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臆测

娘娘不想活 +A -A

    虽然心中已经知道大概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听到了的这话的小妃嫔们还是一个个都失落了起来。她们已经进宫近一个月了,别说蒙召侍寝得宠了,甚至其实今天是她们自选秀后,第一次见到皇上。

    之前听到刘总管的话后,她们真的是高兴极了,只是没有想到,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事情就变了。

    想的多的立刻就开始怀疑,是不是皇贵妃在其中捣鬼了,顿时眼神就有些不善的,暗暗的瞪了一眼淡笑着的皇贵妃。想的少的则在心里恨恨的发誓,以后再也不要扑蝴蝶了,甚至连看也不想再看见!

    形容狼狈的小妃嫔们,当然不会就这样去凤阳宫,而是在宫女的帮助下,开始整衣束衫打理姿容。

    元歌当然不会在这里等她们,而是乘上了自己的步辇,先一步往凤阳宫而去。同来的凤阳宫诸人,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其中以柳嬷嬷最盛。

    虽然她不太清楚后面时,主了和皇上低声说了什么,可是显然这俩个是又闹起了别扭呢!

    绿央翠浓二人当然也一起来了,但是从头到尾,俩人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

    对是自家主子和皇上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们虽然同样不清楚,但是自然是毫无疑问的站在她们主子的这一边。在她们看来俩个人若是闹了别扭,那自然是那个皇上做的不好。

    就在元歌回凤阳宫的路上时,已经到了勤政殿的启元帝刚刚坐下来,就低头看了看左手的掌心,然后不自在的搓了搓。那是先前被元歌轻轻挠过的地方,他总觉得那如同被羽毛扫过的感觉,还停留在手心上。

    启元帝并没有马上开始处理政务,而是开始琢磨起他的这位皇贵妃起来。他本以为不过一个不曾及笄的闺阁少女,应该是很好掌握的,但是现在看来很明显是他想错了。

    一个人只有无所畏惧,心中没有所求,而对他时才会如此的理直气壮。他清楚的感觉,元歌的那双眼睛在看着他时,和其他的女子并不一样。

    刚刚在御花园里,那些他连名字位份,通通都记不住的小妃嫔们,在看着他时眼中闪中渴望的光芒。若是他的视线,在谁的身上多停留一瞬间,她就会欣喜的满脸红晕。

    但是他的皇贵妃,在看着他时那双眼睛里总是透着冷漠。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不足以让她倾心相待吗?他真心觉得天底下,再没有比他身份更尊贵的男人,而且他也并不昏庸且相貌堂堂一表人材。

    就算李青志叮嘱了她什么,一个少女在委身于自己的男人后,那眼神也不该如此的清冷无波。

    现在细细想来,启元帝总觉得那样的目光,好像在哪里看过。低头细细思索了会后,他想起来他的皇贵妃看着他时的眼神,和她母后看着他父皇时的眼神如出一辙。

    想到这里启元帝浑身一震,心里顿时五味陈杂,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的母后在他十岁那年,便一病不起散手人寰。当然他被送到贵妃的宫中,多少人说贵妃就要成为皇后了,还暗暗的在他面前透出母后的死不简单。

    不简单?的确是不简单,因为母后咽气时解脱的神情,他午夜梦回都能清清楚的看明白。

    初时他觉得母后是恨着父皇的,但是现在想起来,最多是曾经恨过,而后面却早就已经释然。所以后来母后看着父皇的眼神,才会那样的淡然清冷。

    因为早就已经失望不再希望。

    那他的皇贵妃为何也会用这种目光看着他呢?是不是曾经也恨过他,为什么会恨他?因为不愿意进宫?是了,她一定是不愿意进宫的。

    那时李青志总在他的面前,提起他的大女儿是如何如何的优秀,他时常忧心找不到能与之匹配的人家。刚刚开始时还只是隐晦的说几句,到后面就已经直言想让他的大女儿嫁给他了。

    当时他震怒不已,觉得自己连娶妻的选择都没有,但是最终却含糊其词的答应了下来。只是他当然不会让皇后的宝座,落到李青志的手里,只是其大女儿的外家有些不好惹,也就不能纳她进宫为妃。

    想来想去得知李青志还有一个不得宠的幼女,他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李青志不是想送女儿进宫么,那他就让他送一个进来!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让李青志的女儿进了宫,位于皇贵妃之尊。只是他没有想道,竟然她也是不愿意进宫的。

    想到了这些,启元帝慢慢有些恼怒了起来,此时也明白他的皇贵妃,为何从来不在宫门口迎驾。因为她根本就不愿意进宫,不愿意委身于他!

    可是为什么不愿意呢?难道她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意中人?因他突如其来的圣旨,才不得不含怨进宫?

    “刘义!”启元帝腾的一下站起来,扬声喊道。

    刘义连忙走近应道:“奴才在。”

    启元帝深吸了一口气,压低着声音沉声问道:”朕让人详查皇贵妃出阁前的所有事宜,可有所进展?”

    “禀皇上,人早就已经派出去了。因着皇上要详查,而闺阁中的姑娘向来不抛头露面,查起来没有那么简单容易,不过大概再有俩天就会有消息回来了。”刘义低眉垂眼的回道。

    启元帝想起从前看的那些风花雪月的话本子,里面那些私定终身的才子佳人,有不少都是表兄表妹,于是压抑着心中的怒意开口道:“传令过去,让他们将她的外祖家的人也要细细的查一遍!”

    “奴才领命!”虽然刘义不知道,皇上这突如其来的怒意是怎么回事,但是想也知道是和皇贵妃有关,心中觉得皇贵妃实在是有本事。

    近一年来,皇上已经少有这样生怒的时候,就算是朝臣们惹到他,也是暗暗的记在了心里。

    瞧瞧这皇贵妃多能耐,如今连其父都已经不敢轻易的驳了皇上,她却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把皇上给惹怒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