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难得(冰妖和氏璧加更)

娘娘不想活 +A -A

    刘义抹了把头上的汗,苦哈哈的接着劝道:“娘娘不必将那事放在心上,皇上也定是没有放在心上的,不然这会儿也就不会召娘娘去伴驾了不是?”

    见元歌还是不为所动的模样,刘义舔舔发干的嘴唇接着的说道:“娘娘不如过去和皇上当面说清楚?奴才伺候着皇上,觉得皇上对娘娘的心那真是再真不过的了。”

    “娘娘且宽宽心,不必想些别的,只好好的过去和皇上说说话不就成了?”

    对于刘义这个御前大总管,元歌说不上什么厌恨,但是前几世里有些事总是被他给妨碍了。虽然心里明白启元帝才是根源,但是她还是为难了他一番。

    此时见刘义的脸色越来越难道,元歌便也见好就收,她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这便就动身吧,本宫要是再听刘总管这样说下去的话,皇上不仅要久等,说不定等本宫到了那边时,恐怕天都黑了呢!”

    “......是奴才话多了。”刘义憋屈的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而启元帝等了又等,才总算看见了一队人往这边来了,走在前面的他一眼就认出来是刘义。既然是刘义,那步辇上坐的那个人是谁也就不必说了。

    等步辇停下来后,元歌缓步走上前,盈盈的拜下去道:“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启元帝单手执着一柄剑,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人,轻描淡写的道:“哦,李氏你来了,朕要练习武艺,你坐到一边去看着吧。”

    “是,臣妾遵旨。”她如今算是看明白了,如果启元帝要在她面前摆架子,那就一定会称她为李氏。不过要是心情不错的话,就又会唤她福乐儿。

    旁边自然有早早就备好的桌椅茶点,元歌坐下来扫了眼桌子上的点心,见上面摆着她喜欢吃的栗子糕,便也不客气的伸手拿了一个吃起来。

    一路走回来的刘义还正喘着气呢,他站在一边莫名的,就觉得今天的皇上看起来,显的好像更加招眼了一些?

    只见启元帝身手矫健的舞着剑,寒光闪过那‘咻咻’的剑声,为他平添了几分肃然。刘义看了眼边上的小宫女们,那一个个都是小脸通红,捂着胸俩眼亮晶晶的也不知在做什么美梦。

    再转眼一看,他就见到皇贵妃一口茶一口点心的,吃的别提有多开心了,却根本没有往皇上那边多看一眼。

    刘义:“......”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就觉得皇上有点可怜。

    皇上拐着弯儿的把皇贵妃给叫来了,不就是想让她看到他英姿勃勃的一面么,可是皇贵妃却压根不感兴趣。面对着这一幕,他觉得有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可惜的是,无情的是皇贵妃,落花的那个是他家的皇上。这样一想,刘义顿时不忍的撇开眼,不敢去看舞剑舞的正起劲的皇上。

    不过皇上真的对皇贵妃上了心么?刘义想起皇上戴的那个香囊,顿时冷静了下来。要说无论是真宠还是假宠,只从一点上来看就行,那就是看皇上可愿意让被宠的那个诞下皇嗣。

    就目前来看,这位皇贵妃倒是悬的很呐~

    元歌吃的太欢快一时没收住,一整碟栗子糕竟让她给吃完了。她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抿了口茶便转头去看,正在空地上舞着剑的启无帝。

    凭心而论,启元帝无论是外貌还是品行,都是元歌几世里见过的男子当中的佼佼者。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她在家中时向来少出门,进宫后自然又见不到别的男人,总共都没有见过几个男人才会有此感想。

    但是不管怎么说,启元帝的皮相和品行,都容易让一个女子生出爱慕之心。元歌记得曾几何时,她也曾被启元帝的身份相貌,还有他对她的好给迷惑了。

    只是第一世时,那突如其来的皇贵妃身份,还有启元帝对她那没有由来的好,让她的心中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因着这份警惕,她虽然感激于启元帝对她的好,但是却直到最后,都没有将一颗心落在他的身上。

    几次她想起这事,都会顿生‘幸好’之感。

    此时启元帝挽了几个漂亮的剑花,一个利落的动作将剑执在背后,转头就看见了他的皇贵妃正‘深深’的看着他。

    启元帝微微一怔,接着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耳根微微发起热来了。他在心里暗暗的想,是不是他的风寒还没有痊愈呢?不然为何突然发起热来了。

    “咳。”启元帝清了清嗓子,朝元歌这边走来,他手中的剑自然有人已经接了过去。他走到元歌面站定,自己都不知道在期待着一些什么。

    是想听她夸赞他吗?启元帝竟然觉得有些紧张起来。

    在启元帝走过来的时候,元歌就已经站了起来,总不能皇上站坐她还稳稳的坐着吧。只是抬眼看到启元帝,一双眼睛亮亮的朝她看过来,一时间不由也怔住了。

    这是真正少年人才有的眼神,不像她的一双眼,早就已经只剩沧桑不见纯真了。

    周围静悄悄的,一时间俩人就这样对望着。启元帝只觉得耳根处的热意,正迅速的往他的脸上蔓延上来,他不自在的抿了下唇才开口道:“福乐儿可是坐的无趣了。”

    元歌轻轻的摇摇头正想说什么,旁边来的一个宫女,手中拿着帕子小心翼翼的像是想帮启元帝擦汗。只是启元帝却侧身避过,先是看了一眼那帕子,又转头用一双眼睛朝她看了过来。

    “......”元歌哪能不知道启元帝是什么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也只得接过那方帕子,垫着脚给开始给启元帝慢慢的擦着他额头上的汗。

    启元帝清了清嗓子,眼神直直的盯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人,想从她的嘴里听到些什么话来。

    接收到启元帝那期待的目光,元歌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只嘴角含笑一脸温柔的为他擦汗。在众人眼中看来,这男俊女俏真是养眼的一副画面。

    没能听到想听的话,启元帝的眼神微微暗了下来,他想起眼前的人并他并没有心。

    待元歌擦完汗退开后,启元帝莫名觉得有些怅然,他舔了舔嘴唇道:“福乐儿可喜欢武艺。”刚说完这句话,启元帝就有些后悔了起来,姑娘家哪有会喜欢武艺的呢。

    结果他却见元歌点了点头,开口道:“臣妾自然是喜欢武艺的,有了一身好本身,那就可以想做什么便就做什么了。”

    启元帝拉着元歌的手,俩人相携坐了下来,他含笑问道:“那福乐儿若是有了武艺,会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元歌被问的呆了一下,但是很快回过神来。她扫了周边重重叠叠的宫殿屋檐,有些喃喃的道:“臣妾......臣妾想飞檐走壁,越到那高高的地方去。”她想越过这些高高的宫墙,去到外面她不曾去过的地方看看。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答案的启元帝,有些纠结的看了看屋顶的高度,心想以自己现在的本事,不用梯子能不能自己借力腾空翻上去呢?

    刘义一见启元帝那跃跃欲试的眼神,心里就暗叫不好,要是等会这位祖宗想要试试,那要怎么办才好?

    好在启元帝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这身手,也就是个强身健体,想要飞檐走壁还早了些。他心中暗暗决定好好练习武艺,口中却笑道:“朕这才知福乐儿竟是个调皮的,无事想着飞檐走壁,当劫富济贫的女侠不成?”

    元歌轻声回道:“臣妾哪是这样想的,不过是闺阁女儿家平日里少出门,但想着站在那高高的地方,也能看的见外边是什么样的景色了。”

    俩人之间的气氛难得如此温馨,启元帝的心急促的跳着,他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却毫无头绪。憋了半天,他才开口道:“这样的事到也不难,皇宫之中最高的地方,便是钦天监的占星台了。”

    元歌不由诧异的看了启元帝一眼,他这意思是要带她去占星台观景么?她自然是没有去过那里的,只是此时听到却隐隐有些想去看一看。

    不过她犹豫了下,还是回拒道:“这怕是不好,那占星台哪是能随便去的地方?”

    启元帝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他扬了扬下巴,朝刘义道:“你去钦天监跑一趟,虽说这大白天的大约只有几个人在那里守着,但是还是去清清道。”

    “朕要带皇贵妃去占星台赏景,到时候别有些不长眼的冲出来扫兴。”

    吩咐完刘义,启无帝转过头来道:“去占星台哪有什么难的,到是寻清宫那里,便是朕等闲也不得随意进出。”

    “寻清宫有个留仙阁,那里是比占星台还高要的地方。只是那里,朕却不能带福乐儿去瞧瞧了。”

    元歌当然知道寻清宫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大武自建立以来和信佛的前朝不同,而是信奉道教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