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黄泉险象 城隍真身

神鬼探 +A -A

    出了森罗殿,张浩一路上失魂落魄的信步走着,不觉已经来到奈何桥旁。

    朱九正直愣愣的看着七杀女。突然七杀女顿住,看向朱九,道:“他怎么了?”

    朱九一愣,故作深沉的道:“哎,被情所伤!”

    七杀女秀眉一皱,轻道:“情?情是何物?竟然能伤人于无形!”

    朱九脸皮抽动,但接着圆溜溜的眼睛转动,贴到七杀女跟前道:“情之一物最是神秘,怎么,要不要和俺老朱来体验一下?”说着,朱九伸出手来,欲环七杀女的纤腰。

    七杀女眼中寒光一闪而逝,莲臂弯曲,顺势往后一磕,正中朱九的大肚子。

    朱九的动作一僵,脸色瞬间成了酱紫色,接着捂着肚子见鬼似的离开七杀女,痛哼道:“哎呀,疼死俺老朱了,是你说要体验情的,你……这女人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哎呦……”

    七杀女看也未看朱九,有意无意的瞥了张浩一眼,冷冷道:“我就送你二人到这里了,会有鬼兵送你们回阳间的。”

    张浩也不知听见了没有,只是呆呆的往前走去。

    朱九心有余悸的看了七杀女一眼,叫道:“浩哥,等等俺老朱。”说着,猫着腰,捂着肚子,直追张浩而去。

    七杀女手一挥,一对十余名鬼兵跟上,护卫二人而去。

    漫漫黄泉路,只余游荡的孤魂野鬼,伺机寻着替死鬼,好转世投胎。一对鬼兵拥护着张浩和朱九二人走来,众孤魂野鬼大惊,纷纷避让。

    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一把明晃晃的剑从一名鬼兵的胸口直穿而过。这鬼兵低头看着胸口,身形慢慢的消散,化作屡屡黑气,永远的消失在了三界之中。

    “敌袭,列阵!”众鬼兵大惊,领头的鬼队长忙大喝道。

    这对鬼兵显然是训练有素之士,仅仅是瞬间,便手持长枪,将张浩和朱九二人护卫在中间。

    一个浑身缠绕着黑气,看不清面容的黑衣人,倒拖着长剑,一步步逼向张浩他们。

    张浩仿若未看见一般,双眼无神,呆立在原地。

    朱九一看黑衣人出现,顿时大惊,一跳老高,大声道:“你……你是什么人,俺老朱和你无怨无仇,你别过来啊……”

    黑衣人全然不理会,“桀桀”怪笑着一步一步逼近。

    众鬼兵相视一眼,端着镰刀鬼枪,便冲向黑衣人。兀然间,黑衣人身上鬼气大盛,黑气涌动,一剑挥出。一道漆黑的匹练脱离剑刃划出,势如破竹,正中跑在最前面的四名鬼兵。

    四名鬼兵未来得及发出惨叫,便化作道道黑气,烟消云散。

    朱九一看,顿时炸毛,怪叫一声,一把拉了张浩便往前跑去。

    黑衣人眼见朱九和张浩跑去,也不着急,身形连动,化作一道黑影,在剩余的鬼兵面前闪现。

    众鬼兵身形一僵,接着“嘭嘭……”的连续声响,爆裂开来,化作道道黑气,尽数消散。

    黑衣人“桀桀”怪笑,身形闪动,直追张浩和朱九而去。不一会儿,便追上张浩和朱九二人,怪笑道:“跑啊,继续跑!”

    朱九大骇,手持大铁锤,沮丧道:“浩哥啊,你快醒醒啊……”

    黑衣人冷哼一声,身形晃动,飞身直起,当头一剑向朱九劈来。

    朱九一惊,身后是张浩,也不能躲闪,关键时刻,面色发狠,奋力将大铁锤横举。

    剑锤相撞,“当”的一声金属交鸣声响起,黑芒、青光来回交替闪烁,将二人的脸映成了黑青色。

    黑衣人“桀桀”冷笑,右脚踢出,正中朱九腹部。

    朱九怪叫一声,倒飞而出,连带着张浩跌倒在地。二人都是“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朱九脸皮抖动,顾不得疼痛,一把抓住张浩,来回摇晃,大急道:“浩哥,醒醒啊,再不醒,我们就没命了……”

    心头的一口瘀血喷出,张浩双眼渐渐恢复清明,眼见黑衣人又逼来,心中也是一惊,伸手入怀,摸出一张黄符,抖手一扔。

    黄符上玄青色的光芒大盛,一只虎头、狼身、豹尾的魂兽出现,仰天嘶吼一声,直扑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眉头明显一皱,接着冷哼一声,长剑翻转,一剑刺向豺虎兽虚影。

    “轰”的一声大响,黑芒暴动,光华四散开来,露出黑衣人的身影,只是黑衣人身上缠绕的黑气明显薄弱了几分。

    “浩哥,快想办法啊,他……他居然没事!”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瞪,惊骇的道。

    张浩也是目光一凝,道:“胖子,挡他一阵。”说着,一把将朱九推上前。

    朱九一愣神,接着沮丧着脸,看向那黑衣人,道:“兄弟,你看,我们近日无仇,往日无怨,能不能别打啊?”

    黑衣人看着朱九,冷冷一笑,道:“可以,你束手就擒!”

    朱九脸皮抽动,将大铁锤一横,恨声道:“你朱爷爷不发威,你当俺是病猫啊,看俺不把你打成猪头。”说着,挺了大铁锤,便哇“哇哇”怪叫着冲向黑衣人,势头极猛。

    黑衣人被朱九无厘头的一通乱砸,弄的一阵手忙脚乱,顿时大怒,怪叫一声,奋力一剑刺向朱九的喉间。

    朱九气喘吁吁,面对刁钻毒辣的长剑,顿时骇的面无人色。眼看朱九便要死于黑衣人剑下,突然黑衣人剑锋一转,“啪”的一声,剑面抽在朱九肥嘟嘟的脸上。

    朱九惨叫一声,倒飞而出,本来就肥胖的脸更是肿了一层,呈黑紫色。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哼,若不是上头下了活捉你们的命令,你哪还有命在,不过把你打成猪头,我倒是很乐意。”说着,慢慢的向朱九走去。

    朱九吃了大亏,此时再也没了之前的英雄气概,大哭出声,连滚带爬的躲避着黑衣人。

    突然,黑衣人感觉到一股澎湃的能量波动,不由回头一看,顿时大骇。

    但见张浩胸口不知是何物,湛出道道金光,一条金色的小龙缓缓游出,一头扎进张浩手中的一沓子符中。

    金光大动,须臾,光芒散尽,张浩手中一沓子黄符变成了一张黄符,只是这张黄符能量波动明显比之前强了不少。

    成功了!

    终于成功了,利用玉佩的分合之力,将二阶黄符合成三阶黄符。

    张浩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当再不犹豫,口中念念有词,手中闪着玄青色的光芒,径直抛向黑衣人。

    三阶黄符在空中猛然爆发出强烈的玄青色光芒,光芒聚拢,最后竟凝成一只硕大的虎影。青光幽转,从虎影口中伸出的两根獠牙上闪过。

    “吼!”

    虎影仰天嘶吼一声,双腿前屈,后腿一蹬,径直向黑衣人扑去。

    黑衣人眉头大皱,再无之前的猖狂之意,提剑迎向虎影。光芒闪动之间,伴随着阵阵虎吼声,两者打斗在一处。

    趁着黑衣人被虎影魂兽缠住,张浩从怀中又摸出两张神风符,贴于腿上,拉起朱九,直逃而去。

    二人一路奔逃,张浩只觉两股很强的气息一直扫视着自己,心下越发没底了,神风符用完一张接着一张,一下也不敢停留。

    “嗖”的一道黑影闪过,挡住二人去路,转过身来,提着长剑,冷笑道:“你二人继续跑啊?”

    张浩和朱九一看,顿时一惊。

    朱九拉着张浩,急道:“浩哥,用刚才的符打他啊!”

    张浩狂翻白眼,没好气的道:“那是二阶黄符,你以为是烂白菜,早已用完了。”

    朱九一听,顿时急了,沮丧着脸道:“这……这可怎么办?”

    张浩心思急转,想着脱身的办法。可是眼前这黑衣人修为明显比他们高出不止一筹,要想脱身,实在是太难了。

    正在这时,张浩突然脸色又是一变,回头一看,但见身后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黑衣人。同样手持长剑,浑身黑气缭绕。

    张浩脸色发苦,暗想道:“这一个黑衣人已经够他们喝一壶了,现在又来一个黑衣人,前后夹击,这下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朱九也发现了身后的黑衣人,一张肥脸扭曲,白眼一翻,却是径直瘫软了下去。

    张浩一看,顿时无语,这朱九可真是乱中添乱,这下张浩仿佛也是认命了一般,闭上了双眼,满是凄惨之色。

    昭容,永别了……

    父亲、母亲,孩儿只能来生再尽孝了……

    半晌,疼痛也没有传来,张浩不由慢慢的睁开了双眼,面色古怪起来。

    却原来是两个黑衣人竟是互掐起来,二人谁也不让谁,黑气滚动,剑气纵横,斗在了一处。

    张浩脸皮抽搐,一脚踹在朱九身上,道:“胖子,起来,别装死了。”

    朱九动也未动,仿佛真就死了一般。张浩一气,大叫道:“你再不起来,我可要走了啊!”

    “腾”的一下,朱九瞬间从地上弹起,摆手道:“别……别,浩哥,别落下俺老朱,咦,他们怎么狗咬起狗来了?”

    两名争斗的黑衣人正斗法都紧要关头,听的朱九这话,身形明显都是一个趔趄。随即,各自怪叫一声,冲向对方。

    突然,张浩只觉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传来,不禁大骇。一个黑影急速掠向两个黑衣人,手中黑气滚动,一掌印在一名黑衣人的背后。

    那名黑衣人不防,身形大震,瞬间便被黑气包裹。“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让人听的毛骨悚然。只是一会的功夫,那黑衣人便化成屡屡黑气,魂飞魄散。

    另一名黑衣人一看,顿时大惊,身形暴退而出。

    “哈哈……”突然出现的黑衣大汉仰天大笑一声,一指那黑衣人,一道黑芒急速冲向黑衣人。

    “啊”的一声惨叫声响起,便再没了声响。

    黑芒兜了一圈返回,被黑衣大汉一把接住,却原来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宝剑。宝剑长七尺有余,散发着屡屡黑气,剑柄处竟有两颗散发着红芒的宝石,仿如一对眼睛一眼,诡异莫测。

    只是翻手之间,黑衣大汉便灭杀了两名黑衣人,可见其修为定是深不可测。

    “城隍爷?”张浩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那黑衣大汉。

    “哈哈……什么狗屁城隍爷。”城隍爷大笑几声,身上黑气滚动,面容变换,最后竟完全换了一副面孔。虬髯满布,眉宇间凸起,一双铜铃眼瞪的老大,射出道道骇人的凶芒。

    张浩一看,眉头大动,厉声道:“你……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变作城隍爷的模样,城隍爷呢?”

    “城隍?哼,早已被我杀了。”黑袍大汉不屑的道,竟完全不把一界城隍当回事。

    张浩心中翻起滔天海浪,面色动容,惊骇道:“你……你竟然将城隍爷杀了,你……你真是胆大包天!”

    黑袍大汉哈哈大笑一声,道:“哼,我要他三更死,他活不过五更。”

    张浩惊的浑身抖动,心思急转,暗暗想到:“这身穿黑袍王服之人修为深不可测,但却杀了两名黑衣人,也就是救了自己,这样说来,他未必就是敌人。”

    想到此处,张浩努力使镇定了下来,道:“说吧,你要做什么?”

    黑袍王服之人淡淡一笑,道:“不错,我果然没有看对你,本王需要你帮忙寻找一些东西。”

    张浩眉头一紧,道:“找东西?”

    黑袍王服之人点点头,道:“不错!”

    张浩眉头一挑,道:“要我帮忙,也得让我知道你是谁吧?”

    黑袍王服之人淡淡一笑,望向远处,仿佛是回忆很久的事一般,道:“我叫阴长生,生前有好多兄弟,死后约定定要再次相见,所以他们散落在幽冥地府各地,不肯投胎,成为孤魂野鬼。我不忍让他们受苦,想要炼制法宝,将他们招回,你肯不肯帮我?”

    又是一个凄苦的人,为寻找自己的兄弟,不肯喝孟婆汤,不肯投胎做人,多么感人的兄弟情。

    张浩联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几乎是未做犹豫,便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也在寻找一个对我很关键的人,好了,这个忙我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