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朱九偷锤 黑白无常

神鬼探 +A -A

    张浩一听,顿时懵了。

    黑白无常?

    “地府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这不是传说吗?”张浩拉着老道的衣服,颤声问道。

    老道以手虚扶张浩,张浩只觉一股无形的力将自己托起,由不得自己抗衡。

    老道又慢悠悠的道:“天地分三界,天界、地界、人间界。其中天界又分三十三重,是又有三十三重天之说;人间界最为广阔,又可分为三千大世界,万亿小世界;至于地府幽冥之事,则最为神秘诡异,后土化六道轮回,补全天道,周转运灵,维持三界平衡之事,尽在地府,这黑白无常便是负责勾魂的鬼差。”

    张浩听的目瞪口呆,惊道:“师傅,求您救救我娘子,救救我娘子!”

    老道轻轻的摇摇头,道:“鬼差勾魂,乃为了三界平衡秩序,老道又怎能出手干预三界之事。”

    张浩大急,“扑通”一声,又跪倒在地,“咚咚咚”的磕头如捣蒜,嚎啕大哭道:“求师傅成全,求师傅成全……”

    老道终究于心不忍,再次虚托起张浩,无奈的叹息一声,道:“痴儿,痴儿,为师便再帮你一次,以后的一切,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老道说着,伸出一根干枯的手指,轻轻在张浩的额头一点。张浩只觉脑中胀痛,额头金光大盛,汇聚成一只竖眼。

    张浩大奇,忽闪着三只眼睛,惊奇的看着老道,道:“师傅,这……这是……”

    老道轻声道:“天地初开,万物之精汇成两只天眼,上可观三十三重天,下可探地府幽冥深处,辨识真伪,神通莫测。今为师送你一眼,你可往镇南方向的黄围山处寻找鬼城酆都,以此进去地府幽冥,寻回你娘子魂魄。”

    张浩听得大喜,拜谢道:“徒儿多谢师傅,多谢师傅。”

    老道又取出一瓶,递于张浩,道:“此为八宝琉璃净瓶,内有无限空间,妙用非常,可保存你娘子肉身不腐。”说着,又轻轻一点,一道紫光正中张浩眉心。却是老道传张浩宝瓶的使用之法和咒诀。

    张浩大喜,眼中神光大动,将宝瓶底朝天翻起,瓶口对准金昭容的尸体,口中念念有词。宝瓶青光一闪,金昭容的尸体急速缩小,被吸入瓶中。

    老道随手一指,紫光闪动,张浩身上的喜服变成了一套闪着霞光的紫衣。

    张浩似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将宝瓶贴身藏好,对老道又是两拜。

    老道接连赐张浩三件至宝,旁边的朱九直看的流口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来回滚动,突然精光一闪,胖脸簇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道跟前,笑呵呵的道:“老……呃,老前辈,这个……这个俺是浩哥的兄弟,兄弟有难,俺老朱义不容辞,这趟地府行,俺老朱陪浩哥走定了,只是俺老朱没有什么法宝护身,这个……”

    老道眉头一皱,看着朱九,面无表情的道:“好你个贪得无厌的胖子,明明有至宝护着灵魂,却又来诓老道。”

    朱九在老道的注视下,只觉一切无所遁形,被老道当面揭穿,只得讪讪一笑,含糊不清的道:“哪有……哪有什么至宝。”

    老道无奈的摇摇头,随手一翻,两张赤色的符纸出现在手中。

    朱九一看,顿时眼睛直了,流着哈喇子,结结巴巴的道:“地……地符?”

    这符纸有四级九阶之分,天地玄黄四级,每一级又分九阶。黄符呈黄色,玄符呈青色,地符呈赤色,天符呈紫色。老道出手便是地符,珍贵异常,也难怪朱九这副模样。

    老道仿佛对朱九已经免疫了,慢慢的道:“这是一阶地符长阴符,贴于身上,可瞒天过海,避过鬼差。”说完,手一抖,两张长阴符分别飞向张浩和朱九手中。

    张浩已经见惯不惯了,朱九这货可不一样,双手捧着长阴符满眼都是星星。

    张浩脸皮抽搐,红着脸道:“胖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走了。”说着,不敢多耽误,对老道再次拜了两拜,拉着朱九往外跑去。

    二人一路小跑,出了张府。

    突然,胖子朱九怪叫一声,道:“哎呀,不好了。”

    张浩奇道:“怎么了?”

    朱九一本正经的道:“浩哥啊,这地府还不知道有多少凶险呢,我们就这样,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恐怕没救得嫂子,我们便丢了性命。”

    张浩一听,也有理,摸着下巴道:“嗯,对,走,我们去寻两件趁手的兵器。”

    二人就这般一合计,往镇南的“邹记打铁铺”而去。这邹忌打铁铺打出的兵器锋利又好使,闻名于青玉镇。

    “邹叔,你这剑怎么卖?”张浩一手摸着下巴,一手指着一柄宝剑,看向一浑身肌肉虬结的大汉,轻声问道。

    “原来是浩少爷啊,浩少爷要剑做什么?”邹叔一看是张浩,顿时脸现灿烂,高兴的问道。

    “嗯,我准备出门远行一趟,江湖险恶,找一柄剑防身用。”张浩随口说道。

    “是这样啊,既然是远行,确实需要一柄剑防身,浩少爷也别出什么钱了,这柄剑就当邹叔送给你了。”邹叔平日里不少受张浩庇护,张浩要买剑,他正好送张浩一柄,还个人情。

    “什么,不要钱,那我要这柄!”朱九一听不要钱,顿时眼睛一亮,指着一柄黑黝黝的重剑,抢在张浩前面道。

    邹叔眉头一皱,道:“浩少爷自是不用钱,可你是谁啊,这柄重剑少说也得二十两银子。”

    朱九一听,顿时不乐了,怒道:“好你个奸商,这把破剑也好意思要二十两银子?依俺老朱看,顶多值个两三两嘛!”

    邹叔一听,顿时气乐了,这胖子不是来买剑的,分明就是来找茬的,正要与朱九理论。

    张浩一看二人情况,忙摆手止住二人,道:“邹叔,好了,二十两银子我出了。”说着往腰间去摸钱袋,动作却是一僵,原来他刚换了,哪来的银子,不由尴尬的朝邹叔笑了笑。

    邹叔一看,便知道情况,忙道:“浩少爷,这不关你的事,都是这胖子找事。”

    张浩心急自家娘子,眼见二人又要吵起来,当下无奈,提了自己选中的那柄宝剑,拉了朱九便往外跑去。

    二人边走,朱九不停的磨叽。

    “你有武器防身了,俺老朱还没有呢……”

    “万一遇到个色鬼,俺老朱多年保留的童子身可就没了。”

    “遇到冤鬼、吊死鬼、恶鬼那更麻烦,老朱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

    ……

    “行了,我这柄剑给你,这下总归可以了吧?”张浩听的快要炸毛了,白眼狂翻,无奈的道。

    朱九眼睛一亮,接着撅了撅嘴,道:“不行,君子不夺人所好,俺老朱可是正儿八经的君子,怎么能抢了你的防身兵器呢……”

    张浩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故意冷下了脸,面堂发黑,心中却是暗想道:“这朱九虽然平时喜欢占点小便宜,但关键时刻,还是挺讲义气的。”

    朱九看着张浩吃人的目光,不由吞了口唾沫,终于止住了话音,突然,眼睛贼溜溜的一转,捂着肚子,道:“哎呦,俺老朱可能是吃坏肚子了,浩哥你先等等俺老朱,老朱去去就回!”

    张浩一听,顿时无语,黑着脸道:“快去快回!”

    朱九点头哈腰的直往后面跑去。

    张浩无奈的摇摇头,暗想道:“这胖子做事有前没后,这次闯地府带上他也不知是好,还是坏,哎!”

    张浩一个人呆在原地,心中烦乱,脑中胡思乱想。突然,嘈杂的声音响起,将张浩拉回现实。张浩抬头一看,却见朱九如一个肉球一般,跳奔着直往自己这边跑来,边跑,边还大叫道:“浩哥,快跑,快跑。”

    后面追出一群裸衣大汉,大叫道:“死胖子,有种的你别跑。”

    朱九跑过张浩身旁时,一把拉起张浩狂奔而去,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咂舌,也不知道他这肥嘟嘟的身体是怎么能够移动这么快的。

    “死胖子,你个呆傻,你给我站住……”

    被一群人追跑着,朱九却是笑呵呵的一副猪哥模样,怪叫一声,回头道:“我不跑才是傻子呢。”

    后面追着的人听得身形一个趔趄,顿时怒了,不停的叫骂着,更加卖力的追赶起二人。

    无缘无故被一群人追赶,张浩心中烦恼,恐众人追上,又生出许多事端,凭添多少麻烦。当下从怀中一摸,掏出一张黄符,口中念念有词,往腿上一拍,拉着朱九化作一阵风,绝尘而去。

    “啊……哦……”朱九不防,被张浩拉的不由怪叫出声。

    众人一看,追之不上,只得不甘的悻悻而退,空中只留下胖子朱九一连串的怪叫声。

    二人摆脱了追赶的众人,张浩黑着脸,看向朱九,道:“老朱,那些人为什么要追你?”

    朱九看着张浩吃人的目光,悻悻的从背后拿出一柄黑色的大铁锤。

    张浩目光一凝,看来这朱九真不简单,竟能将这么大的锤子藏起来,不被自己发现。张浩隐隐又觉得有什么不对,看着朱九手中的黑色大锤有些眼熟,突然,脸色一变,又气又好笑的道:“死胖子,你……你竟然将邹叔打铁的锤子偷了出来?”

    朱九“嘿嘿”一笑,道:“这怎么能叫偷呢,只是暂借而已,等用完了,俺老朱会还他的,况且谁让他刁难俺老朱,活该!”

    张浩看着眼前的这个“活宝”,身子发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半晌,大吼道:“你个死胖子,污了我张浩的名声,况且你偷什么不好,非要偷一个破锤子!”

    朱九见张浩发飙的模样,也不害怕,白了张浩一眼,道:“浩哥,是俺老朱偷的,又不干你的事。况且,这可不是普通的破锤子,此锤每日打铁无数,早已将自身炼的浑然一体,若是日后遇上个什么怪物,俺老朱这一锤子砸下去,非得将他砸成肉泥,魂飞魄散不可。俺老朱这也是为了帮你嘛!”

    张浩狂翻白眼,说来说去,这到扯到自己身上了,心忧妻子,也无心和他计较这些琐事,当下无奈的径直往前走去。朱九见张浩心情沉重,吐了吐舌头,接着捧着自己的锤子,追张浩而去。

    二人一路使用“神风符”,不消半日,便来到了老道所说的黄围山。这黄围山也不知是何缘故,常年不见太阳,阴气极重,又常有鬼怪传说,又被人称作是“鬼山”。

    “呜呜……”

    突然,凄厉的哭声声音响起,二人不觉浑身一个激灵。朱九更是吓的往张浩背后躲去。

    张浩也是第一次遇到这鬼怪之物,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临事之时,还是不免心中发毛,强自镇定,左手伸出,中指和食指并拢,在额头上轻轻的划过。猝然间张浩额头金色的纹路慢慢的向两边翻开,内中露出一只竖眼,正是老道送于张浩的天眼。

    天眼绽出无数金光,三道身形显现在张浩眼前。一黑一白二人,黑白二人的胸口皆写着一个“差”字。黑服人持一串铁链锁着一身穿白色麻衣人,白服人手持一根哭丧棒,在后面抽着白色麻衣人。

    张浩看的不觉又吞了口口水。

    “浩……浩哥,你……你看到了什么?”朱九从张浩背后,伸出肥嘟嘟的大脑袋,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浩一把将朱九摁倒,二人藏在一块大石后面。张浩这才舒了口气,四下张望,道:“那恐怕是黑白无常鬼差拘魂!”

    朱九一听,顿时炸毛了,跳将起来,怪叫道:“那还等什么,快跑啊!”说着,调转身形,撒开双腿便要跑去。

    张浩一惊,一把将朱九拽住,颤声道:“胖子,恐怕我们遇到麻烦了。”

    朱九一听,浑身一哆嗦,身形一闪,便藏到了张浩身后,颤声道:“浩……浩哥,难道黑白无常向我们这边来了?”

    张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二人紧张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朱九见张浩点头,顿时大骇,忙持起手中的大铁锤,道:“浩哥,这……这俺老朱看不见他们,很吃亏啊,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俺老朱看见他们,也好应付啊。”

    事到临头,张浩反而冷静了下来,四下张望,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旁边的一颗大柳树,喜道:“胖子,有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