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坠落

娘娘不想活 +A -A

    启元帝被撞的往后退了俩步,当下心里就是一凉,因为他的背碰到了身后的人。中文网WwΔW.んZw.COM他不顾身前撕扯着他的方升,回头朝身后去看,就见身后的人一脸茫然的往后倒了下去!

    那里毫无遮拦,下方就是万丈深渊,只要一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绝无生路!

    “福乐儿!”启元帝目眦欲裂一声大喊,不管狠狠咬住他的方升,伸手去抓倒下去的人。只是方升剧烈的摇晃着他,以至于他错过了那只朝他伸出来的手!

    启元帝脑子一片空白,不顾身后的危险任由方升撕咬他,直接趴在边缘处伸手去捞着那还抬着手的人,可是下一瞬间却见她闭上了眼睛,手也垂下接着便一脸坦然的任由自己坠落了下去!

    “福乐儿!”

    刘义早在看见启元帝被撞的后退,离那边缘处那样的近,就被吓的够呛。此时他扑过来一拳打在方升的下巴上,和其他人合力将他从启无元帝的身上撕扯下来,接着就抱住启无帝的腰奋力的往回拖。

    “皇上皇上,您没事吧,奴才护驾不利请皇上降罪!”

    启元帝呆怔的转过头来,看着身边一脸惊惧的人,张嘴木然的吐出来几个字。

    “朕,没能抓住她。”

    见到启元帝这个模样,刘义有些心酸的红了眼眶,他吸了下鼻子劝道:“还请皇上节哀,不然皇贵妃在九泉之下也放心不下皇上。”

    青羽刚刚就站在桌前不远的地方,桌椅被掀翻后热烫的茶盏砸了她一声,脸上还被飞溅的碎片划出了俩道血痕。当时她细声尖叫了一声,便往边角的地方一躲,而就是这么转眼之间的功夫,这个地方便少了一个人。

    “娘娘?主子!”青羽哭喊了一声,连衮带爬的走到边缘处,探头朝下看了一眼。

    这么高,主子定是活不了了!刚刚她怎么就没呆在主子身边啊?连拉主子一把都做不到!

    凤阳宫的几个太监都脸色灰败的跪了下来,一边都恶狠狠的瞪着被压制着还不停挣挣扎怒的方升。刚刚摔下去的,怎么就不是他呢?

    皇宠加身如日中天的娘娘真的就这么没了?

    青羽扭头看着凤阳宫的太监,哭骂道:“你们怎么回事啊!这么些人还让这个畜牲冲了进来,周良辰那个没用的东西呢?他人呢?”

    这几个太监们,这才想起来被忘记的周良辰,一个太监哆哆嗦嗦的道:“青羽姑娘,刚刚在外边的时候,周领事便被那个杂碎一把推倒从阶梯上滚下去了。”

    这下青羽没话说了,泪眼模糊的跪在边上哭个没停。明明有她陪在主子身边,却依然让主子出了事,之后就算皇上不治他们这些人的罪,回到凤阳宫她估计也活不了。

    整个凤阳宫的人都指着皇贵妃呢,结果她却出了事,不说主子带进宫来的那俩个忠心耿耿的心腹,光凤阳宫其他的人就不会放过她!

    等下看到柳嬷嬷,她一定会生撕了她!与其这样,不如她就也从这里跳下去吧?

    青羽的哭声渐低,心里而则开始想道,要是她从这里跳下去了,说不定还能博个忠心殉主的身后名!她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眼睛一闭就打算往下倒,只是却身后却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照云知月被这事也给惊住了,然后就现那个宫女情况不太对,连忙过去将人给拉住了。

    青羽被拉住后眼泪瞬间流了一脸,后怕让她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此时她再也鼓不起勇气想要自尽了。

    她也不想死的,她想活!

    小小的地方响起了青羽的痛哭声。

    刘义烦燥的瞪了一眼青羽,要不是皇贵妃刚没了,他简直想一脚踹翻这个没有规矩的宫女。他转回视线看着身前坐着的皇上,心里眼中满是担心。

    皇上这是伤心的太过了,从皇贵妃掉下去这好一会儿,除了刚刚开口说了那几个字,一直都神情呆滞的坐在那,仿佛是个连呼吸也不用的雕塑。

    “皇上,您别伤心了,这都是命。”皇贵妃没了,刘义说不上伤心什么的,只是看着皇上这样的形容,心里也忍不住酸涩了起来。

    启元帝张了张嘴,却没有现一丝的声音,他闭了闭眼刚刚那一幕就不停的在眼前闪过。刚刚她为什么不抓住他的手,明明他有机会将她拉住的,可是她却放弃了!

    为什么?是因为不想让他涉险?

    刚刚他挂在边缘处,上半身都探了出去确实很危险,如果拉住一个人说不定真的会被带下去。只是就算这样想了,他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怨恨,怨恨她不肯抓住他的手!

    启元帝低头看了下修长的手,然后紧紧攥成拳头,接着闭着眼对刘义道:“这留仙阁怕是会冒犯了仙人,留之无益还是不用再存在了。”

    “刘义,传朕旨意,三日之内将这里给朕全拆了。”

    刘义被这话惊的瞠大了一双眼,犹豫了下后轻声劝道:“皇上此事还请再三思,这留仙阁是寻清宫传下来的地方,若是拆了怕是国师会心生不满。”

    寻清宫的特别,刘义也是知道的,现在他就怕皇上一时激动之下,做出了不理智的决定,到时候会闹出事来。

    只是刘义刚刚劝完,就觉身上一寒,抬头就看见了皇上冷冷盯着他的眼神。

    “朕说,拆了这里。”启元帝整个人都散着一般冰冷的气息,那双眼让人根本不敢直视。

    刘义呼吸一窒,连忙垂下头来应道:“是,奴才遵旨。”

    “扶朕起来,该去接她了。”启元帝眼神又恍惚了起来,明明刚刚不久之前,她还肆意的趴在他的背上,对他这个皇上毫无惧意。

    只是这才过了多久呢?背上的触觉似乎还在,此时却就已经和她阴阳相隔了么?

    启元帝扶着刘义的手站起来,才感觉到胳膊上被咬的地方一阵阵的痛,血迹都透出了衣服,可见是咬的是有多狠了。他盯着那抹血色看了一会儿,抬头看向被制住的方升。

    “将他给朕活剐了,三千六百刀一刀都不能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