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病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睡到半夜的时候,发现身边有一个滚烫的火炉,迷迷糊糊间被热得满身大汗,不由渐渐的清醒过来。然后她发现滚烫的火炉就是启元帝,昏暗的烛光让她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却可以看清他的脸红通通的。

    启元帝发烧了,元歌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后,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意识到这一点的她,在快要烧完的暗淡烛火下,静静的看着启元帝。

    很久,很久。

    如果她不管的话,启元帝会不会就这样加重病情,然后如她的心愿一样,就这样直接病死了呢?只要启元帝一死,说不定一切都结束了。会有新的帝王登基,而她这个旧的皇贵妃,或许会被问罪,但是不会波及到李家。

    但是事情真的会如她所想的这样吗?

    新的帝王大约也不会想被权臣压制,那么她的父亲会李青志会怎么做呢?也许会被收服为之所用,也许会成了新帝的眼中钉肉中刺。

    想起元凤和凰二人还待在家中,并没有出嫁,元歌不由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来。接下来不用想,她都知道元凤元凰二人中,必定会有一人被送进皇宫。

    哈,原来这种事情不止在她身上轮回吗?区别只是在别人只有一次,只有她是这么多次的折磨。

    其实元歌心里也清楚的知道,想让启元帝就这样死了,其实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这次启元帝会突然得了风寒生病,除了昨天夜里胡闹而着了凉外,大约也有最近几天俩人床第上荒唐了一些的原因。

    既然启元帝不会因这区区风寒就死了,就算她毫不关心也得摆出个姿态来。

    想到这里元歌坐起身来,自己起身去翻了衣柜,找到一套干净的中衣穿好。然后回到了床上,坐在启元帝的身边,伸手微微用力推了一下。

    “皇上,您醒醒。”

    启元帝丝毫没有回应。

    元歌撇了撇嘴,抬手一巴掌挥到了启元帝的脸上。她脸上表情冷漠还带着一丝快意,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担心和焦急。

    “皇上,您醒醒,您怎么了,臣妾真的好害怕啊!”元歌眼睛发亮,力道却一次比一次的重了起来。

    啪,啪,啪。

    启元帝又不是死了,怎么会毫无感觉,只是他先是感觉到有人在喊他,然后才迷迷糊糊的想着,刚刚他的脸是不是被打了?不然怎么脸上怎么一片发麻?

    元歌见启元帝的眉皱在了一起,看样子似乎是要醒过来了,连忙停下手来,然后用力撞扑在他的胸前,嘤嘤的哭道:“皇上,皇上,您这是怎么了,臣妾真的好害怕啊。”呸,她就当是提前给启元帝给哭丧了。

    守在门外的小太监和宫女,在元歌刚开始喊启元帝时,就听见了里边的动静。他们在竖着耳朵听了会儿后,发现情况不太对,一个个都吓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宫女们急吼吼的去喊嬷嬷们,太监们则腿脚发软连衮带爬的,去喊已经休息了的刘义。

    刘义连衣服都来不急穿好,就连忙往寝殿那边跑去。他来到门前听着里面的哭声,沉着脸扬声喊道:“娘娘,可是有什么吩咐,奴才等要进来了。”

    “皇上......皇上他......”

    听到这隐隐约约的几个字,刘义心一沉,不由直接把门给推开了。他急步走到床前,看到皇上闭着眼的模样,脑子顿时就是一片空白。

    皇上......这是怎么了?刺客?不可能,这里没有一点迹象。难道是皇贵妃?也不可能她不可能有这样大的胆子!想到这几天皇上在床事上的荒唐,刘义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几个字。

    马上风。

    “皇上!”刘义眼睛一红,恨恨的瞪了一眼还在哭的皇贵妃,接着往地上一跪带着哭腔喊了一声,膝行着往床边挪去。

    元歌听到刘义这声音,就觉得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但是她乐的别人为活着的启元帝哭丧,自然不会出声点破,只一个劲的趴伏在他的身上哀声哭着。

    察觉到嘴角忍不住的翘起,元歌未免自己露出痕迹,下死力气狠狠了大腿一把。这下她便是不用装,那眼泪也像磅礴大雨一样流个不停。

    从宫女那得到消息的柳嬷嬷白嬷嬷,俩人刚穿好衣服急匆匆的赶来,一进门就看到刘义那悲戚的神情。俩人顿时傻了眼,跟着腿一软也跪下了。

    “皇上......皇上......”

    皇上没了?跟着的宫女太监们一个个都不敢置信,但是见到这情况,却只能齐齐扑通跪了下来,跟着怮哭了起来。

    “皇上啊......皇上......”

    启元帝当然是没有死的。

    本来启元帝快要睁开眼时,却被元歌狠狠的扑撞在怀里,那一下差点让他没有直接晕厥过去。也让他连发热而红通通的的脸色,都给扑撞痛成了苍白的脸。这也是刘义一进来,看到那苍白的脸色后,会误会了的原因。

    启元帝缓了缓胸前的冲击,刚刚奋力的睁开眼睛,接着听到刘义进来了。只是他还没有来的及说什么,就差点被刘义的反应给气的晕了过去

    这个蠢奴才!

    启元帝气的头晕眼花,胸前又被趴压着,气的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真的就这样魂归九天了。他运了运气刚想发怒,就被紧接而来的‘哀声’给堵了个没影。

    简直就是一群蠢货!

    看着压在胸前的人,启元帝无力的瞪着那个黑鸦鸦的头顶,不相信这一个也会误会他殡天了!

    “朕没死。”

    听到这三个字,元歌顿了一下哭的更加起劲了。而这么点动静,只有离的最近的元歌听起了。

    启元帝的拳头捏紧又松开,半天都不想说一句话,就让这些蠢货以为他死了好了!

    还是哭的泪眼模糊的刘义离的床最近,刚刚他好像看见床上有什么动了一下?那个好像是皇上的手?然后他往上看去,就对上了一双满是怒气的眼睛!

    “皇上!”刘义又惊又喜,一下子站起来朝众人吼道:“都起来别哭了,皇上他没事!”

    满屋子的哭声一下子收了个二净,还在嘤嘤哭着的元歌,就显的有些突兀了。

    刘义咬牙切齿的看着还在哭的人,语气不善的道:“皇贵妃娘娘,皇上并没有事,不知您为何哀哭出声!”

    元歌吸了吸鼻子,有些不太情愿的从启元帝的胸前直起身来,扭头露出一张满是泪痕的脸,带着笑意道:“先前本宫叫不醒皇上,还以为皇上怎么了,这才担心的哭了起来。”

    “刚刚皇上醒了,本宫一喜才又忍不住哭了......”元歌说着一把捂住脸,又轻轻的抽泣了俩声。

    谁也不能说皇贵妃这样不对,而启元帝明知不对,却被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死死的瞪着跪坐在他身边的人。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太医被请来后,当着皇贵妃的面,也不敢说皇上是精气泄的太多,又着了凉邪气入体,才会这样生了病。

    只一句:皇上这是累了。

    至于是怎么累的,那就见仁见智了。当然明面上,皇上自然是因为操劳国事而累病的。但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启元帝自己心里也清楚。

    他尴尬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一脸担心看着的元歌,心想以后他真的得节制了。至少这一个月内,要是他再来这凤阳宫,不仅她要背一个祸国妖妃的名号,他肯定也要背上沉迷女(色)的昏君了。

    元歌担心启元帝会留在她这凤阳宫养病,立刻开口问道:“请问御医,皇上这病可能挪动?会不会有什么妨碍?”

    当然不会有什么妨碍,就算皇上的身体再珍贵,也不过是得了风寒而已。

    见御医摇头,元歌立刻笑了起来:“还好皇上没有什么大碍,快准备送皇上回寝宫休养。”她用帕子抹了抹眼角,轻声道:“还好皇上没有什么大碍,不然臣妾便是万死也难以赎罪!”

    启元帝运气了半天,才挤出来一个轻笑道:“这不怪你,人吃五谷哪有不生病的呢?”他确实没有怪她,可是她这样分明是怕他留在凤阳宫这里养病!

    呵呵,给朕等着。

    龙辇终于把启元帝给抬走了,元歌不管柳嬷嬷等人,那一脸雾水的的模样,转身扑到床上将脸埋在被中,痛痛快快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一想到启元帝刚刚躺在这里,听着别人给他哭丧时的那张脸,她就忍不住的笑的停不下来!直笑的脸色通红,她又抬起手来看了看,顿时又把脸给埋了起来。

    就在刚刚,她打了启元帝的脸!

    此时坐在龙辇上的启元帝,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摸了下自己的脸,然后立刻让龙辇停了下来。

    “刘义,你过来!”

    刘义先前没弄清楚事情就乱了手脚,心正慌着呢,听到皇上叫他立刻靠近小心翼翼的应了一声。

    启元帝没管刘义什么脸色,直接问道:“你看看朕的这脸,是不是有点发红?”

    正烧着呢,当然红。刘义点了点头,然后道:“皇上不必忧心,御医医术高强,这小小的风寒定能很快就治好了。”

    “......”启元帝气闷,他总不能问刘义,能不能看出来他的脸上是不是有手掌印吧。

    虽然启元帝那会儿昏昏沉沉的,但是他不会记错,当时他确实觉得有人在打他的脸。一下接一下,一下比一下重,而当时他身边只有那一人。

    会是她吗?启元帝眯起了眼。

    元歌的这份好心情,一直维持到天亮都还在,她一睁眼便就忍不住的还想笑。不过她也只敢背着人乐,就算在柳嬷嬷等人面前,都没有露出一丝笑模样。

    不然被人看见了,怕是就会被弄出风波来。

    然后凤阳宫就再一次迎来了缠枝。

    元歌自然是没有好脸色,板着一张脸道:“不知缠枝姑姑这一次来,可是对本宫又有什么指教。”

    缠枝行过礼局促的站在那里,脸色尴尬的道:“奴婢不敢,只是听闻皇上操劳了几日没有进后宫,昨天夜里就累了发起了热来。”

    “皇太妃着奴婢来跑一趟,说是娘娘照顾皇上辛苦了。等过几待皇上病好了,要亲自来赏赐娘娘。”

    元歌缓缓的笑了。

    这个皇太妃前几世里都没有怎么打过交道,也不知道这一世里,怎么就这样看好她。不仅初次见面就给了好警醒之言,之后又三番俩次的帮她。

    虽然这一次启元帝病了的事,对外自然是累病的。但是皇太妃若不以长辈的身份,出来定下这个基调,要是有心人想做点什么还真是不难。

    一句隐隐绰绰的话,就能让她被闲言碎语给埋起来。

    “瞧本宫这记性,都忘记缠枝姑姑还站着呢。”元歌轻笑了一声朝柳嬷嬷道:“快,还不赶紧给缠枝姑姑搬个凳子来。”

    立刻就有宫女搬来了凳子,一个小小的矮圆凳。

    元歌不是不知道自己此时的一举一动,很有可能下一刻就会跌落悬崖万劫不复。但是她已经过够了,那种动一下想三步,走一步要想到所有可能发生的事的情况。

    这次就算皇太妃不出这个面圆这事,过后启元帝为了他自己的名声,或者是为了让她知道他对她的心,都会把所有不利于她的闲言碎语给压下去的。

    不过元歌还是领了皇太妃的情。

    “伺候皇上是本宫的本分,哪里还敢去要皇母妃的赏赐呢?”元歌面露轻愁道:“现在本宫只愿皇上的龙体早日安康,那臣妾便什么也都不求了。”

    缠枝立刻劝慰道:“还请皇贵妃娘娘放心,皇上他是真龙下凡的天子,必定会没有事的。”

    不过小小的风寒么,当然是不会有事的,元歌点点头好像很赞同这话。

    这一次缠枝离走的时候,手上抱满了赏赐的东西。但是她还是只想赶快离开凤阳宫,回到慈安宫里去。这个皇贵妃,果真如主子说的那样,根本就让人看不清到底在想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