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头七还魂 朱九装鬼

神鬼探 +A -A

    朱九一听,道:“什么有了?”

    但见张浩手一翻,一道劲气划出,打下两边柳叶,并手成爪,一股吸力凭空产生,一把将柳叶握在手中,道:“万物分阴阳,相生相克,黄围山长满桃柳,必有其道理,此二树必是通阴之物。胖子,你用这两片柳叶贴于眼睛,将灵气汇聚到眼睛试试。”

    朱九一听,慌忙抢过柳叶,按照张浩说的方法做,看着前方逼近的黑白无常二位鬼差,立时又跳了起来。

    张浩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大叫道:“你们要做什么?”

    黑无常上下打量着张浩和朱九二人,对一旁的白无常道:“范兄,此二人修习玄门正宗功法,若我俩将他们抓回去,献给上面,必定会受到重赏。”

    白无常咬着长长的红舌头,点点头,道:“谢兄所言有理,有理!”

    张浩听的黑白无常的对话,当下一惊,暗暗从怀中摸出一张符纸,突然发难,径直往黑白无常扔去。与此同时,拉着朱九,身形急速掠出。黄符在空中变成一个火球,冲向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先是一愣,接着便是大怒。但见白无常将手中的哭丧棒顺手一划,一道阴森的鬼气打出,正中火球,仅仅是瞬间,火球便被打的四散分开,散落了一地。

    黑无常见二人要逃走,将手中的黑色铁链一抛。但见这铁链迎风渐涨,如一条毒蛇一般,盘旋而上,直往二人缠去。

    “啊,浩哥救命!”奔跑中的朱九突然凄厉的惨叫起来。

    张浩回头一看,但见黑色的铁链缠到了朱九的脚踝上,将朱九往后拽去。张浩大惊,“噌”的一声,抽出宝剑,卯足力气,奋力向黑色铁链砍去。

    “当”的一声脆响,铁链丝毫未损,张浩手中的宝剑却是蹦飞出去,打着旋,“噌”的一声,插在地上。

    只是这一会的功夫,朱九已经被黑无常拖出了一丈远的距离。朱九大骇,生死攸关之际,恶向胆边生,将手中的大铁锤挥舞,径直往黑无常砸去。

    黑无常眼见大铁锤呼啸而至,一惊,手中的铁链不由松了几分。朱九趁此机会挣脱铁链,连滚带爬的往张浩身边跑去。

    被一个胖子从自己手中逃脱,黑无常倍感没面子,大怒之下,手掐印诀,口中念念有词,顿时鬼气大盛,黑色的铁链仿佛活了过来一般,蜿蜒盘曲,又向朱九卷去。

    张浩一看,眉头一挑,大叫道:“胖子快躲开!”

    但朱九骇然之下,双腿仿佛注了铅一般,动也动不了了。眼看朱九就要被黑铁链缠上,这时一个玄青色的阴阳八卦图从天而降,挡在朱九跟前。

    张浩两手抱圆,拖着太极图,额头隐隐见汗,大叫道:“胖子,快走!”

    这时一道白光闪过,哭丧棒猝然出现在张浩的上空,当头砸下来。张浩大急,千钧一发之际,身体一斜。哭丧棒“砰”的一声,打在张浩肩头。张浩“啊”的惨叫一声,身体斜着倒飞出去,“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鲜血正好喷在被打飞的剑上,顿时宝剑赤芒大盛,嗡嗡作响。

    朱九一看张浩因为救自己而被打伤,顿时大怒,盛怒战胜恐惧,浑身青光大盛,化作一头硕大的黑野猪,后蹄刨地,两只獠牙闪着青光,径直往白无常冲去。

    白无常一看,顿时一惊,慌乱之际,又祭起哭丧棒砸向大野猪。

    “砰”的一声,哭丧棒砸在大野猪的獠牙上,被顶的倒飞出去。大野猪去势不止,“哼哼哼”直叫着冲向白无常。

    白无常失了法宝,正自发呆,被大野猪两个獠牙挑上,奋力一甩,远远的抛出。

    黑无常一看,顿时大惊,凄厉的鬼叫道:“范兄……”

    张浩一看,眼中精光一闪,暗道一声好机会,手掐剑诀,一指黑无常。嗡嗡作响的宝剑“噌”然而出,化作一道赤芒,径直往黑无常刺去。

    黑无常被分心,反应过来时,剑已到跟前,慌乱之际,将身形一侧,避过要害。宝剑闪着红芒从黑无常的肩头一穿而过。黑无常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仰天凄厉的惨嚎一声,当下再不敢停留,倒拖了铁链,化作一道黑影逃去。

    青光闪过,大野猪变回朱九的模样,急急忙忙的往张浩跟前跑去,惊叫道:“浩哥,你……你没事吧?”

    张浩轻轻摇摇头,突然瞥见黑白无常押着的小鬼鬼鬼祟祟的要逃去。

    张浩眉头一皱,冷声道:“你最好别走,否则我叫你魂飞魄散!”

    那小鬼一听,顿时大骇,反过身来,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痛苦道:“二位大仙,小的死的冤,死的冤啊,明日便是小的的头七回魂夜,求二位大仙放小的离去,见家人最后一面。”

    张浩眉头一皱,疑道:“哼,阴阳有序,天地方可运行。你既然已死,便应该安心去投胎,莫要再去扰乱阳间秩序。”

    那小鬼一听,顿时大惊,慌忙拜服道:“小的并非是要去扰乱阳间,只是这头七回魂夜是地府的惯例,也不知这两位鬼差为何不让小的回去。何况小的死的不明不白,怨气太重,投不得胎啊。”

    张浩此时一心都在自己的娘子身上,哪有心思听这小鬼说其它,正自踌躇。

    突然,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亮,脸现狂喜之色,道:“浩哥,既然这头七回魂是地府的惯例,那么嫂子也定然要回魂,我们何不回家去等呢?”

    张浩一听,脸现喜色,一把抱住朱九,大叫道:“对啊,胖子,我怎么没有想到,况且地府何其浩瀚,我们又到哪里去找?”

    朱九嘿嘿直笑,道:“定是浩哥太担心嫂子了,乱了心智,所以才想不到的。”

    二人可谓是拨来云雾见太阳,顿时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相视哈哈大笑了起来。

    半晌,张浩止住笑声,道:“胖子,此地离酆都鬼城太近,小心又遇上其他鬼差,那可就麻烦了。”

    朱九听的顿时缩了缩脖子,四下张望起来。这两个鬼差就够他俩受的了,再引来鬼差,那他俩非得交代在这里不可。

    二人提了各自的兵器,便要返身回青玉镇,突然背后传来凄惨的哀求声。

    “二位大仙慢走,求您帮小的伸冤,帮小的伸冤啊!”小鬼以头抢地,哭泣道。

    张浩没说什么,朱九顿时不干了,挥舞了下手中的大铁锤,威胁道:“你哭丧个什么,引来鬼差怎么办?”

    那小鬼被朱九吓的一哆嗦,但仅仅是一下,又小声哭道:“二位大仙,小的死的不明不白,无法投胎,还请二位大仙救小的一救!”

    张浩见这小鬼声音凄厉,不像是说谎,心中想到:“反正娘子回魂也在七天以后了,我便顺便帮一帮这小鬼。”

    想到这里,张浩从怀中取出一个青色的瓶子,正是八宝琉璃净瓶。八宝琉璃净瓶对准小鬼,小鬼顿时化作一道青烟被吸了进去。

    收起小鬼,张浩和朱九二人再不敢停留,贴上神风符,化作一溜烟而去。就在二人走后不久,阴气突然大盛,现出一对手持勾镰鬼枪,身穿黑甲的鬼兵,巡查半晌,没有发现什么,这才离去。

    张浩和朱九二人一路狂奔,出了黄围山的范围,这才松了口气。此时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惊险而又刺激的一夜匆匆已过。二人相视,不觉又是一笑。

    张浩取出八宝琉璃净瓶,底朝天,口朝下,口中念念有词,青光闪过,地上显现出小鬼的身影。小鬼见到张浩二人,不觉又磕头拜谢。

    张浩望向小鬼,不觉眉头皱起,道:“你有何冤屈,细细道来。”

    他倒是一时无事,当起了断案老爷。

    朱九在一旁起哄道:“有何冤屈,尽数道来,有我二人为你做主!”

    小鬼哭泣道:“多谢二位大仙,多谢大仙。小的本姓孙,单名一个作字,乃是望头乡人士。家中有一老母,一寡妇小妹,还有……还有妻子王妍。”说到他妻子的时候,小鬼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

    张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点点头,继续道:“你是怎么死的?”

    提到自己的死因,孙作顿时大哭起来,道:“那一日,小的醉酒而归,醒来时,已经变成鬼魂,其它的却是一概不知,小的死的实在是太冤枉了……”

    朱九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道:“你可真是个糊涂冤鬼,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浩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大疙瘩,摸着下巴,道:“不知道怎么死的?这……这……”

    朱九一看,圆溜溜的眼睛转动,道:“浩哥,反正嫂子回魂也早,不如我们便去望头乡走一遭,帮这小鬼申冤?”

    张浩虽不知这朱九打的什么鬼主意,但还是点了点头,要他遇上这种不平事不管不顾,那他恐怕睡觉也睡不踏实了。

    朱九一看张浩答应了,也是心头一喜。对他来说,只要不去酆都鬼城,去哪都好。反正去望头乡帮孙作查案申冤,又能拖延几天的时间,他可是被黑白无常两个鬼差给吓破了胆。

    就这般,张浩收了孙作,两人往望头乡赶去,等他们到望头乡的时候,已经到了三更时分。张浩放出孙作,孙作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激动兴奋之色难掩,一路飘忽着往自家赶去。

    张浩一看,从怀中掏出两张符,递给朱九,道:“这可是我仅有的两张二阶黄符了,隐身符,贴在身上,便可令凡人看不见,走吧。”说着,将一张符贴于自己的身上,张浩的身形顿时变淡,慢慢的隐去。

    朱九一看,嘿嘿一笑,他可是来者不拒,也不客气,拿起隐身符便贴到自己身上,乐呵呵的追前面的张浩而去。

    两人一鬼进了孙家门,往内堂赶去。这孙家上下贴满了白布,正是在为孙作在祭灵。此时大堂之中放着一口棺材,棺材旁边有三女,其中一老二少,老的想必就是孙母,其余二人是孙作的妻、妹。

    此时已是三更时分,她们三人守了一夜,按理说早已经是困的上下眼皮打起了架,只是奇怪的是其中一女睁大了眼睛,四下张望。

    一阵冷风吹过,三人不觉都醒了过来。

    “娘,你还是回房休息吧,守夜有我和宝莲就够了!”一个长的三大五粗的妇人看着一旁跪着的老妇人,开口劝说道。

    “你个毒妇,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害死我哥哥,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老妇人还未说话,孙宝莲一听,便抢先道。

    “不用你管,你个毒妇,竟然谋害亲夫,你会有报应的。老身要守在作儿的灵前,万一作儿回来看他娘呢?”老妇人执拗的道。

    孙作的妻子王妍听着二人左一口谋杀亲夫,右一口假惺惺的,心中发堵,不由低头轻声哭泣起来。

    孙作一一扫过自己的亲人,最后复杂的看了一眼妻子王妍,然后慢慢的飘到孙母跟前,轻声道:“娘!”

    孙母却是仿佛像没有听见一般,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味的在那里小声哭泣起来。

    孙作一连叫了几声,孙母只是不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母便在眼前,却不得而见,孙作大急,去触摸孙母,却是一穿而过。孙作顿时呆住了,跌坐在地,痛苦起来。

    “你哭个什么劲?”朱九实在忍不住了,不满的发牢骚道。

    “谁?”孙作的妹妹“噌”的一下直起身来,四下张望起来。

    “作儿,是你回来了吗?你说话啊?”孙母仿佛也听到了声音,颤颤巍巍的起身,哭泣的四处找寻。

    “相公,是你回来了吗?你帮我作证,不是我杀了你啊!”孙作的妻子王妍也起身,哭泣道。

    张浩狠狠的瞪了朱九一眼。朱九一惊,赶忙以手捂住嘴巴,再不敢出声。却原来是孙作是鬼,阴阳相隔,他说话孙家人自是听不见。但朱九可是地地道道的人,只不过是利用隐身符隐身了而已。

    一阵冷风吹过,孙母身形晃悠,却是哭的太久,晕厥了过去。

    孙作一看,下意识的去扶孙母。孙母却是径直穿过,眼看孙母便要跌倒在地上,王妍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孙母。

    孙宝莲一把将王妍拉开,大骂道:“让开,你个毒妇。害死了我哥哥,又来害我母亲。”

    王妍倒在地上,低声哭泣。孙宝莲搀扶着孙母回房而去。

    不一会儿,孙宝莲返身回来,跪于灵前,也不理王妍,一时之间,气氛又怪异起来。

    孙作起身,道:“二位大仙,我想看看我死后的躯体,或许还能有所发现呢。”

    张浩和朱九二人相视,朱九圆溜溜的眼睛一转,脸现隐现,小跑到孙宝莲跟前,近乎贴到孙宝莲耳朵上。

    张浩看的眉头大皱,脸色涨红,正要上前阻止朱九。只见朱九轻轻在孙宝莲耳旁轻轻吹一口气,故作阴森的道:“我……死……的……好……惨……啊……”

    孙宝莲立时炸毛,尖叫一声,哭道:“鬼啊!”说着,看向四周,却是空无一物,顿时骇的六神无主,跌跌撞撞的往孙母房间跑去。

    王妍也听到了朱九的阴森声,面色也是一变,想起从前对孙作的态度,连滚带爬的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张浩看的目瞪口呆,脸皮抽搐。朱九挠着后脑勺嘿嘿傻笑。

    张浩轻轻点头,道:“胖子,开棺!”

    朱九一听,撇了撇嘴,道:“倒霉的事总是俺老朱来做。”说着,走到棺材后,轻轻的将棺材的铆钉一一拔起,生怕惊扰了孙家人,然后再慢慢的推开棺材,往里一看。

    朱九顿时眼睛直了,惊叫道:“浩哥,棺材里只有四肢和衣物!”

    张浩一听,也是一惊,赶忙上前一看,果真如朱九所说棺材里除了孙作的一些生前的衣物之外,只有孙作的四肢。这四肢也是残缺不全,满是污血。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