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以身相许

娘娘不想活 +A -A

    虽然看脸就能知道白司阳还很小,但是等到了地上,元歌就发现他的身高只比自己略低一点点。此时他将她打横抱着怀里,一脸笑意的轻轻抛了下她道:“小姐姐,你可真轻啊。”

    元歌动了动嘴,然后缓缓的道:“多谢你救了我,不过还是放我下来吧。”这种姿势真让她别扭。

    白司阳却不肯,不管摔到地上的巨大纸鸳,踏步朝寻清宫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不是我不肯放你下来啊,现在放你下来你也是站不稳走不了路的。”

    元歌一听,才发现自己的腿确实绵软无力,怕是正如白司阳所说的那样,是没有办法自己行走的。只是被一个小少年这样抱着,真是让她不自在极了。

    现在她竟无比希望启元帝快点出现了,只是他现在大概还以为她已经死了吧。想到这里她心里偷偷笑了起来,要是等会见到她没有死,也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小姐姐这是想到谁了?”

    元歌抬眼一看,就见白司阳的一双眼正低头打量着她。

    她摇摇头道:“并没有想谁。”

    “是吗?”白司阳挑了挑眉。

    小小少年挑着眉竟有此风情,让元歌一时看的有些发愣,然后就听他嘻笑道:“小姐姐怎么这样看我?是不是觉得我长的极好?那等我长大了给我当小媳妇吧。”

    “......我是皇上的女人。”元歌不信这个聪慧的少年,会猜不到来她的身份,就是好奇他竟然胆子大到调笑启元帝的女人,还是仗着自己还小?

    “我当然知道你是皇上的女人。”白司阳一点也在乎的道:“我师兄的媳妇就是你们先皇的女人啊,不过当时他一说,先皇就把他的那个什么顾小媛给了师兄啊。”

    “等会我告诉启元一声,让他把你给我。”说着这话的白司阳,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猝不及防的听到了先皇后宫的秘辛,元歌瞪圆了眼睛,好一会儿才道:“那你就知道他会同意?难道我会同意?”这个他指的便是启元帝,她可是迷惑牵制她父亲的棋子,怎么会同意她离开?

    白司阳胸有成竹的道:“寻清宫虽然不插手朝政,但是不代表我不知道呀?启元现在在头痛着什么,我可是清清楚楚的,只要我出手干预一二,他一定会同意我的要求的。”

    元歌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司阳,听着他如同闲谈说笑一样的语气,将这些朝中隐而不发的事给说了出来。接着心里便是一寒,若是寻清宫出手,那李家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一世元凤元凰甚至还没有出嫁!

    一想到这里元歌便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因为她的插手所带来的变话,以至于李家现在就要提前没了么?是不是不管她怎么做,李家都注定了毁灭!?

    白司阳看着怀中人那苍白的脸色,还有忽然颤抖起来的身体,想了下后开口道:“放心吧,若是我出手,定不会让你在乎的人出事。”

    看着白司阳如墨玉一般的眼瞳,元歌莫名的竟然真的相信了他所说的话。如果他真的是国师的话,这样的事说不定真的不在话下!

    一念身处地狱,一念心在云端,元歌呆愣的有些不敢相信,困扰了她几世的问题,竟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找到了出路!

    “你,你真的是国师?”元歌有些激动的攥住了白司阳胸前的衣物,如果他真的是国师的话,那么这些就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这些事他一定能够做的到!

    “我当然是国师。”白司阳一点也不生气自己的身份被猜疑,他扬起灿烂的笑容道:“我白司阳,正是寻清宫第三代国师,掌大武龙脉之人。”

    “小姐姐,你又为什么不同意呢?”

    “我出手会让一切都结束,这会是最好的结局。”白司阳脸上一直带着少年人的笑,此时笑意隐没竟显的他神秘莫测起来。

    元歌盯着那一双墨色的眼,久久挪不开视线,同时心中狂跳不止。一切都会结束吗?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会不会是她想的太多了?

    是啊,如果真的能让一切都结束,那她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不过还是有些太奇怪了?这个白司阳为什么会帮她,总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了她。

    他才多大?长毛了没?

    平息心中的激动,元歌声音平稳的道:“太容易了,容易的我都有点不敢相信了,你怎么会......怎么会.....”说一个少年人爱慕自己,她真的有点说不出口,只觉得过于羞耻了些。

    “我怎么会喜欢小姐姐吗?”白司阳接过话道:“这很正常啊,小姐姐人长的漂亮,而且还胆子大,而且不会尖叫,更重要的是第一眼看到小姐姐,我就很喜欢小姐姐了。”

    她长的很漂亮吗?这她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自己长的单薄了些,并不是男人会喜欢的明媚好颜色。要说胆子大的话,也确实是胆子大,都敢给启元帝下套子了,确实也没有什么能让她真的害怕了。

    只是不会尖叫是什么鬼?

    元歌也不相信什么一见到就很喜欢的话,她抿了下唇深深的看着白司阳,在心里暗想他说这些到底是什么用意,会有着什么样的企图和目的。

    “让我考虑下。”她轻声的道。

    白司阳听了声音欢快的道:“小姐姐你果然很不错,没有将我的话当成笑话,而是真的相信了。”

    “可以哟,你想考虑多久都可以,反正我现在太小了,还不能娶媳妇呢。”

    “只是啊。”白司阳似是有些叹息的道:“只是小姐姐你还是早点做出决定吧,不然拖的久了可是会有诸多变化的,若是有人不肯放手那我可就无计可施了。”

    有人不肯放手?元歌听了心中一凛,莫名想起了之前从留仙阁上坠落时,启元帝看着她掉下来那目眦欲裂的模样。

    不过怎么可能呢?若是能够稳固皇权,启元帝什么事不肯呢?何况只是一颗棋子的她。或许正如白司阳所说的那样,这样会是最好的结局。

    轻咬了下唇瓣,元歌低声道:“让我再考虑一下,在他站到我面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会好好考虑。”

    “好。”白司阳笑弯了一双眼,他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容易解决了。

    寻清宫在旁人口中多么的神秘,但是事实上修道的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缺陷,这根源是来自于祖上留下来的罪。

    他的师傅缺金银,先皇那个抠门的皇帝,时常克扣寻清宫的东西,以至于他和师兄小时候能够吃饱肚子就满足了。他的师兄缺的是子女缘,此生都不会有子女。

    而师傅给他算了后,发现他是天生的孤星,此生无亲无爱无后。

    寻清宫自然是不能插手朝政的事,若是他出了手便是开了头,自有人会对破坏了约定的寻清宫下手。但是若是与自身相关的事,那便不能算插手了。

    拐了小姐姐当小媳妇,那他再干预朝政,便不算是破坏约定了,最要的是这老婆也就有了啊~

    白司阳嘴角一翘,高兴的哼起了小曲儿。

    寻清宫里并没有多少人,白司阳抱着元歌一路走进了寻清宫的大殿,才看到了几个同样穿着道服的道士。

    “国师。”众道士行稽首礼。

    白司阳颔首点头,不动声色的带着元歌来到了一间偏厅里,看样子正是待客休憩的地方。俩人坐下来后,很快就有道士送来了俩盏热茶。

    “小姐姐,你想好了吗?”白司阳目光灼灼的问道。

    元歌抿了口变温了的茶,掀起眼帘扫了下坐在对面的人,并没有出声回应。说是要考虑下,其实她也并不知道要考虑什么,只是对于要成为白司阳的妻子,这事可真不是别扭二字可以言明的了的。

    没有得到回答的白司阳也没有气馁,过了一小会儿后,又开口问道:“小姐姐,你考虑好了吗?”

    听到这声问,元歌不由无语的瞪了他一眼,有他这样的吗?她进来坐下来后,每隔一小会儿的功夫,他便就要这样问上这么一次。

    看他也不是那种没有耐性的人啊,怎么这样心急?他看她的眼神清亮无波,并没有男女****的迫切,真是弄不清楚他到底为什么这样热心。

    “还请国师告知于我,这样做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虽然有些担心会惹到他,但是这样重要的事情,由不得她不开口问个清楚。

    万一有什么内情,那不是要将自己还有李家,陷入了另一种难以解脱的境地了?

    白司阳噫了一声,开口道:“小姐姐,你还是叫我司阳吧,叫国师多疏远啊,要是你考虑好了,咱们俩可就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了。”

    一想自己以后有可能成为白司阳的妻子,元歌就忍不住抽了下嘴角,浑身都透着一股无奈的气息。

    面对启元帝等人时还好,但是面对白司阳这种从前并不相识的人,她就像是在看着小辈。而她可能会成为一个小辈的妻子?这可真是荒唐的叫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起这事本身就很荒谬了,而她还真的认真在考虑着这事。元歌想起进宫前问涂柳,如果才能让一个男人气的半死不活,涂柳说让那个男人戴绿帽子。

    要是启无帝等会听到白司阳提的条件,会不会以为她给他戴了绿帽子?

    元歌看了眼朝她笑的灿烂的白司阳,脸皮一抽就转开了视线。这样小的小少年,说是给启元帝戴绿帽子的奸夫,也太勉强了一些,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

    她也无法亲昵的直呼他的名字,便只好直接问道:“你到底多大了?”

    “嗯?小姐姐这是想知道我的事?”白司阳欢快的笑着道:“我快满十一了,不过不用着急啊,我很快就能长大了。最多再过三年,三年后我就能娶你了。”

    说完这些的白司阳笑眯眯的又问道:“那小姐姐,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啊?”

    元歌嘴角一僵,瞪了他一眼道:“我没有着急。”

    “嗯嗯,你没有着急,是我在着急,所以小姐姐已经考虑好了对吧。”白司阳紧接着又问了一遍,语气说不现的笃定。

    元歌垂下眼帘,半晌后抬起头来慢慢的说道:“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女子,这样的大事我又怎么决定的了呢?”

    “身如柳絮随风飘,心似浮萍逐水流。”

    她看着白司阳静静的道:“若是他不答应我答应了,那又有什么用呢?若是他答应了我不答应,难道我还能反抗的了吗?”

    听到这话白司阳也不再笑了,他挠了下头道:“说的挺有道理的,那等下我就直接问他吧。”说完便在心里面嘀咕,这宫里的女人还真是一个模样啊。

    说起话来拐弯抹角的,和他的那个嫂子一样的德行,若是笨一点的人,都会听不懂她们说的什么意思。

    还好他还不算笨。

    元歌轻轻的点头道:“嗯,你便直接问他吧。”虽然她不觉得启元帝会拒绝,但是也不想亲耳听到自己,被当作货物一样的由人交易。

    “那么等下还请容我退避,这样的事我在场也我益,反倒会徒生出事端来,也免的各自尴尬。”

    “那就这么说定了。”白司阳挑眉一笑,朝外边喊道:“来人!”

    一名青衣的道士就进来了,他躬身问道:“请问国师大人有什么吩咐。”

    白司阳直接道:“你们去留仙阁下面守着,待见到了那位贵人,就告知他我在此等着他,就说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是。”青衣道士应声而去。

    白司阳转头对上元歌的视线,突然灿烂一笑,开口道:“小姐姐,这算不算英雄救美,然后美以身相许的佳话呢?”

    对于白司阳的不正经,元歌瞥了他一眼,便低头开个使品尝起茶来了。这茶果然如先前留仙阁里启元帝所说那样,是一味好茶,也不知寻清宫用的是什么水来沏的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