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接着扑

娘娘不想活 +A -A

    元歌慢条斯理的将人都打量了一番,才开口语气淡淡的说道:“嗯,都起吧。”

    此时高答应一等人脸上的娇羞,都消褪了一些。她们谁都不想打了皇贵妃的眼,到时候可别还没得皇上的青眼,就成了皇贵妃的眼中刺,那可就得不尝失了。

    这一会儿的功夫,元歌的面前已经有人呈上一新沏的热茶,她仿笑点头轻啜了一下便放下了。

    启元帝扫了眼远处一众人,有些好奇的道:“爱妃逛个御花园,怎的带了那许多人?”而且有的手中还抄了一个网兜。

    “是这样的。”元歌笑笑的道:“听闻皇上正在花园里扑蝴蝶呢,臣妾知道了不由也手痒了起来,这才带着人一起来这扑蝴蝶来了。”

    闻言启元帝脸上有些发热,明白先前御花园里发生的事,一定是传到了她的耳中,所以才会有了这举动。

    “朕何曾会做扑蝴蝶这样女子才会做的事。”启元帝有些不自在的道:“朕不过是来御花园散心小憩的,结果就遇见了正在扑蝶的她们。”

    靠边站的刘义没忍住,抬手把眼睛给捂住了。

    他的好皇上哎,皇贵妃娘娘不过是说了一句话,还什么都没有问呢,您自己却交代起了自己的行事来了。生怕皇贵妃会误会似的,竟然还解释了起来。

    站在刘义身后的小太监,见到他的举动,还当他是被灰尘迷了眼。于是小太监凑过去,讨好的小声说道:“总管大人,您可是迷了眼,不如让小的给您弄条湿帕子擦擦?”

    迷了眼?他可没有被迷了眼,被迷了眼的另有其人。刘义冷淡的看了一眼小太监,撇嘴道:“不必。”

    此时元歌嘴边的笑意更深,她轻笑的说道:“既然如此,便让她们接着扑蝴蝶吧,不然倒是扰了她们扑蝴蝶的兴致。”

    一众小嫔妃:不,皇贵妃娘娘您误会了,其实我们并不想扑什么蝴蝶!

    见那些人面面相觑,元歌脸上的笑淡了下来,轻哼一声道:“怎么了?没听见本宫的话吗?难道尔等其实并不是来御花园里扑蝴蝶的?”

    启元帝当然知道这些人,不过是在博取他的视线罢了,但是此时也只能轻笑着说道:“爱妃真是善解人意,既然如此那你们便接着玩吧,不必有所顾忌。”

    先前高答应和其他人站在这许久,一行人娇声趣语,都没能得启元帝一个笑脸。此时她见到皇上和皇贵妃,不过说了俩句话而已,就露出了笑容来,不由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皇上待皇贵妃,果然是不一样的。

    小嫔妃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了起来,她们自然不是来扑什么蝴蝶的。就算原来是这样打算的,此时也早没了这想法。现在她们只想留着这里陪着皇上,哪怕她们在皇上面前,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此时连皇上都亲口发话了,便只能一个个带着僵硬的笑,打算在这附近找只蝴蝶来扑。她们心中都有着同样的打算,那就是扑蝶时的姿势一定要美轮美奂,引起皇上的注意才好。

    只是却有一个人很不甘心。

    高答应碎步向前走了一步,福身行礼眉头轻皱着说道:“回皇上,婢妾先时不小心扭了脚,此时不能再去扑蝶了,还请皇上恕罪。”若是能看在她有伤的份上,亲自开口给她赐坐,那她不仅得了亲近皇上的机会,其他人也不能再小瞧她了。

    启元帝也想起,先前高答应摔到她怀里的事了。本想顺口赐坐,但是在看到坐在身边人那嘴边讽刺的笑,不由改了口淡声道:“既然如此,那高答应便回去好好歇着吧。”

    高答应只觉得眼前一黑,耳边似乎听到了那些人的嘲笑讥讽的声音。她僵硬的福下身,听道自己的声音道:“多谢皇上体恤,那婢妾告退。”

    “去吧。”

    高答应位份低,分到的宫女也是平常,此时宫女有些慌张的走过来扶着人离开。走出一段距离后,高答应停住脚,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结果皇上和皇贵妃俩人并肩同坐的身影,却刺痛了她的眼睛。

    元歌在高答应离开后,朝启元帝温柔一笑,开口道:“皇上果然是温柔体贴。”

    莫名的,启元帝觉得有些心虚,但是他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心虚。轻咳了一声后,他好笑的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福乐儿可是醋了?且放心吧,朕眼中只看的到你,而她们不过都是些摆设罢了。”

    摆设?元歌想信这话,因为在启元帝的眼中,她们这些妃嫔包括她在内,都抵不上他权势的分毫。只是他也不问一问,她们这些人愿不愿意只当个摆设呢?

    对于启元帝调笑她吃醋的话,元歌也不分辩,只抬手指了指已经在扑蝶的小嫔妃们,开口道:“皇上请看,那里扑蝶的那位身姿轻盈,让人瞧着倒觉得赏心悦目的很。”

    启元帝顺着视线看去,就见一位身着浅粉宫装的女子,正手执着一把宫中常见的绸扇,一下一下的扑着上下飞舞的蝴蝶。转身或抬手的动物,都让裙摆衣袖划出好看的弧度来。

    只是看着虽养眼,但是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来,就那样慢腾腾轻飘飘的动作,是根本扑不到蝴蝶的。

    他皱了皱眉头道:“好看有什么用?中看不中用,扑了半天也没见扑到一只蝶。”

    虽然元歌早知道启元帝的性子,是个不喜欢花哨只看结果的,但是此时听到这话也还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来那些人想扑的,就不是那花花绿绿的蝴蝶,而是想扑更大更有价值的大蝴蝶呢!

    她也不点穿,而是点点头道:“皇上说的是,不过光扑一只小小的蝴蝶,哪有什么意思呢?不如皇上给个彩头,言明只要扑的多的便重重有赏,她们必定打起精神来好好的扑蝴蝶呢!”

    启元帝觉得有理,不由道:“那你说该赏什么呢?”

    元歌掩唇一笑:“不如就赏些特别的吧,比如扑到蝴蝶最多的人,就可以与皇上一起用午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