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流女鬼 小鬼打墙

神鬼探 +A -A

    这声音充满磁性,天然带着一股魅惑。朱九不由抓住张浩的胳膊,吞了口口水,道:“浩哥,这……这不会又是什么鬼吧?”

    张浩没有说话,突然转身盯着身后。一个红色的魅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长长的黑色头发,一双勾魂夺魄的杏眼,朱红的唇色,配合着一袭紧身的红色装扮,一颦一动之间,撩人心魂。

    “二位小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娇声娇气的声音响起,听得人骨头不由一阵酥软。

    “啊!美……大美人你好,俺们来这里是……”朱九见了这红装女子,双眼顿时发直,流着哈喇子,痴痴的道。

    “哦,我们来这里春游的。”张浩浑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生怕朱九说漏什么,忙抢口道。

    “哦?出游?”红装女子摇了摇头,也不在意,又娇气道:“二位小哥,这里一望无际,满是黄沙,小女子在不远处开了一间客栈,二位客官不如随小女子去歇歇脚,吃顿便饭再走呗?”

    “好啊,好啊,那还等什么?正好俺老朱这肚子也饿得慌了!”一说到吃,朱九圆溜溜的眼睛又是一亮,顺口就答应下来。

    “胖子,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张浩凝目看着眼前的红装女子,皱眉道。

    美食、美女在前,就算是十八层地狱,朱九也会闯一闯,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客栈。当下朱九哪能听得进这些话,拉着张浩便走,埋怨道:“浩哥啊,吃顿便饭又不会死人,走吧。再说,做事情前也得填饱肚子啊。”

    朱九说的话虽然粗俗,但却十分在理。几日未吃东西,张浩也确实有些饿了。张浩在朱九的半推半拉下,跟着红装女子往客栈缓缓走去。这一路上,却也是走的惊心夺魄。原来是那红装女子走在前面,紧紧包裹着的翘臀一扭一扭的在二人面前来回晃动,着实让二人看的心痒难耐。

    张浩倒还好,心中默念着金昭容,闷头跟着二人只管走,可手心中的细汗却是没完没了的一直涌出。朱九却是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大嘴张开,哈喇子源源不断的流出,配合着一副十足的猪哥模样。张浩看的一阵侧目,心中大呼丢人。

    “二位小哥,到了!”红装女子转过身来,轻轻一笑,媚态横生,娇气道。

    “呃,到了啊,姑娘先请!”张浩见朱九半天不说话,只得硬着头皮道。

    红装女子“咯咯”一笑,娇声道:“还是二位公子先请,这客栈便是小女子开的。”

    朱九在张浩的猛然一推之下,缓过神来,回过头来,茫然的看着张浩,道:“浩哥,怎么了?”

    张浩深吸一口气,红着脸,沉声道:“胖子,走了!”

    朱九脸皮抽动,嘿嘿的讪笑一声,道:“呃,到了,走走走!”说着,便往客栈里走去。

    张浩低着头跟上,也不多想,只想着胡乱吃口饭,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张浩和朱九推门进去,豁然无数只眼睛向二人看来。二人不由吞了口口水,朱九嘿嘿的干笑两声,点点头,拉着张浩往靠近柜台的一张桌子坐去。二人被众人盯得浑身不舒服,只管埋头看向桌子。

    不一会儿,便有店小二端来两碗阳春面和一盘小炒菜。

    张浩随口道:“谢谢小二哥!”抬头一看这店小二,心中却是一怵。

    却原来这店小二看着二人的神情有些怪异,眼中闪着莫名的光彩,嘴角翘起,像是见到某种美食一般。

    店小二见张浩皱眉看着他,不由反应过来,点点头,道:“客官慢用,小二不打扰您了,有什么需要,再叫小的。”说完,返身便走去。

    张浩眉头深皱,慢慢的转过头,正准备吃饭时,神情豁然大变,回头再看店小二时,但见这店小二却是前脚尖着地,后脚跟踮起,蹑着脚走路。

    张浩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眼大睁,两道神光迸出,大叫道:“胖子,快走,有问题!”

    张浩抬头看时,哪还有朱九的身影,不知何时,朱九已经离开桌子,偷偷跟着红衣老板娘去了房间。

    张浩这一声惊叫,顿时引来无数目光。张浩心中发怵,从怀中摸出两片事先预备好的柳叶,贴于眉毛上,再看时,直骇的三魂丢了二魂,七魄散了六魄。

    却原来呈现在张浩眼前再不是些什么吃饭的客人,竟都是些红毛、长舌,双眼闪着绿光,身着麻布白衣的各色鬼怪。

    其中一只鬼怪双眼凸出,口中咬着一条血淋淋的长红舌,时不时的有鲜红的血液从舌头、嘴中滴下,想必正是传说中的“吊死鬼”。

    有一只鬼大嘴咧到了耳根子上,口中张开,竟有三排白森森的尖牙,可能是传说中的“贪吃鬼”。

    还有一只小鬼,身材矮小,瘦的不成人形,乍一看,仿佛就是骷髅架子上包了一层人皮,想来正是“饿死鬼”。

    再看那店小二,缩着脖子,獐头鼠目,一双贼溜溜的小眼睛来回滚动,充满了警惕,十有**便是“胆小鬼”。

    ……

    客栈中漂浮着缕缕的阴气,似有道道黑气飘过。张浩脖子僵直,低头无意中向饭桌上扫过,顿时五脏翻腾,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扶着桌子干呕了起来。

    却原来饭桌上碟子不知何时堆满了不知名黑色的小甲虫,冒着缕缕黑气,一看便是剧毒之物。而碗里的阳春面也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竟是一条条有成人中指长的白色长虫,白色的长虫正自在碗中的血水中来回蠕动翻滚。

    张浩此时的念头便是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吃阳春面了,眼角瞥见众鬼怪慢慢的向自己包来。张浩心中大急,从怀中慢慢的摸出三张黄符,兀然甩出。

    “吼吼……”

    黄光大闪,三声震天的虎吼声猝然响起,出现三只虎头、狼身、豹尾的妖兽虚影,正是张浩前番遇到的豺虎妖兽。被张浩取了精血,炼制成了二阶黄符“灵兽符”。这灵兽符可封存各种妖物灵魂,在张浩吞食金丹突破玄功九转时,来酆都的路上,闲暇时炼制用来防身的,没想到倒是提前用到了。

    三只豺虎兽出现,顿时扑向周围的鬼怪,张口向鬼怪便撕咬了起来。

    一时之间,“啊啊”的惨嚎声响成一片,鬼客栈中乱成一团。正在这时,突然熟悉的一道声音传来,张浩一听,顿时一惊。

    “啊,浩哥救俺!”

    “鬼啊!”

    “哇,怎么长的啊,这么难看……”

    趁着混乱,张浩从怀中摸出一张神风符,贴于腿上,脚下连闪,身形化作一阵风,往柜台旁边的巷道中冲去。

    张浩刚冲进巷道,“轰隆”的声音便响起。张浩一惊,回头一看,却见一面墙挡了来路。他心系朱九安危,也顾不得其它,脚下连连变幻,身形化作一道白影,便往朱九声音传来的方向掠去。

    “刷刷刷……”的白影来回闪动,张浩一路追踪声音,仿佛在绕迷宫一般,摸不着头脑,辨不清方向,越走越乱。总感觉朱九的声音就在前面,但却怎么跟不上,仿佛永远只差一步之遥。

    “浩哥,救俺啊,俺要**于这‘风流鬼’了,啊啊……”

    “不要啊,不要撕俺的衣服,啊……”

    “你不适合俺老朱,快走开,快,啊……”

    张浩急的额头隐隐见汗,口中“呼呼”的喘着粗气,大喝道:“胖子,别吵了,坚持住!”说着,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眼,口中默念玄功咒语,平心静气下来。

    半晌,张浩皓目豁然睁开,湛出两道神芒,惊道:“难道是‘鬼打墙’?”

    “对,一定是鬼打墙!”

    张浩嘴角翘起,眼中闪着精光,从怀中摸出一张空白的黄符,然后一口将右手中指咬破,默念咒诀,右手玄青色的光芒亮起,在黄符中央画了一个太极图,上下两端各是一个繁琐的文字,似乎有天地肃穆之意。

    兀然间,张浩眼中精光暴动,额头青筋暴起,猛然大喝一声:“破!”

    于此同时,张浩左手持符,右手中指食指并拢奋力点在了黄符中央的太极图上。红芒闪动,玄青色的光芒大盛,血红色的太极图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挣脱黄符而出,滴溜溜的旋转起来,迎风渐长,越来越大。黄符上下两头的古朴文字也跳脱而出,绕着圆形的太极图旋转,越来越快,渐渐的竟成一道血影。

    张浩再次暴喝一声,双手曲回,再次奋力推出。

    闪着青红二色光芒的太极八卦图急速旋转着径直撞向周围的的墙,“轰”的一声巨响,劲风四起,华光大动,刺人眼目,让人睁不开眼。

    半晌,张浩慢慢的轻移开胳膊,看向四周,再没有什么鬼客栈,尽数是些烂瓦废砾,堆的到处都是,满目狼藉。

    “哎呦,疼死俺老朱了,哪个杀天刀的这是!”废砾中钻出一个胖子,满脸的灰尘污垢,最惨的是他身上的衣服碎成了一条一条的布条,身上的肉青一块,红一块,估计是被那风流女鬼给抓的,当真是滑稽可笑。

    张浩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看着胖子朱九这幅狼狈模样,却没有什么事,不由轻声笑了出来。

    突然,一道红色的身影从离朱九不远的废瓦砾堆中直冲而出,张牙舞爪的向朱九掠去。张浩看的清楚,但见这红色身影正是之前鬼客栈的老板娘,这老板娘哪还有之前妖艳欲滴的模样,此时竟化成了一个青面红眼,满嘴獠牙的怪物,浑身闪着红光,一看便是杀人无数,怨气血戾缠身太重。

    张浩一惊,大叫道:“胖子,小心!”

    朱九回头一看,顿时骇的跳出瓦砾,往张浩这边跑来,可是他一着急,被一块石头绊住,“扑通”一声,顿时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朱九跌倒在地,顾不得其它,连滚带爬,便往张浩方向爬去。

    脑后恶风传来,朱九回头看时,但见这红衣怪物离他已经不到一尺的距离,顿时炸毛。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被恶鬼掐死的场面,朱九紧闭双眼,张大嘴巴,“啊”的大叫出声,声音凄惨之极,响彻云霄。

    可是半晌,疼痛的感觉也没有传来,朱九睁开一只眼看时,却见张浩手持一柄宝剑,虚指向他的上方,剑上隐隐有绿色的液体慢慢滴下。张浩此时正笑呵呵的看着他,忍俊不禁,一副欲放声大笑的模样。

    看见了张浩,朱九稍微放下心来,睁开了另一只眼,四下扫动,不见了那红衣风流女鬼的身影,顿时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咚”的一声,头放回地面,心有余悸的道:“浩哥,你把那女鬼杀了?”

    张浩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笑了起来,半晌,捂着肚子,道:“胖子,你不是很喜欢那风流女鬼嘛,怎么怕成这幅模样?”

    朱九大囧,翻着白眼,道:“浩哥啊,俺老朱都这幅模样了,你就不要再取笑俺老朱了。”

    张浩轻轻摇了摇头,伸出一只手,将朱九拉起,道:“胖子,看不出来,你还是有点本事的嘛,能和那风流鬼纠缠那么久。”

    这句话也太有歧义了,朱九翻了翻白眼,正要顶嘴。

    突然,“叮当”一声,废瓦砾堆上滑落下一片瓦砾,朱九顿时一惊,身形一转,便跑到了张浩身后,双目瞪的老大看着前方。

    张浩也是眉头一皱,道:“谁?出来!”

    半晌,废瓦砾堆也没有动静,朱九吞了口口水,弱弱的道:“浩哥,是……是不是你弄错了,不要吓俺老朱啊?”

    张浩眉头深皱,冷哼一声,沉喝道:“哼,出来,再不出来,休怪我斩尽杀绝!”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出来!”

    废瓦砾堆后面钻出一抱着头的小鬼,獐头鼠目,一双贼溜溜的小眼满是警惕之色,正是之前的店小二,胆小鬼!

    “胆小鬼?”

    张浩眉头舒展,松了口气,随口问道:“你叫什么?”

    胆小鬼点头哈腰,一副谄媚的模样,道:“小的金豆,金子的金,豆子的豆,求大仙别杀我,别杀我!”

    张浩暗中翻白眼,无语的想到:“这胆小鬼可真是像传说中的一样,胆小如鼠啊。”不由摇了摇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皓目一转,道:“找个不杀你的理由!”

    胆小鬼吞了口口水,道:“二位大仙是想进酆都鬼城吧,小的认识路,小的可以带二位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