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苦海作舟 酆都鬼城

神鬼探 +A -A

    张浩一双皓目紧紧盯着胆小鬼金豆,道:“你知道酆都鬼城的入口?”

    金豆被张浩盯的浑身一缩,慌忙道:“金豆知道,知道。”

    朱九一见这金豆如此胆小,顿时也放下心来,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翻腾出一件衣服来换上,看着金豆,喝道:“你个该死的小鬼,知道还不快点带路,走啊!”

    金豆一急,慌忙在前带路。张浩和朱九二人相视一眼,随后跟上。

    二人跟着金豆可谓是七拐八绕,将二人也绕糊涂了。

    朱九大怒,跨步上前,一把提起金豆,怒道:“好你个金豆,竟然敢骗你朱爷爷,看俺不一锤将你砸的魂飞魄散!”说完,手一抖,一柄黑色的大铁锤出现在他手里,恶狠狠的看着金豆。

    金豆一见朱九如此,顿时大惊,忙恭声道:“大仙,小的没有骗你,快到了,酆都鬼城就在前面。”

    张浩此时也是眉头深皱,看着金豆,道:“哼,你若是敢骗我们,你就死定了!”

    金豆忙道:“不敢,不敢!”

    朱九悻悻的将金豆放开,怒气哼哼的继续跟着金豆兜圈子,可谓是山路十八弯,崎岖陡峭,异常难走。果然如金豆所说,不一会儿,二人一鬼便来到了一悬崖旁。张浩往下看,不觉倒吸一口凉气,但见悬崖深不见底,黑气云雾翻滚不停,又似有红芒闪动,像是岩浆烈焰,这若是掉下去,必定是十死无生。

    张浩转头看向金豆,道:“酆都鬼城呢?”

    金豆点头哈腰,道:“大仙,您有所不知,对面便是酆都鬼城的入口。”

    朱九一听,顿时怒了,指着金豆道:“好你个死小鬼,竟然敢骗我等,此间便是万丈悬崖,又有黑气翻滚,根本看不清对面什么情况,如果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哪还有命在,还去什么酆都鬼城?”

    金豆点头道:“大仙有所不知,这其中自有奥秘。”

    但见金豆行至一形状怪异的大黑石旁,这大黑石仿佛一只匍匐着的恶兽,上面竟刻着一个硕大的骷髅头,有口有鼻,有板有眼,尤其是一双骇人的眼睛,竟隐隐有红芒闪动,诡异非常。

    金豆看向二人,道:“此为接引石,只要在这石头上轻叩三声,重叩三声,然后再快叩三声,慢叩三声,便自会有鬼差接引!”说着,依言相做,来回叩了共十二下。

    张浩听的啧啧称奇,暗想道:“世间还有这奇事?当真是为所未闻。”

    金豆叩了接引石,半晌也不见有鬼差来。朱九四下张望,吞了口口水,威胁道:“金豆,鬼差在哪里?你若敢骗俺老朱,俺老朱一锤子砸的你魂飞魄散。”

    金豆惧怕的看了一眼朱九,讪笑道:“大仙有所不知,这凡事都有个人情事故之分,我们只叩了接引石,却不给好处,鬼差自然不愿意来。只要将好处放于黑石旁,鬼差收了好处,他们自然会出来引渡我们。”

    张浩、朱九相视一眼,都看出二人眼中的惊咦之色。

    金豆见张浩、朱九二人一副惊奇的模样,轻轻一笑,道:“酆都鬼城,又称‘半不多城’,乃人、鬼、妖、魔等万间灵物混居之地,接引的鬼差,又称为‘渡灵人’,只要向他讨得一盏‘红灯笼’,便可进入酆都鬼城了。”

    张浩眉头一皱,半信半疑的从怀中摸出三张神风黄符,弯身放于大黑石旁边。诡异的事发生了,但见大黑石黑芒一闪,三张黄符便不见了踪影。

    在悬崖中隐隐有红光闪动,二人定睛看时,竟是一条小船,船上有一胖一瘦,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瘦高个子留着一簇山羊胡子,一双三角眼睛来回转动,一副精明的模样;那矮胖子却是圆脸肥头,小眼圆溜溜的,与朱九倒是有几分相似,慢慢摇曳着往张浩这边驶来。

    不一会儿,小船到来,两个鬼差下了船,上了岸。瘦高个子看着张浩、朱九和金豆,阴阳怪气的道:“是你们要进酆都?”

    金豆拱手点头,谄媚道:“是的,差爷,求您给个方便!”

    矮胖子打量着手中的三张神风黄符,怪里怪气的道:“这符纸品质太低,只容你们其中一人通过。”

    金豆面色抖动,无奈的看向张浩。张浩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朱九却是耐不住了,不满的道:“你们看好了,这可是灵符,做人不能太贪心!”

    矮胖子顿时不乐了,怪声怪气的道:“我们是鬼,不是人!”

    朱九一噎,敢怒而不敢言。张浩挥手将其拦住,从怀中又摸出两张黄符,道:“鬼差大哥,我们只有这两张黄符了,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其实三张黄符已经足够了,只是这一胖一瘦两鬼差故意这般说,争取利益最大化而已。眼见张浩只能拿出两张黄符来,两个鬼差表面上看似失望,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当下故意为难的点了点头。

    说着,这胖子和瘦子往小船中的布袋中一掏,竟是拽出三个红灯笼,分递与三人,道:“你们二人进了酆都,不可妄图闯鬼门关,否则城隍爷怪罪下来,我等可吃不消。”

    张浩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忙道:“一定一定!”

    二人一鬼提了红灯笼,跟在胖瘦鬼差后面,上了小船,摇曳着往前而去。

    不觉小船已驶到悬崖中,朱九突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让张浩心中不由一紧。

    张浩皱眉,看着朱九,不满的道:“胖子,你鬼叫什么?”

    朱九一把拽住张浩,往上一跳,竟是如一个瓶子一般吊在张浩身上,瑟瑟发抖,颤声道:“浩哥,你看下面,这船没有底!”

    张浩一惊,往下一看,可不是嘛!这小船下面竟是空空如也,没有船板,他们就这般漂浮在船上面,下方似有黑气翻滚,又似黑浪涛涛。张浩骇然,扭头艰难的看向金豆。

    金豆嘿嘿一笑,道:“二位大仙莫要害怕,此间为‘苦海’,无边无涯,此船名为‘渡灵船’,二位大仙有接引红灯笼在身上作为向导,无妨无妨。”

    二人看时,果见这红灯笼正散着淡淡的红光,将二人护住,不让黑气侵蚀,隐隐又与对岸的红芒相互呼应,作为向导。二人这才松了口气,朱九从张浩身上下来,嘿嘿的讪笑两声。

    渡灵船的两侧,翻滚的黑气犹如水波一般荡开,小船慢慢摇曳着驶向对岸,良久红芒大亮,隐隐见岸。

    终于上了岸,张浩、朱九二人脚踩实地,不由重重的松了口气。抬头看时,不觉又倒吸一口冷气。原来前方隐隐竟似一张骷髅恶兽张开嘴,那红芒竟是从骷髅的眼中放出,让人看的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二人一鬼跟着胖瘦鬼差往骷髅恶兽的巨口中慢慢走去,等走近时,但见骷髅恶兽的两颗门牙上龙飞凤舞般的刻着“酆都”两个字。二人心下又不由一喜,终于到了真正的酆都鬼城了。

    酆都门前,有一对鬼兵把守,这些鬼兵浑身黑气缭绕,纯黑色的兵甲,一看便是训练有素之卒。在鬼差的带领下,鬼将鬼兵倒也未难为二人,略微检查一番,便放二人进城了。

    终于进了酆都,最欢喜的要数金豆了,像他们这些孤魂野鬼,没有好处给鬼差贿赂,只得游荡于人间,或千方百计寻得宝物,贿赂鬼差才能进入酆都鬼城。这鬼一旦进了酆都鬼城,就会受到鬼差的保护,不会再担心受怕,被修行人抓去了。

    张浩其实也猜出点缘由,但他也不在意这些,反正自己八宝琉璃净瓶中还有几百张黄符,足够他用了。张浩抬头瞧看时,但见这酆都鬼城灰蒙蒙一片,死寂沉沉,到处有无意识的残魂飘荡,黑气滚动,似乎又有有鬼哭狼嚎声响起,声音凄惨凄厉,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金豆借助张浩进了鬼城,心中高兴感激,也愿意为张浩他们解疑。指着天上的一轮暗昏色的圆月,道:“仙人,小的曾听别的鬼描述过酆都城的样子。这酆都鬼城没有太阳,却有一轮冥月,乃是阴极所聚而成,所以酆都城内整体呈暗灰色。”

    张浩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远方屹立着的一座高层九角大屋顶建筑,道:“那里是什么?”

    金豆看向那大屋顶建筑,肃然起敬道:“那里八成是酆都鬼城的城隍庙,城隍爷的居所,又是鬼魂申冤之地。城隍爷奉命坐镇酆都鬼城,掌管一界通道,可谓是权利极大的。”

    张浩眯着双眼,绽出道道精光,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后又看向两旁灰暗的建筑,有些竟是还挂有招牌,显然是客栈。张浩不由奇道:“这酆都鬼城竟然还有客栈?”

    金豆笑道:“酆都有常住居民,便是原地鬼物,也有外来人或者其它灵物,鬼物们为了生计,赚些补贴。”

    张浩脸皮抽搐,道:“莫非鬼也有买卖之物,也要吃饭不成?”

    金豆看着满脸疑惑的张浩,笑道:“仙人,鬼也是万千生灵的一种,自然要吃食,只是吃的不同。没钱的小鬼只得靠着自身微薄的能力吸噬空气中的阴气为生,但有钱的鬼物,便可买到相应的灵物,用来吸噬,便可增强灵力,提升自身的修为。”

    张浩暗暗无语,暗叹奇妙。朱九却是想到了什么,又问道:“钱,鬼物也用钱吗?是银子吗?”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些散碎的银子。

    金豆微微摇头,道:“人有人道,鬼亦有鬼道,人用银子,鬼使魂石。”

    朱九眼睛一亮,道:“魂石?你有没有,拿来让俺看看!”

    金豆讪讪一笑,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忙摆手道:“小的没有,没有!”他是孤魂野鬼,哪来的魂石,即使有,他也不会给朱九看,还恐朱九抢夺呢。

    张浩看着四周,道:“胖子,贴上长阴符!”

    朱九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张赤红色的符纸,正是老道送于朱九的长阴符。

    张浩、朱九二人贴上长阴符,浑身气势便是一变,上下阴气阵阵,哪还有半点人的气息。

    金豆看的狂吞口水,在朱九恶狠狠的注视下,脸色一变,道:“二位放心,小的绝不会说的。”

    朱九嘿嘿一笑,道:“这还差不多,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二人。”

    金豆大喜,忙点头称谢。

    张浩暗翻白眼,突然,眉头一皱,道:“这酆都鬼城里怎么一只鬼的影子也不见?”

    听张浩这般说,朱九和金豆一凛,看向四周,却真是不见一只鬼影。按理说,二人一鬼进了酆都鬼城,一路也走了一些距离了,怎么会碰不到一只鬼呢?

    金豆看着城隍庙,突然眼睛一亮,道:“啊,小的知道了,定是酆都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他们都去城隍庙了。”

    张浩、朱九相视一眼,觉得有理。

    张浩点头道:“走,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凑热闹一向是朱九最喜欢的事,当下二人一鬼便径直往城隍庙走去。

    不一会儿,二人一鬼便来到了城隍庙外。这城隍庙作为酆都鬼城的标志,建的自是恢弘大气,占地极大。远远的,便可望见庙外匾额上“城隍神庙”四个斗大的金笔大字,尽显霸气。门的两侧有全副武装的鬼兵把守,又有两只不知名的恶兽蹲坐,模样凶恶,看的让人心生畏惧。

    “咦?”

    渐渐的走近了,张浩见城隍庙的大门两侧廊柱上有警联,不由轻声念道:“结什么仇,造什么孽,害什么生家性命,为饶你颠倒是非半世竟浮夸权在手;占尽了利,沽尽了名,丧尽天理良心,且看他荣华富贵一朝终有雨淋头。”

    朱九看的嘿嘿一笑,挠头问道:“道,浩哥,这是什么意思?”

    张浩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就是让你平时多做好事,坏事做多了,迟早要遭报应的。”说完,径直往城隍庙中走去。

    朱九脸皮抽动,嘀咕道:“俺哪有做什么坏事嘛,俺做的都是好事……哎,浩哥,等等俺,别走那么快嘛!”

    等朱九抬起头时,张浩已经进了城隍庙,也未见鬼兵阻拦,朱九看着阴森森的两旁,不由浑身一个激灵,赶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