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好姐姐

娘娘不想活 +A -A

  阿朱盯着小莺的眼睛,缓缓的道:“我说的是,如果想要活命,咱们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说着她放下帕子,坐直了身体,一字一句的道:“如果刘芳华真是这样的人,早晚她对我也会这样的。”

  “她是主子,我们怎么反抗呢?只有换一个主子了。”

  小莺的眼睛亮了,她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之前在御花园的时候,她会故意惹怒刘芳华,就是想激的她发怒最好再狠狠得罪了皇贵妃。

  这样一来,皇贵妃若是把刘芳华给收拾了,她说不定就能换个地方换个主子了!

  小莺急急的坐起来,也不管自己的动作拉扯到了伤口,只握着阿朱的手道:“好姐姐,教教我,我不想再跟着刘芳华了,不然我早晚要死在她手里的。”

  “好姐姐,你要是走的话,能不能带上我。”

  阿朱抿抿唇,开口道:“其实我要走的话到是容易,只要想法子讨好别的主子,亲口将我要过去就行了。要是我去的地方,位份比小主高,更是说一声就能走了。”

  “但是小莺你不同,你是小主自刘家带进宫里来的人,就算别的小主肯开口要你,恐怕小主也不会放手的。”

  “哪怕是拿好处来换你,小主也一定死咬着不放,不然自家带来的婢女被人要走了,那她的脸要往哪放?”

  小莺一听当然知道是真的,急的拉着阿朱的手不放,哀求道:“好姐姐,你想个法子带我一起走吧,小莺以后愿意当牛做马报答姐姐的恩情。”

  阿朱苦着脸摇头,道:“小莺,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实在是你和我们不一样,你要想走的话,除了小主肯放你,不然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听到这话小莺的脸色,一下子就灰败了起来,眼神更是充满了绝望。她松开阿朱的手,坐在床上整个人都呆呆的。

  “那......那以后我该怎么办,这次姐姐救了我,可是以后要怎么办?等姐姐离了这妙音轩,我早晚还是个死啊。”小莺喃喃的说着,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快别哭了。”阿朱从袖子里拿出干净的帕子,抹去小莺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天无绝人之路,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小莺听了眼睛一亮,不由激动的说道:“真的有法子么,好姐姐你快说。”

  阿朱沉吟了会道:“法子是有,但是有些没良心,我就是怕你下不了手......”阿朱一边说一边暗打量着小莺的神色,话风一转道:“要不还是算了,以后说不定小主会变的。”

  当然会变,只是却会变的越来越狠毒!

  小莺急了连忙道:“好姐姐你就告诉我吧,就算是有些没良心又如何,我都快没命了,还管什么良心呢?”

  “只要不是杀人,只要能摆脱刘芳华这样恶毒的主子,保住自己的一条命,我什么都愿意做!”

  阿朱叹了口气,道:“既然你有这个决心,我也愿意拉你一把,只是这事得从长计议,恐怕暂且还得请你忍一忍。”

  小莺只觉得心乱如麻,一刻也等不得,缠着阿朱不肯放,连背上的伤药还没抹好也不管。她磨着阿朱,小心的问道:“我知道这事难的很,我就是想问问姐姐有个什么章程没,听了我心里也有个数。”

  “还是个急性子。”阿朱�了小莺一眼,压着声音道:“你要是想离开小主,其实也简单。只要小主的位分再往下跌一跌,然后她身边的伺候人,自然得减一减。”

  “到时候想办法让小雀留下,你换个地待不就成了?”

  听到这话小莺低头算了算,只要刘芳华跌到八品以下,那她不仅住不得现在的妙音轩,就是连身边伺候的人也只能留一个了。要是掉到从九品下,那可就不能专用一个奴婢,而是几个人挤在一个屋子里,用着一个奴婢!

  “好姐姐,这事什么时候能成啊!”小莺喜的脸色都好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惨白了。

  阿朱轻轻弹了下小莺的额头,没好气的道:“急什么?你这伤都没养好,要是事情成了,你伤成这样怎么找差事?就是去太妃那边都不要你。”

  小莺丝毫不在乎的道:“我不去太妃那,就算是皇贵妃那我也不去,只要能和姐姐在一块当差,小莺就心满意足了。”

  了了一件心事,小莺总算老老实实的趴下来,接着让阿朱给她抹药。只是趴着的小莺,没有看见阿朱嘴边的那抹诡异的笑。

  等抹好药,阿朱答应小莺,会在刘芳华面前帮她遮掩,让她能够一直好好养伤,才在小莺一脸感动的表情下,离开了这间小小的房间。

  出来后,阿朱看了看左右,见没有人看到她,立刻贴着墙根悄悄的离开了妙音轩。她走了几个小岔路,没过多久就出现在另一座院落里。

  阿朱小心翼翼的不让别人看到她,很快见到一个青衣的宫女,被领着进了里面。

  “知柳给主子请安,主子吉祥。”阿朱一进去,就朝端坐在屋内的一名宫装女子福身行礼。

  “起吧。”女子的手微微一抬,笑着说道:“难得你还认知柳这个名,我还怕你喜欢上阿朱这个新名字了呢。”

  阿朱心里一紧,立刻笑着道:“怎么会呢,知柳永远都是知柳。刘芳华野心大,取个阿朱阿紫,就当真以为她会大红大紫了么,她那样恶毒的人,连主子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恶毒?”宫装女子轻声道:“怎么个恶毒法?难道刘芳华她罚你了?”

  “不是奴婢。”阿朱摇头道:“刘芳华把她自刘家带进宫里的婢女,弄的满身是伤。奴婢已经将她拉拢住了,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踩下刘芳华。”

  宫装女子精神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刘芳华她真的那样薄待从刘家带进宫的人?”

  阿朱肯定的点道:“是,据说刘芳华一直都是这样,开心也打骂婢女,不开心更是打的狠。”