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小妃嫔

娘娘不想活 +A -A

    小妃嫔们从凤阳宫里领到了赏赐的东西,却依然舍不得从这里离开。这里的一切,都要比她们现在住的地方要好的多,想必吃喝穿用的东西更是精致无比吧。

    在这家中时,就算是不得宠或是家世不好,也都有住自己的屋子。哪里像现在这样,进了宫却要和旁的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睡,连奴婢都是共用的,很多时候有些事都需要她们亲自动手。

    从九品的官女子、如娘子还只是俩人一屋。可是末等无品的充衣更衣,在留秀宫里却是四五人一间。除了会有宫女来打扫屋子,取送换洗的衣物和送一日三餐,平日里其他的事情都是要自己来的。

    东西南北各十二宫,那么多空着的宫殿楼阁院落,她们却没有资格去住。甚至连定自己的花令,也不是如高位份妃嫔那样,可以自行挑选的。

    她们是在敬事房定好的花类中,一人挑选一种,只是敬事房送来的那些花类里,当然是没有贵重的花。甚至连喻意好一些的花品都没有,只有一些常见的普通花草。

    就算这样,她们还是一天天的等着,等着皇上翻到自己花令的那一天。虽然侍寝时因为没有自己的住处,会被承恩车接到皇上的寝宫,然后侍完寝半夜三更的还要再自己离开。

    她们想要体面想要尊严,想要锦衣玉食珠翠环身,而这一切只要有了皇上的宠爱就会都有了!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的沉默着。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住上那样华丽的宫殿啊。”终于,有一个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安静。

    “呵,真是瞧不出来呀,朱妹妹竟如此有志向。”一蔚蓝宫装的女子哼笑一声,开口说道:“一个小小的充衣,竟然肖想起皇贵妃的宫殿起来。”

    朱充衣涨红了脸,气哼哼的道:“何品慧,你也不过是个从九品的官女子罢了,有什么资格说我?”

    蔚蓝宫装的何品慧,听到这话立刻沉下脸冷道:“就算我只是个从九品的官女子,也比你这个末等无品的充衣好!还有,朱采芝,我位高于你,你竟敢直呼我的名字?”

    被指着鼻子轻喝的朱充衣,紧紧的抿着唇,突然她眉一扬张口喊道:“何品慧!何品慧!何品慧!怎么了?我就喊你名字怎么了?”呸,得意什么,连个随侍的宫女都没有,难道还能把她怎么着?

    何品慧气的抬着的手指直抖,一脸咬牙切齿的表情瞪着朱充衣,怒声道:“朱采芝,你、你给我等着!”

    一行人中,位份最高的就是正八品的冯小媛,她皱着眉看了眼吵起来的俩人,语气不耐的道:“好了,吵吵闹闹的像什么?还以为这是在家里面吗?”

    她语气凉凉的道:“这是在皇宫里,要是你们吵起来犯了什么忌讳,可别连累了同行的我们。”

    听到冯小媛的话,其他人都默默的离朱充衣何品慧离了一些。俩人见此,虽然都还有些愤愤不平,但是也只能横了对方一眼忍气住了口。

    冯小媛住的地方,并不于其他人同路,见俩人住了口便道:“我与你们不同路,就先走了,你们也回去吧。”临走前瞪了那俩人一眼,道:“你们俩别再吵了,不然下次出来可不敢再叫上你们俩了。”

    正八品从八品的位份虽然也不高,但是却不像正九品以下,那样受到限制,是可以随意出门走走的。而正九品以下就不一样的,没有人领着不准在宫中乱跑乱冲的。

    之前就是冯小媛,从别人那里听说了许选侍的事,想着去御花园也去碰一碰运气才叫上了其他人一起陪着。她可不傻,她叫来的这些人,不是家世低的毫无依仗就是容貌平庸,或者就是性子不好的人。

    她可不想叫来了人,到时候却被人抢了风头。只是虽然真的碰到了皇上,只可惜除了高答应摔到了皇上的怀里,她还根本没有和皇上搭上话,结果皇贵妃就来搅局了。

    高答应,想到这里的冯小媛神色一冷,没想到她还是看走了眼,那样一个畏畏缩缩小家子气的货色,竟然胆子大的敢往皇上怀里扑!

    哼,走着瞧。

    在冯小媛走后,一行人又安静了下来。朱充衣和何品慧俩人,一个走在左边一个走在右边,不时就朝对方冷哼一声,或是抛个白眼过去,倒也热闹的很。

    等到了留秀宫何品慧左看右看没有人,冷笑了一声刚想找回场子,就见朱充衣朝她挤眼吐舌歪嘴的做了个鬼脸。那怪样子让她一时愣住,然后就听到朱充衣嘻笑的说了一句话。

    “冯姐姐是冯小媛,我是朱充衣。那官女子你呢?难道要叫你何官女子吗?”

    “哈哈哈,真是快要笑死我了!”朱充衣得意的笑了几声,不等何品慧回过神来反击,立刻拎起裙摆蹿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总不能再追到里边去吧?

    其他人看着何品慧那气的浑身发抖的样子,一个个都赶紧离开了,生怕闹出了事端被牵连进去。转眼间就只剩何品慧一个人站在了那里。

    官女子、如娘子这样的封号,不仅是除了末等无品充衣更衣之外,等级最低的位份。一般是宫中的宫女被幸了后,都会给个这样的位份。

    只是叫起来,就不如旁的位份那样顺口了。这一点让何品慧尤为愤恨,为什么她的位份就不能再高一点呢?哪怕是被人取笑,谁叫都得答应的答应位份。

    朱采芝,我记住你了。何品慧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看了一眼朱充衣进去的地方,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高答应和另几个正九品的常在答应们,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自从在御花园里,被皇上叫回来休息后,她就一直坐在门口朝外看着。虽然看不见人,但是院子里热闹起来了,她却是听的清清楚的。

    “平儿,我想喝热茶,你去取些水回来吧。”这里可没有小膳房,平日里的吃食都是有人送过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