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手段

娘娘不想活 +A -A

    启元帝的眼睛,盯着元歌脸上的那抹红晕,有些挪不开眼,有些发愣的点头道:“当真想知道。”

    元歌听了意味深长的一笑:“这个是秘密。”

    启元帝:“......”

    到底元歌最后什么也没有说,插诨打科了一番后,带着从头到尾头都不敢抬的柳嬷嬷,道了一声‘臣妾告退’,就施施然的离开了勤政殿。

    启元帝低头看了眼汤盅,轻轻的蹙起了眉头,侧头对刘义开口道:“去,把这汤拿去膳房,弄清楚这汤里到底有什么食材,然后立刻来禀。”

    “是,奴才领命。”

    虽然答应下了,但是刘义却并没有像启元帝说的那样,将汤拿去膳房询问,而是把叫来了几个试膳的太监。想当试膳太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这些人都有一条好舌头。

    如果只是想要知道汤里的食材的话,让这几个人尝尝,大概就能清楚了。而且其实刘义已经有八、九的肯定,知道皇贵妃娘娘带来的到底是什么汤了。

    试膳太监之一的眯了下眼睛道:“牛鞭汤。”

    “嗯,没错,是牛鞭汤。”另一个附合。

    还真是这种壮阳汤,刘义不由沉默了。此时他得到确定的答案,却没有急着去回禀,而是磨蹭磨蹭的不肯动。心里想着时间再拖久一点才好,要是皇上忙着批阅奏章,直接把这一件事给忘记了该有多好?

    但是启元帝怎么会忘记?

    虽然不觉得他的皇贵妃,会胆子大到用一些腌臜东西做成汤,然后拿来给他食用。但是刚刚她的那神神秘秘的态度,让不由对刚刚喝的汤起了好奇心。

    所以当磨磨蹭蹭了刘义出现后,启元帝立刻放下批阅奏章的朱笔,抬起头问道:“怎么这么久?可问清楚了?”

    刘义垂着头,干巴巴的回道:“问清楚了。”

    问清楚了你到是说啊!

    启元帝不满的瞪了一眼刘义,发现平时像他肚子里蛔虫似的人,今天迟钝的竟然要让他一句一句的问。

    刘义见启元帝皱起眉,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当下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开口道:“汤、皇贵妃送来的是牛鞭汤。”老天保佑,希望皇上能看在他伺候了他这么多年的份上,等知道了真相后发怒,能给他留个全尸。

    殿中静悄悄的,刘义胆战心惊的抬起了头。

    启元帝虽然没有喝过牛鞭汤,但是这不妨碍他知道,这汤的作用是什么。【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此时听到了答案,他眼一沉面色平静的再一次拿起了朱笔。

    噫?就这样么,竟然不生气?刚这样想的刘义,下一刻就看到质地坚硬的朱笔,在启元帝手中被捏的‘吱吱’作响,连骨节都泛起了白,可见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刘义慌忙低下了头,然后就听见了清脆的咔嚓声。

    朱笔,被硬生生的捏断了。

    启元帝气极反笑,黑着脸道:“派人去凤阳宫送信,让他们好好准备,就说朕中午要陪皇贵妃‘好好’用膳。”

    听到这咬牙切牙的语气,刘义哆嗦了一下,擦去被额头被吓出来的汗,连忙应声领命。

    启元帝压着怒气,朝伺候笔墨的小太监道:“去问敬事房的人,弄清楚皇贵妃的花令可定下了没有。”

    “是,奴才领命。”

    很快小太监就回来了,小心翼翼的回道:“皇贵妃那边还并未定下花令,不过敬事房的人,已经派人过去请示了。”

    启元帝冷笑着说道:“也不必请示了,朕为皇贵妃赐花令蔷薇,让敬事房的的人,尽快制好花令。”

    蔷薇花,红为贵,以并蒂蔷薇为上品。此花虽有吉花之称,却不是什么贵重的花品,更重要的是前朝的奸妃董婉就喜欢蔷薇,尤其是红蔷薇。

    “记住,让他们用红玛瑙制来制。”

    小太监虽不明其中含义,却也看的懂皇上的脸色。这花是好花,且刚刚还和皇贵妃有说有笑,怎的没多长时间,提起皇贵妃怎的是这样的神色呢?

    不过这也不是他该操心的事,小太监低眉垂眼领命而去。

    听到自己的花令已经定下的时候,元歌凝神想了想,才知道这红蔷薇的名头在哪。

    前朝末帝的后宫,有一宠妃姓董名婉,最是受宠不过。据说她不喜欢牡丹不爱芍药,却偏偏喜欢并不名贵的蔷薇花,尤其是颜色浓重的红蔷薇。

    董婉名声非常糟糕,被传为奸妃,不过让大武人知晓她的原因,却是因为她死的极其惨烈。

    前朝末帝的嫔妃们,因董婉之故而糟受冷漠,结果竟然在大武的兵马功入皇宫之前,齐齐逼到了董婉的宫中,一众嫔妃们亲自将其扔进了蔷薇花丛中。

    董婉是血尽而亡,其血将蔷薇花浸染的更加艳丽。虽说有了奸妃这名,可却又被传成了妲己褒姒那样的美人,不然又怎会成了末帝的心头好,遭了众嫔妃的嫉妒呢?

    让她以蔷薇花为花令,是想咒她早死还是暗喻她是奸妃?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元歌都并不在意,名声对她无用,且就算不用咒她也是早死的命。前几世她的花令也都是启元帝所定,且次次都是牡丹,换成蔷薇她还觉得新鲜一些。

    想必此时启元帝已经知晓她送的是什么汤了,不然他也不会有此行为,只可惜她对此并不难接受。

    元歌百般无聊的翻看着宫册,对于启元帝是否震怒,一点也不关心。反正他再怎么生气,此时也不会对她翻脸,只会暗暗发怒生气,却根本奈何不了她。

    勤政殿里,启元帝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好好的批阅奏章,而是一想到先前自己傻愣的喝了元歌送来的壮阳汤,就怒的想现在就冲到凤阳宫里去,好好的逼问一番。

    为何给他送壮阳汤,难道昨夜他不曾满足她?越想启元帝脸色越发的难看。最后他改变了今天宿在自己的寝宫的决定,打算依旧去凤阳宫里临幸。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好好的收拾那只小狐狸精,让她知晓他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