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顶阁

娘娘不想活 +A -A

    果然是皇贵妃。

    刘义见启元帝额头上的汗,忍不住为他掬了一把心酸泪。想来皇上也不是一个软耳根,不可能皇贵妃撒娇就会背她,只能是皇上他自己也是愿意的。

    他靠近后都不敢看皇上背上的人,只小声的问道:“皇上可是累了,要不奴才来背皇贵妃娘娘吧。”

    元歌正心情舒畅呢,见刘义过来搅合,担心同样养尊处优的启元帝会受不住累,真的顺势放下她。于是斜了他一眼,哼声道:“本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背的,刘大总管若是那么好心,不如帮背上本宫的身边伺候人吧。”

    “青羽,看你这气喘吁吁的小模样。快过来吧,刘总管背着你走上一段,本宫也放心一些。”

    启元帝看了一眼呆住的刘义,撇开视线看向另一边,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却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既然他都背了人了,没道理他的奴才却闲着,那就一起背着人走吧。

    青羽一直都有些心惊胆颤的走在后边,此时听到这样的话,更是被吓的瞪圆了眼。她瞄了眼木着脸的刘总管,小心翼翼的道:“谢主子恩典,只是奴婢还走的动,就不用劳累刘总管了。”

    元歌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看着刘义,然后抬手捻了捻启元帝的耳垂,贴着他的耳朵道:“看来臣妾的话不管用呢,刘总管竟当做没听到似的。”

    启元帝被捻的一个哆嗦,立刻转过头后看着刘义,皱着眉道:“朕都背得人,怎么你就背不得了?”

    刘义一个机灵回过神来,连忙道:“奴才不敢,也请皇贵妃娘娘恕罪,奴才不是不听吩咐,只是从来没有背过人,一时间竟有些愣住了。”

    他转头朝青羽和善的一笑,开口道:“青羽姑娘不必逞强,小姑娘家的能有多少力气,若是不嫌弃就由我来背着青羽姑娘走阶梯吧。”

    青羽吓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周良辰在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推了她一把,悄声对她道:“既然主子和皇上都发话了,你还怕什么?”

    “快过去让他背你。”

    最后青羽僵硬成了一块石头,趴在刘义的背上表情木然的像是丢了魂似的,心里则在暗暗泪流。难得陪着主子出门,本来心里可高兴极了,可哪知道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

    刚刚上来的时候,柳嬷嬷就拉着她,暗暗的告诉她道:“要好好的陪在主子身边,若是看见主子和皇上之间的情况不对,一定要想办法圆场打个岔什么的。”

    只是这样的情况,她也只能装自己是根木头了。至于主子和皇上的之间的事,她可派不上什么用处了,再说了那俩人看着不是好的很?

    也不知嬷嬷在担心个什么劲。

    背着一个人走阶梯是一件吃力的事,就再阶梯非常的平缓那也是极累人的。刘义还好才刚刚背起青羽没一会儿,但是启元帝之前就已经背着元歌走了好一会儿了。

    元歌听到启元帝急促的呼吸,还有那拖沓的脚步声,便知道他此刻定是已经觉得很累了。她犹豫了一会儿,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果然摸到了一手的汗。

    “皇上可是累了?不如臣妾自己下来走吧?”真把启元帝累出个好歹来,也不必等以后了,满朝的文武大臣都要上奏章参她这个奸妃一本了。

    启元帝用力的呼了一口气,依言将元歌放下来,转过身朝她道:“朕歇歇,等一会儿再背你。”

    看到启元帝流着汗珠的脸,元歌难得心软了一下,温言道:“那皇上便好好歇歇,臣妾一会儿也起自己走一走。”

    真心和假意总是不一样的,启元帝之前不是没有见过元歌温柔小意的模样,但是那些假装出来的,和此时元歌表露出来的温柔是不一样的。

    闻言启元帝心中不由雀跃了一下,接着又摆出稳重的脸来道:“既然如此,那便朕就歇歇再背你。”他说完便缓步向上走,只是在跨了俩层阶梯后,又回身拉住了元歌的一只手。

    “朕还是拉着你吧,免的你笨手笨脚的绊到了裙摆,那就是要一路从这里衮下去了。”

    元歌听了银牙暗咬,她刚刚是被鬼附了身吧,怎么会对这个混帐心软起来?用力的抽回手,她轻瞪了启元帝一眼,拎着裙摆越过启元帝直接往上走。

    启元帝发现自己真是奇怪极了,竟然看到她这样一副不恭敬的模样也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比起之前那笑盈勇的模样看着真的多。

    “纵的你这样无礼,朕也是没有办法。”启元帝在后面笑着说了一句。

    而看到这一幕的刘义周良辰等人,都表示这并不算什么,皇上连背都背了,还会在乎皇贵妃这一点点小小的无礼之处?这种男女之间的小情趣,他们还是不要再惊讶了。

    一路走走停停,大约不到半个时辰的样子,他们总算走到了顶阁之上。这间像亭子一样的地方,只在中间摆了一套桌椅和茶具,三面墙是快要开到地上的大窗,还有一面走出去回头一看,就能看到一个写着‘留仙阁’的匾额。

    元歌站在那匾额下,看着外面的景色,顿时觉得胸间的郁和闷都消散而去。这留仙阁这样高,连鸟都飞不到这样的地方,站在这里更是将整个皇宫都看在眼里。

    不,何止是整个皇宫,连整个京城都在放眼之中。

    早就已经上来的照云知月二人,用小茶炉烧水沏了好了茶,阁中热雾袅袅,元歌回头看着他们问道:“敢问这留仙阁是做什么用的,竟能建的如此之高?”

    奇怪的是,明明这留仙阁就在皇宫之中,平时大家却似乎都看不到这屹立在这里的留仙阁。

    元歌觉得自己从前大概也是听到留仙阁之名,只是从来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才忘却了。还是这次启元帝和寻清宫一起提起,她才会这留仙阁听在了耳里。

    照云刚想回答,就被启元帝抢了话,他看着站在那里的人道:“怎么不来问朕?这个朕大概比这俩个道童要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