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病症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看向启元帝,只见他似乎正在回想着什么。然后抬头迎着她的视线,轻轻一笑道:“这个留仙阁是大武世祖帝打江山时,为一个有功的道长所筑。”

    “问镜道长便是寻清宫的第一任国师,据说他钟情一名女子,那名女子却来无影去踪。这偌大的天地间,竟怎么也找不到她,除非她自己现身。”

    启元帝将留仙阁的由来娓娓道出:“问镜道长在再一次见到那名女子时,问她到底是什么人,那名女子答曰:仙凡有别。”

    元歌突然想起寻清宫的名字,不由问道:“难道那名女子的名中有一个清字吗?”

    “嗯,正是如此。”启元帝点头道:“虽然不知道那名女子,到底是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是一名仙人,但是问镜道长并没有放弃。”

    “他毕生都在寻找那名女子,可直到其寿尽,一生中也不过只寥寥的见过那名女子几面。”

    “那时大武打下江山安定之后,世祖帝问其想要什么封赏,问镜道长说想要借兵卒为他筑一座耸立云端的高楼,这留仙阁便是那座高楼了。”

    启元帝说到这里意味深长的笑了声道:“据说问镜道长几次见那名女子,都是在这留仙阁。”

    元歌没有理会启元帝话里暗指的意思,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转开了视线。她并不相信这样一座难得奇异的楼,当真只是那位问镜道长为了心上人所建。

    只是其中有什么情况,大概就不是她能够问的了。

    这时青羽站在楼道处进来的地方,恭声问道:“娘娘,可要奴婢进来伺候。”

    元歌听了抬眼去看,想了下道:“进来吧,难得上来这留仙阁,不进来瞧一瞧也太可惜了一些。”

    青羽缩手缩脚的跟在刘义的身后进来了,然后立刻走到元歌的身边,那模样好像刘义会把她吃了似的。刘义见了撇了撇嘴斜了她一眼,接着便走到了启元帝的身边。

    启元帝见元歌不搭理他也不介意,只是走到桌边坐下,抿了一口照云知月俩人摆在那里的茶。

    “果然好茶。”启元帝眼睛一亮,不由出声赞道。

    照云知月俩个一直都很安静的站在一边,此时听到这话照云开口道:“此茶只是普通的银芽,不过水却是难得的纯净之水,才会沏过这样香醇的茶来。”

    启元帝正待问是什么茶,却见元歌又走了出去,那边缘处没有任何拦挡的地方,她若是一个不小心,怕要是就这样从这里摔下去!

    “福乐儿,你站远一些。”启无帝放下茶盏,站起来朝那边走去,一边开口道:“你站的那样近,小心脚下一个不稳,就被一阵风给吹下去。”

    这话可一点也不夸张,这里的高度风吹的很是厉害。刚刚在下面都不见有风,现在站到了这里,朝外多看一会儿,眼睛就要被风给吹的干涩起来。

    尤其她那在风中飞舞的长发,还有被风吹的上下翻飞的衣袂,让人担心她轻的会被风吹走。

    元歌一手压着脸侧的头头,回头道:“皇上不必担心,臣妾不过是稍稍走近一些,并不会走到那边缘处的。”她若想死早在重生的那一刻,便就自己自尽了。

    此时不过是想往前多走了俩步罢了,她离那边缘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呢。

    “快回来。”启元帝见到她停下了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皱眉说道,同时跨过去想要将她拉回来,只是他才刚刚将人拉住,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的声音。他拉着元歌往回走了俩步,朝刘义丢了个眼色。

    “去看看外边是在闹什么?”启元帝淡淡的道:“若是起了什么龌蹉,便好好的教一教他们是什么规矩。”

    只是说完后他又想起外边,不仅有自己身边的人,还有一些是凤阳宫的人,于是又道:“旁的便不必多管了。”这话是让刘义别出手去惩治凤阳宫的人。

    刘义自然是听懂了其中的含义,立刻应声朝外面的楼道走了过去。

    本来周良辰带着凤阳宫里的小太监们站在楼道里,除了他们还有一些御前的太监们。但是本该安静的站在这里的人,却突然有一个浑身抽搐起来。

    他猛地倒下来后,差点将身边的人给撞的从阶梯上滚下去,好在被另一个给拉住了。

    “方升,你这是怎么了?”周良辰一惊,扑过去按住他问道,只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一个有些矮的太监惊疑的道:“他这个反应,很像是一种叫癫痫的病症。找个东西塞到他的嘴里吧,不然可能他会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咬烂了。”

    可是这一时间上哪找东西给塞他嘴里?

    周良辰正打算撕自己的中衣,一个御前太监拿出来一个粗布手帕道:“快,快给他塞嘴里!”

    发病的方升全身僵直,脸色胀红俩眼直朝上翻,俩只手则拼命的在空中撕抓着什么。

    周良辰捏着他的下巴,正打算将粗布手帕给塞到他的嘴里去,却被突然打挺坐起来的方升给一把掀开了!这一掀直接让周良辰歪倒,顺着楼梯朝下衮了下去!

    众人一声惊呼七手八脚的去拦,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周良辰就这样滚了下去!更要命的是众人一时发慌,没能按住方升,叫他挣开跳起来转身朝里边冲了进去!

    完了!要是冲撞到里边俩位的任何一个,等着他们的就是一个死!吓的面色发青他们,对视一眼立刻一窝蜂的伸手去抓往里边冲的方升!

    刘义刚走到楼道处,便被迎面扑过来的方升吓的拧身往回一躲,这一侧就让方升直接扑到了屋子里边。方升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甩开来拦的照云知月,仰天吼了一声一脚将桌椅都给踹翻了。

    启元帝怒喝大胆,同时将元歌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太监们此时也都挤了进来,齐齐去扑抓方升,只是方升却直直直的朝启元帝扑了过去。

    “皇上!”刘义吓的肝胆俱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