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撒娇(月票加更)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曾听说在开朝后,有一段时间寻清宫在民间的声望,几乎要超过皇室。乐文小说网不过如今的寻清宫,早已经不如从前那样有影响力。而寻清宫的国师除了在祭祀祈福的重要场合出现,平时是见不到其人的。

    寻清宫存在的意义,似乎是维持正统。若是皇子们之间为皇位而斗争,寻清宫则不会管。但是如果有人要造反,寻清宫就会站出来成为保皇一派。

    传说里将寻清宫的国师们传的神乎其神,似是有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手段。从前元歌是不信的,便是如今几世软回,这世间的神神鬼鬼却由不得她不信。

    只是从前她一心只想着如何摆脱李家的命运,还有自己的命远,从来没有和寻清宫牵扯到关系。但是此时她心里一动,竟非常的想去见一见寻清宫里的国师。

    如果国师当真如传说中所说的那样神奇,那么说不定她真的可以解开自己如今处境的谜题。

    于是元歌朝启元帝粲然一笑,温声细语的道:“为何皇上不能带臣妾去那留仙阁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这天下之间,竟然还有皇上去不得的地方吗?”

    “既然留仙阁比占星台还要高,那皇上便带臣妾去那留仙阁赏景吧。臣妾当真想见一见那留仙阁到底什么样的地方,竟然会有了留仙之名。”

    启元帝讶然的看了一眼,有些奇怪的道:“为何会突然想去那里?朕已经说过了,那里连朕等闲都不能随意进出。”至于刚刚激他的那句话,他就当没有听见。

    他的父皇临去时,就曾告诫于他,对于寻清宫的事不要插手,只要礼遇之就可以了。曾经他也好奇过,却总是还没有到寻清宫的地界,就遇到了寻清宫的道童,接着他就被给送了回去。

    后来他忙于政务,就把寻清宫给丢到脑后去了。

    元歌见刚刚没能激的启元帝答应去寻清宫,只好又开口说道:“皇上也说了,只是不能随意进出,又不是不能进出。只要皇上现在派人去寻清宫,和国师说一声,然后再带臣妾去留仙阁不就成了?”

    说完这些话,元歌见启元帝依然不为所动的模样,只得狠了狠心咬牙依偎过去,傍着他的胳膊吐气如兰的撒娇似的低声道:“臣妾别无所求,皇上就依了臣妾这一次嘛~”

    虽然众人都不敢直视他们,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做出这样的举动,还是让元歌生出了一些羞耻感。她只觉得脸上烫的厉害,一时间都不敢看启元帝脸上会是个什么表情。

    事实上启元帝在元歌靠过来的时候,身体便不由自住的紧绷了起来,他抿了抿唇定定的看了一眼元歌,沉声问道:“福乐儿当真就这样想去?”想去的甚至愿意朝他低头施美人计?

    元歌迎着启元帝的目光,肯定的点头道:“臣妾想去极了,不仅想去见识那留仙阁,要是能见到传说中有着仙从之姿的国师的话,那就更好了。”

    启元帝:“......”还真是得寸进尺啊。

    启元帝沉吟了下,挑眉看着元歌道:“若是真想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听到‘只是’二字,元歌就觉得启元帝不会轻易的答应她,少不得要为难她一二。果然听到他接下来的话,不由脸色发黑了起来。

    启元帝浅笑着道:“福乐儿总是叫朕皇上,这样真是显的生分的很。不如以后私下无人的时候,福乐儿便唤朕一声泽郎?”

    元歌垂着眼暗暗磨了磨牙,心想泽郎便泽郎,总比第一世时被哄着喊他泽哥哥的好。

    “皇上便是不替臣妾完成心愿,也是臣妾的郎啊。”元歌深吸了一口气,尽力面色如常的道:“既然皇上想让臣妾这样唤您,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可的。”

    启元帝快慰的一笑,立刻招手对刘义道:“去吧,让人去寻清宫通告一声,便说朕要带皇贵妃去留仙阁小坐,还请国师不要介意被扰了清静。”

    刘义没忍住看了一眼,坐在皇上身侧的人,心想现在他也是弄不懂皇上对皇贵妃,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心思了。

    说是有心吧,却不打算让其诞下皇嗣。若说无意吧,却又总是被皇贵妃的一举一动所影响。他伺候在皇上的身边,比旁人更清楚寻清宫,在皇室当中的地位。结果现在竟因为皇贵妃想去那里瞧瞧,不过多纠缠了句话便同意她的要求了。

    他现在发现了,皇上在面对着皇贵妃的时候,总是自发的包容并退让着。若说之前还是看在李相的份上,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似的。

    刘义带着人先行一步往寻清宫去了,而启元帝当然不会坐在这里等着。他站起身来拉着元歌朝龙辇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若是国师拒绝了,福乐儿也不必气馁,以后每天朕都让人去国师那里问一声。”

    “总有一次国师会同意的。”

    对上启元帝那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眸,元歌莫名想起元壁做了什么事,就会露出这样暗暗得意,等着人夸赞的表情。

    她轻轻的抿了下唇,突然道:“皇上不仅文采好还擅武艺,更难得的是对于臣妾的小脾气,也诸多包容。以后,以后臣妾若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皇上且先不要生气,因为臣妾必定是无心的。”但是她是有意的。

    “哼。”启元帝嘴角扬起轻哼了一声道:“朕乃一国之君,若是连自己女人的小性子都容不得,那还如何处理这天下万民的生息大事。”

    “你到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了吧,以后也要好好改一改。”启元帝越说越来劲,他偏头对元歌笑道:“也就是朕这样好性子,不然换了旁人看你怎么办。”

    元歌见不得启元帝这一副宽容大气的模样,也哼笑了一声道:“皇上怎么这样说?怎么会是旁人呢?臣妾已经进了宫只会是皇上的人,哪里还有什么旁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