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扑蝴蝶

娘娘不想活 +A -A

    见皇贵妃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柳嬷嬷心中其实很满意。这宫中的嫔妃们来来去去,从来不会有少的那一天,这样一来这心态就很重要了。

    要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的,就生起气来,那这一辈子也就是光生气的命了。

    不过柳嬷嬷又担心皇贵妃太不上心,要知道这宠爱可是说不准的,说不定哪一天低位份的小嫔妃,得了圣宠就可以一飞冲天了。

    “主子,您听老身说几句话吧。若是觉得有俩分道理,就且放在心里想一想。”柳嬷嬷颇有些苦口婆心的说道:“这女子依傍家族亲人而活,不管是到了哪里都得有个主心骨。”

    不仅是进宫,就算是嫁入门当户对的人家又如何,还不是要面对小妾通房?所以啊,还是趁早打消了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头的好。

    “如今皇上心中有您,那就该温柔小意着,将那颗心拢到您的身边来。”柳嬷嬷的这些话也是肺腑之言,见元歌静静的听着,她又开口道:“甭管以后是个什么境地,到少眼下对着皇上您不能总冷着个脸。”

    昨天见元歌对启元帝甩脸色,柳嬷嬷见了吓的腿肚子都快转筋了,好在后面见皇上脸色还行,心里边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主子,您如今正该趁着那些莺莺燕燕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在皇上心里留下好印象。这样一来,以后就算皇上遇着了更喜欢的,心底也有着您的位置。”柳嬷嬷一句一句的劝道。

    元歌表情淡淡的听着,其实她明白柳嬷嬷的意思。只是她和启元帝之间,从来不是简单的男、女关系,更不是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宠爱能够衡量的。

    横在她和启元帝之间的,是他的天下他的权势,是她的家人她身边的人,还有她几世所受的苦楚。

    “嬷嬷不必说了。”元歌摆摆手淡声道:“嬷嬷说的这些本宫都知道,嬷嬷只管放心吧,这些事本宫心里都有数的。”

    真是有数才好,柳嬷嬷有些发愁的看了一眼坐着的人。不过这悠然的态度,倒也让她的心更定了一些。

    结果没到午时,又传来了一个让人瞠目的消息。

    皇上处理政务累了,在御花园散心小憩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小嫔妃,正在御花园里扑蝴蝶。据说有个姓高的答应,不不心摔了一跤,扑到了皇上的怀里。

    就在后宫诸人,都在咬牙切齿的咒骂那个姓高的小答应时,元歌挑了挑眉道:“姓高,位份也是答应?”

    带来消息是白嬷嬷,因着昨晚守夜的原故,她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去睡了个回笼觉。等起来后她就带着个小丫鬟出去转了转,然后就听到了这件事。

    “可不就是那个高答应!”白嬷嬷也记得那个往元歌身上扑,最后被她一把架住了的高答应。那时她还觉着不过是个有点心机的小嫔妃,现在看来何止是有小心机。

    白嬷嬷语气不屑的道:“那里那么多人,早不摔晚不摔,怎么刚好皇上来了就摔了呢?还正好那么巧的就被摔到皇上的怀里去了。”

    “扑蝴蝶么。”元歌轻轻的笑了,意味深长的道:“那左一扑右一扑的,可不正巧就扑到了皇上的怀里。”呵,启元帝可不就是一只撒着金粉,镶着宝石的大蝴蝶么。

    白嬷嬷听到这话,不由愣了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主子这时把皇上给比喻成了蝴蝶呢!一想到一众嫔妃们,一个个的往皇上身上扑,她就忍不住的快要笑出声来。

    “主子说话可真有意思。”白嬷嬷抿唇忍着笑说道。

    绿央翠浓二人相视一笑,都明白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她们的这个主子啊,惯会一本正经的说那捉狭的话,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笑。

    元歌勾唇看了看外面的艳阳,收回视线饶有兴致的道:“反正也闲着无事,不如本宫也带着你们去扑一扑那蝴蝶吧,扑的好的回来有赏。”

    “还请主子赏个脸,也带上老奴一起去吧。”白嬷嬷听了立刻凑趣的说道:“老奴这个粗壮的身段,虽然扑不了蝴蝶,但是老奴可以帮主子姑娘们,拦着那也想要扑蝴蝶的人。”

    “当然也要带上嬷嬷。”元歌站起身来,拢了拢袖子笑眯眯的道:“只要不当差的,都跟着本宫去扑蝴蝶吧。”

    柳嬷嬷见主子这么有兴致,脸上的笑意也不由加深了,她恭身道:“既如此还请主子稍等一会儿,老身去安排叮嘱一番,少不得那绸扇、捕网什么的,得多备上一些。”

    “嗯。”听到这话元歌便又缓缓的坐了下来,笑着道:“那事情就交给嬷嬷了,本宫等着去扑蝴蝶。”

    没过多久时间,凤阳宫浩浩荡荡小二十人,一起朝着御花园而去。这动静可不小,一时间几乎整个后宫的眼睛,都盯到了御花园里。

    元歌到了御花园的时候,没想到启元帝依然还在。其实她会有心情来扑什么蝴蝶,不过是坐在凤阳宫里,实在是太无趣了些,所以听着白嬷嬷说起,才会想着也来逗个趣。

    她从步辇上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原本摆着花盆的地方,已经被搬走了。而原来的地方则摆上了一个圆木桌,上面放着果点甜酿,旁边则坐着启元帝。

    启元帝的俩侧,则围着几位装扮精致的女子。

    扫了眼站在当中的高答应,元歌缓步走上前,屈膝弯腰上身微倾行了个福礼后,口呼:“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

    “爱妃免礼。”启元帝早在她福身的时候,就已经站了起来,他走过来伸手将人扶起,然后牵着她的手拉着人一起坐到了桌子边上。

    启元帝笑呵呵的道:“爱妃怎的也来了。”

    元歌似笑非笑的横了他一眼,勾着嘴角道:“难道臣妾来不得?可是打扰了皇上扑蝴蝶?”

    启元帝摸着鼻子,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接话,此时回过神来的几位小嫔妃们,已经一张紧张的站在一起,开始朝元歌行礼。

    “婢妾等参见皇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