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将臣出世 强闯幽冥

神鬼探 +A -A

    张浩对着楚江王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看向三鬼,道:“黑政大哥,你在这些鬼卒中看看,有没有掳你兄弟的?”

    楚江王冷哼一声,道:“哼,本王没做亏心事,不怕你看。尔等站成一排,让他仔细的看看。”

    众鬼兵听令,迅速列成一排,行动迅速敏捷,显然是一对训练有素的精兵。

    黑政一一从鬼兵跟前走过,最后对张浩摇了摇头。

    张浩暗道一声坏了,果不其然,楚江王怒道:“现在既然查证不是本王的人了,那么就是你们诬陷本王了,这比账该怎么算?”

    阴六冷哼一声,怒道:“哼,就算我们错了,你又能耐我何?”

    楚江王大怒,手一翻,一柄黑色的大刀出现在他手中,大喝一声,飞身一刀向阴六砍去。阴六怎能惧他,手提长枪便直冲上去。

    “轰”的一声大响,黑芒大动,余波像水波一般,一圈一圈的荡漾而开。

    张浩只觉迎面一股巨力传来,身体不由飘起倒飞出去,慌乱之中,瞥见身后有一块黑色的石碣碑。当下也顾不得思量,张浩要紧牙关,奋力一剑向石碣碑插去。

    “噌”的一声,鬼泣整个剑身没入石碣碑中。

    “咔擦”的连续碎裂的声音响起,石碣碑上裂开一道裂缝,从鬼泣剑柄处慢慢的扩散,最后一直延伸到地面。

    黑芒暴动,似有云雾翻滚,疯狂的往墓碑中聚去,只是一小会的功夫,便形成了一个黑色的能量漩涡。张浩身处其中,只觉身体仿佛要被拉扯的爆裂一般,突然,胸口的玉佩迸发出猛烈的紫芒,“吼”的一声震天的龙吟声响起,一条紫色的小龙从玉佩中游曳而出,绕着张浩盘旋一圈。黑色的能量风暴遇到紫色的光芒,竟然尽数消散,被分解开来。

    如此诡异的事情持续了尽半个时辰左右,黑色的能量漩涡开始平静下来。张浩跌落在地上,心中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传来。当下大惊,顾不得其它,从怀中摸出一张神风符,贴于腿上,奋力向外面冲去。

    就在张浩冲出三丈远左右的距离,黑芒再次滚动起来,不同于上次的收缩聚拢,这次却是猛烈的向外散开,像是要冲破某种封印一般。黑色的石碣碑在黑芒的冲击下,由内而外,裂纹像蛛丝一般,慢慢的散开,“咔擦咔擦”的脆裂声不断的响起。

    一阵阵低沉的嘶吼从地底源源不断的传来,仿佛是某种沉睡的恶兽正在苏醒一般。

    黑芒疯狂的涌动,最后黑色的石碣碑终于承受不住黑芒的冲击,轰然一声惊天巨响,爆裂开来。黑芒大盛,黑色的能量波再也不受压制,如潮水一般,疯狂的向外涌去。

    “啊”的惨叫声响起,楚江王手下的百余名鬼兵遇到黑芒,来不及抵抗,瞬间便沽灭,灰飞烟灭。

    楚江王、阴六、谢四、黑政大惊,拼命的催动修为,护体罡气张开,犹如一个帐篷一般,将他们护住。

    朱九怪叫一声,跳将起来,向外跑去,但潮水一般的黑芒速度极快,只是瞬间,便将他追上。朱九大骇,危急关头,身上白芒大涨,形成护罩将其护住。

    张浩胸口的玉佩爆发出猛烈的紫光,一条小龙来回在周身摇曳游动,散发出浓郁的紫芒,将黑色的能量尽数分解开来,牢牢的将其护住。

    黑芒暴动,飞沙走砾,刺的人睁不开眼。半晌,一切才归于平静,众人散去护体神通,心有余悸的互相看看。此时阴六、谢四、黑政三人已经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楚江王虽然没有受伤,但王冠掉落,发髻破裂,头发披散开来,模样好不狼狈。倒是张浩和朱九二人有异宝护体,竟是没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呸呸……”朱九口吐唾沫,骂骂咧咧的起身,突然瞥见远处多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黑气缭绕,隐约乍现,不由轻咦道:“咦?那是什么?”

    众人抬头一看,顿时心头一惊,原来黑色的石碣碑爆裂之处,竟多了一口黑色的棺材,一股股令人作呕的刺鼻味道传来。

    楚江王看了看周围,艺高人胆大,冷哼一声,小心翼翼往前走去,欲一探究竟。楚江王到了棺材跟前,翻手一推,“啪”的一声,将棺盖打开,往里一看。但见棺材中竟躺着一个身穿黑色九幽战甲,披头散发,长相俊美的一个将军模样的人。

    楚江王看到这人,脸色顿时大变,惊道:“将……将臣!”

    兀然间,那棺材中的人双眼豁然张开,射出两道骇人的红芒,嘴巴张开,露出两颗狰狞可怖的獠牙,伸手一掌向楚江王打去。

    楚江王不防,被一掌击中胸口,身体倒飞出去,轰然落地,“哇”的吐出一大口绿色的血。

    那棺材中的怪物直愣愣的飞起,身体悬浮,双眼通红,冷冷的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众人大惊,被这红眼怪物扫中,莫不心神大颤,浑身发抖。

    “吼……”

    红眼怪物好像没发现自己要找的人,气的仰天疯狂的嘶吼起来,声音滚滚传出,像是带着满腔怨气,不得发泄一般,尽情的嘶吼大叫……

    如此难听刺耳,摄人心魂的嘶吼声持续了整整一刻钟的时间,就在众人灵魂震动,快要受不了的时候,那红眼怪物身形飘起,化作一道道残影,急速的向地府幽冥深处掠去。

    “这……这是什么怪物,吓死俺老朱了。”朱九见那怪物走了,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埋怨道。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楚江王捂着胸口,双眼怔怔的出神起来。

    张浩眉头大皱,道:“楚江王殿下,你认识他?”

    楚江王抬头看了张浩一眼,苦笑一声,道:“认识,岂止是认识。幽冥鬼域至少有一半的江山是他打下来的,他便是昔日鬼王麾下的头号战将将臣。什么十大鬼帅,见了他都得退避三舍,躬身施礼,就连鬼王陛下也对他礼遇三分!”

    “将臣?”张浩砸吧砸吧了嘴,轻声道。虽然张浩没听过他的名字,但鬼王手下的头号战将,打下了大半个幽冥地府,那得有多强的实力?

    “不好!他定是要对鬼王不利!”楚江王脸色突然大变,颤声道。

    “怎么?他不是鬼王麾下的战将吗,为何会对鬼王不利?”张浩皱眉问道。

    “传言中,将臣功高盖主,与夺鬼王王位,将臣失利。后来将臣便消失了踪迹,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此番他再度出现,定会引出一番腥风血雨。”楚江王担忧道。

    众人沉默了起来,彼此相视,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恐惧。

    楚江王脸色几度变幻,复杂的看了看一眼将臣所去的方向,最后道:“鬼王身系幽冥地府,如若有任何差错,地府必定大乱,到时候三界都将震动,本王先告辞一步。”说完,身形闪动,径直往远处飞去,想来是去通知其他八王,搬救兵去了。

    张浩对鬼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是看在转轮王的面子上才让自己看生死簿,查寻金昭容的下落,但终归是欠了鬼王一个大人情。此刻听见将臣可能对鬼王不利,心中担忧,便要去帮忙。

    朱九一看,顿时跳起,将张浩一把拉住,大叫道:“浩哥,你要干什么?”

    张浩眉头深皱,道:“鬼王对我有恩,现下他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理。”

    朱九在张浩身边待得久了,就知道张浩会不顾一切的去报恩,当下急的肥胖的脸来回抖动,哭丧道:“浩哥,可不可以不去,那……那红眼怪物如此可怕,我们去了也无济于事啊!”

    张浩拍了拍朱九的肩膀,道:“知恩图报乃是做人的根本,既然让我知道了此事,我就不能不管。胖子,此事与你无关,你还是留在这里吧!”说完,张浩再不犹豫,慷慨跨步而去。

    阴六、谢四、黑政三鬼相互看了一眼,眼中竟流露出兴奋的光芒,也不犹豫,向远处掠去。

    原地只留下朱九,朱九脸色纠结,挣扎半晌,恶狠狠的道:“拼了!”说着,便要追张浩而去。

    突然,朱九眼角瞥见那棺材里有白色的气体翻滚而出,白光闪动,似乎有某种东西。

    “不会是宝贝吧?”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高兴的往棺材旁边走去,探头一看,却是一个纯白色的珠子悬浮在棺材中,散发出乳白色的光晕,一看就是个好好宝贝。

    朱九大喜,四下张望,见没有人,“嘿嘿”的贼笑一声,伸手拿了那珠子,藏入怀中,高兴的一张大嘴都快咧到了耳根子上。突然,朱九像是想到了什么,往张浩走的方向直追而去。

    “浩哥,等等俺老朱!”

    “浩哥,你累死俺老朱了,等等俺啊!”

    老远,张浩便听到了朱九的声音,嘴角不由微微翘起。其实他知道朱九定会追上来,故意放慢了速度等他而已。

    张浩嘴角翘起,回头在朱九肩上轻轻的打了一拳,道:“好兄弟,我们走吧!”

    朱九嘿嘿一笑,道:“浩哥也对俺有恩,眼见浩哥去送死,俺也不能坐视不理吧?”说完,还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副肯定的模样。

    张浩狂翻白眼,什么叫自己去送死?但心中还是颇为感动的,暗暗发誓一会一定不能让朱九有事。

    却说张浩一路不停的使用神风符,径直往幽冥宫飞去。待到幽冥宫时,张浩眼见平时的守卫都不见了踪影,不由脸色大变。

    朱九看的面色发苦,看向张浩,道:“浩哥,守卫呢?不会是让那将臣都给杀了吧?”

    张浩很不想承认事实,但最后还是无奈的点点头,苦笑道:“恐怕是了!”

    朱九吞了口口水,道:“浩哥,我们能不能不去啊?”

    张浩狂翻白眼,怒道:“胖子,都到这里了,你怎么还打退堂鼓?”

    朱九讪讪一笑,道:“可……那可是将臣啊,我们……”

    “哎呦!俺不敢了!”

    不等朱九说完,张浩一把揪住朱九的耳朵,道:“胖子,不能再犹豫了,恐怕鬼王有危险了。”说完,当先冲进了幽冥宫。

    张浩远远便听见将臣的怒吼声,伴随着惨烈的惨叫声,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等张浩绕过前宫,来到森罗殿前时,但见鬼王站在森罗殿台阶上,冷冷的注视着下方。黑压压的鬼兵里三圈、外三圈的将将臣团团围起来。

    面对如此众多的鬼兵鬼将,将臣也无所畏惧,长发飘飘,仰天嘶吼,大喝道:“鬼王,你个卑鄙无耻之徒,今日本将要让你魂飞魄散!”

    鬼王冷冷看着将臣,寒声道:“哼,大胆将臣,竟敢以下犯上,本王看你是再想死一次!”

    将臣哈哈狂笑,大声道:“我的鬼王陛下,你想杀我,竟然将我封印于四绝聚阴之地,让我神魂永世不得翻身,不想却成就了我如今的不死不灭之体,再想杀我,恐怕你是痴人说梦话了!”

    鬼王眉头深皱,眼中精芒暴动,不知再想什么!

    将臣又是狂笑几声,突然瞥见跑来的张浩和朱九二人,怪笑几声,沙哑着声音道:“我还得多谢这位小哥为我破开封印,我才能脱困而出呢。”

    鬼王抬头豁然看向张浩,眼中精芒毕露,半晌,又转头看向将臣,手一摆。众鬼兵会意,端着勾镰魂枪,慢慢的向将臣聚拢而去。

    将臣“桀桀”怪笑,眼中红光闪动,双手伸开,十指上长长的指甲“呲呲”的互相磨动,仿若精铁摩擦。十指之间黑芒涌动,威势骇人。

    突然,将臣动了,并手成爪,爪间黑芒暴动,形成一个黑色的能量球,黑色的气体翻滚缠绕而出,汹涌着缠绕上多名鬼兵。将臣往回用力一拉,众鬼兵根本不及反抗,就被拉近前。但见将臣双手不停的抓出,残影连连,仿若刹那间多出无数手一般,只是一会的功夫,众鬼兵尽数被分尸,残肢断臂散落了一地,化作屡屡黑气,永远的消散。

    众鬼兵见将臣这般勇猛,骇的再不敢上前,连连退后。

    “哼,大家不要怕他,用箭射他!”鬼帅沧寂跨步出列,大声道。

    鬼帅沧寂的话刚落,便有大批的鬼兵弯弓搭箭,对准将臣。沧寂一声令下,万箭齐发,黑压压的箭雨便涌向将臣。

    “叮叮叮……”的声音不觉于耳,箭雨过处,任何东西尽皆碎裂,化成齑粉。这箭可不是普通的凡箭,乃是采集地府幽冥特有的玄冥石所炼制而成,威力极强,纵使修为高深之人,也扛不住这一波箭雨射击。

    箭雨过后,森罗殿前的地方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矢,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灰尘散去,黑雾散开,原地露出一个身影,屹立不倒,正是将臣。

    将臣竟然毫发无损,屹立在原处,尽情的仰天咆哮了起来。

    鬼王双眼大睁,迸出两道神芒。

    张浩和朱九二人相视,都看出了二人眼中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