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罪(二合一)

娘娘不想活 +A -A

    真是给一点好脸色,立刻就能顺着竿子往上爬了。见南妈妈才刚得了她?32??句好言,马上就自称起妈妈来,元歌不由在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

    虽然心中不屑,元歌脸上却是不显,她接着道:“本宫自然是不会忘了妈妈你的,便是你有什么不足,只一条为了本宫的忠心,就比旁的人强了许多。”可不是忘不了么。

    虽然几世里,造成她和李家悲剧的根由,是因为启元帝。但是几世里她最恨的人,却是一手把她带大的南妈妈。

    那时她得知了启元帝的真正的想法,除了怨恨他的无情外,其实心里很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启元帝对她那样好,她自问不能全身心的给予回报,也不曾为他生下子嗣。不过既然一切都是假的,那她也不必觉得愧对于启元帝了。

    启元帝会那样做,自然有他的立场和原由,可是南妈妈呢?她视为亲人的南妈妈,在她被圈禁在凤阳宫里后,只有绿央翠浓陪在她的身边。若只是如此她后几世也不会那么的恨她,可是她却被人收买亲自将毒药端到了她的面前。

    一碗汤下肚,她就觉得浑身无力难以呼吸,当时还以为自己只是病了,但是等闭上眼再醒来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会有新的开始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之前的她已经死了。

    那便是南妈妈眼神躲闪,亲自端过来的那碗汤有问题。

    在元歌眼里看来,南妈妈的背叛之罪,她永远也不会饶恕。而如今她既然都没有了以后,那她会在每次落魄之前,就将南妈妈给解决掉!

    元歌扬起无害的笑,开口对南妈妈道:“妈妈,如今本宫这里就有一件事情,需要妈妈来帮我呢!”

    南妈妈眼睛一亮,欣喜的道:“主子请说,只要妈妈做的到,那一定会拼了老命也要给主子办成办好!”

    “那就好,事情倒也简单,妈妈一定做的到的。”元歌意味深长的笑着道:“就是在相府里闹了事,也是要杀鸡敬猴让人看的,何况是宫里边呢?”

    南妈妈脸一僵,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接着听到下面的话,顿时软软的坐在了腿上,抖着唇说不出话来。

    元歌低着头看着跪着的南妈妈,缓缓的道:“这宫里的人啊,哪里是那么好使唤的呢?为了让他们以忠于本宫,少不得要请妈妈和本宫演一场苦肉计。”

    她说完后定定的看着南妈妈,状似疑惑的道:“妈妈脸色怎的如此难看,难道是不愿意为本宫做事?”

    南妈妈抖着唇道:“不是,不是,就有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苦肉计呢?”

    “嗯?”元歌悠悠的道:“本宫还不曾想好,不过必不能是掌嘴的,不然那起不是打了本宫自己的脸面?”

    “也不能是罚跪,妈妈年纪大了跪的久了,以后一双腿怕是会不良于行。”元歌就好像没有发现,此时南妈妈已经在地上跪了很长时间一样,只一心想着该用什么样的苦肉计的好。

    每说一样,南妈妈的脸色就变的更加的苍白一分,看着元歌的眼神也越加的惊恐,就好像忽然间不认识眼前的人是谁一样。

    “好像还有杖刑?”元歌好像已经想不出什么刑罚来了。

    听到这句南妈妈哪里还敢呆愣着,连忙哆嗦的喊道:“主子,这个不行,会要了老奴的命的!”

    这下不自称妈妈了么?元歌缓缓的笑了起来,开口道:“妈妈急什么,本宫不过是逗逗你呢,哪里会对妈妈用杖刑呢?放心吧,本宫一定想个适合妈妈的苦肉计。”

    此时南妈妈再无进来时的得意,整个人抖的和筛子似的,苍白的脸也变的腊黄,额头直冒大滴大滴的冷汗。

    元歌冷眼看着被吓的不行的南妈妈,实在是想不通,明明这样一个贪生怕死胆子小的人,怎么一次次的都会做出那背叛她的事情来。

    “嗯,本宫想到了,不如就打手板好了。”元歌看腻了南妈妈的脸,于是开口道:“妈妈也不必做活,身边也有小宫女侍候,那伤了手便也不打紧了。”

    “等会出去,本宫就说你无故脑事,惹恼了本宫,罚你在众人面前打二十手板。”

    元歌笑笑的道:“妈妈,你看这样可好?既不会伤了妈妈的身子,也能让宫中的人看看,本宫可是个不会徇私的主子,这样一来他们定会忠心为本宫办事。”

    南妈妈抖抖索索的说不出话来,半天嘴才微微动了动,细不可闻的吐出了一个字来。

    “好。”

    元歌满意的笑:“本宫也觉的好。”

    柳嬷嬷亲自带着人在殿门口守着,心里则在想着里面到底在说什么事。不过她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就南妈妈那个德行,主子必定不会重用她

    何况,自一个月前她到了相府上时,就发现了这南妈妈很不得主子的眼,说是极为厌恶也不过。想到了这里,柳嬷嬷就听见了往门边来的脚步声,接着就看见了主子和南妈妈一前一后的从里边出来了。

    只是前者满脸笑意,后者却脸色难看的好像受了什么大罪似的,走路的腿也僵硬的很。柳嬷嬷一见,便知道南妈妈肯定是在进去后,就一直跪到了现在,所以走起路来才会是这个样子。

    柳嬷嬷暗扫了南妈妈一眼,心里边暗笑,这一位若是再学不会看人脸色,以后要跪的时候多了去呢!

    元歌朝柳嬷嬷道:“把不当差的人,都叫到院子里去,你再拿出一把尺子来,本宫要罚南嬷嬷无故闹事以儆效尤。南嬷嬷到底是本宫的奶娘,这手板便让白嬷嬷来施行吧。”

    接收到那冰冷的目光,柳嬷嬷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要知道白嬷嬷的力气,可比一般人要大的多。由她来执刑,南嬷嬷怕是要吃足了苦头了。

    主子对这个南嬷嬷,果然没有丝毫的情谊,也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原由。

    宫女太监们将院子里挤的满满的,站在中间的南妈妈几乎想要晕过去,她真的不懂事情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步。她不由把眼神投向了,站在台阶上的元歌,眼中流目出求救的意味。

    只是得到的,却是一抹安抚的淡笑。

    啪!

    尺子挥起发出呼啸的声音,然后啪的一声落在了南妈妈的白胖的手心上。整个院子一静,接着便是南妈妈‘哎呦哎呦’的呼痛声。

    “主子,老奴知道错了,就饶了老奴这一回吧,啊?”南妈妈吃不住痛,只一下便涕泪齐流,手就想往回缩。

    可是早有准备的白嬷嬷,一把捏住了就死不放手,清脆的又是挥的几个,南妈妈的手就红肿的发紫了。

    “等等。”元歌突然开口道。

    南妈妈还当是求救有望,连声道:“老奴错了,老奴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主子就开恩饶了老奴这一遭吧!”

    元歌状似不忍的道:“这二十板打在同一处,南嬷嬷怕是要受了大罪。看在这么多年的情份上,白嬷嬷便均匀的打在俩只手上吧。”

    南嬷嬷一呆,张嘴就想喊,白嬷嬷怕她喊出什么不好听的来,立刻一把捂住了南妈妈的嘴,然后连忙给最近的俩上宫女丢了个眼神。

    “霜桔,云梨,来帮我把人制住。”

    霜桔云梨俩人,害怕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慢慢走过来一左一右的将南妈妈架住,霜桔则在白嬷嬷的示意下,拿着帕子将南妈妈的嘴给捂了起来。

    白嬷嬷手中的尺子,再次毫不留情的挥了起来。

    所有人都畏惧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元歌,对于这个年纪轻轻的皇贵妃,一时间都害怕了起来。没想到皇贵妃连自己的奶娘犯了错,都要罚的这样厉害,那他们要是做错了事情,那下场不是会更加的倒霉?

    元歌看着南妈妈徒劳的挣扎着,仿佛看见了前几世,因着她胡言乱语,绿央和翠浓俩人被拷问满身伤痕的模样。

    南妈妈的视线一对上那冰冷的视线,不太聪明的脑子忽然间醒悟的过来。什么苦肉计什么有事要她办,其实根本就是在设计她陷害她!

    “啊啊!啊啊!啊!!”南妈妈瞳孔猛然一缩,挣扎的更加厉害,被堵着的嘴认然不停的喊叫着。

    不是!她不是皇贵妃!她不是李家的三小姐,李家的三小姐从来文静善良,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奶娘如此的狠毒!

    只是谁也听不见。

    二十板子很快就打完,南妈妈的手心肿的老高,那紫红的皮仿佛轻轻一破就会破掉。

    元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拿帕子掩着眼低声道:“送南嬷嬷去休息吧,再去请个太医来看看,就说是本宫说的。”

    白嬷嬷吸了口气,板着一张脸道:“南嬷嬷现在没有什么精气神,老奴便替她向主子谢恩了。”说完干脆的福身行礼。

    “去吧。”元歌叹息般的道。

    南妈妈的头发已经散了,她被扶着退下的时候,双腿死死的蹬在地上不肯走。

    跟在后面的白嬷嬷伸手推了一把,一脸关心的道:“南嬷嬷不必担心,我已经替你向主子谢了恩,其它的就等伤好了再去主子跟前说吧。”

    元歌被柳嬷嬷扶着往里走去,她看了一眼跟在后面,脸色苍白的绿央和翠浓,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声,道:“本宫累了,想睡一会儿,柳嬷嬷去歇着吧,让绿央翠浓俩人守着就行。”

    柳嬷嬷立刻应声退了出去。

    坐在床沿上的元歌,看了眼有些不敢上前的绿央翠浓,知道她们俩是有些怕吓着了。于是放缓了声音,唤道:“站那么远做什么?是怕我也打你们?”

    这调笑的语气让俩人都放松了不少,绿央鼓着脸颊道:“奴婢不怕,我们俩又没有做错事。”

    元歌不由笑了,前半句还一本正经的,后半句就漏了馅。

    “对,我会打南妈妈,就是因为她做错了事。”笑完她立刻严肃的道:“以后你们俩不必管她,也不用担心她,只要顾好你俩自己就行。”

    本想说反正她们俩以后要出宫,这宫里的事还是少接触,但是又怕说的多了,惹的她们心生反感便也只得住了口。

    俩人虽然不懂,却也好好的应下来。本来她们也是不喜欢南妈妈的,还在相府里时,就一向仗着是主子的奶娘,对采荷居的丫头们管头管脚骂个没停,正事却从来不管。

    何况南妈妈今天,在众人面前那样闹,主子打她手板惩罚一顿也好。

    因罚了南妈妈一顿,元歌香甜的睡了个午觉,不过醒来后柳嬷嬷却有些担心的对她道:“主子,您这样罚了南嬷嬷,要是她生了怨气可怎么是好?”她这是担心有人知道了,暗地里来拉拢南妈妈。

    元歌闻笑摇摇头道:“放心吧,本宫心里有数的。”

    柳嬷嬷还想再说,却在元歌的视线下默默的收住了话头。

    其实元歌今天是故意这样做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罚南妈妈,让她吃苦头受罪。一直以来她心里都有一个疑惑,那就是第一世时,南妈妈到底是在谁的示意下,为她端来了那碗要命的汤。

    曾经她猜过会不会是启元帝,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后几世她花了力气去查,可却没有一点点线索,而且后几世南妈妈都是被另一个人买通诬陷她。

    不过到底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事情的确不是启元帝做下的,于是今天她才会故意这样做,让宫中的人都知道了她李元歌罚了自己的奶嬷嬷。

    想必用不了多久,想要施展手段的人,就会找到南妈妈的吧。今天南妈妈那样的眼神,怕是就算此时没有背叛她的想法,恐怕也被她逼的有想法了。

    到底是不是启元帝,或者是别的人来找南妈妈,元歌都打算将计用计,借着别人的手一把将南妈妈给收拾了。这样一来,以后想要再从南妈妈身上下手对付她,也得惦量下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风险。

    说不定这样一来,至少她不会再被人诬陷和人有私情,到时候绿央和翠浓也不会被抓回来受审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