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顺藤摸瓜 朱九捞头

神鬼探 +A -A

    孙老太公见张浩眉头深皱,一句话也不说,不由小心翼翼的道:“张公子,这……您看快到中午了,不如到舍下吃个便饭,您看如何?”

    一提到吃,张浩还没说什么,朱九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顿时大亮,上前一把拉住孙老太公,道:“孙……老太公,吃饭啊,那还等什么,快走啊。”

    孙老太公看着朱九一副八百年没吃过饭的样子,顿时脸皮抽搐,尴尬道:“呃,走走走,公子请。”

    张浩却还是愣在原地,动也未动。孙老太公正不知道该如何,朱九可耐不住了,一把拉起张浩,便往太公家而去。

    这孙老太公为了讨好张浩和朱九二人,可谓是备足了盛宴,大宰猪羊,饭菜摆了满桌。

    连日来,朱九随张浩奔波劳累,不曾吃过一顿好的,此时见了这么丰盛的大餐,再也顾不得形象,大吃特吃起来。一点也没了刚开始的形象,让人看的大跌眼镜。

    张浩此时还想着疑点,突然听得安静下来,不由抬头一看,却见朱九这副吃相,顿时老脸一红,闷头扒起饭来,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模样。

    饭桌上只剩下“啪啦咕噜”的奇怪声音,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满满一桌饭菜竟被朱九消灭的精光。

    张浩脸色涨红,一脚踹在朱九的腿上。

    朱九“哎呀”怪叫一声,看向张浩,道:“浩哥,怎么了,你怎么不吃?”

    张浩顿时无语,暗翻白眼,抬起头来,道:“胖子,你吃完没?”

    朱九伸手抹了把油渍渍的嘴,憨笑一声,道:“吃了个半饱而已,如果能在来一大缸汤水,那就太美了。”说完,朱九还陶醉般的舔了舔嘴唇。

    张浩听得身形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人家喝汤用的是小碗,他倒好,直接来一缸……

    孙老太公脸皮抽搐,忙道:“快,快给朱公子上汤。”

    不一会儿,便有仆人将早已准备好的鱼汤端了上来,满满一大海碗,让人看的直咂舌。

    朱九一把端过鱼汤,正要往嘴里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周围的人,嘿嘿一笑,道:“你们喝不喝?”

    众人一看,顿时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孙老太公连连摆手,讪笑道:“我们不喝,朱公子请!”

    朱九双目一亮,哈哈一笑,道:“那俺老朱可就不客气了。”说着,端起大碗便要灌下去。

    “汤?水……”张浩嘀咕道,突然,双目神光大放,大叫道:“有毒!”

    朱九此时已经灌了一口在嘴里,兀然听得张浩的大喊,顿时大惊,大碗脱手而落。

    “咣当”一声,瓷片、汤水散落一地。

    朱九“噗”的一声,将含在嘴中的水喷出,怪叫一声,一把抓起孙老太公,怒声道:“好你个死老头,竟然敢下毒谋害俺老朱,看俺老朱不把你打成猪头。”说着,提拳便要打下。

    “住手,胖子!”张浩大急,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显现,奋力推向二人中间。

    “轰”的一声,朱九一拳砸在太极图上,太极图一荡,慢慢的消散。

    朱九受冲力所推,“噔噔”的倒退几步,惊道:“浩哥,你怎么帮他啊?”

    张浩微微摇头,道:“胖子,老太公请你吃,请你喝,你却要打人家,是何道理?”

    朱九指着地上的汤水,道:“浩哥,你不是说汤里有毒吗?”

    张浩苦笑一声,道:“胖子,我说有毒,不一定就是孙老太公下的毒啊?”

    朱九一听,顿时懵了,奇道:“在他家里,不是他下的毒,那还能有谁?”

    张浩皓目中精光闪烁,一字一句的道:“凶……手!”

    朱九想也未想,便脱口而出道:“凶手……呃,凶手?浩哥是说杀害孙作的凶手?”

    张浩眉头紧皱,道:“是!”

    孙老太公一急,道:“张公子,凶手是谁?”

    张浩转头看向孙老太公,道:“老太公,这望头乡有几口井?”

    孙老太公不明所以,顺口答道:“村南一口,村北一口,一共两口井。”

    突然孙老太公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一抖,道:“张公子,您是说井水有问题?”

    张浩点点头,道:“八成是,而且是村南的那口井!”

    孙老太公白花花的胡子一抖,暗自庆幸自己的家院在城北,但接着又问道:“张公子,您怎么知道城南的井有问题,而不是城北?”

    张浩嘴角翘起,眯着双眼,道:“百姓为图省事,习惯就近打水。村北的百姓相安无事,而村南的百姓却多有闹肚子的情况,假如我没猜错的话,定是村南的水井有了问题。”

    众人听的点头称是。

    孙老太公一听,顿时一急,道:“那还等什么,快到村南的水井看看去。”

    众人一合计,忙往村南水井方向而去。等众人来了井旁边,才发现又来了问题,让谁下水井,众乡民推推托托都不肯去。

    张浩目光转动,却见朱九正蹑手蹑脚正往外面偷偷溜去。张浩嘴角翘起,露出招牌式的邪笑,大声道:“胖子,你要去哪里?”

    朱九身形一顿,慢慢的转过身来,干笑道:“浩哥,哎呦,俺老朱肚子疼,要去茅房。”说着,捂着肚子,便要跑去。

    张浩哈哈大笑一声,并手成掌,往旁边的大柳树一砍,无形劲气一划而过,将一根柳条砍了下来。张浩纵身一跳,一把接住,顺手一抖,柳条仿若毒蛇一般一甩而出,将朱九的胳膊缠住。

    朱九回头一瞥见胳膊上的柳枝,瞬间炸毛,“妈呀”怪叫一声,跳将起来,就要跑时。突然柳条上玄青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朱九只觉一股大力传来,不防之下,身体倒飞而出。

    张浩欺身赶上,一把将朱九的肩头按住,笑道:“胖子,你不是肚子疼吗?我看你活蹦乱跳的,不像啊!”

    朱九肥嘟嘟的脸一簇,尴尬一笑,道:“呃,刚才疼,现在不疼了。”

    张浩轻轻一笑,将胖子一推,道:“胖子,你下去,看看有什么东西?”

    朱九一听,耷拉下脑袋,道:“浩哥,可不可以不去啊?”

    张浩皓目盯着朱九,道:“他们都是些**凡胎,万一遇到危险,脱不开身,看来这趟你是非去不可了。”

    朱九仿佛认命了一般,任由众人将绳索拴于腰上,慢慢的放下井去。

    这井却是不深,但背属南边,又有房屋遮挡,常年不见阳光,致使阴气极重。朱九下到一半,只觉一股寒气扑来,冰冷刺骨,幸好他皮糙肉厚,又有异人传授玄功护体,若是换了别人,定是抵挡不住这寒气。

    绳索慢慢的放下,朱九手中持着的火把已经被寒气扑灭。朱九眼前顿时一黑,他天性胆小,又有似有似无的古怪声传来,朱九立时炸毛,怪叫一声,大声道:“快拉绳索,快将俺老朱拉上去。”

    众乡民一听,正要往上拉。张浩咧着嘴,大声道:“不许拉,胖子,你若不将井中的东西捞起来,我便将这绳索剪断,你就在里面好好呆着吧!”

    朱九一听,顿时哭丧着脸,大叫道:“浩哥,别剪,别剪,俺老朱下还不行嘛!”

    井旁的村民听的想笑又不敢笑,憋的一个个脸色通红。孙老太公白花花的胡子上下抖动,肚子一吸一吸的,显然是憋的难受。

    张浩虽有心逗朱九,但还是有些担心他的安危,毕竟这胖子对自己可以说是除了自己的双亲以外,最亲近的人了。只是张浩知道朱九的脾性,不用些手段,这胖子指不定会怎么偷懒。

    却说朱九被慢慢的放下,越来越深,黑暗中似有点点微光荡漾。朱九一喜,知是到了井底,不由松了口气。

    这水井狭窄,朱九身体又肥胖,有些周转不开来。还要取东西,铁定是不方便了。朱九也算是有些小聪明,灵机一动,但见他肥胖的身体来回滚动,在井中转着一挤,“呲啦啦”的摩擦声响起,朱九竟强行逆转,来了个头朝下脚朝上。

    不一会儿,朱九便到了井底,水中似乎飘荡着一个东西。绳索继续往下放,朱九慢慢看清楚了下面的东西,却惊的来不及叫喊,一头撞在那东西上,与那东西来了个亲密接触。

    离的近了,朱九也看清楚了。原来水面上漂浮着的竟是一颗人头,因为泡的久了,脸色呈现一种死灰般的白,肉都翻白浮肿了起来,头发打湿,披散开来,仿若地狱的厉鬼一般,模样甚是骇人。

    朱九浑身八万根汗毛顿时倒竖了起来,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哭丧道:“浩哥啊,快……快将俺老朱拉上去,有鬼啊,有鬼……”

    张浩一听,大惊,忙大声道:“胖子,你看到了什么?”

    “脑袋,一个脑袋,吓死俺老朱了,快将俺老朱拉上去,拉上去。”井下边传来朱九的哀嚎声。

    张浩一听朱九没什么事,顿时大喜,道:“胖子,就是那个脑袋,快拿上来!”

    朱九毕竟会些玄功,乱嚎了一阵,勉强镇定下来,吞了口口水,慢慢伸出手去扯水上的脑袋。手到跟前,朱九又缩了回来,看了看周围乌漆麻黑的四壁,大着胆子道:“俺老朱拼了。”说着一把将脑袋提起。

    半晌,朱九也没发现什么异动,不由嘿嘿一笑,道:“也没什么嘛,吓死俺老朱了。”

    张浩见朱九半天没动静,不由皱着眉头,大声道:“胖子,你没事吧?”

    朱九此时放松了,大声回道:“俺老朱有玄功护体,能有什么事,东西已经拿到,快将俺老朱拉上去。”

    张浩松了口气,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恐这胖子出些什么事,当下沉吸一口气,玄功运转,右手中指和食指慢慢并拢,自额头缓缓划过。金色的纹路亮起,从两侧慢慢张开,一只竖眼出现在张浩额头上,正是天眼。

    张浩睁着天眼往井下看去,但见朱九头朝下脚朝上,悬空而立,不觉好笑。再看其手中提着的人头时,即使张浩有心里准备,也不由一个激灵。稍微稳定了下情绪,张浩再次定睛望去,却见水中亮光闪动,似有事物。张浩一急,暗运玄功,强行往下看去,一股气血直冲头顶,不觉头脑一阵晕眩,身形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孙老太公在跟前,眼疾手快,上前一把将张浩扶住,担心道:“张公子,您没事吧?”

    张浩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不由小声嘀咕道:“哎,看来还是修为不够啊,九九玄功八十一转,现在才八转,看来还得加倍努力啊。”

    突然,张浩像是想到了什么,忙爬到井边,大声道:“胖子,别着急上来,井中还有东西,一并捞上来。”

    朱九一听,顿时不乐了,这上面是死人头,下面还指不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呢。想到此处,朱九大声道:“浩哥,没……没什么东西,快将俺拉上去。”

    张浩皓目一转,嘴角翘起,道:“好,那你上来吧,下面的宝贝就归我了。”

    朱九一听,圆溜溜的眼睛顿时一亮,忙大声喊道:“哎呀,这种小事就不劳浩哥了,俺老朱就能办了。”

    张浩嘴角翘起,故意道:“胖子,你可不能独吞宝贝啊!”

    半晌,也不见朱九的回音,此时朱九一门心思都在宝贝身上,又回到了井底,一头冲进水中,四下张望起来。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还真让朱九找到了一个东西,确切的说是一把弯着的剔骨钢刀。

    老朱顿时没了兴趣,头往上仰,浮出水面,大叫道:“浩哥,哪有什么宝贝,只是一把剔骨刀而已。”

    张浩眉头一挑,急忙道:“胖子,快将这剔骨刀带上来,它可能就是凶器。”

    朱九一听,嘴角抽动,嘀咕道:“又骗俺这老实人。”说着,一头又扎进水中,提了剔骨刀,在绳索的传动下,慢慢的升起。

    老朱上了岸,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见众人似乎憋着劲,都在笑他。朱九顿时一怒,接着,圆溜溜的眼睛一转,叫道:“接着宝贝!”却将手中的人头抛向孙老太公。

    孙老太公下意识的接住来物,定睛一看,顿时吓得面色惨白,身体瘫软了下去。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