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奈何桥畔 书生鬼王

神鬼探 +A -A

    转轮王救了朱九,返身直往奈何桥走去。

    张浩搀扶着朱九,赶忙赶上,道:“多谢殿下救我兄弟。”

    转轮王撇撇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待会过了奈何桥,给本王悠着点,不准放肆。”走了几步,转轮王又顿住,转头看向朱九,道:“尤其是你,胖子!”

    朱九神情一僵,讪笑两声,闷头跟着二人赶路。随着转轮王,自是从奈何桥的上桥走过,走过之时,但觉有舒心暖身,心旷神怡之感。

    二人随着转轮王,在众鬼魂羡慕的眼中过了奈何桥。但见有一老婆婆正与过往的鬼魂舀着汤水。

    转轮王贴近张浩,小声道:“这位老婆婆便是天下有名的孟婆,本王只记得在本王小的时候,孟婆便一直在此处为过往的魂魄舀汤喝,有人传言地府初成时,她便在此间了。”

    提到孟婆汤,张浩神情一变,道:“是不是喝了孟婆汤的人便不记得前世了,那我娘子她……她会不会忘了我?”

    转轮王眉头一皱,沉重的开口道:“这孟婆汤取自忘川河之水,又称‘忘情汤’,你妻子喝了此汤,八成是不记得你了。”

    张浩一急,便要上前去问孟婆。转轮王一惊,一把将他拉住,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还是本王去探探她口风吧!”说着,也不顾张浩的弯身拱手答谢,径直往孟婆走去。

    这孟婆见了转轮王,也不施礼,只是自顾自的给过往的鬼魂舀着孟婆汤。

    转轮王也不计较,拱手道:“前辈,转轮有理了!”

    转轮王毕竟是地府十王之一,孟婆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头又看了张浩一眼,手一挥,一层透明的光幕将二人包住。任凭张浩如何手段,却再也听不见二人的谈话了。

    朱九看见离孟婆左方不远处的有一亭台,一喜,径直往其上跑去。上了亭台,朱九一屁股坐于亭台的廊柱下马,眼角一撇,突然呆住了。原来朱九看的地方,云雾散开,竟呈现出古玉界的情形来。

    青玉镇、琥珀川、邙山、张府、茅屋……

    朱九看着茅屋良久,也不见有人出来,却无意中瞥见张府的情况。竟是有一个与张浩一模一样的人在照顾张浩的父母,不由大惊。须臾,“张浩”出了府,径直往望头乡的子阴山飞去,一阵灰芒闪动,显出半人半妖的鼠精形象来……

    朱九圆溜溜的眼睛瞪的老大,叫道:“浩……浩哥,那鼠精可真有情义,竟化作你的模样去替你尽孝哩。咦,浩哥,你……”朱九不见张浩回话,回头一看,却见张浩站在一块平滑的大石头面前,一动不动的发愣。

    但见张浩的脸上的神色连连转变,似嗔、似怒、似喜、似悲……

    张浩眼中闪过各个场景,灰蒙蒙一片的空间中,漂浮着一块顽石。须臾,大石光华闪动,张浩从小到大的画面一一闪过。最后九色华光暴动,大石上的场景竟然混乱,看不清内容,半晌光华才慢慢的收敛,汇聚成一彩色漩涡,慢慢的缩小,最后归于平静。

    “张浩,你看见了什么?”不知何时,转轮王出现在张浩的身后,问道。

    张浩眼复清明,慢慢的转过身来,皱着眉,也不知道是和自己说,还是跟转轮王说,嘀咕道:“一块顽石……九彩涌现……”

    “一块顽石?”转轮王听得明显一愣,接着又道:“此时名叫三生石,能展现出万物生灵的前世今生。顽石?你的前世怎么会是一块顽石,真是匪夷所思……”

    张浩眉头深皱,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直愣愣的跟着转轮王往前而去。

    越往前走,遇到的鬼兵越多,不一会儿,二人跟着转轮王来到一座庞大的王宫跟前。

    转轮王看着张浩,笑呵呵的道:“此处便是地府的中心所在,幽冥宫,也是鬼王陛下的居所。”

    这幽冥宫通体呈漆黑色,仿佛一只狰狞的的巨兽雄踞在此处一般,亘古不变。张浩看着眼前这只狰狞的巨兽,不由暗暗咂舌,迎面一股古朴沧桑,而又神秘诡异的气息传来,压的让他竟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转轮王淡淡一笑,正要出手相助,但见张浩身上紫、金二色闪现,护住其周身。不一会儿,张浩竟再也没有了不舒适的感觉,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露出了平淡的神色。再看胖子朱九时,这货居然也是白光护体,一点反应也没有。转轮王心下暗惊,更觉得二人不凡。

    正在这时,有一对鬼兵向转轮王走来,当前一将,身穿环兽黑甲,满脸虬须,尽显威武之气,见了转轮王,只是微微一拱手,振声道:“转轮王大驾光临,本帅奉鬼王陛下之令出来相迎,请吧!”

    转轮王哈哈一笑,道:“屠帅不必客气,走吧!”说着,做了个请的动作。

    屠帅!

    张浩脸色一变,这一路上,转轮王将幽冥地府的主要人物都介绍了个遍。张浩对这屠帅印象颇深,鬼王麾下有“十大鬼帅”,各个修为高深,能征善战,为鬼王平定幽冥地府,立下了赫赫战功。而这屠帅本名屠洪,乃是十大鬼帅之首,可见其骁勇,怪不得转轮王也对其客气有礼。

    “咦?这二位是?”突然屠刚看向转轮王身旁的张浩和朱九二人,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大声问道。

    “呵呵,这二位乃我阳间结识的小朋友,找鬼王陛下有要事帮忙!”转轮王轻笑一声,介绍道。

    屠刚有意无意的又扫了一眼张浩和朱九,再不犹豫,当先和转轮王并排往幽冥宫走去。

    这幽冥宫庞大无比,十步一亭,百步一阁,满是宫殿,尽皆黑色,忽暗忽明,闪着淡淡的暗青色光芒,显得阴森而又诡异。

    张浩、朱九二人跟着屠洪绕过前宫偏殿,来到了幽冥宫最高的宫殿处。张浩抬头看时,但见殿匾上大大的写着“森罗殿”三个字,尽显恢弘大气。

    屠刚转头对转轮王道:“殿下稍等,本帅前去通报一声!”

    转轮王抬手道:“屠帅自便!”

    不一会儿,殿中便传来一道凛冽的声音。

    “陛下有请转轮王和他的朋友进殿!”

    转轮王淡淡一笑,招呼一声,整了整仪容,跨步而进。张浩和朱九二人不敢落后,紧跟而进。

    两排十八根大柱子顶立着大殿,柱子上有黑色的雕龙张牙舞爪的盘旋着,仿佛身处湖水下面一般,时不时的有幽光闪过,让森罗殿又平添了几分诡异肃穆感。殿中并未有想象中的文武众鬼臣鬼将,偌大的一个森罗殿显的有些空落落的。

    转轮王一路疾走,在一黑色龙案跟前单膝跪下,大声道:“臣转轮王参见鬼王陛下,愿鬼王陛下圣寿无疆!”

    走的近了,张浩也看清楚了,黑色的龙案后面竟端坐着一个作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温润儒雅,天然一副笑脸。

    “大胆!见了鬼王陛下,还不下跪!”屠洪见张浩和朱九二人傻傻的立在殿中,不由出言喝斥道。

    转轮王眉头一皱,抬头看向二人,以眼色示意二人跪拜。

    二人一个激灵,慌忙学着转轮王的样子跪拜。

    鬼王淡淡一笑,道:“二位阳间来的朋友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转轮王也请起!”

    “谢鬼王!”

    转轮王和张浩、朱九二人起身。

    鬼王看着转轮王,如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语气尽显和善道:“转轮王,我们有多少年不见了,今日来我这幽冥宫有何事?”

    转轮王也是哈哈一笑,道:“陛下,算起来,臣与陛下有近八百年不见了,臣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是为了两件事而来。”

    鬼王淡淡一笑,道:“哦,将尽有八百年了,转轮王有何事,尽管道来!”

    转轮王一喜,拱手道:“最近地府多有魂魄丢失,陛下可知道?”

    鬼王微微蹙眉,点点头,道:“本王也有所听闻,已经命人查此事了。转轮王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转轮王伸手摊向张浩和朱九二人,道:“陛下,此二人乃是古玉界人士,此人姓张名浩,来地府找寻他的妻子,欲借生死簿一看,不知……”

    鬼王点点头,道:“生死簿事关重大,非凡人所能借看……”

    张浩一听,大急,不等鬼王将话说完,便又跪地道:“求鬼王陛下成全!”

    鬼王看着转轮王一笑,道:“真乃性情中人,不要急嘛,本王的话还没有说完。本王只是说凡人不能看生死簿,但判官却可以看,然后转诉与你啊!”

    张浩大喜,拜谢道:“多谢陛下,多谢陛下。内子名叫金昭容,古玉界青玉镇人士!”

    鬼王轻轻抬手虚扶,任凭张浩如何使力,便再也拜不下去了。

    然后,鬼王转头看向一旁捧着一只大笔的判官,道:“查一查!”

    那判官恭声答道:“是,陛下!”然后便翻看起了生死簿。

    鬼王转头对张浩笑了笑,然后便与转轮王谈起了一些别的事。只是张浩一门心思全在一旁翻看生死薄的判官身上,浑身竟是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至于其他人做什么,说什么,他全然没听见,也没有看见。

    此时的朱九也没有闲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鬼王跟前的一个侍女,狂吞着口水。可是这女子显然却不怎么待见朱九,一双美目满是寒意,俏脸寒霜,瞪了朱九一眼,然后有意无意的多看了张浩几眼。

    半晌,判官合上生死簿,转头拱手对鬼王道:“回禀陛下,查遍了生死簿,只有金昭容的出生,却不见她去向!”

    “哦?不见去向?这可怪了?”鬼王眉头一皱,嘀咕道。

    只知出生,却不见去向!

    “轰”的一声,张浩脑中一片轰鸣声响起,犹如晴天霹雳般,不由浑身大震,不自绝的“噔噔噔”的倒退几步,身形不稳,“啊”的抱头惨叫一声,直愣愣的向后跌去。

    幸好朱九眼疾手快,一把将张浩扶住,急道:“浩哥,你……你没事吧!”

    转轮王一看,身形一闪,伸手一拍,将自身的真气源源不断的送去。

    半晌,张浩悠然转醒,“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脸现惨白之色,瞬间,整个人仿佛苍老了许多。

    朱九急的差点哭出来,不停的摇晃着张浩,叫道:“浩哥,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留俺老朱一个在这幽冥地府,那……那俺老朱可就惨了……”

    “昭容,昭容……”张浩双眼翻白,只是一味的念着金昭容的名字。

    转轮王眉头深皱,突然眼中精光暴动,一把将张浩提起,大叫道:“你这是干什么?说不定你的妻子在某个地方等你救呢,你死了,谁去救她?”

    张浩眼中神光渐渐聚拢,挣脱转轮王的手,吃吃道:“对,对,昭容必定是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可……可是地府这么大,我去何处找她?”

    转轮王看着张浩,眉头深皱,道:“我不得不提醒你,地府最近有许多魂魄无辜失踪,可能你妻子就是其中一个,你无论如何也得找到原因!”

    张浩浑身一凛,转头看着转轮王,道:“对,我一定能找到她,一定能!”说完,也不管其它,径直往森罗殿外跑去。

    转轮王眉头一惊,便要追出去。

    鬼王道:“转轮王不必担心,本王派人保护他便是!”

    转轮王眉头一皱,道:“可是……这……”

    鬼王微微摇头,道:“转轮王只管与本王聊聊天便是!”接着对旁边的侍女道:“七杀,你去将他送至奈何桥旁,然后再派人将其送回阳间!”

    七杀女拱手领命,冷然道:“是!”说着,便要去追张浩。

    转轮王略一犹豫,从怀中摸出一黑色的令牌,道:“麻烦你将此物送与张浩!”

    七杀女看向鬼王。鬼王看着转轮王手中的转轮令,微微一愣神,道:“转轮王可真是下了血本了啊,去吧!”

    七杀女领命而去。

    “末将去巡逻了,先行告退!”此时屠洪拱手道。

    鬼王挥手道:“屠帅自去!”

    屠洪拱手退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