙的身体中。金色的巨龙仰天嘶吼,龙吟声响彻天地,将幽冥宫上方的气体搅的一阵翻滚。

    将臣从废墟中跳出来,看着眼前比他大了几十倍的金色巨龙,眼中毫无惧色,仰天怒吼,回应着金色巨龙的挑悻。

    双方相互嘶吼,谁也不惧谁。兀然间,动了,双方齐齐动了。

    将臣一头撞进金色巨龙的口中,金色巨龙上下两个金色的獠牙奋力一口咬下。将臣立于龙嘴,脚踩下颚,手举上颚,竟是将巨龙的嘴给撑开,任凭巨龙如何用力咬下,将臣也是稳如泰山,牢牢将其撑住。

    “吼吼……”的震天的龙吟声不断的响起,响彻天地,震动地府幽冥。

    金龙咬着将臣,死死不肯松口,就这般两相僵持下来。金龙浑身闪着耀眼的金光,长长的身体急剧的翻滚起来,兀然间,直飞冲天而起,速度极快,在幽冥宫上方来回游曳盘旋起来。

    将臣身处龙嘴,眼中红芒大放,身上黑气滚动,呈漆黑状。兀然间,将臣眼中射出两道红芒,直击金龙的身体内部。

    “吼……”

    金龙仿佛吃痛,浑身不停的翻滚,急速的颤动起来,一头向地面上扎来。地面上的众灵大惊,纷纷避让。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金龙一头撞在地面上,竟将地面上撞出一个硕大的窟窿,金光散开,滚滚尘土卷来,遇着的生灵,尽数沽灭,魂飞魄散。

    “轰隆隆”的巨响从地底深处不停的传来,伴随着阵阵的龙吟声和将臣的怒吼声,幽冥宫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整个地府都是一震。一平无寂的死亡海涛声翻滚,忘川河的弱水猛然冲刷,将无数正在渡奈何桥的魂魄冲散……

    “轰”的又是一声惊天巨响,金色的巨龙摇曳着冲出地面。

    与此同时,一道金色的流光直冲天际,漂浮于半空之中,竟是一枚金色的令牌。令牌滴溜溜的翻转,兀然间,黑芒暴动,恐怖的黑色能量以令牌为中心,越聚越多,最后竟形成一个恐怖的黑色漩涡。黑色的漩涡越转越大,不一会儿,竟是覆盖有半个幽冥宫大小。

    地面上的众灵大惊,只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吸力当空传来,不由怪叫着被吸上去,尽数被黑色的漩涡所吞噬,化作恢恢。

    金色的巨龙受此吸力,在半空中来回挣扎,想摆脱束缚。但黑色的漩涡能量越聚越多,过于庞大,金龙也不由被慢慢的扯去。

    鬼王在金龙中浑身大缠,嘴角鲜血不停的涌出,兀然间,双眼精光大放,双手结印,操控金龙,头一甩。将臣不防,被甩入黑色的漩涡,顺着黑色的能量被卷入中心,消失在空中。

    鬼王正操控着金龙努力的挣扎着,兀然间,天际紫芒大涨,一条紫色的金龙摇曳而出,在黑色的漩涡中旋盘起来,紫芒大放。黑芒遇着紫芒,竟是在慢慢的消散,大约一顿饭的功夫,黑芒终于被分散殆尽。

    紫芒消散,慢慢的聚拢,紫色的小龙游曳着钻入张浩胸口的玉佩中。原来是张浩也不例外,被黑色的漩涡吸入,关键时刻,胸口的玉佩紫龙游曳而出,分解了黑色的恐怖能量,再次救了他一命。

    “轰轰……”的声音响起,失去了吸力,不停的有事物掉落在地上。

    张浩也是掉落在地上,不由张嘴“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正好喷在他手中的金色令牌上。金色的令牌金芒大动,“昊天阴令”四个金色的文字闪现,刺人眼目。

    张浩心惊,知道这定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当下顾不得伤痛,将其揣入怀中。

    整个幽冥宫被一场大战毁了一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惨不忍睹。

    这时,其余八王才领兵匆匆赶来,见鬼王躺在地上,不由大惊。九王急忙上前,将鬼王扶起。

    鬼王面色惨白,长发凌乱飞舞,手捂胸口,对着其他九王,道:“这幽冥宫下面原来还有十八层空间,当真是天佑我幽冥!”

    九王听的啧啧惊奇,走近洞口,往下面看去,但见下红芒乍现,似有岩浆涌动,又有幽光闪动,诡异莫测。

    九王看的面面相嘘,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异。九王之中,修为最高者,当属转轮王。但要说论智谋,还是秦广王更甚一筹。九王不由看向秦广王,想听听他的意见。

    秦广王眼中精光闪动,转头对鬼王道:“此间十八层空间虽然广大,但依臣看,这十八层空间环境恶劣,并不适合生灵居住,倒是可设下十八层地狱,专门惩治十恶不赦之徒所用,鬼王陛下以为如何?”

    鬼王“咳咳”的咳嗽几声,点点头,也认为有道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