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闹

娘娘不想活 +A -A

    高答应眼神恍惚的看着眼前的平儿,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这样错过了,一个可能会得到的侍寝的机会。

    平儿还在说:小主,奴婢也觉得这事是真的,林少使她犯不着用这事来骗人。

    够了,不要再说了!高答应烦躁的低斥了一声,不悦的看着说个不停的平儿。

    平儿顿时被吓了一跳,看到高答应那不耐的表情,不由红了眼低下了头。

    高答应抿了下唇,放缓脸上了表情,抬手拉着平儿的手一脸歉意的道:平儿,刚刚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大声和你说话的。只是听到这样的事,心里面实在有些难过,才会一时乱了分寸竟然用那样的语气和你说话。

    好平儿,是我错了,我在这里和你道不是了。

    平儿被这些话说的红了脸,手足无措的道:不是,没有,小主很好,是奴婢不会说话。

    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高答应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开口道:平儿,自我进宫以来,你就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在我看来,你就好像是自家的小妹妹一般。

    这下平儿更是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她结结巴巴的道:小主太抬举奴婢了,奴婢奴婢只是个小小的宫女,哪里当的起小主的妹妹。

    高答应脸上的笑意变的更真,温柔的道:怎么会当不起?我说你当的起那就是当的起的。

    平儿涨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觉得自己真是太走运了,竟然跟了这样一个和气温柔的好主子。

    扶香院里上演着主仆情深的戏码,凤阳宫里元歌想着,这几天大概都不用再看见启元帝,心情那叫一个好。只是这好心情没能维持多久,就被出现在面前的南妈妈给破坏了个干净。

    姑娘,姑娘,你可得给我作主啊。南妈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不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她吸溜了下鼻子说道:姑娘,那些人奴才简直狗眼看人低,不过是一碗子冰皮果奶,竟然都不让我吃。

    元歌嫌恶的看着南妈妈,再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母族的重要性。元凤元凰俩人的奶妈,是周国公府早早就备下的,不止忠心可靠,连为人也让人无法诟病。

    而她的母族并没有这个本事,还是小周氏找到了刚没了孩子,还有着奶水的南妈妈。南妈妈一开始也是个不错的人,不然小周氏也不会选了她。

    元歌也记得南妈妈,曾是多么的关心她,夜里时常特意起来给她盖被子。只是慢慢的随着时间过去,南妈妈却变的私心越来越重。

    她隐约记得,就在她约莫着九岁的时候,有一次小周氏特意从周国公府里,带回来一根据说快有三百年份的人参回来。平常连百年的人参都少见,可知这根快有三百年的人参该是有多么的珍重。

    那根并没有多大的人参,当晚就被切成了片,用一只老母鸡炖成了汤送到了她的面前。

    虽然她年幼时身体不好,见多了小周氏为了调养身子花费了不少心思,那时也感动的不行,觉得亲娘也不过如此了。只是那份珍贵的人参鸡汤,她还没喝俩次就没了。

    姑娘这么小,夫人也不怕虚不受补把姑娘给补坏了?当时喝掉了汤的南妈妈,一脸不以为然的道:再说姑娘人小胃口也小,喝不完不是糟蹋了好东西么,妈妈就把剩下的给喝了,姑娘该不会连碗汤也舍不得给妈妈喝吧。

    她气的直哭,觉得自己辜负了小周氏的心意,难过的话连话都说不出来。后来南妈妈却也跟着哭了起来,说什么她命苦没了丈夫死了儿子不说,连亲手奶大的姑娘连碗汤也舍不得给她。以后老了如何如何,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就当是赔了那俩碗汤就是了。

    南妈妈哭的那恨不得满地打衮的样子,弄的她手足无措,最后就只能不了了之。

    元歌都以为自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此时见到南妈妈的这样子,立刻就想起年幼时发生的一些事。那时她份例里滋养的好东西不少,有的她都没有见着,就进了南妈妈的肚子里。

    如今南妈妈能养成这样富态白胖的模样,都是她那些自己都没尝到的份例的功劳。此时南妈妈为了一碗冰皮果奶来闹,她心里是不相信的。南妈妈受用过多少好东西,会就为了一碗冰皮果奶而闹起来吗?

    元歌冰冷的看了一眼也不生气,淡淡的道:南嬷嬷,这进宫都已经有几天了,还这样一口一个姑娘,一口一个我的,本宫也不知你喊的谁。

    被噎的不轻的南妈妈哭声一停,又开始哭开哭地的抹起泪来。那尖锐的哭声让元歌的头都隐隐痛了起来,她横了一眼南妈妈,不悦的说道:南嬷嬷也该收敛着些,这可不是在府里,嬷嬷这样哭犯了忌讳的。

    要是让人知道了,为了凤阳宫的体面,本宫少不得要罚一罚你了。

    柳嬷嬷此时才开口道:南嬷嬷快别抹泪了,你怕是不清楚吧,这宫里边是不兴哭声掉泪的。尤其是在主子的面前,那可是晦气的很。

    南妈妈尴尬的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本来她还以为刚刚她说的那些,少不得要问上俩句。只要她咬死了小膳房的人对她不恭,再说点别的,说不定就能挑的姑娘把小膳房交给她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的姑娘主子根本连问都不问一声,直接就斥她不该哭,而那个老东西也在那里故意排揎她。

    这下南妈妈也不敢再做出那副样子,而是跪着膝行了俩步,伏在元歌的脚边,磕了俩个头泪眼模糊的道:刚刚是老奴糊涂了,还请主子不要生气。

    不过还请主子退下左右,老奴有件很紧要的事情,要说给主子一个人听。

    元歌听到这句不由笑了起来,轻笑着问道:不知嬷嬷有什么样的话,要说给本宫一个人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