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赠剑鬼泣 四绝聚阴

神鬼探 +A -A

    阴长生哈哈一笑,道:“小哥好爽气,不知道我要找什么,便答应了下来。”

    张浩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道:“也是啊,那阴先生,你要我去寻什么?”

    阴长生的面色渐渐严肃了起来,道:“我要你找的这几样东西可非比寻常,乃是鬼王金印、不朽神木、忘川情水、骷髅鬼火、九天息壤和四绝阴气。”

    张浩脸皮抽搐,知道这次自己恐怕是又惹上麻烦了,但事到临头,他也不是失信之人,干笑几声,道:“可是……可是这些东西我都没有见过。”

    阴长生从腰间摸出一张布卷,递与张浩,道:“这些东西我都写在这张布卷上了。”

    张浩布卷,看了一眼,塞入怀中,道:“我也只能尽力而为,我还要寻找我的妻子呢!”

    阴长生轻轻的点点头,道:“哈哈,好兄弟,我真想看看弟妹长什么样子,能让兄弟你如此执着。”

    这阴长生可真是自来熟,会攀交情,这不一会的功夫,好兄弟倒叫上了。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浩也不好推脱,只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阴大哥放心,小弟会放心上的。”

    阴长生踱步走近张浩跟前,双手托起手中漆黑的宝剑,向张浩跟前一推,道:“此剑名为鬼泣,陪伴为兄许久,为兄看兄弟所用的是一柄凡铁,今日便将它转送于兄弟,望兄弟珍重。”

    张浩也客气,接过宝剑,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宝剑有灵,竟“嗡嗡”的抖动了起来,黑气腾出,似又有轻微的鬼哭狼嚎之声。

    “杀气?好重的杀气!”张浩目光一凝,看向这柄漆黑的宝剑,不由惊道。

    阴长生淡淡一笑,道:“此剑乃为兄生前所使,到了幽冥后,为兄招其剑灵,积聚戾气,锻造千年,而成此剑,杀气自是极重。”

    张浩眉头深皱,犹豫半晌,将鬼泣剑往阴长生一推,道:“此剑杀气太重,乃魔道之物,不适合我用。”

    阴长生眉头一皱,又将鬼泣推与张浩,摇头道:“所谓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更何况,剑本身并无好坏之分,重在执剑之人。人若本性恶,此剑便成了绝世凶器;人若本性纯善,此剑便是斩妖除魔的利器。”

    张浩痴痴的盯着鬼泣剑,口中嘀咕道:“剑无好坏之分,重在人心……”

    半晌,张浩双眼大亮,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迷人笑容,道:“多谢大哥提醒,小弟铭记于心,必不埋没此剑!”

    阴长生哈哈一笑,道:“我就说嘛,兄弟如此人才,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二人相视又是一阵放声的大笑。

    朱九见张浩转瞬间便得了一件厉害的兵器,心中痒痒,腆着脸,上前道:“那……那个阴大哥啊,还有没有别的兵器了,俺老朱这锤也是凡铁,不好使,能不能……”

    “不能!”不等朱九说完,阴长生便斩钉截铁的打消了朱九的花花肠子。

    朱九一窒,还是不死心,道:“那个……那个不要太厉害也行!”

    阴长生微微摇了摇头,道:“我唯一的武器便是这把剑,现在没了!”

    朱九翻了翻白眼,嘴中小声的嘀咕起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张浩一看,倍感丢人,尴尬的道:“阴大哥,别介意,朱九其实他人挺好的,只是……”

    阴长生不想在此事上多做纠缠,拍了拍张浩的肩膀,道:“兄弟,我们去城隍庙休息几日,再出发,怎么样?”

    张浩心忧金昭容,当下摇了摇头,道:“不了,我想尽快找到我妻子,多一分之间,便是多一份希望!”

    阴长生点点头,从怀中又掏出一个袋子,递与张浩,道:“此间为温养丹,吃一粒可保保你十日不吃饭,你们在地府用得着此物。”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张浩隐隐感觉到此事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了,这阴长生一切都为自己备好,好像早有预谋一般。

    “大哥保重,后会有期!”张浩对阴长生一拱手,转身便要离去。

    “兄弟保重,后会有期!”阴长生也是一拱手,郑重的道。

    当下,张浩和朱九再不犹豫,便要返回幽冥地府。

    突然,阴长生叫道:“兄弟且慢!”

    张浩怔住,不由问道:“大哥,怎么了?”

    阴长生走近张浩,在其耳旁低语起来。张浩脸现惊容,双目精光闪动,不知在想什么。

    张浩和朱九别过阴长生,前往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四绝聚阴之地。

    一路上,张浩和朱九边打探金昭容的下落,边寻找线索。但金昭容仿佛是消失了一般,一点音讯也没有,鬼魂丢失之案更没有半点头绪。

    四绝聚阴之地,乃是地府极阴之地。张浩和朱九二人越走,越觉得冰冷刺骨,寒不可耐。

    朱九冷不禁打了个寒战,对一旁的张浩道:“浩哥,这什么叫四绝聚阴之地啊?”

    张浩看着朱九,淡淡一笑,道:“所谓四绝,乃是天绝、地绝、人绝和时绝,四绝齐聚,不见天日,阴阳失衡,阴气聚拢,便形成了这四绝聚阴之地。”

    朱九听的似懂非懂,不由讪笑几声。这时,隐隐有打斗声传来,二人都是一怔,接着急速往前掠去。

    二人躲藏在一块巨石后,偷偷望去,却见一群鬼兵围着三鬼激斗。虽然三鬼修为深厚,每每出手间,气势如虹,勇不可挡。但鬼兵越聚越多,将三人团团围住,三人落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张浩见三人宁死不屈,心下暗暗佩服,当下也未做多想,便挺身而出,大叫道:“都别打了,住手!”

    张浩突然冒出,大喊一声。打斗的双方都是一愣,场面一时诡异的安静起来。

    “刷刷……”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在了张浩身上,一时之间,张浩倒是成了焦点。

    朱九没想到张浩会突然发神经似的跳出去,吓的一哆嗦,不得已之下,也慢慢的出来,对着打斗的双方摆摆手,讪讪一笑,道:“你……你们继续,我们只是路过,路过!”

    双方互相看看,然后又“噼里啪啦”的打斗在一处。

    朱九白眼狂翻,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埋怨道:“浩哥啊,别没事找麻烦,你看……”

    朱九的话还没有说完,冷不禁,张浩又是大吼一声:“都别打了,住手!”

    朱九被张浩这一嗓子吼的心惊肉跳,身形一个趔趄,正好绊在一块石头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嘀咕道:“完了,完了……”

    果不其然,双方停止了打斗。更有一身穿蟒袍王服,头顶王冠的大汉领着一对鬼兵,缓慢向张浩这边走来。

    “你是何人,竟敢管本王之事?”那大汉冷冷看着张浩,喝声问道。

    张浩双目一凝,吞了口口水,道:“你……你自称本王,究竟是是何人?”

    张浩此时心中也是暗叹自己够衰,随便一喝,竟然又惹上一个**烦。

    那身穿王服的大汉冷笑道:“你们到了本王的地盘上,还问本王是谁?”

    朱九“腾”的一下,一跳而起,怪叫道:“你的地盘,你……你是楚江王?”

    大汉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正是本王,你们的问题问完了,轮到本王问你们了。你们倒底是何人,竟敢管本王的事情?”

    张浩脸皮抽搐,心思急转,突然精光一闪,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往前一亮。

    “转轮令!”楚江王眉头一挑,接着又道:“你是转轮王的人?”

    张浩见楚江王的表情,终于知道自己安全了,当下暗中舒口气,道:“我是转轮王的……朋友!”

    张浩略一犹豫,最后也只能想到“朋友”二字来形容他和转轮王的关系。

    “朋友?”楚江王双目湛着神光,直勾勾的看着张浩,不可思议的道。怎么也想不通,转轮王怎么会把转轮令送给一个凡人。

    张浩慢慢的镇定起来,淡淡一笑,道:“殿下,我有一个请求,不知可否放了这三个鬼?”

    楚江王嗤笑一声,道:“本来看在转轮王的面子上,本王应该卖你个人情,放了此三鬼。但是这三个小鬼胆大包天,竟敢公然挑悻于本王,本王如若不施以重手,如何服众?”

    “哼,分明是你们挑悻在先,将我们的同伴掳走了,却恶人先告状,真是不知羞耻。”被围着的三鬼大怒,其中一个不由出言历喝道。

    楚江王大怒,回头冷声道:“哼,本王光明磊落,怎会做那偷鸡摸狗之事?你们竟然敢污蔑本王,找死不成?”

    眼看双方又要打起来,张浩一惊,忙道:“我想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双方哪里肯听,剑拔弩张起来。

    张浩转头看向那三鬼,问道:“你们把事情的缘由说一说,我看能不能从中解除误会。”

    其中一鬼怒道:“哼,你们明显是一伙的,还说什么?”

    朱九一听,顿时不乐了,怒道:“你们可真是不识好人心,俺浩哥好心好意帮你们,你们却是不领情,还倒打一耙,当真是可恶。”

    那鬼一听,顿时大怒,手一指朱九,大喝道:“你个死肥猪,说什么?”

    朱九一看那鬼如此凶恶,吓的一缩脖子,但见他们被鬼兵团团围起来,胆气又大起了来,怪声道:“你们嚣张个什么,活该被杀!”

    朱九这纯属是火上添油,哪里是劝架。张浩气的老脸发黑,瞪了朱九一眼,转头看向那鬼,道:“误会,误会,你……”

    张浩的话未落,那鬼便怒道:“误会个屁,别废话连篇了,要打爷爷奉陪到底。”

    张浩无语,不知如何应对。正在这时,那鬼突然扫见张浩腰间的宝剑,脸色顿时大变,惊道:“你……你手中的剑哪里得来的?”

    张浩愕然,看看了手中的鬼泣,抬头道:“此剑乃我一兄长所送!”

    三鬼看着张浩手中的鬼泣剑,胸口急剧起伏起来,眼中隐隐竟有一股狂热之感。

    这次不用张浩开口问,那鬼便拱手,大声道:“那赠剑之人何在?”

    张浩不知道这三人和阴长生是敌是友,当下也不敢直言相告,故意撇开话题,道:“你们三人是何人,为何要找阴大哥?”

    那鬼一拱手,道:“末……小的阴六,这是谢四和黑政,我们都是阴大哥的兄弟,还请这位小哥实言相告!”

    张浩一听,眉头一挑,哈哈一笑,道:“原来你们便是阴大哥的兄弟,阴大哥在……”说着,回头看了看楚江王,然后径直往阴六走去。

    众鬼兵上前相拦,张浩回头看向楚江王。楚江王眉头一皱,摆摆手。众鬼兵会意,让开一条道路。

    张浩走到阴六跟前,俯耳低语起来,阴六一双眸子渐渐亮了起来。

    话毕,阴六动容,对张浩深深一拜,道:“多谢了,以后有用得着我兄弟们的地方,我等在所不辞,愿听候差遣。”

    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势的笑容,道:“阴六大哥言重了,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问题吧,请阴大哥将具体的经过说一说。”

    阴六点点头,道:“黑政与我们另外两名兄弟游荡,寻找阴大哥,岂料半路杀出一对鬼兵,将我们另外两名兄弟抓去。黑政拼死逃脱,在路上遇到我和谢四兄弟,我们三人一合计,便去找他们要人,哪知他们蛮不讲理,双方言语不和,便打了起来。”

    楚江王一听,顿时大怒,喝道:“好你个小鬼,竟敢栽赃陷害本王,本王何时派人抓你兄弟了?”

    阴六冷哼一声,道:“哼,贼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贼!”

    楚江王顿时气冲牛斗,怒声道:“本王看你们是纯心找事,来人呢,给本王将这三个恶鬼拿下!”

    眼见众鬼兵又要冲上来,张浩大急,忙大声道:“住手,我有一法,可辨别真假。”

    楚江王冷冷看着张浩,道:“哼,本王便再卖你最后一人人情,若是再不成,可别怪本王不客气!”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