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还要扑

娘娘不想活 +A -A

    听到这里启元帝不由微微一怔,然后抬眼打量着坐在身侧人的表情。只是对方面上一直挂着浅笑,让他看不出她到底是怎么样想的。

    启元帝记得自己还在幼时,就见过自己的母后,在听到别人夸她贤良大度的时候,那笑的一脸讽刺的模样。

    他的母后的手长年都冰凉凉的,她摸着他的脸对他说道:“泽儿,以后你身边的女人,不管别人如何夸赞她贤良大度,你都绝对不要相信。”

    “怎么可能会有女人,看到自己的夫君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的时候,能够真心的笑出来呢?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假的。”

    “因为以你的身份来说,便是只为了荣华富贵,也会故意讨你欢心,而做出来善良可亲的假模样。除此之外,要么就是完全没有将你放在心上。”

    “既然没有放在心上,那你便是有再多的女人,她也只会笑盈盈的看着,就好像是在看戏一样。”

    母后盯着他的眼睛告诉他,说:“泽儿,你要好好的记住,后宫的女人没有真心,再真的心在这种地方,也会很快的变了味道。”

    此时启元帝想起了曾经听到的话,他不由在心里猜想,元歌能够笑着这样做,是因为哪一种呢?是因为他的身份,所以装出来的不争不妒吗?

    还是说,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他,启元帝觉得她大概是后一种。

    元歌见启元帝那些恍惚的表情,微微有些诧异起来,她没想到不过一句话而,竟然就让他走了神。

    “皇上,您说这个主意可好?”元歌轻轻笑了一声开口唤道,然后刚刚说完话她就发现,回过神来的启元帝眼神静静的看着她。

    元歌笑容变淡了些,又问道:“皇上,您说这样可好?”

    “好。”启元帝面无表情的道:“当然好,皇贵妃说好那自然是好的。”

    “......”元歌才不管启元帝是怎么了,听他这样说,便朝站在一边的刘义道:“刘总管可曾听清楚了?若是听清楚了,便向众人传达皇上的旨意吧。

    刘义脸色僵硬,见皇上那有些发沉的表情,不由轻声唤道:“皇上?”

    启元帝脸色不佳,冷哼了一声开口道:“听见了便按着皇贵妃的意思来吧。”

    启元帝这是生气了,是生气不是恼。见他俩次称她皇贵妃,元歌便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她垂下眼眸掩住眼中的冷然,心中轻哼了一声。

    这次她可没有特意的招惹他,不过是想看看戏罢了。前几次那样故意行事,都没能将他弄的生气,此时却和她生起气来了。难道见到那些小嫔妃们,为他争风表现竟然会不高兴吗?

    突然就觉着这样没什么意思,于是元歌叫住往那边去的刘义,面色淡淡的道:“刘总管且等等,皇上公务繁忙,怕是没有时间陪着人慢慢用膳。”

    “本宫看还是换一个彩头吧,就说赢的人本宫赏她几匹轻烟霞,再有一套玉制的头面。”

    “你倒知道了朕公务繁忙了?”启元帝突然冷笑出声,沉沉的看了一眼元歌,语气说不出的冷,他扬声朝刘义道:“朕金口玉言,答应了的事哪有反悔的?”

    “刘义,你过去告诉她们,就说是朕的意思,只要谁在数量上胜出了,那今日朕便召谁侍寝!”

    “是,奴才领命。”刘义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皇贵妃,心中发慌却也只能应声领命,接着带着俩个小太监们朝那边走去。

    启元帝侧过脸来,语气凉凉的说道:“皇贵妃觉得这样可好?”

    “自然是好的。”元歌缓缓绽出一个笑容,同样侧过脸来开口说道:“皇上觉得好的,那自然就是好的。不过臣妾果然还是小家子气了些,比不得皇上这样的大手笔。”

    “想必为了能蒙召侍寝,这些个娇花一样的人儿,必定会为了皇上拼尽全力。”

    站的不远的柳嬷嬷,听到这俩人的对话,被吓的腿都哆嗦了起来。可也只是站在这听着,不敢插上一句话,要是她敢出声,指不定就直接被拖下去了。

    现在她只盼着主子能消停些,别再招皇上生气了!

    启元帝放在腿上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捏成了拳头。这些话乍听没有一点问题,但是细细的再想一遍,却根本不是字面上的那个意思!

    什么叫大手笔?什么叫会为了他拼尽全力?她说的这些话,简直句句都是在贬低他,好像他真的是个彩头似的!

    虽然他对她,心里确实别有意图,可凭心而论他对她难道不够好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份,只有皇后才有的荣耀,还有这几天他对她的容忍和退让!

    怒到了极致,启元帝反而冷静了下来,见元歌那一副凉薄的表情,他沉声说道:“她们如何朕不管,只是想必爱妃也会为了朕,而拼尽全力的吧!”

    什么?这话让一直沉稳的元歌,也忍不住惊讶的抬眼看向了说话的启元帝。

    见到元歌这样的表情,不由让启元帝心里舒坦了很多,原来她也会露出这样惊讶的表情来吗?

    “爱妃可是愿意为了朕,去当那扑蝶人呢?”启元帝脸上带出了笑意,他轻轻的问道:“只要爱妃赢了那些人,那今天朕就是你的了。”说着凑近在元歌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热气。

    元歌被那口热气,吹的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瞠大了眼,表情跟见了鬼一样的看着眼前的人,实在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由他口中说出来的。

    她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开口道:“臣......”只是她才刚刚吐出了一个字,就被打断了要说的话。此时启元帝的手指指腹,轻轻压在了她的唇上,然后缓缓的抹过。

    启元帝深深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朕就坐在这里等着福乐儿的好消息了,未免让朕落到旁人的手里,福乐儿可一定要尽心让朕满意才好。”

    “不然朕若是不悦了,到时候那些身边人可就要遭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