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结交朱九 小鬼勾魂

神鬼探 +A -A

    张浩三岁能文,五岁能武,更是生得一副悲天悯人的好心肠,被邻里乡间所传道。

    张家有良田千亩,租与寻常百姓,天公不作美,时逢大旱。百姓交付不起租金,踌躇莫展。张浩十四岁生日时,手持一沓子租金券要张大善人免去百姓租金,以此为生日礼物,说是与张大善人积福。张大善人大喜,于是免去百姓三年租金。百姓得知后,到张家门前拜跪,齐夸张家小少爷心善。

    张浩为人豪爽,喜结友,常常仗义疏财,道里道外之人,皆敬其三分,此又被人们所乐道。

    一晃眼,十八年已过,张浩已长成一个大小伙子,明牙皓目,五官清秀,配上一身白衣,更显得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倾倒了无数闺中少女。来张家提亲的媒婆更是踏破了张家的门槛,张浩却是一一婉拒。

    有好事之人说唯有金家女才能配得上张浩。

    金家女,名昭容。说来也怪,竟是与张浩同年同月同日生,生而有异象,霞光满堂,似有凤鸣之声相伴。年芳十八,亭亭玉立,貌美绝伦,才艺双馨。

    这一日,琥珀川畔正逢一年一度的盛大庙会。张浩盼之已久,早早梳洗,便匆匆赶去。

    琥珀川,乃是青玉镇有名的河川,两岸用晶莹洁白的琥珀石所筑,伴随摇曳的杨柳,别有一番风味。

    张浩惬意的行走于岸边,突闻似有女声惊叫,张浩心中一突,但见其从怀中摸出一张黄符,手中玄青色的光芒闪动,往腿上一拍,顿时脚下生风,急速往前方掠去。

    “小姐,你长的真好看,俺叫朱九,咱们认识一下呗!”

    “唉,别走啊,老朱对小姐一见倾心,小姐怎么这么狠心呢?”

    ……

    一句句轻浮的话语从一个胖子口中说出,此时胖子正拦着一彩衣少女不放。

    “住手,你是何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

    “妇女”二字还没有出口,来人却也是看着少女呆住了,正是闻风赶来的张浩。但见这少女五官精致,凤目黛眉,充斥着一股圣洁高贵的气息。

    那少女见张浩盯着自己猛看,俏脸不由一红,冷哼一声,低声道:“登徒子!”

    朱九长了这么大,从未遇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此时正自在兴头上,突然被人扰了好事,顿时大怒,跳转过身来,以手指着张浩,大声道:“好你个小白脸,色胚子。你还说俺老朱,识相的快快滚去,否则休怪老朱对你不客气。”

    若是平时,张浩定是能忍即忍,得过且过。此时当着这少女的面,被人指着鼻子骂,又被少女误会,张浩没来由的心中一气,怒道:“死胖子,有种的你放马过来。”

    朱九平日里仗着有异人传授神通,横行惯了,此时在美女面前被张浩如此挑衅,顿时气冲牛斗,大叫道:“小白脸,你找死。”说着,提拳径直向张浩面门打去,可能是朱九见不得别人比他帅,专门挑人脸下手,也算是阴损至极。

    少女一看,惊叫一声,道:“小心!”

    张浩剑眉一挑,脚下连连闪动,身体斜着向后飘去。

    朱九一拳打空,肥嘟嘟的脸一抖,轻咦一声,道:“原来是个练家子,怪不得敢如此嚣张。”

    张浩此时却是一心都放在了少女身上,见少女为自己担心,心下一喜,傲然道:“姑娘放心,在下自小习武,这胖子奈何不得我!”

    朱九被人小瞧,更怒,大叫道:“小白脸,今日老朱非把你打成猪头,让你父母都认不出你来了!”

    张浩为了表现自己,故意不屑道:“胖子,你有何手段,尽管使来,看我能不能接的下!”

    朱九气的火冒三丈,怒道:“好,好,好,看老朱手段。”说着,但见这胖子双手掐印诀,口中念念有词,青光一闪,胖子变成一头硕大的白猪。

    张浩一看,顿时懵了,接着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大笑,笑弯了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大白猪,笑道:“哈哈……你变什么不好,却变一只肥猪,真是笑死我了。”

    朱九被人取笑,大白猪愤怒的喷着鼻息,后蹄刨地,径直往张浩冲去。

    张浩一惊,将手中的折扇铺展,手一抛。但见折扇打着旋,呼啸的撞向大白猪。

    “砰”的一声,折扇撞在大白猪身上,被反弹而回。

    大白猪被打的来势一止,紧接着又咆哮着冲向张浩。

    张浩面色一变,伸手从怀中摸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往腿上一拍,青气环绕,纵身一跃,跳上一颗白杨树上。

    大白猪扑空,大怒,竟口吐人言道:“臭小子,有种你下来,你不是就这点手段吧?”

    张浩眼见少女大惊失色,大白猪又如此挑衅,心中火起,大怒道:“好,今日我便来个红烧乳猪!”说着,又从怀中摸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口中同样念念有词,大叫一声“着”,径直往大白猪扔去。

    那黄色的符纸,在空中“呼”的一声化作一个小火球,往大白猪身上打去。大白猪被小火球打中,痛的怪叫一声,纯白的身上多了一道焦黑的印记。

    大白猪大怒,大声道:“小白脸,小小一阶黄符,又能奈我何?”

    张浩没想到这胖子所变得白猪皮糙肉厚,竟能接下自己的符篆,当下眉头一皱,从怀中摸出一沓子黄色符纸。

    朱九眼看张浩又拿出一沓子符纸,终于脸现恐惧之色,急忙大叫道:“小白脸,你那一阶黄符奈何不得老朱,别浪费功夫了。”

    却原来是这一堆黄符当头砸下来,虽然不能对胖子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胖子怕疼呀,在美女面前又拉不下脸来逃跑,才故意这般说道。

    张浩嘿嘿一笑,脸色怪异的道:“一阶黄符不行,不知二阶黄符怎么样?”

    听到“二阶黄符”,朱九终于动容了,但他不相信眼前的小白脸有二阶黄符。这制符可不是那么好制的,除了对修行者本人的要求外,还需要妖兽的精血。换句话说,也就是妖血的等级越高,制出来的符篆等级才能越高。

    但见张浩将一沓子符纸贴于胸口的玉佩,顿时金芒大动,隐隐有一条金色的小龙在符纸上来回游走,神秘又诡异。须臾,金光消散,张浩手中的符纸数量竟是少了,只余两张,但这两张符纸的灵气波动明显要比之前的一阶黄符强了不少。

    朱九大惊,动容道:“你……你使得什么妖法,竟然能将一阶黄符合成二阶黄符?”

    张浩眼中满是戏谑之色,道:“烤乳猪的手段!”

    对于这神秘的玉佩,其实张浩也是知之甚少。偶然间才发现的它的功效,金光能合成物体,紫光能分解物体,竟然能掌握分合之力,甚是神秘。

    朱九见张浩真拿出二阶黄符,当下大惊,再也顾不得面皮,掉头撒腿就跑。

    张浩急于表现自己,当下想也未多想,顺手便将两张二阶黄符抛向大白猪。

    “轰”的一声,火光大现,伴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惨嚎声响起。

    张浩大惊,心中一突,暗想道:“糟了,他能不能承受住二阶黄符的威力,恐无缘无故害了他性命!”

    想到此处,张浩不敢多做停留,飘身下地,大叫道:“你……你没事吧?”

    火光散尽,露出一只烤焦了的大黑猪。张浩和少女都是一鄂,看其情形,他是没有什么事,当下二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笑意。

    半晌,朱九大怒,大叫道:“小白脸,你弄疼俺老朱了,老朱要你好看。”说着抖动肥胖的身躯,青光大作,变成一只长着大獠牙的大黑野猪。

    张浩见野猪又要冲过来,忙伸出双手摇晃,叫道:“猪……朱兄,你变来变去都是猪,家猪不行,野猪也照样不行的,不如我们握手言和,怎么样?”

    朱九吃了这么大的亏,怎能就此揭过,当下怒急,“哼哼”的直冲向张浩。

    距离太近,张浩来不及取符篆,关键时刻,但见其双手抱圆,一个玄青色的太极图出现在他跟前,往前一推。

    野猪收拾不住去势,一头撞在太极图上。太极图滴溜溜的旋转着,抵住野猪,两相就这般暂时僵持下来。

    张浩双手虚拖,吃力的大声道:“朱兄,就此罢手,如何?”

    朱九怒急,大野猪口吐人言道:“小白脸,今日老朱我打不过你,以后就跟你混了!”说着,怒哼一声,仰天嘶吼一声,獠牙上青光毕露。

    “轰”的一声,太极图轰然破碎。野猪去势不减,两个大獠牙径直往张浩腹部插来。

    张浩大惊,千钧一发之刻,周身玄青色的光芒大涨,化作一青岩巨石。

    “咔嚓”的一声大响,大野猪收拾不住,两只獠牙撞在青岩巨石上,顿时獠牙崩断,痛叫出声。

    野猪身上青光大动,显出朱九的真身。但见朱九双手捂着嘴,痛呼道:“牙,俺老朱的牙,疼死俺了。”

    青岩巨石化去,显现出张浩的身形,张浩嘴角一抽,急忙跑向朱九,欲扶起他来。

    朱九一看张浩跑来,顿时大惊,慌忙拜服,以头抢地,道:“别打了,别打了,俺老朱服了,老朱服了,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张浩愕然,头顶上拉下三条黑线,伸手将朱九扶起,道:“朱兄,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嘛!”

    朱九起身,嘿嘿的憨笑一声,道:“对对对,不打不相识!”

    二人相视一笑,一笑泯恩仇。

    朱九看着文文弱弱的张浩,道:“兄长,好手段。老朱在家排行老九,大家都叫我朱九,不知兄长贵姓?”

    张浩哈哈一笑,道:“张家张浩!”

    朱九一惊,正要接话,此时一道好听的女声惊呼声响起。

    “你便是张浩?”

    说话的正是那彩衣少女,张浩看向少女,道:“姑娘,你认识我?”

    彩衣少女微微一笑,顿时百花失色,轻声道:“虽然不认识,但慕名已久,小女子金昭容!”

    “什么?你就是金昭容?”张浩和朱九大惊,齐声惊道。

    张浩和金昭容二人相视,微微一笑,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俩了。

    朱九见二人完全忽视自己,摸了摸鼻子,嘀咕道:“俺老朱做了回恶人,没想到却成就一对神仙眷侣。”

    张浩、金昭容二人听的面色都是一红,不敢直视对方。二人的影子在树影的交辉下,慢慢的融在了一起。

    ……

    张府。

    今日张灯结彩,到处挂满了红灯笼,亭台阁楼的柱子间贴满红对子等喜物。亲朋好友更是欢聚一堂,载声载舞,原来是张家小少爷与金家千金喜结良缘的大喜日子。

    “真是金童玉女啊!”

    “对,金家千金貌美如仙,也只有金小姐才能配得上张少爷!”

    “是啊,而且两家门当户对,都是当地有名的大户。”

    “真是羡煞旁人啊!”

    ……

    朋客们、十里邻间都在议论两人的婚事,在他们眼中,这桩婚事便是“金玉良缘”!

    时间慢慢的过去,传统的结婚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金昭容被丫鬟搀扶着送回新房。张浩一急,正要追去。

    朱九看见,嘿嘿怪笑,上前一把将张浩拉住,道:“大哥,嫂子在喜房中又跑不了,你着急什么,来来来,陪兄弟们喝酒。”

    众人趁机起哄,死拽硬拉。张浩无奈,拗不过众人,只得又随众人一起去喝酒。

    酒过三巡,突然一阵阴风吹过,众人都不觉一阵哆嗦。

    张浩微醉,对众亲朋拱拱手,以小解的名义,却向新房方向跌跌撞撞走去。

    “哈哈,浩哥真是着急!”

    突然,两声凄惨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张府的热闹喧嚣。

    “娘子,娘子……”

    “不对啊,浩哥的声音有些不对,快跟去看看!”朱九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招呼众人,往喜房赶去。

    未进喜房,张浩急促的声音再度响起。

    “娘子,娘子!……”

    喜房中,张浩泪不成声,抱着金昭容,金昭容的身子却是软了下来。

    朱九等人跑了进来,见金昭容身死,大惊。

    一个头挽道髻,身穿阴阳八卦袍,手持龙头拐杖的老道无声无息的出现。

    张浩一看,皓目一亮,忙跪地求道:“师傅,昭……昭容怎么了?”

    老道面无表情,淡淡的开口道:“她应该是被黑白无常小鬼勾去了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