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连环扑

娘娘不想活 +A -A

    身边人。

    元歌手指轻轻的颤了下,看着启元帝的神情,她明白了他口中所指这个‘身边人’是谁。虽然现在他还需要向她妥协,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可是陪在她身边的绿央翠浓等人就难说了。

    事到如今她旁的可以不在乎,但是却不想绿央翠浓二人,因受她牵累而吃苦。

    此时启元帝似乎断定,她一定会答应下来,他是想看她狼狈的模样吗?难道她真的要去和那群人一起抢蝴蝶,让启元帝坐在这里看她的笑话?

    正在扑蝶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走过来的刘义,不由慢慢的都拢了过来。其中一个大着胆子,朝刘义开口问道:“敢问刘总管到这里来,可是皇上有什么旨意?”

    刘义在这些人期待的目光下,缓缓的扫了一圈,才开口道:“皇上口谕。”

    一时间小妃嫔们都连忙弯腰福身。

    “皇上口谕,小主们扑的蝴蝶最多的那位,今日则会被皇上召去侍寝。”

    话音刚落她们就一脸欣喜的看着刘义,有一个急急的问道:“总管说的可是真的?”

    刘义斜眼看了一眼说话的小妃嫔,根本就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转身往回走。他心里可是非常担心那边的情况,话说皇贵妃看着也是个省事的人啊,可怎么偏偏只要和皇上凑到了一起,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短短几天的功夫,他就觉得很疲惫,人累心更累。

    就在刘义转身离开后,他身后的小妃嫔们先是齐齐小声欢呼了一声,接着就开始互相防备了起来。

    “刚刚我就是在这里的,妹妹莫不是要和我抢?”

    “姐姐该不是想要吃独食儿吧?这里蝴蝶多,自然是谁都可以来的。”

    “哎呀,谁在踩我的裙子......”

    “哪个不要脸的竟然敢推本小姐!”

    “快住手!谁看见我的玉簪了?!”

    此处一片混乱,坐在桌边的俩人也是各怀心思。

    启元帝眯着眼睛道:“福乐儿可是已经想好了?她们那边都已经开始了,若是再不快一些,怕是要落在后面了。”

    “臣妾体弱,定是抢不过她们的。”元梦垂着眼,手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她不想被启元帝看笑话,于是还想再挣扎一下。

    “这个爱妃不必为难。”启元帝此刻只觉得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这几日积累下来的郁气,瞬间就一扫而光。他伸手将元歌小巧的手握在了手里,将手指一根根的掰开,接着扫了一眼周边的人,开恩似的说道:“朕也是怜惜你的。”

    “这样吧,念在爱妃体弱的份上,朕让你带一伺候的人当做帮手。至于要带谁去,就看你想挑谁去了。”

    元歌的手指微微一动,抬起眼眸轻道:“当真?选谁都可以的吗?”这时刘义已经回来了,她暗暗朝他看了一眼。

    启元帝当然发现了她的视线,犹豫了下还是点头道:“自然是可以的。”本来他会有这个想法,也不过是想压一压她的气焰,并不是真的想让她狼狈的,和那群女人挤在一起。

    刘义是他身边的人,只要他在的话,想必没有哪一个敢大胆和她争抢。

    听到启元帝的回答,元歌翘起嘴角,无声的笑了起来。见到这笑,启元帝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事情他都答应了,已经不能再反口了。

    元歌不复之前的冷淡,慢慢的眨了眨眼,然后用手指轻轻的挠了挠启元帝的手心,接着又在他愕然的目光拉了拉他的衣袖,开口道:“既然选谁都可以的话,那么臣妾便选择皇上了。想必有皇上陪在臣妾身边,旁的人定是不敢与臣妾争抢的。”

    启元帝只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选人选到了他的身上来了。之前见她的视线扫向刘义,他还以为她想刘义当帮手,结果到头来却选到了他的头上来了么?

    “简直胡闹。”他努力的板正着一张脸,不让自己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语气严肃的道:“朕乃九五之尊,怎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那样有失体面的事来!”

    元歌脸上重新漾起了浅浅的笑意,丝毫不受启元帝的影响,她反手抓住他的手,微微晃了晃开口说道:“那是不是只要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可以了呢?”

    “先前皇上又没有说,非得在这里扑蝶才行,既然这样皇上不如和臣妾一起换个地方?想必刘总管一定能够帮咱们,找到一个蝴蝶儿多的地方。”

    元歌转头朝刘义笑问道:“刘总管你说是也不是?”

    刘义咽了咽口水,瞄了眼皇上的神情,胡乱的点了点头。

    “皇上,您看,连刘总管都这样说了。”元歌转回头朝启元帝灿烂一笑。

    启元帝瞪着眼前的人,半天说不出话来。怪不得人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脸三月天的,那是说找不着就找不着,说变就变,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的。

    而且先前不是那样冷淡,还推着他和别的女人用膳么,现在谁和她是‘咱们’啊!他想不到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元歌,憋了半天才道:“朕厚不了那个脸皮。”

    对,就是厚脸皮。谁家的姑娘像她这样,前脚才朝人甩脸色,后脚就惹无其事没事儿人似的靠了过来。也不知道李青志是怎么教养女儿的,教出个这要奸滑还狡诈的女儿来!

    启元帝的脸色变来变去的,元歌好好的欣赏了下,才又道:“皇上也不必不好意思,皇上让臣妾好好的尽心,别让您落到的旁人的手里,那您多少也该出一些力的吧?”

    呸,还想要体面?他要体面难道她不要吗?虽然她一个皇贵妃,是比不上他皇帝身份那样尊贵。但是她要是真的跑去和那些小妃嫔们挤在一起,去扑那什么蝴蝶,恐怕不用一个时辰,她就要成了整个后宫的笑话了。

    被自己说过的话给堵了,启元帝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这大约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