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落地

娘娘不想活 +A -A

    白司阳眼中那耀眼的光芒,几乎灼伤了元歌的眼,她微微眯起了眼,感受着此时在空中飞越的感觉。Δ』中文』Δ网Ww W. Zw.COM不同之前坠下来时,那种失重的感觉,此时的状态让她有些着迷了起来。

    “怎么样?小姐姐,这种感觉不错吧?”白司阳声音清亮的喊道,仿佛眼前不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是向来一起玩耍的同伴。

    元歌勾了下嘴角,表示对白司阳这话的肯定。

    “小姐姐,你真不错啊。”白司阳一双漂亮的眼看着她,笑嘻嘻的道:“第一次飞在空中,竟然只是失了声,不像有些笨蛋吓的脸色青白,好像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似的。”

    白司阳定定的看着挂在面前的人,半晌后又道:“小姐姐,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

    他会有什么事要说?元歌听了有些讶异的睁大了眼,然后下一刻就现脸上多了一只手。

    “我不喜欢小姐姐的笑法。”白司阳抬手捏了把她的脸颊,一脸认真的道:“小姐姐你笑的太过慈祥了,简直像个上了年纪了的老太太似的。”

    外嫩里老的元歌听到这话,默默的垂下了眼睛。这话说的倒也没有错,几世加起来活的年岁,要是早些生子说不定现在她就是个已经抱了孙子的老太太了。

    因为对白司阳观感不错,再加上他还只是这样小的年纪,对于自己脸被捏了的事,元歌并没有感觉到是被冒犯了,只是微微觉得有些无奈。

    这个自称是国师的小少年,笑容太过于纯粹和灿烂,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明明在她的眼中,他的确就是一个小辈,但是她也不想被说成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

    元歌抿了下唇不去看白司阳。

    白司阳见了眨了下眼,疑惑的道:“哎?小姐姐是生气了吗?别呀,我只是想让小姐姐笑的更漂亮一点嘛!”见迟迟得不到回应,他只好低声自语道:“今天还是早点下去吧,不过和小姐姐说了几句话,就灌了我一肚子的风。”

    “小姐姐抓稳我啊!”

    元歌听了手连忙抓住了白司阳的腰,哪知他猛的一缩,猛的大声笑出来道:“小姐姐别摸我的腰,真的很痒啊!”

    真的有这么痒吗?她只是刚刚将手放上去而已,至于笑的这样厉害?元歌无语的瞪着笑出了泪花的白司阳,不过他那红扑扑的脸讨喜的很,叫她竟生不出气来。

    白司阳好不容易止住笑,抓住元歌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开口道:“小姐姐还是扶着我的肩吧,要是抓着我的腰,等会我笑的出了什么差错,小姐姐就要和我一起摔成肉泥啦!”

    说完这些话的白司阳,待感觉到肩膀上的手紧紧抓住了后,便抬手操纵起巨大纸鸳上和几根绳索。只见几根绳索被拉紧后,巨大纸鸳的俩翼边缘,就缓缓的收起来了一些。

    元歌清楚的感觉到巨大纸鸳在晃动了一下后,便带着他们微微降低了一些。然后每次在降低一些高度后,白司阳就会再次将巨大纸鸳的俩翼收起来一些。

    她很快就觉他们的高度越来越低,同时降落的度也越来越快,巨大纸鸳也不像之前那样的稳了。

    白司阳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淡粉的唇轻轻的抿了起来,他不再收拢俩翼,而是缓缓将俩翼又打开了。不过此时周围的风已经小了很多,纸鸳依然以不慢的度降了下去。

    元歌正提着心呢,却感觉到白司阳瞄了她一眼,有些懊恼的低声说道:“真是失策了,多了小姐姐一个大活人,有些麻烦了啊。”

    听到这话元歌心里就是一沉,她自己到是无所谓,但是白司阳该不会因为救了她,结果她却要害的他出事吧?

    她心里念头一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张开努力的想要出声音,然后就被白司阳瞪了一眼。

    “小姐姐,你现在别说话。”白司阳似有些不满的道:“可别小瞧我,这点小事可难不到我。”

    元歌摇摇头,声音微弱的道:“要是不行的话,你就放开我,你自己安全的下去就可以了。”

    白司阳皱眉看了她一眼,板着个小脸道:“小姐姐,你这话听着可真让人不高兴啊。”说着又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嘟囔似的道:“不是说了让小姐姐你先别说话的吗?”

    元歌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少年,真的是少见的敏锐和聪颖,显然刚刚他是觉了她的想法,才会阻止她开口说话。不过见他完全没有放下她的想法,她便也就闭口不再劝。

    他会这样说,一定是有办法的吧,她心里如是想道。

    白司阳果然有是办法的,他找到一根不用的绳索割下来,系了一个圈,在看到一根树木时用力抛了出去。接着用力扯了下,见结实牢靠之后,便开始解自己身上绑在巨大纸鸳上的绳索。

    “你在做什么?”元歌见了不由皱眉问道。

    一句话的功夫,白司阳就已经将身上的绳索全解开了,而且还顺便半她和纸鸳绑的更紧了。然后他单手抓着纸鸳上的一根横木,朝她灿烂一笑道:“小姐姐你别怕呀,等我下去了就放你下来。”

    什么?

    元歌还来不急开口相问,便被他的举动惊的瞠大了双眼。

    只见白司阳将手中的绳索绑在纸鸳上,接着就身体一翻站到了绳索之上,站在不过手指粗的绳索上,顺着绳索飞快的朝那棵树而去,简直如履平地!

    身轻如燕。

    此时元歌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身轻如燕,其实她前几世里,也是见过杂耍的人,从绳索上行走表演。但是这完全不是一样的情况,那些杂耍的人的情况,和这根因绑在纸鸳上而晃动不稳的绳索是不一样的。

    元歌面色复杂的看着白司阳飞快的到了树上站定,然后拉着绳索几个跳跃便从树上落了下去。

    一同落下去的,还有她和纸鸳。不过她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在半空中时,身上的绳索就被几道寒光割断,接着落下的身子便被接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