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留仙阁

娘娘不想活 +A -A

    竟比启元帝还要小么?元歌轻咬了下唇,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和那个国师见上一面,最好启元帝不在场才好。┡中 『文Δ网Ww%W. Zw.COM她扫了一眼身边紧贴而坐的人,心里则在琢磨着以后能够自己来就好了。

    启元帝远远的看见刘义往龙辇这边而来,不由坐直了身体,心里暗暗希望那个国师有点眼色,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他低头看着身边的人,心想若是被拒了,那他今天可就要在她面前失了面子了。

    龙辇停下,启元帝心中紧脸上却如常的问道:“刘义,事情办的如何了?”

    刘义满脸欣喜的道:“国师大人请皇上带着皇贵妃,自行去留仙阁呢。说来也奇怪,奴才刚刚才走到寻清宫门口,就有道童出来告诉了老奴这事呢。”

    “国师大人果真是有些神通的。”

    对此启元帝倒不觉得什么,从前那会他好奇寻清宫的存在,再加上东照宫又离的不远,便时常甩掉身边的人,偷偷的往寻清宫跑。

    只是每次才刚刚看到寻清宫,连门在哪都还没有摸清楚呢,就被出现在面前的道童给拦住,说是奉国师之命前来送太子回东照宫。

    回想起来这竟然也是他第一次踏进寻清宫,启元帝挑了挑眉看了眼元歌,莫名的觉得此次不是他带她来,而是他沾了她的余光呢!

    元歌此时正打量着刘义身后不远处的俩个道童,不过说是道童却也是有着十五、六的样子。俩人皆是眉目清秀,气度从容淡定,有着不同于这个年纪的稳重。

    启元帝从龙辇上下来后,转身朝元歌伸出了手,元歌略微愣了一下便将手放在他的手心上,搭着他手借着他的力道从龙辇上下来了。

    启元帝站定后,才松开了元歌,他轻笑着道:“俩位小道长怎么称呼,朕难得来一次寻清宫,不知可能见一见国师。”他也对这个新国师有些好奇了起来。

    俩位道童穿着白青色的道服,其中一个略瘦一些的抬手作了个稽礼,开口声音清亮的道:“照云见过俩位贵人,国师大人正在打坐悟道,不便接见还请贵人恕罪。”

    另一个接着道:“在下知月,若是贵人不嫌弃,便由知月同照云师兄领着俩位贵人去留仙阁里一观。”

    刚刚元歌听到启元帝想见国师,便期待的提着心听着,此时听到国师不见,虽然并不意外却也有些失落。她顿了一下,便道:“敢问国师何时有时间呢?久闻国师大名,皇上和本宫都极想见一见国师风姿。”

    启元帝被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元歌给惊了一下,他什么时候极想见国师了?而且刚刚不是说想去见留仙阁么,现在看起来倒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她想去的根本不是什么留仙阁,想见那个国师才是真吧!

    照云闻言垂着眼眸道:“国师大人说了,贵人若是想见他,那下次来的时候便能接见贵人了。”

    此时元歌也见识到寻清宫的特别了,连俩个道童见到启元帝,都不必下跪请安只口称贵人行道礼,那便可见在道童之上国师的地位有多然了。

    听到照云的话元歌露出一个笑容道:“既然这样,那下次本宫再来叨扰国师。”

    启元帝想起外面风传国人都是仙人之姿,此时见到元歌这样,心里边便很有些不是滋味,他瞥了元歌一眼,脸色淡淡的道:“国师是方外之人,福乐儿见国师难道要和其谈论道法?”

    “自然是要谈论道法。”元歌有些烦说这话的启元帝,暗暗看了他一眼,口里说道:“我大武信奉道法自然,本宫自然是也如此,若是能得见国师一面,想必会有更深的体悟。”

    启元帝没好气的瞪了元歌一眼,甩了下手朝前走去,边走边道:“那还是等你见到国师了再说,此时你就只能和朕去那留仙阁一观了。”他心里并不觉得,下次她再来的时候就能见到国师了,因此才有这样一说。

    照云知月连忙上前领路,元歌见了便也只得跟了上去,留仙阁也多有盛名,既然来了她去见一见也不枉白来这一趟。

    等站到了留仙阁前,元歌才知道比占星台还要高的留仙阁是有多高,说是高耸云端之间也不为过。

    启元帝也呆了下才道:“留仙阁如此之高,该如何登上其顶呢?”

    照云恭敬的道:“留仙阁内部有阶梯,只要沿着阶梯向上行走,一刻不停下的话大约一个时辰就能到顶阁了。”

    “没有旁的路?”启元帝不由诧异的问道。

    “只此一条路。”照云摇头。

    启元帝犹豫的看了一眼元歌,开口问道:“这样还想上去么?我们站在这里也算是到过留仙阁了。”

    元歌沉吟了下还是道:“皇上忙里偷闲练习武艺,不过因着臣妾此时才会站在这里。臣妾不敢耽误皇上的时间,不如皇上回去处理政务,臣妾一人去走阶梯登上那顶阁。”

    既然她想见国师,那么就不能在这个留仙阁前驻足。她担心若是就这样走了,以后再来的话怕是永远也见不到那个透着神秘的国师。

    启元帝的拳头紧了又松,最后咬牙道:“这个留仙阁如此之神奇,朕怎么能不上去看一看呢?”

    “左右走完这长长的阶梯,便也算是锻炼了身骨,那朕便陪福乐儿走一遭吧!”他眼神不善的看着元歌,仿佛她要是再劝他走,立时就要怒了似的。

    元歌无奈,也只得道:“如此便请皇上先行。”啧,真是缠人啊,她心中如是想。

    这下启元帝才满意了起来。

    既然要往那顶阁去,这一行伺候的人却不会全带上去。刘义定是会随侍着的,而元歌看了眼已经有了年纪的柳嬷嬷,只得让她留在这里,选了青羽跟着一起上去。

    周良辰机灵的凑过来,跪下请过安后道:“娘娘,让小的再带着几个人跟着吧,也安心一些。”

    元歌瞄了眼站在身侧的启元帝,便也点头同意了。虽然这里是在宫里,而且是寻清宫这样特殊的地方,但是身边有启元帝这样一个时刻都处在危险当中的人,她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元歌在心中决定,要是遇到了什么刺客,到时候她就甩下启元帝自己先走了。这样启元帝死了也怪不到她的头上来,到时新帝登基,为了彰显自己的仁慈,也会善待她们这些旧妃。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启元帝要是这么容易死了,也活不到现在这个时候。因着寻清宫的存在,大武目前为止竟是史上,唯一没有人成功谋朝篡位的朝代。

    此时刘义已经事带着人几个人,先一步朝阶梯上走去,去前面探路去了。略等了一等,启元帝便踏上了旋转上升的阶梯,他站上去后回头看了元歌一眼,才接着往上走。

    元歌心里微微一叹,提起裙摆也跟了上去。只是才走了一小会,她就现自己喘的厉害,连脚都已经开始酸软了起来。

    启元帝听到身后的声音,有些得意的笑道:“你也该多锻炼下身骨才是,这才走了几步呢,竟然就累成这样。要是后悔了,那朕就带你回去吧。”

    听到这一句话,元歌深吸了一口气,停住脚斜了一眼启元帝,没有好气的道:“臣妾不过闺阁女子,体力自然比不得会武艺的皇上。若是皇上当真魁梧有力,不如背着臣妾上去吧。”

    元歌本不过是随口抱怨一句,哪知下一刻就见启元帝停了下来,退到她的面前半弯着腰道:“朕背一背你又如何?就怕你不敢上来。”

    笑话,她会不敢上去?若不是担心连累旁人,她都敢拿刀子捅他!元歌轻哼了一声,晲着眼前低头看着她的启元帝,挑着眉道:“皇上可是说的真的?当真要背着臣妾登上顶阁?”

    启元帝考虑了下自己的体力,最后还是老实道:“虽然不能一直背到顶阁,但是一半的路程还是背的动的。”

    走在后边的青羽忍不住看向启元帝,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皇上竟然真的要背自家娘娘吗?

    周良辰本还打算着,要是娘娘体力不支,便去背着娘娘往上走。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养尊处优的娘娘才刚走了一会儿,就已经走不动了。而且皇上竟然如此纵容娘娘,竟真的依言要背着娘娘,这一幕叫他吃惊的都愣住了。

    启元帝此时饶有兴致的看着元歌,笑着又道:“只是福乐儿这满头的珠翠,怕是加了不少的重量。若是去了这些,说不定朕真的能将你一直背到顶阁呢!”

    让启元帝背着自己,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元歌怎么会放过。她立刻抬头取下了珠冠和几样对簪,本梳起的髻垂落下来,乌黑的如绸缎一般的披了满身。

    “这下可好了?”元歌看着有些呆愣的启元帝,勾着嘴角笑道:“这下臣妾应该轻了不少,只要皇上别怪罪臣妾容颜不整就好了。”

    其实启元帝并不是没有见过元歌散着的模样,只是昏暗的烛火之下,怎比的上此时来的清楚呢?掩下眼中的惊艳,他扬眉道:“看来今日你是不打算自己走上去了。”

    “啧,朕都有些后悔要来了,若不是一念之差,此时朕也不必要背着你做这样的苦差事了。”

    元歌抚了下长,仰头看着站在上方的启元帝,无所谓的道:“若是皇上后悔了也无妨,臣妾只当刚刚没有听到皇上说的那句话便是了。”

    “左右这也不是第一回了。”

    启元帝脸皮一抽,她这是暗指上回扑蝶的事么,他咬牙道:“朕当然不会后悔。”说完他便转过身,弯下腰分开腿扭头道:“你上来,朕说背着你走就背着你走。”

    元歌灿烂的一笑,立刻不顾形象的往启元帝的背上一扑,接着便搂住了他的脖子,双腿用力的夹了启元帝的腰。

    启元帝稳住身形,一手托着身后的人,一手去拉脖子上的手,咳了一声道:“你松......”说到这里他感受着腰上的那双腿,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背上人那妖媚的舔着唇说‘是太紧了些么?’。

    他顿了下才改口道:“你轻一些,脖子勒的太紧朕连呼吸都不畅通了。”

    元歌从善如流的轻环着启元帝的脖子,晃了晃腿好心情的道:“好了,走吧。”

    启元帝侧脸看了下把脸抵在自己肩膀上的人,意味不明的轻哼了一声,便依言抬脚一层一层的往阶梯上走。

    青羽看了一眼前面的人,被惊的手软脚软的跟在后边,连大气都不敢出。而周良辰在回过神后,虽然还是觉得很震惊,但是却已经一脸激动的看着前面的人了。

    这满宫里有哪个能像他们娘娘这样,竟能让皇上亲自背着她呢?他敢保证就算等到以后,也决不会有第二个妃嫔能够有此殊荣!

    今天这一趟,更坚定了他对凤阳宫对皇贵妃的忠心。

    通往顶阁的阶梯虽然很长,但是却并不陡峭,因此启元帝走起来倒也不会觉得很吃力。只是背上的人,时不时的就夹一下他的腰,口里轻声催着‘走快点’,让他心里说不出的郁闷。

    难道他是马吗?

    启元帝眼睛一眯,手便在托着的地方轻轻捏了一把,哼声道:“再催的话,那朕便不客气了。

    元歌被那轻捏的一下弄的有些痒,便往下一沉在启元帝的手上蹭了蹭。不过接下来便也就老实了很多,只安静的伏在启元帝的背上,由他背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上去。

    其实元歌也没想到启元帝竟真的会背着她走,好像她不过随口一句的话,便现了现在的模样。也不知若干年后,启元帝回想起他自己现在所做的事,会不会后悔起来。

    刘义带着人探了一截路后,便让人接着往前走,自己折回去迎后面的启元帝。只是走回来后,他远远的就看见那边还穿着劲装的皇上,身上还背着一个人。

    刘义还没来的及震惊,第一反应便觉得皇上背上的那个,除了是皇贵妃之外别无他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