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为君之道

娘娘不想活 +A -A

    这话元歌说的有几分认命,还有几分怨气。启元帝刚听脸上还带着笑,等听出话中所含的不愿后,便沉默了下来。他拉着元歌的手站龙辇边,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不愿进宫的对么。”

    当然不愿。

    元歌先是被问的一怔,但是她很快摇着头,语气淡淡的回道:“臣妾不敢。”

    “不敢?”启元帝冷哼了一声,刚刚脸上的笑转眼间便收了个一干二净,他扯了扯嘴角道:“是不敢么。”也不知是不敢不愿进宫,还是不敢说实话呢?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好像都并没有什么区别,他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不愿进宫与他为妃的。

    启元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心中莫名而起的不舒坦给压下去,他拉着人直接往宽大的龙辇上走去。

    “皇上?”察觉到启无帝的意图,元歌顿住脚步诧异的轻喊了一声。

    “何事?”启元帝微微侧过脸来问道。

    元歌看了眼自己停在不远处的步辇,张口便道:“臣妾乘了步辇来,皇上请先行,臣妾便跟在后面。”

    启元帝面无表情的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不是要去留仙阁么,若是不想去的话,朕便让人送你回凤阳宫。”

    “......”见启元帝突然不爽快起来,元歌便只能顺着他的力道,和启元帝一起坐在了龙辇上。

    当龙辇动起来后,元歌有些恍惚的想起,第一世时启元帝也曾邀过她一起乘龙辇。只是那时她以不合规矩为由,婉拒了启元帝的要求。

    几世来,这是她第一次坐上这龙辇,好像和坐她的步辇也没有什么区别。

    龙辇快而稳的朝寻清宫而去,而自元歌的手一直被启元帝握在手里。俩人一路都沉默着,没有说一句话。

    寻清宫位于东照宫的东边,在路过东照宫的时候,启元帝突然开口道:“朕为太子时,就住在这东照宫里。”

    元歌听到启无帝的声音,抬头去看他,却发现他用着好像是在说别人似的人表情,淡淡的道:“那时朕的母后才过世几个月,朕在皇太妃的宫里住了没多久,便一个人住在了偌大的东照宫里。”

    元歌垂下眼眸只静静的听着,启元帝似乎也没想得到回应,接着又道:“朕从那一天起,就开始鸡鸣而起月西入眠,成日里总有背不完的史书论策。”

    “那时朕还没有来的及厌恶起这样的日子,父皇身边的太监便接了朕去见他。父皇脸色憔悴的躺在床上,他告诉我他病的很厉害,大概再过不久就要去见母后了。”

    启元帝说着连自称也变了,他缓缓的道:“父皇让我一定要好好担起太子的责任,要好好的学着如何成为一个帝王。”

    “最后一次见到父皇的时候,我问他到底什么是为君之道,他摇摇头苦笑着说,他当了一辈子皇帝,其实也没有弄清楚到底什么才叫为君之道。”

    说到这里启元帝沉默的看着远去的东照宫,忽然朝身边的人问道:“你知道吗?你知道什么是为君之道吗?”

    元歌心头一颤本不想开口,但是最后还是出声道:“臣妾不懂什么是为君之道,但是君王从来只有一个,那么这条道路便注定了只有皇上一个人来走。”

    “一个人来走?”启元帝有些茫然的重复了一遍,接着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道:“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元歌扫眼看了看启元帝的脸,有些悲哀的垂下了眼睑。这样的启元帝看起来竟脆弱的像个孩童,不过若是惹怒了这个孩童,那便是伏尸千里了。

    “没想到你倒是看的挺透的。”启元帝没有看到元歌的眼神,他正回想起自母后去世后,父皇迅速衰老的模样,口里发苦的道:“九五之尊竟如此的孤寂么,难怪始皇会自称孤和寡人。”

    不知道为什么,启元帝此时有些不敢去看元歌的脸,他深吸了一口气,收起了脸上的表情,淡淡的道:“寻清宫便快要到了,这下你可开心了?”

    此时启元帝既没有被元歌给气的几乎跳脚,也没有被撩拨的气血沸腾,更没有因为一些莫名的事情而心绪不稳。启元帝发现此时,是他面对元歌时心情最平稳的时候。

    寻清宫已经近在眼前,元歌不想惹恼了启元帝,结果想见国师的事情功亏一溃。于是她嘴角含着浅笑,语气柔和的说道:“臣妾能遂了心愿,也是托了皇上的福。”

    “不然怕是没有这个机遇,能来寻清宫一游了。”

    启元帝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缓缓的道:“也不必高兴的太早,国师肯不肯让朕带你去留仙阁还俩说。若是到时候被拒了,别怨到朕身上就行了。”

    “皇上且放心,臣妾自是不会怨皇上。”元歌轻轻一笑,扫了眼远处沉寂的宫殿,慢慢的道:“到时候臣妾自然是有人怨的,不过皇上可是答应了臣妾,定是会带臣妾进去的。”

    元歌担心此次没能进去寻清宫,以后启元帝便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于是只得出言得醒他先前答应过的事。

    启元帝听的一愣,才扯了下嘴角道:“你到是想的远,不过放心好了,朕答应了的事必不会食言。”一说完这话,启元帝便想起上次扑蝶的事,不由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

    元歌当然也没有忘记前几天才发生的事,她抬眼轻晲了启元帝一眼,假装没有发现他的不自在,张口道:“既然皇上这样说了,那臣妾便安心了。”

    眼见那处宫殿越来越近,元歌突然问道:“皇上,您可见过国师?国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朕自然是见过的。”启无帝看着周围似乎从来没有变化的景色,开口说道:“朕被册封为太子之时,国师便是在场的,而登基大典时也是在的。”

    “只不过前年老国师已经仙逝,如今的国师是他的弟子,朕便不曾见过了,只知晓其年纪似乎比朕还要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