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听闻

娘娘不想活 +A -A

    这里是扶香院,名字好听却是个已经有些破旧的小院子。连口井也没有,只在水院中放着一只一人高的大水缸。平时里她们取水用水,便是在缸中取出来。

    若是水没了,则会由杂役局的太监们加满。只是每次想让他们干活,就得给他们塞上一点好处,不然那些人虽然不敢不做事,却会故意将水弄的不干净。

    平儿听到高答应的吩咐,立刻应了一声便拿出小木桶,拎着便往院子里走去。

    高答应了见,沉吟了下开口道:“平儿,我听着外面有些热闹。你也不用着急回来,就听听看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然后回来说给我听好不好?”

    平儿此时也懂了小主想喝茶是假,想探外面的消息才是真。先前御花园那会儿,她离的虽然有些远,但是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小主虽然脚没有扭伤,但是经了皇上的耳,那便是没伤也要有伤了。

    既然伤了脚,那此时自然只能坐在这里,不可能到外乱跑。然后就让她借着取水的事,探听外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平儿在心里觉得说不定,就是先前那些留在了御花园里的小主们,此时已经回来了。

    “是,奴婢知道了。”

    平儿拎着还没有她小腿高的小木桶,朝院子里走去,远远的就听见院子里有很多人在说话。不过等她走近了之后,说话的声音却静了下去,只剩下一声音有些耳熟的人正在说话。

    听到那说话的声音,平儿立刻放轻了脚步。

    “余姐姐,你不知道吧,今天我们跟着冯姐姐在御花园里,碰到了皇上呢!”

    听到余姐姐三个字,平儿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肩膀,挪步站到了角落有遮挡物的阴影里。这个余姐姐就是平日里,总是喜欢欺负小主的那个余长使,她总是有事没事都爱刺小主俩句,是个非常难缠的人。

    平儿平时就怵她,现在有事要办,更不敢让她看见自已了。她看了看四周放好桶,打算躲在这里先不出去,等外面的余长使走了她再出去。

    只是外面说起话来,却有些没完没了的。

    余长使轻哼一声开口道:“见到了又如何?不过是远远的瞧见龙辇了吧?怎么样,你可看清皇上今日穿的是什么样的龙袍了吗?”

    “哈~姐姐这回可弄错了,我们可是站在皇上面前,恭声行过礼的。而皇上果然如他的声音一般,是个丰神俊朗风采照人的玉面君王。【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殿选的时候,是由皇太妃主持的,而启元帝只在快结束的时候,才出现了一小会儿便又离开了。那时谁也不敢抬头去看,因此认真算起来,此次还是她们第一次见到皇上面容。

    这时平儿也想起来,这个说话的人就是同样住在这里的林少使。若说余长使总和小主过不去,那这一位林少使,就总是和余长使过不去。

    此次从八品的位份只有她们俩人,余长使觉得长使在前,少使在后,所以便当林少使低了她半品。只是林少使却不这样觉得,在她看来俩人都是从八品,余长使凭什么在她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脸?

    平儿听旁的宫女说,以前这俩人的关系不错,就是后来封了位份后俩人的关系立刻就僵硬了起来。

    这些人住在这里消息根本不灵通,要不是想着这些人,以后得了宠说不得就会一飞冲天,谁会把她们放在眼里?还好有了份例签令这样的东西,就是克扣也不过是东西有好坏之分罢了。

    余长使不知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脸色狐疑的道:“林妹妹,你们当真在御花园里见到了皇上?”

    林少使得意的一笑,呵呵笑道:“这自然是真的,我可不敢说这样的假话,这次和冯姐姐去的人,可都是看到了皇上呢?要是早知道会遇上皇上,叫上余姐姐你就好了。”

    这话让余长使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她就是用头发丝想,也知道这话不过是说说而已。俩人的关系早就形同水火了,真有好事怎么会叫上她?

    “就是见上了又如何,皇上怕是正眼也没有看你一眼吧。”余长使不甘示弱的道:“想必事情就是如此,不然现在妹妹你也不会站在这里和我说话了。”哼,要是真有什么,现在她就该躲在屋子里好好打扮自己了。

    听到这话林少使脸色就是一变,恼羞成怒的喊道:“皇上自然是看了我的,只可惜皇贵妃娘娘也在。要不是皇贵妃娘娘,说不定今天我就会侍寝了!”

    余长使眼神一凝,不由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少使对御花园里发生的事,心里也是非常的耿耿于怀,她白了一眼余长使,开口道:“皇上下令,说要是谁扑的蝴蝶最多,今天就由谁来侍寝!”

    “当真!?”余长使激动的一把拉住了林少使。

    林少使甩开她的手,眼珠转了转道:“姐姐若是不信就罢了,何必还要听我说呢?”说完打了个哈欠,闲闲的道:“我也是累着了,就不和你多说了。”

    余长使见她转身就走,不由上前追了俩步,压着声音问道:“如果是真的,那你告诉我,今天是谁拔得了头筹。”

    “哼。”林少使头也不回的道:“反正不是我,你高兴了吧?”她说的可都是真的,只不过掩了后半截没说而已。就让她的余姐姐,为了今天根本没有的侍寝人,而坐立不安辗转难眠吧。

    把这一切都听见了的平儿,激动的睁大了眼睛。她见院子里的人都走了,立刻转身往回走去,想把这件事情立刻告诉给小主去。

    “你说什么!”高答应听到了后,脸色刷的一下就变白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平儿一脸认真的道:“小主,奴婢说的可都是真的,奴婢亲耳听见林少使和余长使,在院子里说的那些话。”

    “皇上在您走后下令言明,只要哪位小主扑的蝴蝶最多,今天就会召哪一位小主侍寝,奴婢听的真真的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