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城隍审案 转轮王现

神鬼探 +A -A

    张浩进了城隍庙大门,迎面便看到一个三丈多长,丈许宽的的大照壁,照壁之上刻着飞龙彩凤,上有横匾,书“浩然正气”四字,文笔苍劲有力,天生地成。

    过了照壁,乃是一宽阔的广场,广场散落着几颗状如蘑菇,淡红色的怪树。张浩看的啧啧称奇,近前一看时,上有牌子,书“蓬盖树”。

    广场上此时已经站满了人。

    确切的说是有人有鬼,更有诸多不知名的妖怪灵物,此时它们都伸长了脖子看着城隍主庙。这城隍主庙整体呈暗红色,雕栏刻柱林立,各有廊柱语,警示世人。

    张浩沉吸一口气,运转玄功,定睛看去,念道:“作事奸邪任尔焚香无益,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做个好人,心在身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

    “咚”的一声铜锣大响,将张浩拉回现实。张浩一个激灵,想看清楚些情况,奈何有诸多鬼物灵物相阻,正自着急。

    朱九拉了拉张浩的衣袖,悄声道:“浩哥,不如我们去上面?”说着,指了指蓬盖树。

    张浩眼前一亮,暗道有理,嘿嘿一笑,道:“走!”说着,拉了朱九,纵身一跃,便上了蓬盖树之上。

    二人刚上蓬盖树,便觉无数道目光向他们二人看来。二人不由一凛,觉得有些不对了。

    朱九缩了缩脖子,靠近张浩,道:“浩哥,这……这我们不会是犯了众怒了吧?”

    张浩看着广场上的其它几颗蓬盖树,却是空无一人,当下吞了口唾沫,道:“恐怕是了!”

    朱九一听,顿时急了,道:“浩哥,那该怎么办,快想办法啊!”

    张浩心思急转,烦躁的道:“都是你了,好好的上什么蓬盖树!”

    朱九正要接话,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让二人神魂都是一颤。

    “你二人是何人,竟敢上蓬盖树?”

    朱九此时已经吓呆了,扯着张浩的衣袖瑟瑟发抖。张浩无奈,只得硬着头皮道:“敢问这树为何不能上?”

    城隍正庙中央,一身穿黑色宽袍,头戴官顶,长相威严的大汉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大喝道:“大胆,这蓬盖树乃是我幽冥地府的神树,岂容你们脚踩玷污!”

    张浩眼中精光暴动,知道自己这次恐怕真是闯了大祸了,当下拉着朱九飘身下了蓬盖树,便有大队的鬼兵持黑枪将他二人团团围住。

    朱九怪叫一声,忙道:“城隍爷,饶命,饶命!”

    张浩却是面色平静,站在那里,仿佛认命了一般,动也未动。

    城隍爷眉头一皱,心中暗道:“此人临危不惧,莫不是有什么倚仗?”

    想到这里,城隍爷话锋一转,大声道:“哼,你二人先就此地站着,等本神审理完此桩案件,再定你二人的罪。”

    说完,那城隍爷看向前面跪着的二个小鬼和一道人,正声道:“善来此地心无愧,恶过吾门胆自寒。你们两个小鬼,有何冤屈,尽数道来。”

    那两个小鬼一听城隍爷如此说,吓的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其中一小鬼作店小二打扮,颤声道:“回禀城隍爷,小的冤枉,冤枉,这恶道在阳间将我和表哥二人杀害,死了仍然不放过我二人,欲拘我等魂魄,抽魂炼魄。求城隍爷为我二人做主啊,做主啊。呜呜……”

    城隍爷眉头一皱,道:“你生前是何地之人,那道人为何又要杀害你二人?”

    那店小二哭泣道:“小人本名王贵,古玉界望头乡人士,本是一名药童,去西柏坡探望表哥,不想遭此横祸,被这恶道夺宝杀害。”

    城隍爷冷哼一声,威严道:“满口胡言,你只是个凡夫俗子,又有何宝物能引得这道人杀你?”

    王贵一惊,慌忙拜服道:“城隍爷息怒,听小的细细道来。小的回乡探望表哥田作农,在路上,突然天降大雨,电闪雷鸣,无奈之下,小的只有躲在一块巨石处避雨。雨停之后,小的刚欲上路,偶见一瀑布,下方有潭,潭中有亮光。小的好奇之下,跳入水中捞起一个盒子,打开盒子瞧时,但见盒子中有一面古朴的镜子,镜子边缘镶有七色宝石。小的以为捡到了宝,便将此物带回表哥家,谁想到竟然遭遇恶道谋财害命。”

    城隍爷听得暗暗点头,道:“那镜子何在?”

    王贵忙道:“被这恶道抢去了。”

    城隍爷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迸出道道骇人的光芒,看向那道人,道:“下面道人,王贵所言可是真的?”

    那道人面容阴鸷,见城隍爷,却也不见慌乱,摇头道:“城隍爷,贫道苍云子,王贵所言,尽数一派胡言,此宝乃是七星镜,岂是他一介凡人能得到的?”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盒子。那小盒子迎风渐长,竟涨到有见方尺许才停下来。

    “七星镜?”城隍爷一听七星镜,也是一惊,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道:“你二人必有一方说谎,还不速速招来!”

    “城隍爷,小的所言句句属实。哦,对了,那盒子中有暗匣,匣中有一金阙,还有小人私藏的一百八十两银票和几页毒簿。”王贵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兴奋的道。

    城隍爷一听,顿时一怒,大喝道:“好你个王贵,有何隐瞒,尽数道来!”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我知道此人,王贵所言不虚!”说话的正是张浩。

    城隍爷转头看向张浩,奇道:“哦?你知道他?”说着,摆了摆手,挥退挡着张浩的鬼兵,让他上前来。

    张浩微微一笑,对城隍爷拱拱手,毫无恭维之意,道:“我前些日子在阳间望头乡破了一桩案子,而望头乡的店小二正好偷了村中药店的银两跑路了,银两数目正是一百八十三两,而且那药店的药童也正好叫王贵,我想不会有这么巧吧?”

    城隍爷点点头,暗道有理,伸手一指王贵,怒道:“王贵,你还有何隐瞒,通通说来,否则休怪本神不客气。”

    王贵一惊,再不敢有所隐瞒,和盘托出,道:“不错,小的正是这位鬼大哥口中王贵,与望头乡孙宝莲有染,偷偷卖与其毒药,不想第二日孙宝莲的哥哥孙作死了,小人心中恐惧,便撕了毒簿,偷了掌柜的银两,往西柏坡而去。后面的事真如小的所说,没有半句谎话!”

    城隍爷看着张浩,眉头一皱,小声嘀咕道:“鬼大哥,明明是……”

    也不知道城隍爷想到了什么,目光一凝,死死的盯着张浩不放。

    张浩被城隍爷盯得浑身不舒服,不由尴尬道:“城隍爷,您看……您还是先审您的案子,我只是做个人证而已。”

    城隍爷看着张浩嘴角慢慢翘了起来,道:“好,既然如此,那案子便好办了,苍云子,你将盒子夹层打开,一看便知!”

    苍云子怨毒的看了张浩一眼,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将盒子的夹层慢慢的打开。

    在场的所有妖魔鬼怪灵物等都伸长了脖子看去,都想知道事情的缘由。

    空的!

    盒子确实有夹层,但夹层里却是空空如也,哪有王贵所说的银两和毒簿。

    城隍爷顿时大怒,喝道:“好你个王贵,竟敢恶人先告状,来人呢,将这王贵押入地府,打入地狱,然后再将案宗送入幽冥宫,让鬼王陛下过目!”

    一般城隍爷定了的案子,鬼王也只是象征性的略微过目一下而已,并不会因为些许小事而惹了城隍爷。古玉界城隍爷在此敲板,可想而知王贵以后的命运。在地狱中忍受各种酷刑,永世煎熬,当真是生不如死。

    王贵和田作农吓的面如土色,瘫软在地上,连求饶的话都没力气喊了。众妖魔鬼怪议论纷纷,轰然乱作一团。

    “慢着!”正在这时,一道苍劲有力声音破空而来,让喧闹的场面一下静止了下来。

    “是你,你还有什么事?审完了他们的案子,该你的了。”城隍爷瞪大双眼,盯着张浩,寒声问道。

    张浩讪讪而笑,一步一步的走近苍云子,道:“城隍爷,案子并没有结束!”

    城隍爷大怒,大声喝道:“你是在怀疑本座的断案能力?”

    张浩翻了翻白眼,暗道:“这城隍爷可真不讲理。”当下摇了摇头,道:“城隍爷,您先听我说,如果我说的有错,甘愿两罪并罚。如果侥幸我说的有理,还请城隍爷饶过我和我的朋友!”

    城隍爷虬须抖动,怒气哼哼,浑身上下黑气缠绕,看的出来,他怒到了极点。半晌,城隍爷靠回座椅上,怒道:“哼,好,本座便答应你了,你若说不上个合理解释来,本座便告你个扰乱神堂之罪,将你一并打入地狱。”

    打入地狱,那可以说是永世不能翻身了。

    朱九一听,立时炸毛,拉着张浩的衣袖,颤声哭丧道:“浩哥,你可要说的有鼻子有脸啊,要不然,俺老朱可就被你给害惨了,呜呜……”说到这里,朱九竟是经不住心中的害怕,如小孩一般“呜呜呜”的哭起来。

    张浩看的面皮抽搐,拍了拍朱九的肩膀,道:“胖子,放心吧,你浩哥何时欺骗过你?”

    朱九如小孩一般,拉着张浩的衣袖,死不放手。张浩无奈,任由他拉着衣袖,转头看向城隍爷,正声道:“好,我们一言为定!”

    城隍爷像是跟张浩卯上了,“腾”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踱着四方步,慢慢的走到张浩跟前,重新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个“小鬼”来。半晌,城隍爷对上张浩清澈的目光,有意无意的道:“好,年轻人,我们便一言为定!”

    张浩心中一突,暗道:“莫非他看出我是人,而不是鬼?”

    但张浩表面上却是面对一界的城隍爷,竟然没有半点怯弱,目光直视,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斩钉截铁的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张浩如此有自信,城隍爷冷哼一声,站在一旁,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你请吧?”

    张浩慢慢的走到苍云子跟前,背后拖着一个拖油瓶朱九,来回踱几圈,样子滑稽异常。看的在场的众灵都是一阵唏嘘,都以为张浩是疯了。

    半晌,张浩顿住身形,直愣愣的看着夹层,轻声笑道:“好一个障眼法,竟是连城隍爷也瞒过了!”说着,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闪着玄青色的光芒慢慢的划过额头的金色纹路,一只竖着的眼睛出现,绽出道道金芒,射在盒子的夹层中。

    须臾,金光过后,夹层中多了一沓子银票和毒簿,最下面竟还有一片金阙。

    就在帛锦出现的一霎那,苍云子眼中厉色暴动,一把揪出金阙,反手一掌向张浩胸前印来。张浩离苍云子不足一丈的距离,苍云子显然又是道法高深之辈,突然发难,张浩躲闪不及,眼看便要毙命于苍云子掌下。

    突然,一道黑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挡在张浩身前,伸出一只手掌,迎上苍云子的掌力。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黑芒、青芒暴动,交替闪烁,接着又是“哗”的一声,二人拼斗的余波散开,竟将众灵都扫倒在地,甚至有些修行低的鬼魂当场便魂飞魄散。所幸张浩和朱九躲在这黑衣大汉身后,倒是没受到半点伤害。

    苍云子眼中精光暴动,借着冲力,身形暴退而出,人在空中,翻手从怀中摸出一面古朴的镜子,镜子边缘刻有七颗颜色各异的宝石。镜子“嗖”的一声,射出一道白光,将黑衣大汉、张浩和朱九都罩在里面。

    苍云子大喝道:“那小鬼,坏道爷好事,有本事的留下名来!”

    张浩心中自有一股正气,见这苍云子如此猖狂,顿时大怒,大喝道:“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张浩是也!”

    “哈哈……”苍云子收了宝镜,身形化作一道灰影,只是转瞬间便没了踪影。

    “哎呀,你咋将名字告与他了!”那黑衣大汉转头,哀叹一声,埋怨道。

    张浩打量着这救了自己一命的人,但见此人四十岁左右模样,身材高大,面容刚烈,不怒自威的模样。当下张浩也不敢托大,拱手道:“多谢救命之恩,像那般无耻之人,我张浩就是让他知道我的名字,让他记住我的名字,做坏事时,能想起我来!”

    “哎呀!”那大汉却是急的一拍腿,道:“你有所不知,那七星镜有一项神通,叫‘如影随形’,将人罩定,再喊人名字,只要一应答。七星镜便会将此人记住,无论你走到哪里,镜子都能显现出来!”

    张浩艰难的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等于是给自己埋下了一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那苍云子便会出现在自己的身前,刺杀自己。

    朱九却是喜颜欢笑,拍着胸脯,一副庆幸的模样,道:“幸好俺老朱聪明,没自报家门。”

    张浩没好气的道:“你那是反应迟钝!”

    朱九却是不管,嘿嘿的只是傻笑,让张浩忍不住有将他打成猪头的冲动。

    正在这时,有鬼兵鬼将跪了一地,拜倒道:“参见转轮王殿下!”

    “转轮王?”张浩一惊,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身边的黑衣大汉。这转轮王可是地府响当当的人物,地府十王之一,掌管着无数界的生杀大权。

    突然,张浩眼角瞥见一旁的城隍爷跪拜转轮王时似有犹豫,不由眉头一皱,当下也不作多想,忙拉着朱九拜倒,大呼道:“参见转轮王殿下!”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