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伤心断肠 绝处逢生

神鬼探 +A -A

    孙宝莲神情癫狂,仿若疯状。

    大柳树仿佛愤怒了一般,摇曳着柳枝,竟向孙宝莲卷来。突然,地上灰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地上突然钻出一道灰色的身影,卷了孙宝莲,便直往子阴山去。

    张浩一惊,从怀中摸出一张神风符,贴于腿上,拉了朱九,急忙向灰色身影追去。仿佛两道流光划过天际一般,灰芒、青芒相继落于子阴山上。

    张浩抬手,大叫道:“你不能杀她!”

    这道灰芒正是鼠精,一直躲在暗处等张浩查出凶手以后,突然暴起将孙宝莲卷起,意欲为它死去的老鼠子孙们报仇雪恨。

    鼠精一手掐着孙宝莲的脖子,一手指着张浩,道:“你别过来,我不想和你为敌,可是这个人她死有余辜。”

    张浩淡淡的摇了摇头,道:“她谋害亲兄,确实死有余辜,但如果你杀了她,便开了杀戒,多年的修行便毁于一旦,你可得想清楚了。”

    鼠精目光一凝,像他们这般逆天修行的妖怪,如若开了杀戒,等渡天劫的时候,天劫威力会成倍增加,很少有渡过的,这也是鼠精担心的事。

    半晌,鼠精目光微寒,道:“哼,她害我孩儿无数,我……”说着,手中用力,便要掐断孙宝莲的脖子。

    朱九贼溜溜的圆眼一转,大嘴一咧,突然莫名的哈哈大笑起来,声音猖狂刺耳,难听之极。

    鼠精本就与朱九不对头,顿时大怒,喝道:“你个死肥猪,笑什么笑?”

    朱九蹙了蹙鼻子,道:“你杀啊,杀了她,俺老朱就少了个对头,真是快活,哈哈……”

    鼠精气急,怒道:“你……”

    略微一愣神,突然,张浩额头天眼大亮,金光正中鼠精,将其罩住。

    朱九一愣神,接着仿佛如一个圆滚滚的皮球一般,跳动到鼠精跟前,一把将孙宝莲抢过,上下其手,贼笑道:“哈哈,小娘子,你终于落在我手中了。”

    张浩收了天眼,怒道:“胖子,这女人浑身都是毒,不想死的就别碰她。”

    朱九一听,浑身一个激灵,将孙宝莲一把推倒在地,心有余悸的吞了口唾沫,弱弱的道:“浩哥,哪里有毒啊?”

    张浩冷冷的看着孙宝莲道:“她心都是黑的,你说有没有毒?”

    张浩话音刚落,突然平地起了一阵黑风,风中似有鬼哭狼嚎之声,飞沙走砾,让人不能直视。

    “呸,呸……”黑风过后,朱九吐了两口唾沫,看向原地,惊道:“浩哥,孙宝莲呢?”

    张浩睁开眼,定睛一看,果然原地不见了孙宝莲,不由皱眉看向鼠精。

    朱九却是不管不顾,张口就骂道:“好你个不争气的鼠精,枉费俺们竭力救你,你却弄了阵怪风,将孙宝莲杀了。”

    鼠精被怪风吹的带倒,慢慢的爬起来,怒道:“你个死肥猪,看不见我也被黑风刮倒?”

    朱九一滞,又要顶嘴。张浩挥手道:“好了,明日便是昭容的头七回魂夜,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走吧。”说着,扯了朱九,便往回赶去。

    鼠精看着张浩远去的身影,双眸渐渐眯了起来,嘀咕道:“原来他妻子死了……”

    张家!

    自从张浩走后,便乱成了一锅粥,张大善人思子心切,病重卧床不起。这一日,张浩突然出现在张家门口。让众小厮都是一惊,接着小厮报与张大善人,张大善人躺在床上,听得消息,连鞋都未穿,便跑了出来。

    “浩儿啊,你跑哪去了?可担心死为父了。”张大善人跑出来,见果然是张浩,上前一把将张浩抱住,仿佛生怕张浩跑了一般,大哭道。

    张浩看着父亲鞋都未穿便跑了出来,心下一酸,拱手跪地,道:“孩儿不孝,让父亲担心了。”

    父子二人相抱大哭一场,张大善人病重体弱,便在张浩的劝说下去休息了。

    张浩却是夜不能寐,干脆飞身上了屋顶,以柳叶贴目,张望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却仍不见金昭容回魂。此时已到三更时分,张浩不由心中着急起来,双眼瞪的老大,生怕错过了什么。

    可惜天意弄人,一晚上,也不见金昭容回魂。张浩渐渐心生绝望,兀然,仰天狂吼一声,额头上天眼豁然张开,一道金光直冲天际,将云雾拨开,一缕缕阳光洒了下来。

    张浩体内灵气疯狂的运转,随着天眼精光慢慢消散。张浩突然感觉脑中一阵晕眩,脚下一划,径直往房下面滚去。

    一道灰色的身影从地上兀然钻出,一把将张浩抱住,惊道:“张公子,你……你怎么了?”

    与此同时,一个肉球弹来,见了鼠精,出奇的没有再争吵,着急的叫道:“浩哥,你……你没事吧?嫂子……”

    半晌,张浩慢慢的睁开双眼,眼角处竟有两道鲜血流下。

    血泪!

    竟然是血泪!

    痴情儿郎相思累,伤心肠断血泪涌!

    朱九一看,立时大惊,怪叫一声,道:“浩哥,你没事吧?可不要吓俺老朱啊!”

    鼠精动容,道:“张公子,你没……没事吧?”

    半晌,张浩还是眼神空洞,失了光彩,嘴角轻轻的蠕动,呢喃道:“昭容……昭容终究还是没回来,没回来……”

    张家人听见动静,跑了出来,一看一个半人半妖的怪物搂着张浩,顿时大惊,便要上来争打。

    朱九双眼一瞪,道:“滚开!”说着,从鼠精手中一把夺过张浩,身形跳动,径直往外跳去。

    鼠精眉头一皱,看了张家人一眼,灰芒闪动,直追朱九而去。

    “你要带他去哪里?”

    “哼,不用你管,照顾好张家人,便是对浩哥最好的帮助了。”说完,朱九身上玄青色的光芒大动,掠向远方。

    朱九抱着张浩一路狂奔,天色大亮时分,来到离青玉镇八百里外的一座茅庐旁,将手往张浩鼻间探时,发现还有气息,不觉大喜,跪在茅庐前,大叫道:“师傅,求您救救浩哥,救救浩哥!”

    茅庐半晌没有动静,朱九就这般抱着张浩跪在茅庐前,这一等,便是又一上午过去了,朱九额头隐隐已经见汗。

    “吱呀”一声,茅庐门打开,从中走出一个老道,这老道身穿八卦先天袍,手持一根扁拐,额头凸起,一脸的平淡,看向朱九,道:“你这胖子好吃懒做,天性轻佻,贫道不是说过了吗,不许叫贫道师傅。”

    朱九肥胖的脸一阵颤抖,看的出来,他很挣扎,半晌,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对着老者磕了个头,道:“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师,这是徒儿最后叫您一声师傅,求师傅救救浩哥!”说着,眼中竟是带了泪水。

    老道斜眼看向朱九怀中的张浩,突然脸色大变,再不复之前的淡定,从腰间的紫金葫芦倒出一颗金灿灿的丹药,给张浩喂了下去。

    半晌,老道神情才渐渐恢复平静,道:“好了,他没什么事了,你带他走吧,不要再来叨扰贫道,否则贫道定不饶你。”

    朱九大喜,对老道拜了两拜,背起张浩,便往外走去。

    老道看着朱九离去的身影,淡淡的嘀咕道:“他怎么会在这里,师傅这是……”说着,背着手,转身回了茅庐。

    却说朱九背了张浩漫无目的的走去,来到一荒坡处,此时已经近黄昏时分。朱九累的气喘吁吁,将张浩靠于一大石上,不由抹了把汗回头一看张浩时,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张浩此时浑身正闪着金光,从脚到头,一圈一圈金黄色的光晕慢慢散开,神秘异常。

    朱九吞了口口水,圆溜溜的双目盯着张浩,伸出一根手指,数着张浩身上的光圈。

    “一、二、三……八、九。”

    “九圈,竟然是九圈!”

    朱九再次吞了口口水,吃力的嘀咕道:“这……这竟然是……是九转……”

    “这个死老道真舍得,俺老朱跟了你十几年也没给过一颗,八转,七转也行啊……”朱九摇着头,羡慕的嘟囔道。

    “吼……”

    “吼……”

    正在这时,荒山后响起了一阵虎啸声。

    朱九一惊,回头看时,直骇的三魂出窍,七魄离体,惊叫道:“豺虎精,妖……妖怪!”

    出现在朱九眼前的是三只虎头,豺狼身,豹尾斑离的怪物。但见这三只怪物身上一阵黑芒抖动,竟化成三只虎头、豹尾、人身的怪物,三只六双眼睛此时正猛盯着张浩看。

    朱九脸皮抖动,心中暗道:“这下可惨了,看这三只豺虎精定是被张浩身上的灵气波动引过来的,看这三只豺虎精修为不低,浑身缠绕着戾气,恐怕是不好对付了。”

    回头看了看张浩,朱九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铁锤子来,警惕的看着三只豺虎精。

    其中一只豺虎精“桀桀”怪笑两声,竟口吐人言道:“胖子,识相的快快滚开,否则连你一起吃了。”

    朱九紧握着手中的锤子,手上青筋暴起,紧张到了极点,但他还是不离开半步,怒道:“好你个豺虎精,竟然敢在你朱爷爷面前耀武扬威,找死不成?”

    三只豺虎精再不多言,身上黑芒滚动,怪啸一声,从荒山上径直扑下。

    “哇!”朱九突然怪叫一声,掉头便拖着锤子跑去,哭泣道:“浩哥,不是俺老朱不救你,是俺实在无能为力啊,你可千万别怪俺老朱啊,呜呜……”

    突然,朱九只觉身后一股强横的劲气扫来,将他瞬间便扑倒在地。金光大作,将黄昏时分衬托着仿佛到了金色的世界,金芒万丈。

    “啊!”的一声大叫,伴随着“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飞沙走石之间,朱九吓得抱着脑袋,瑟瑟发抖。

    “不要杀俺老朱,不关俺老朱的事,要吃吃张浩,俺的皮厚,不好吃啊……”一连串的话从朱九口中吐出,滔滔不绝。

    “喂,胖子,起来了,不要装死!”

    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朱九放下手,慢慢的回头一看,大喜,跳将起来,大叫道:“浩哥,你没死,没被豺虎精吃掉啊?”

    张浩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三只豺虎精都死了。”说着,指了指撞在大石上,已化回原形的三只豺虎精。

    其实也算这三只豺虎精命背,张浩吃了异人所赠的金丹,体内灵气滚动,正自无处发泄,被这三只豺虎精赶上,当了试手的对象。此时,张浩终于突破了一直卡着的第九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朱九吞了口唾沫,道:“浩哥,你……你真是神人啊,竟然将三只修炼至少几百年的豺虎精给弄死了,厉害,厉害。”

    张浩微微摇了摇头,感激的拍了拍朱九的肩膀,道:“胖子,多谢了!”

    胖子朱九圆溜溜的眼睛来回转动,挠头道:“什么?”

    张浩笑而不语,胖子朱九看似傻乎乎的,其实一点都不傻,他也不点破,使得二人关系更进一步。

    为免尴尬,张浩道:“走吧!”

    胖子一愣,道:“去哪里?”

    张浩一双皓目中闪着坚定的神光,道:“酆都!”

    “酆都?”朱九不由吞了口口水,倒拖着铁锤跟上。

    突然,张浩顿住身形,折过身来,从怀中摸出八宝琉璃净瓶,对着三只豺虎精一吸,三只豺虎精的尸体瞬间变小,被吸入瓶中。接着,张浩又将孙作放出,嘱咐他去投胎,然后再不犹豫,直往黄围山而去。

    二人一路波折,终于来到了“鬼山”黄围山,四下寻了几圈,却始终不见酆都鬼城的影子。

    朱九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埋怨道:“哎呀,累死俺老朱了,浩哥,你用天眼一看不就知道了吗,何必这么麻烦,走来走去,将俺老朱这身膘都脱了。”

    张浩无奈的摇摇头,道:“胖子,不是我不用天眼,只是前番我大动天眼,伤了精神,恐短时间内是不能再用天眼了。”

    “你们是要去酆都鬼城吗?”突然一道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二人大惊,慌忙向四周张望。朱九更是从地上一蹦而起,提着锤子,吞了口口水,颤声道:“浩哥,这……这是什么声音啊?”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